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生日礼物
南孩2020-03-08 09:225,856

  从白日梦里醒来后已是下午两点了,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后,他便独自走出宿舍。他精神恍惚地走在前往课室的路上,即使阳光灿烂地打在他脸上,他也侧脸躲避,因为他现在的心情差不多掉到了谷底。

  距离梦见的生日派对的那天晚上已过了一个多月,可是那个梦却依然像发生在昨天,清晰得让他想把头撞在墙上,好让自己失掉那段记忆,过好现在。此时的现实和那时的梦相差太远了,让他的心情一时难以平衡,因为整个早上他没收到一句生日祝福,亲朋密友都如同往常,没有任何行动,这在他的意料之外。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叶露凝还提起他的生日,可是今天,她也没有任何不同寻常的动静,像是将他的生日忘得一干二净。

  在之前的十六个生日里,他的生日并不热闹,除了家人的那顿生日饭,他从未收到过同学和朋友的生日礼物,这不能怪他的同学朋友,因为他从不主动提起过自己的生日,更厚不了脸皮主动向亲朋好友讨要生日礼物,他总觉得当众宣告自己的生日讨要礼物这种做法太过张扬,但对于这个十七岁的生日,他却早早满怀期待。早在一个月前,在张振华的生日派对上,被问及生日时,他急不可耐地公布了自己的生日,还不忘强调自己的生日与大名鼎鼎的梵高先生在同一天。所以今天早上,他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生日礼物的幻想上,幻想舍友为他准备的惊喜,幻想叶露凝为他准备的那份特别礼物,和那个不切实际的梦······虽然他体内的灵魂早已躁动不安,不过整个早上他除了偶尔在幻想中幸福微笑,表面依然保持一副淡定若然的模样,只可惜到了下午,他那躁动不安的灵魂还是得不到一声祝福或一份礼物的安抚。

  他默默地走回自己的座位,周围谈笑风生的同学和以往没什么两样,没人留意他,也没人打算过来安抚一下他的灵魂,任由他的灵魂往谷底掉去,掉往负能量区域。终于,满脸的失望爬上了他那自以为还平静的脸上。失望把他的头压在了桌面上,用往事酝酿他的沮丧,把他弄得像一个讨不到糖而失落的小孩。

  太阳过了最高点后,很快就西沉,授课的老师换了一位又一位,时间也到了晚自修,他继续延续自己的无精打采。

  晚自习刚开始不久,何东升便笑眯眯地从前门走到讲台上,对着讲台下正埋头做习题的学生大声说:“大家停一下笔,我宣布一件事。”

  一部分同学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另一部分同学置之不理,继续做题。邓逸心既不做题也不抬头,他生无可恋地趴在桌子上,对于他来说,现在只有生日祝福才能让他抬头,其它一切声音,都无法拯救他的灵魂。

  何东升接着说:“下个周末,学校组织学生去电影院看近代史教育电影。”何东升话音刚落,台下有人埋怨有人欢喜,埋怨的人因为周末早有安排,欢喜的人以为捡到了馅饼。

  何东升继续说:“每个人5块钱,交到班长那。”刚刚还满脸欢喜的人立马换了一张脸,随即怨声四面而起。这是赤裸裸的强制性消费,若是以往,邓逸心至少也要埋怨几句,可现在,他依然保持着生无可恋的姿态,对刚发生的一切毫无反应。

  下课铃声响起后,外宿学生匆匆回家,他残存的希望消磨殆尽,只留下一具软趴趴的肉体趴在桌上,面对着从窗边走过的同学。他的灵魂在记忆里漫无目的地流浪着,而那些记忆画面,都蒙上一层忧伤的色彩,。

  “你等我一下。”徐荣对着沮丧的邓逸心说,接着便匆忙地跑出教室。邓逸心没有任何回应,继续趴在桌上,他现在脸上那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他此时的内心世界,那只是个被遗忘的世界。

  “生日快乐!”在邓逸心还将自己的灵魂流放于记忆里时,潘晓明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笑着将一本书递到他面前。他的回忆被潘晓明的突然出现给切断了,由于灵魂还在恍惚,他脸部的表情显得有些呆木,愣了好几秒,他才缓缓伸手接过书。

  书的封面是宝蓝色的,上面印着一个地球,旭日从地平线上升起,地平线以上印着几个黄色宋体字:成功无捷径。黄色字体下面是几个白色宋体字:从低谷起飞。这几个白色字像是在描述他今天的心情。他终于笑了。刚想张嘴说声谢谢,一声清脆的“生日快乐”让他刚回过神来的灵魂再次愣住了。

  “生日快乐!”叶露凝几乎是以跳的姿态出现在邓逸心面前,将一本青葱色的本子塞到邓逸心手里后,她转身笑骂潘晓明:“臭晓明,不是叫你等我一起送的吗?你干嘛要抢先一步?”。骂完,她在潘晓明的肩头上拍了一巴掌。

  邓逸心已经听不清叶露凝说了些什么,他耳边只有嗡嗡直响,就像一群蜜蜂在耳边缠绕。他木讷地翻开叶露凝送的本子,本子的第一页潇洒地写着四个字:祝你快乐!那感叹号画得特别大,几乎抢了文字的风头。

  他刚想翻开下一页,潘晓明便一把摁住本子不满地说:“喂,看我的礼物先,重色轻友的家伙,我写了一些东西在上面啊!”

  “好啦好啦,看你的,看你的。”邓逸心耳朵一热,瞟了一眼叶露凝之后,抽出潘晓明的书。叶露凝羞涩地侧过身,又往潘晓明胳膊上拍了一下。

  邓逸心翻开书的封面,第一页下方的空白处写着:兄弟仔,今天你是寿星公,送你本秘笈,记得以后努力拼搏。

  邓逸心抬起头,心不在焉地朝潘晓明笑了一下:“挺好的,这书也很适合你看,谢谢啦!”后来邓逸心只看了这秘籍的第一页,因为对于教条式的成功学,他看着毫无兴趣,倒是这本“成功秘籍”成功地将他的睡眠给改善了。

  “那得请客吃宵夜。”潘晓明并不打算放过邓逸心,毕竟他已憋了一整天,以他的性格他应该在早上刚踏进教室就将这本秘籍送给邓逸心。

  邓逸心像个领了糖果的小孩,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转移视线搜索叶露凝的位置,此时叶露凝已经和小麦悄悄走出了教室。他刚想张口叫住她,刘峰在后门朝他大喊了一声“生日快乐”,堵住了他刚要出口的呼唤,紧接着是梁芳婷和李祖从窗外抛进来的不合时宜的祝福。

  邓逸心很快沉溺在他们突如其来的祝贺浪潮中,心情如同那跌停的股票一下子反弹暴涨,难以平复,他眯起眼睛密密麻麻地说了一串“谢谢”。

  同学们逐渐散去,叶露凝也回了宿舍。把礼物塞到邓逸心手上后,潘晓明便一屁股坐在他身后的凳子上,背靠着墙盯着手机。以往早早回家的刘峰此时也毫无归家的念头,他靠着墙悠闲地坐在课桌上,等候邓逸心的宵夜。但邓逸心迟迟未动,因为徐荣还没回来。

  几声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从楼梯传来,接着徐荣笑盈盈地从后门走进来,走到邓逸心身边,神秘兮兮地让邓逸心猜他刚才去干嘛了?

  “跑去买礼物了吧?”话刚脱口,邓逸心就紧张起来,他心想,倘若徐荣不是去准备礼物,那这场面该有多尴尬。

  “那你猜我买了什么礼物?”徐荣还是笑盈盈地问。

  “猜不到。”邓逸心松了口气。

  徐荣从裤袋里掏出了一小包东西递过去,邓逸心接过礼物当场拆开,是一对黄色的篮球护腕。

  “我家里也有一对,家里的那对就给我弟弟吧,我用这一套,谢谢啦!”邓逸心把护腕套在手腕上,拿起本子和书,说:“走,吃宵夜去。” 邓逸心带着他们三人激动地走出教室,他的灵魂又重新统治了他的躯体,迈出的步伐极其有力,和白天的他判若两人。

  他们在一间小吃店坐下来,点了一些当地小吃和几大碗面,刘峰同学很不客气地吃了两大碗面和半桌小吃,满足地当着他们三人的面打了个饱嗝。这一顿吃掉了邓逸心不少的压岁钱,那是他到处拜年攒下来的,但他并不在意,他现在惦记的是叶露凝送的本子,无心吃喝,从坐下到现在,他只是糊里糊涂地吃了几口面。

  夜渐深,小吃店里的人也渐渐少了,吃饱喝足的潘晓明和刘峰满意地回了家,邓逸心夹着书和本子,也和徐荣返回宿舍。因为心里装着叶露凝送的本子,他的步伐有点急,让刚吃饱的徐荣跟得有点吃力,可徐荣还是什么也没说跟了上来,他应该明白邓逸心此刻在想什么。无奈邓逸心刚踏进507宿舍的大门,就被突如其来的祝福和零食给砸得眼花缭乱,面对将他团团围住的舍友和他们手中尚未拆开的零食,他只好笑着用手护住脸。徐荣也赶紧入伍,他随手拿起一包薯片往邓逸心身上砸去,紧接着,张振华捧着一手糖果从邓逸心头顶上撒下,然后弯下腰捡起那包薯片撕开,往床边一坐,旁若无人地吃了起来。此时,笑嘻嘻的孙杰捧着一大瓶可乐突进队伍,然后大喊一声:“来,给你庆祝一下。”说着,他将那一大瓶可乐摇了摇。在他刚准备拧开盖子让憋足了劲头的可乐喷洒而出,邓逸心及时从欢喜中醒过神来,意识到身上的衣服可是刚买不久,于是他慌忙摁住孙杰的手说:“别浪费,大伙还要喝呢!”说完还不忘用一脸哀求的笑容求放过。

  澎湃的可乐渗出已经松动的瓶盖,顺着孙杰的手流了下来,孙杰只好收住自己的热情,将瓶盖拧紧,把可乐摆放到宿舍中心的桌子上,等待汽水的冷静。

  一阵嘻嘻哈哈的庆祝过后,宿舍熄灯时间到了,卧室里的灯都灭掉之后,只剩下卫生间的灯还亮着。待舍友们逐渐入睡,宿管阿姨巡查过后,邓逸心便带上本子假装上厕所,借着卫生间橙色的灯光,他翻开本子第二页,上面写的是周滢的祝语;第三页,是林晓颖和潘晓明的祝语;第四页,是徐荣和陈东浩的祝语······

  本子上写满了同学们送给他的生日祝福,原来白天叶露凝一直在偷偷给他收集生日祝福,几乎班上的同学都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只是为了配合叶露凝制造惊喜,他们都假装毫不知情,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整天的躁动不安。这份惊喜让他的情绪临床验证了一次最大的波动,他心中的喜悦随着那一页页温馨的祝语不断升温,脸逐渐发烫,耳朵也如同灼烧,直到翻到最后那一页,沉默的泪水被上升的温度推至沸腾,在眼眶里滚动。

  最后一页是叶露凝的字:

  终于等到他们写完了,先祝你快乐啦!有人说你笑起来的虎牙很好看,可那人不敢说,我就替她说了。还有,希望你能像梵高一样,能画出你的灵魂!也希望你永远快乐!——叶露凝

  邓逸心舔舔自己右边的虎牙。九岁那年,这个虎牙就开始出现,父亲曾带他到医院检查,想要将虎牙拔掉,可是医生告诉他们,虎牙下压着很多毛细血管,拔掉可能会导致流血不止,这个虎牙不能拔。从医院回来后,父母每年都会提醒他这个虎牙的重要性,这个虎牙才得以幸存下来。

  对于画里的灵魂,邓逸心并不懂,他只是喜欢画画,更何况梵高活得并不快乐,如果像梵高一样,快乐都是奢侈品了,更别谈永远了。可是当下邓逸心没想那么多,他的灵魂此刻无比快乐。

  他关掉厕所灯爬上床时,张振华的呼噜声已经如雷般响,他第一次觉得肥华的呼噜声如此亲切,将本子塞到枕头下,他面带微笑随着呼噜声很快入了梦。他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的内容不多,就一张叶露凝的笑脸,还有她的笑声。虽然是梦,却十分真实,以致他到醒来的那刻都还不愿相信那是一场梦。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枕着那本子沉醉在那个梦里时常不愿醒来,幸好他有个像闹钟一样守时的下铺。

  一个月后的某个清晨他从梦中笑醒时,他听到宿舍楼下几个女生在大声喊:“木棉,木棉。”他爬下床,想赶快目睹一下叶露凝说的木棉飘絮到底是怎样的景象。刚走出宿舍,几缕带着种子的木棉絮便随风从他眼前飘过,不知要飘落何处,不过却在他脑子里落下了接下来的故事。

  他回到课室时,叶露凝已经在座位上埋头阅读《萌芽》,窗边刚投进来的自然光给她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这样的画面他在青春偶像剧里见过无数次了,没想到会在他的生活中出现,他的魂魄差点被带进了那画面里,幸亏他及时想起他早上所看到的故事,于是屁股还没贴上凳子他就侧过身迫不及待地问叶露凝:“看到木棉飘絮了吗?”

  木棉树位于A栋教学楼前左边的绿化带上,他们的教室位于B栋,从他们课室望去,连树的影子也无法看到,只能看到挡在木棉树前面的A栋教学楼。

  “嗯,今天早上去吃早餐路过那几棵木棉树了,好美。”叶露凝笑着点头说。

  “下午给你个惊喜。”邓逸心说着,神秘地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去。

  叶露凝也回他一个微笑,接着她将《萌芽》合起来,从桌洞里掏出化学课本。

  中午,当大家都沉浸在白日梦里时,邓逸心偷偷溜到那两棵木棉树下的草坪上,眼前这两棵木棉树的高度让他的眉头很快皱起,这是他在早上没看到的故事里的细节,他早上看到的只是故事的结果。但无论如何,他都想看到那一幕成为真实。于是他试图攀爬笔直的树干,无奈尝试了几次,都徒劳地滑了下来,他只能恼火地往树头踢了一脚。

  不远处的校门只有小侧门倘开,小侧门旁边眯着眼睛的中年保安,正翘着二郎腿躺在安乐椅上养神。几个从小侧门走过来的学生,在路过木棉树的时候好奇地望向了爬树失败的邓逸心,邓逸心只好无奈地往后退了几步,不料刚好一只脚踩在从树上飘落在草坪上的棉絮上。他抬起头,木棉正随轻风飘散,不少降落在草坪上,有些成球状的在轻风的推动下继续滚动。于是他从口袋里抽出一个透明的塑料袋,蹲下来把降落在草坪上的木棉装进袋子里,木棉很快就把袋子填满,接着他又从口袋里取出一个五厘米长的管状透明玻璃小瓶,从木棉絮里把木棉种子提取出来,装进透明玻璃小瓶。

  他没有午休,拧着满满一袋木棉直接回到课室,因为他迫切地想看到脑子里的故事成为真实。回到课室后,他一边阅读叶露凝刚看完的《萌芽》杂志,一边时不时回过头来留意后门进出的人。不久,同学们陆续赶到课室。叶露凝带着轻微的睡意从后门进了课室,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像往常一样伸手到桌洞里找书,却因为触碰到了一袋软绵绵的东西而面露困惑,于是她好奇地弯下身子,把那袋东西抽出来。

  “木棉!”她轻声叫了出来。

  邓逸心转过身,朝她得意地笑了一下。

  恰好此时潘晓明出现在叶露凝的身后,趁着叶露凝不注意,他敏捷地伸出手从袋子里抓起一撮木棉絮吹散在教室里,木棉絮乘着被走动的学生带动的空气飘荡开来,有些木棉絮撞在刚进门的学生的脸上,学生扇动手掌驱赶;也有些木棉絮飘落在课桌上,好奇的女生捡起木棉絮细细地研究一番。

  按照青春偶像剧的套路,这一幕应该是聚焦在叶露凝和邓逸心的身上,其他人都虚化成为背景,可现实是大家都清晰地出现在课室里,并且所有目光都聚焦到潘晓明身上,故事的发展完全偏离了他早上幻想的剧情。

  叶露凝轻声骂了潘晓明一句,把剩下的木棉收了起来。她拧起那袋木棉走到走廊,抓起一把木棉往走廊外撒,脱手的木棉随风飘散,散落在楼梯上上落落的行人头上,散落在铺满阳光的草坪上。接着她转过身,视线刚好撞上窗边的邓逸心,他正透过窗户看着她,眼神虽有些愕然,但不影响他满脸幸福。

  课堂上,叶露凝从他身后递过来一张纸条,他接过纸条展开来,纸条上面写着:木棉,它属于风。

  邓逸心并不懂,但那张纸就这样化作无边的大海,上面的字也化成一朵朵正在怒放的心花,开得甚是灿烂。

  这时,班长李祖拿着一本本子走到他面前,笑盈盈地对他说:“交看电影的钱,每人5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