第14章:一幅素描
南孩2020-03-06 20:444,960

  期末考结束的这天晚上,朱荻积极配合班长李祖组织了一次烧烤,当炭火在朱荻家楼顶燃起的时候,稀稀落落的星星也接着浮现。有的人选择45度仰望夜空寻找星星,有的人选择靠在椅子上以仰头90度的姿态将一瓶啤酒一饮而尽,邓逸心则选择以正常的坐姿坐在烤炉旁烤着一排鸡翅,鸡翅上的水分烤干后,他拿起油刷子往鸡翅上扫上一层植物油。在他的身后,摆着一张大圆桌,大圆桌上摆满了烧烤材料和饮料。桌子旁边,坐在高椅子上的潘晓明将最近红火起来的综艺节目《超级女声》也搬上了桌面,《超级女声》播出之后,张含韵便成了潘晓明不可侵犯也遥不可及的女神,谈到张含韵时他一脸迷醉,像是张含韵和他搭上了关系,完全忽略了就坐在他旁边的美人叶露凝。谈话间隙,潘晓明还不忘给邓逸心打打气以示支持,除此之外,他还准备以身试“毒”。旁边腼腆的叶露凝预订了一个,事实上她不开口邓逸心也打算主动献殷勤,现在她主动赏脸无疑给了邓逸心精神上极大的鼓舞,使得他腰板都挺得笔直,像是准备用灵魂去烤出几个只应天上有的鸡翅。

  此时张振华拿着一只鸡翅在邓逸心旁边坐下,学着邓逸心把鸡翅摆放在铁网上,并不停地在火舌中翻转鸡翅。在他们对面坐的是李祖和徐荣,因为油烟扑面而来,李祖只好眯起眼睛烤着被涂得油光发亮的半截玉米和一条火腿,旁边的徐荣小心翼翼地烤着几串骨肉相连的羊肉,因为炭火旺盛,他手上的骨肉相连被火舌添了几下便分不清骨肉了。他们身后的沙发上,孙杰和梁芳婷正在玩扑克牌,险胜的孙杰忍不住大叫几声。孙杰的大喊大叫成功地吸引了张振华的注意,急躁地将鸡翅翻了几遍后,张振华便不耐烦地把才三分熟的鸡翅扔给了邓逸心,加进了扑克牌的队伍。在另一个炉烤,郭志勇正用他笨拙的手艺和幽默的自嘲把梁冬妹和小麦逗得哈哈大笑。

  朱荻和刘小妹只管躲在灯光暗淡的角落里数着天上的星星,他们的恋情刚开始不久,但发展迅猛,除了他们各自的家人一无所知,班上的同学已习以为常,朱荻积极提供场地就是想借聚会之名方便他谈恋爱,在第一个鸡翅烤到半熟时,他们就悄悄地下了楼。在他们经过的楼梯门口旁的一处灯光暗淡的角落里,班上的篮球队队长刘峰正和叶露凝的新同桌周滢说着悄悄话,灯光虽然暗淡,但他们脸上的那几分暧昧的神情还是隐约可见。

  鸡翅烤到半熟时,风向莫名其妙改变了,半明灭的炭火冒出的浓烟顺着风扑向邓逸心,熏得他两眼直冒泪,他转过身眯着眼看了叶露凝一眼。

  “小心点啊!”潘晓明朝他说。

  “没事。”邓逸心以为潘晓明这是在关心他,感动流涕地回了句。

  “我是担心我的鸡翅被你烤坏了,哈哈。”潘晓明笑着补了一刀。

  邓逸心哭笑不得地将鸡翅举起,不断挥动右手,好扇走向他扑来的浓烟。浓烟逐渐减小,慢慢恢复直升状态。鸡翅六成熟时,邓逸心用刀子在每个鸡翅上划出几道深深的刀痕,接着又将鸡翅翻过来划了几刀,然后均匀地搽上酱油撒上一圈鸡盐,再摆回烤炉上继续烤,鸡翅在炭火上兹兹呻吟了几声,他又拿起鸡盐瓶子在鸡翅上抖了几下。被炭火烤得兹兹直叫的鸡油汇聚在一起,几滴油从鸡翅上滑落,往火红的炭火上纵身一跳,随即火苗便冒起来,贪婪地舔着鸡翅。邓逸心迅速地把鸡翅拿起来,大喊一声:“水。”

  叶露凝敏捷地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瓶盖子上戳了几个小洞的瓶装水及时赶到,将那一团想要剧烈燃烧起来的火苗浇灭。通红的炭火遇水即暗,在退去辉煌时还兹兹地哀嚎几声,同时,一股浓烟夹带着灰烬从炭火中冒起。

  “可以了。”邓逸心朝她满意她笑了笑,接着他将鸡翅摆放回铁网上继续烤。

  叶露凝将那瓶水摆放在邓逸心的旁边,然后走回桌子旁。

  “想不到你还挺敏捷的。” 潘晓明对叶露凝的反应表示惊讶,他难以将她刚才敏捷的反应和她一向柔弱的外表联系起来。

  “刚好看到。”叶露凝谦虚地回了他一句。

  “来,拿一个。”邓逸心得意洋洋地拿着烤好的鸡翅走到他们面前,像大丰收之后不吝施舍,积极主动的潘晓明迫不及待伸手取了一只。 “这个给你,你刚才救火及时,赏你的。” 邓逸心将拿在右手那只最大的鸡翅给叶露凝递过去,同时在他脸上挤出一个不太自然的微笑。

  “谢谢啦!”叶露凝礼貌地接过鸡翅咬了一口。

  “我的呢?”张振华扔下手中的扑克牌,从椅子上跳起,像匹饿狼一样扑了过来,他迅速夺过邓逸心左手中剩下的两只鸡翅其中的一只,侧过身去咬了一口,囫囵地吞了下去,然后没做任何评价便举着那只被他咬了一口的鸡翅回到他的赌局。

  “有点咸。”潘晓明一边嚼着鸡肉一边说。

  叶露凝用洁白的门牙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小口鸡翅尝了尝,跟着说:“是有点。”

  “我尝尝。”邓逸心将手上剩下的一个鸡翅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发现鸡盐没渗进鸡肉里面,表皮过咸了,他只好尴尬地建议:“喝点水吧!”

  “喝啤酒。”叶露凝说着,将鸡翅高高举起,活像举着火炬的自由女神像。

  “哇,你行不行的啊?”潘晓明张大嘴巴表示怀疑。

  邓逸心也用表情表示了心中之疑,他怀疑的不是叶露凝的酒量,而是她身上透露出来的柔弱。

  潘晓明在桌子上排开几个一次性纸杯,倒满啤酒,递给叶露凝一杯,然后朝李祖他们喊:“大家都过来喝一杯吧!”邓逸心自觉地端起其中一杯。

  听到喝酒,张振华和孙杰赶紧扔下手中的扑克牌围过来,殷勤地将那几杯倒好的啤酒向几个女生递去,不过几个女生都一致地摇摇头推开,然后各自倒了杯饮料。朱荻和刘小妹早已下楼,清净地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

  “干了它!”孙杰兴奋地叫了一声,举起杯一饮而尽,大家也很配合。

  邓逸心喝了半杯便偷偷停了下来,他脆弱的肠胃并不允许他喝得那么畅快。他瞟了一眼旁边的叶露凝,她还仰着头往嘴里不快不慢地灌着酒,于是他又举起了那半杯啤酒灌进嘴里。

  “来,再来一杯送着鸡翅吃。”孙杰拿起啤酒往叶露凝刚放下的杯子里斟满了酒。

  “会不会喝的啊?不会喝别喝那么快,慢慢喝。”潘晓明一边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一边对叶露凝表示关心。

  邓逸心正琢磨着要怎么恰到好处地表达他对叶露凝的关心,才不至于被旁人识破他心里的“秘密”,可因为他的多虑,他并没能搜索到适合的话,刚好潘晓明的话顺了他的意,于是他借着潘晓明的话添了句:“对啊,慢慢喝,吃点东西再喝酒就不容易醉了。”他说这话时似乎已是久经酒场的老手,可实际上他并不经常喝酒,就算他往胃里填满食物,他的酒量也只容得下两瓶啤酒。

  “我挺好的啊,没事的!”叶露凝拿起鸡翅咬了一口,又喝了口啤酒。

  “来,干了。”孙杰又大喊一声,仰起头一饮而尽。

  “还有下半场呢!”潘晓明理性地说。这一次没有人跟孙杰一饮而尽,大家都只是闷了一小口。

  “你们小声点,我爷爷身体不好,要早睡。”他们顺着声音望过去,隔壁屋的阳台上正站着一个和他们一样大的姑娘,虽然灯光只照到姑娘的半边脸,可是姑娘心中的不悦已经在脸上尽显。

  “嗯,好的。”肥华体贴地回了她一句。

  “看,喊得那么大声,吵到隔壁了。”潘晓明压低声音责怪孙杰一句,孙杰没趣地走开了。

  夜渐深,空气渐冷,没人喝得烂醉如泥,凌晨12点过后,有一部分同学已经离场,剩下的同学有一部分躲进了阁楼里玩棋牌。叶露凝略显困意,一个人坐在栏杆旁的椅子上朝着夜空发呆。趁着同学不注意,邓逸心走到她身边。

  “在看星星?”邓逸心望着夜空问。

  “透透气,冬天里很多星星找不到,况且我今天没带眼镜。”叶露凝看了他一眼,不知道她眼里的邓逸心是不是清晰的,但她眼睛里的柔情隐约可见。她继续说:“听说有个画家画了一幅画,叫《星空》,你见过吗?”

  “在书上见过,他叫梵高。”邓逸心把视线从星空移到了叶露凝的脸上。

  “我也想看看那幅画。”叶露凝望向夜空,近视两百多度的眼睛似乎在和若隐若现的星星诉说着忧愁。邓逸心没有察觉,也许是女生的成熟总比男生的早到,容易想得太多,而邓逸心只知道那是一望星空。

  “我也想看。”邓逸心说。叶露凝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接话。过了会,邓逸心接着说:“3月30是梵高的生日,也是我的生日。”

  这一巧合让叶露凝感到意外,她不太相信地问:“真的?”她的视线在邓逸心那张正经的脸上停顿了一下,接着微笑问:“你会不会以后也是个画家呢?”

  “不知道呢!美术耗钱太大了,我家耗不起。”邓逸心有点无奈地耸耸肩头,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初中时当过物理科代表,所以我爸一直以为我物理不错,建议我以后读物理,也许我会是个理科男,呵呵。”他带着苦笑望向叶露凝,叶露凝刚好也微笑望着他,他们对视了几秒,然后都尴尬地转开了脸。“你呢?以后打算做什么?”邓逸心赶紧扯些话打破场面的尴尬。

  “不知道呢,我没有刻意去想太多未来,我只想过好现在。”叶露凝说着,支起右手抵在栏杆上,托住下巴瞭望远方朦胧的灯火,一层淡淡的暖光笼罩在她脸上,如画般迷人。

  邓逸心的眼睛也发现了这迷人的画面,他往后退了两步,掏出手机对着她偷拍了一张照片,奈何手机像素太低,感光太弱,拍出来的照片一团黑。他将手机收起,想了想,说:“对了,给我一张你的照片吧,假期给你画张画。”他说这话时没敢和叶露凝对视,尽量保持自然。

  “真的?”叶露凝侧过头出乎意料地望着他。

  “嗯。”邓逸心笑着点点头。

  “你等会。”她不紧不慢地走到楼下找到放在沙发上的浅蓝色背包,从背包里翻出了一张大头贴,依然不紧不慢地回到天台。

  邓逸心接过她递过来的照片,照片里面的叶露凝和眼前的叶露凝相差不大,清澈的眼睛里透出与世无争的平静,也若隐若现地藏着几分淡淡的忧伤。邓逸心正着迷于她眼睛里的内容时,突然从楼阁里传出孙杰激动的欢呼声:“嗬,真心话。”接着其他同学也跟着起哄。

  叶露凝闻声走向楼阁。邓逸心将照片放进帆布钱包里,也随叶露凝走向楼阁。

  假期的第三天,邓逸心早早从梦中醒来,但他依然躺在床上盯着眼前空荡荡的天花板,天花板沉默不语。窗外传来卖猪肉小贩的吆喝声,母亲在楼下叫住了小贩,开始讨价还价。邓逸心掀开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随手套上一件外套,便跑到厅里拿起电话筒,拨通了陈杏媚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上次的那个中年男人,声音依旧深沉。

  “喂,你好,找谁?”中年男人问。

  “你好,我···我是陈杏媚的同学,我找陈杏媚。”对着这把声音,邓逸心依然会犯紧张。

  “呃,等一下。”中年男人放下电话。电话那边传来电波兹兹的声响,夹带着模糊的脚步声,脚步声先是逐渐减弱,然后又逐渐清晰起来,接着,话筒那边再次传来中年男人的声音:“她还在睡,有什么事吗?我可以转告她。”

  “那谢谢了···也没什么事,就问问她最近学习怎样,要不…我等会再打过去吧!”邓逸心握着话筒的掌心开始冒汗。

  “嗯”的一声,那边挂了,留下“嘟嘟”的声响刺激着邓逸心的耳膜。邓逸心放下话筒,瞧了瞧墙上的挂钟,8点14分。

  洗涮过后,他抱起篮球去了小学的球场。

  球场上空无一人,木质篮板早已被人们砸得松动。邓逸心在清晨的冷风中投了几个中投,除了一次篮球在篮筐上转了三圈后勉强地掉进篮筐里,其余的都很干脆地弹框而出。他接住弹回来的篮球,狠狠地往篮板上砸去,松动的篮板减缓了篮球的冲击力,让篮球软弱地掉到了地上。他没去捡球,只是没趣地坐在地板上,盯着上下跳动的篮球陷入沉思,篮球逐渐平静下来,他的内心也跟着平静下来,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他朝着安静下来的篮球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捡起篮球投向篮框,球进了。

  那天以后,他再没往陈杏媚家打去电话。

  寒假第四天,渐近新春,人们开始打扫屋子,清洗家具。和弟弟清洗完椅子后,邓逸心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摆开画架,在画板上贴了一张四开素描纸,接着他从黑色的帆布钱包里抽出那张叶露凝的照片,痴痴地看了许久,他第一次这样无所顾虑地观察叶露凝,仿佛她就站在他眼前,带着羞涩的微笑望向他,毫不回避他那迷醉的眼神······他摇晃了一下脑袋回过神来,拿起铅笔,盯着空白的素描纸好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定下高点、低点、宽度、五官······

  第二天,进入深入刻画阶段,邓逸心将笔芯削尖,开始耐心刻画她瞳孔的明亮与透澈,小心翼翼地勾勒出她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描绘她红润的双唇。因为过于专注,他不知不觉地向画面靠得更近,当他距离画面不到一公分的时候,他的心跳莫名其妙地加速起来。

  是的,莫名其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