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一字之差
南孩2020-03-07 01:055,241

  阳光穿过薄雾,柔软地撒在走廊上,走廊上的植物,新芽在老去的枝丫上钻了出来,湿润的泥土被撒下的阳光缓缓地捂干了水分。在春意盎然的走廊上,早早就披上了他的影子,影子里他的手上多出了一截和手臂一样长度的柱状投影。在走廊上那些刚钻出新芽的绿色植物的引诱下,他不知不觉的伸出了左手拔下了一枝嫩芽捏在手指中来回搓动,但他还是不忘偶尔抬起眼睛留意经过楼梯的行人。春节过后,许多人都微微发福,面露红光。

  “露凝,等会,给你画。”他扔掉左手上的那枝嫩芽,叫住刚从楼梯走上来正要从后门走进教室的叶露凝,和她一起的是她的舍友小麦。

  “完成了吗?”叶露凝停在门口转过身朝他问,她的声音并没有因为过分期待而显得高亢,脸上也没有十分惊喜的表情,不过在她看到他手中的画卷时,她还是在水波不惊的脸上泛起一道迷人的微笑,更让他迷醉的是她微微抬起的眼睛里那恰到好处的几分羞涩,在他看来,那双眼睛里的春意比走廊上那些植物还要盎然,要不是及时将与她对视的目光移到画卷上,他的脑袋估计马上就得短路了。在他向她走过去的同时,善解人意的小麦先进了教室。

  “嗯。”将画卷向叶露凝递过去时,他的目光始终不敢直视她那双眼睛,一直停留在画卷上,她刚接过画卷,他便慌忙转身进了教室。叶露凝没有立刻将画卷摊开,见他进了教室,她也跟着进了教室。

  “什么来的?”周滢盯着叶露凝手中的画卷问,没等叶露凝回答,她便把画夺了过去。

  “是画,逸心画的。”叶露凝轻声回答,她并没有扑上去将画夺回来,而是以一道微笑看着周莹将画卷展开,直到画卷完全被周莹展开,她的嘴巴才情不自禁地微微张开来。

  “好像啊,好像你啊!”周莹激动地叫了起来,好像画的是她一样,她看了看画,又抬起头看了看叶露凝的眼睛。在她反复打量的目光中,叶露凝只好回她一个尴尬的微笑。

  周滢又把视线移到画上,她这几声激动的赞叹引来了她另一个同桌林晓颖,虽然林晓颖刻意和周滢保持着距离,不过她伸长的脖子还是完全出卖了她的好奇心,她的脸几乎凑到了叶露凝的额头上了。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闻声围了过来,邓逸心的两个同桌也只好放下了书,转过身去看个究竟。在他们的围观中,邓逸心却以侧耳的姿态坐在凳子上,拿过一本书翻开假装一本正经地阅读,试图让自己表面风平浪静,可事实上,他的内心早已澎湃,澎湃的血液沸腾了他的心脏,让他的心脏在风平浪静的外表下扑通乱跳,让他的耳朵因为灼热而红了起来,让他还拿着书本的双手冒了汗。

  “美女怎么画都漂亮的啦!”孙杰的嬉皮笑脸让叶露凝面露尴尬之色,她只好赶紧从周滢手里夺过画卷了起来。

  “人家漂亮关你屁事啊!”见叶露凝收起画像,张振华便推着嬉皮笑脸的孙杰往自己的座位走去,他似乎是在警告孙杰别想吃天鹅肉,又或许是想告诉孙杰得先吃了天鹅肉才有赞美天鹅的权利,但此时最靠近天鹅的并不是孙杰。 至于天鹅现在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这幅画给邓逸心加了不少分。

  将画卷卷起来后,叶露凝身后的潘晓明便向邓逸心抛来一句:“兄弟仔,帮我画一幅张含韵的画像吧!”他的声音里居然夹着些许撒娇味道,让人忍不住翻起一身鸡皮疙瘩,但邓逸心只是笑而不语。

  “也帮我画一张。”周滢的激动还没平复,他们似乎觉得这画是信手拈来一样,请求轻易就脱口而出,或许是想趁邓逸心这手艺还没开始商业化,赶紧蹭一顿免费的午餐。邓逸心当然没有被他们的赞美之词给冲昏了脑袋,面对他们的请求,他只是继续笑而不语。

  “邓大画家哪是那么容易就动笔的啊,这得看缘分的。”清醒的林晓颖向叶露凝抛了个坏笑了,怪声怪气地说。这话调侃了周滢,却也让叶露凝和邓逸心都红了脸。

  “切!”周滢收起笑容,不屑地瞥了一眼林晓颖。一直以来,她俩的关系都挺敏感的,叶露凝夹在中间也确实难为她了。

  叶露凝只好拿出语文书,低头假装阅读,但她管不住眼睛里漂浮不定的神色,在邓逸心的后脑勺和她桌面上的语文书之间来回飘动。

  邓逸心此刻也安宁不了心神,他的脑袋开始浮想联翩,各种表白的画面在他脑袋里播了一遍又一遍,白天的课他都用在开发想象力上了,即使语文老师在讲台上以洪亮之声配合上形象的肢体语言讲解了课文《沁园春》,也没有一句话能成功进入他的脑袋。

  那些想象的画面当然少不了他对叶露凝的非分之想,但是一直挥之不去的是叶露凝画像里的样子,他忍不住回想起当时刻画她眼睛和嘴唇的情景,从他下笔那刻起,他的内心就开始被她眼睛里那似水的柔情给一点一点注满,最后在近距离刻画她的双唇时,不知不觉加速的心跳让他深切地感觉到自己已经爱上了她,他脑袋里的所有设想,不再是同学之间内容,那些越界的内容所虚构的美好,让他难以自拔,他不能再自欺欺人了,于是,他暗自做了一个引起内心一阵哆嗦的计划,并在哆嗦之中期待晚自修赶紧结束。

  漫长的晚自修终于响起了下课的铃声,待到课室走剩他和叶露凝,还有徐荣,他的内心开始紧张起来,虽然他还在牵强地盯着《三重门》里的文字,可是他已无法让阅读顺畅起来,他只好回头偷看一眼叶露凝。叶露凝正塞着耳机听着音乐,埋头阅读着他买的新一期的《萌芽》杂志。自从叶露凝和他从韩寒聊到《萌芽》之后,他便成了《萌芽》的忠实粉丝,每次新的一期《萌芽》杂志刚出来,他都很准时地跑到学校隔壁那间由几块破旧的铁皮搭建而成的报亭买上一本,后来,报亭的老头只要见到他的出现,便什么也不用问,笑眯眯地将新的一期《萌芽》直接递到他手里。为此,每周只有五十块钱伙食费的邓逸心每顿饭都保持在3块钱以内,零食也不吃,省吃俭用就为了一本《萌芽》杂志。

  他又将头转回来让视线对着《三重门》,接着便蹙起眉头,偷偷瞄了一眼他的同桌徐荣,因为在他的计划里,徐荣不应该还待在这里。徐荣现在无疑是一枚明亮的电灯泡,可是以往徐荣都是等他一起回宿舍的,只是此刻不同以往,他更希望徐荣尽快离开教室。

  徐荣似乎是感觉到他的躁动,他合上书朝他问:“回宿舍了没?”

  “你先回吧!我看完这几页。”邓逸心左手拿起韩寒的《三重门》伸了个懒腰故作自然。

  “嗯!”徐荣起身走出课室。

  徐荣刚走出课室,邓逸心便抬起头扫视了一圈课室,在确认课室只剩下他和叶露凝两人后,他正了正身子,假装继续看书,可是纸上的文字已无法抵达他的脑袋,他的脑袋已被即将成为现实的画面占满,这些画面越来越清晰,像是正在发生,让他紧张得有些喘不过气。

  然而当他艰难地缓缓转过身,面对着低头阅读的叶露凝,他脑袋里的所有画面都变得混乱不清,从他嘴里发出的也只是模糊不清的几声吱唔。那几声模糊的吱唔让叶露凝抬起了头,向他投来闪烁的目光。在他们目光碰上之时,空气迅速凝固,教室里一片寂静,然而这样的寂静更凸显他心跳如雷。

  “我···做我···”凝固的还有他肺里刚吸进来的空气,于是他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失去正常的节奏,致使到了嘴边的语言失掉了声息。这和他想象中那个勇敢地表达爱意的自己相差甚远,于是他赶紧测过身子,避开与叶露凝对视,以免两人视线一对接,他的语言神经中枢就失去控制。他的灵魂正在竭力控制自己的语言神经中枢,然而他的肉体还是难以说出那几个字。失控的还有他心脏里的血液,那如同脱缰的野马般的血液撞得心脏位移到嗓子眼上了,并让他体内的温度骤然提高,让他手心冒汗,让他脑袋气压上升,冲击着大脑语言神经中枢。

  叶露凝把左耳的耳机取下,抬起眼睛不解地看着他,可是此时他的语言中枢已经失去了控制,后半句话凝固在喉咙里出不来,他只好将身子转回去,试图来个深呼吸平复一下心跳,可是他的心跳还是狂跳不止,他只好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拿起桌面上的签字笔在纸条上面小心翼翼地写下几个字,字写得很工整,每个字都保持一个字间距。他把写好的字条折叠起来,握在手里犹豫了好一会,然后缓缓地转过身,他的身体如同被什么东西往回拉扯,转得特别艰难。在转身的过程,他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脏因强烈跳动发出的声响,与此同时,握在他手心里的纸条已被从手心冒出来的汗水湿了大半折。正当他身体转到一半,刚好能瞄到叶露凝脸上的安然自若时,他怯懦的灵魂突然又将他喘不过气的身体扯了回来。

  叶露凝又抬起眼睛好奇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埋头阅读《萌芽》。他再次深呼吸,将纸条摊开,纠结了半天,他拿起笔在“女”字旁艰难地添了三笔,这三笔刚加上去,扯住他身体的那些东西便瞬间消失,那些如同野马般的血液也似乎得到了控制,内心随即平静了许多,却同时生起了百般的不情愿,不过他还是把纸条再次折叠好,转过身体将纸条扔到叶露凝的桌面,然后又迅速将身体转回来,拿起《三重门》佯装阅读。

  叶露凝捡起他扔在桌面的那截半湿的纸条展开,上面写着:做 我 女子朋 友 吧!“好”字显得特别的别扭。

  叶露凝的脸上并无太多的表情,她抬眼看了一眼邓逸心的后脑勺,便将视线再次移到纸条上,对着纸条想了一下,然后在笔记本上撕下一截纸条,拿起签字笔在纸条上写下: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写完这几个字后,她将纸条折叠起来,从他身后扔到他的桌面。

  邓逸心捡起纸条摊开,他脸上没有笑容,只有内心在翻江倒海,因为他刚才修改过的文字完全违背了他的初衷。他终究是克服不了骨子里的自卑,他害怕自己配不上她,害怕表白之后得到的是叶露凝的疏远,最后他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的那份友谊之情也将不复存在。自卑浇息了他那即将燃烧的心,连同他那沸腾的灵魂也一同冷静了下来,冷静下来的灵魂接管了他的躯体,脑袋逐渐恢复正常,于是他理性地分析了一下叶露凝的回字,或许她看出了那个“好”字的别扭,故意用“你们”这词避开了所有的尴尬,善意地接受了他对她的好,但同时也划下了敏感的界线,这界线不是她直接画下的,是在他间接的引导下自然而成。想到这里,悔意不禁浮上他心头,促使他举起右手,狠狠地在自己的右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叶露凝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微微弯曲的背部问了一句:“怎么了?”

  “没事,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他背对着叶露凝慌乱掩饰,但这也是极其揪心的,他几乎是咬着唇吐出来的。

  “一起走吧,没人了。”叶露凝带上《萌芽》杂志,起身往后门走去。邓逸心拿起《三重门》,木讷地跟了出去,他的悔意还没消减。

  他俩并排地走在通往宿舍的路上,路上行人已少,只有路灯在路边站岗。两个人之间也没有隔着任何障碍物,她身体上强烈的磁场轻而易举地吸引着他的身体。他只好努力将自己与她保持一个拳头的距离,好方便他能及时制止自己身体的失控。

  “你生日是不是快到了?我记得你说过和梵高同一天。”叶露凝看着前方突然轻声问。

  邓逸心怔了一下,接着回答:“嗯,3月30。”她记得他的生日,这让还陷在懊悔中的他心情一下子明朗了许多。

  “你生日后不久估计学校的木棉树也飘絮了。”叶露凝说着,面露陶醉之色。

  邓逸心想象了一下,可惜他还没见过木棉,只想到这段时间开得红火的木棉花,想象不出木棉树飘絮的画面,他只好将视线转到拿在手上的那本书上,经过半分钟的思索后,他嘴里吐出了一句:“我想写一本书。”

  “写书?写什么?”这让旁边的叶露凝很好奇。

  “秘~密~”他故意拖长字音,并神秘地笑了一下,接着说:“我会将书送给一个女生。”说完这句话时,他偷偷地瞄了一眼叶露凝,想看看她此时的反应,她会不会因为听到这个消息而魂不守舍。可此时他们已走过那盏撒着橘黄色光线的路灯,灯光跑到了他们身后,逆光之下,他看不清她此时的表情。

  “那我挺荣幸的啊,可以分享你这个秘密!”叶露凝的声音略带笑意。

  邓逸心没有将话接下去,他心里装的东西越来越多,以致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他脑子里已经开始浮现她接过那部小说的画面,这让他难以完全控制好自己的身体,于是他赶紧和她拉开一个身位的距离,以免在异性相吸的效果下他贴到她的身上。虽然他和叶露凝刻意保持了距离,但此刻他还是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脸部的怪异,肌肉在微弱的灯光下变化着,也许他将要变成一头狼,天上虽无月光,但站在他身边的叶露凝便是那一轮皎洁而又神秘的明月。

  灯光逐渐明亮,光线从学生宿舍楼的大门穿过,扑在他们身上,也扑在同样晚归的一对情侣身上,情侣身后那黏在一起的、被拉长的影子在逐渐缩短,最后在宿舍门前分开来。

  走到宿舍大楼门口,叶露凝也没太多言语,和他说了句“晚安”,便走进了女生宿舍,只留他在原地木讷地对着她的背影挥手。悔意又再次涌上心头。

  神情还在恍惚的他步履机械的爬着楼梯,如同一具提线木偶。当他走到507时,宿舍的灯也熄了,都已爬上床的舍友开始了他们的睡前闲聊,可这一次他什么都没听进去,混沌的脑子里只有刚才的那张字条清清楚楚。他不知道那个“好”字是是好是坏,但他心里的悔意越来越浓,让他难以入睡。如果眼睛一闭,能回到已成为事实的过去,他一定不会再改字,一定不会。他就这样胡思乱想,直到他进入浑浑噩噩的梦里。

  梦里,在一个生日派对上,蛋糕上的蜡烛被吹熄后,不知哪来的勇气,他牵起了她的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