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你若成风
南孩2020-03-10 00:235,889

  在川三中学的西南方向,有一间破旧的老影院,地处川三中学和川一中学的中间地段,破旧的老影院外墙上毫无顾忌地贴满了儿童不宜的电影宣传海报,海报上那性感女郎倘开着白色上衣,露出粉红色的乳罩半遮半掩地盖在丰盈的乳房上,女郎性感的红唇微微张开,加上勾魂的眼神让路过的男性同胞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同时,也引来了路过的女性同胞的谩骂和嫉妒。在电影院门前的空地上,几档小吃热热闹闹地摆开来,还有一档水果穿插于其中。

  在网络时代还没到来的年代,这老影院播的每场电影都一票难求,就算播放的电影内容与se情无关,就算墙外没有张贴电影海报,也丝毫不影响影院的收入。只不过时代变得太快,网络时代的到来使得信息资源丰富方便快捷,到老影院看电影的人也就逐渐减少,再加上3D影院的出现,老影院更是山河日下。为了生存,老影院改播少儿童不宜的性教育片,可是票房收入依旧不高,毕竟网络应有尽有。于是,拯救老影院的工作不知为何落到了教育部门的手上,川三中学的领导积极响应教育局,在某个沉闷的周末突发奇想,组织高一新生到老电影院观看中学生近代历史教育片,每个学生收费5元。强行收费观影,引来的当然是学生一时的怨言,但即使如此,作为弱势群体的学生也只能无可奈何,况且也只是5块钱,没有人愿意花过多的时间成本去追究是谁的注意,况且不少人也愿意花5块钱换个妥当的环境睡觉。

  下午两点左右,阳光温暖地捂住这座城市,邓逸心和他的两个同桌步行了十多分钟来到了老影院。老影院墙外的色情海报已被清理干净,露出煤黑斑驳的墙体,有几处墙灰已脱落。墙上已经没什么好风光可看,他们只能径直走进电影院。

  电影院里空气混浊,一片漆黑,看不清人的面孔,只看到黑白屏幕上闪动的光。屏幕上跳出了三个白色的字:地道战。接着是随着镜头不断延伸的地道和参演人员的名单,一时间,整个电影院都响起了高亢的音乐。

  “这部片我小学已经看过了。”邓逸心用无聊的口吻悄悄地告诉徐荣。

  徐荣也点头回应:“我也看过了。”

  这时邓逸心的手机震动起来,他将手机掏出来一看,是潘晓明的来电。

  “喂,去网吧上网,去吗?”手机那头的潘晓明问。

  “还有谁?”邓逸心压低声音问。

  “露凝和芳婷。”潘晓明回答。

  “你们现在在哪?”听到叶露凝也在,邓逸心一时控制不住语气里的小激动,幸好电影的声音足够大,完全覆盖了他的声音。

  “电影院门口集合吧!”潘晓明说。

  邓逸心挂了电话,和徐荣打了声招呼,便溜出了老影院。老影院外边,梁芳婷改变主意,和另一个女生去了商场。

  他们来到了距离学校不到一公里的网吧,网吧门前横挂着一块三米长的招牌,招牌上面高调地用豪放的美术字体印着“飞跃网吧”几个字,像是在告诉人们这个地方可以带他们飞跃到另一个世界。网吧门前的左手边,一排自行车呈蛇形停放,夹于其中的还有几辆电单车和一辆摩托车。

  邓逸心小心翼翼地跟着潘晓明走进网吧,这是他第二次进网吧,第一次还得追溯到初中三年级,在林泽洺的怂恿之下去了网吧,并且开通了自己的QQ号,为此他胆战心惊了好几天,生怕父母发现,将他列为不良少年。叶露凝也带着几分怯意随潘晓明走进网吧。

  网吧里面开了两台空调,不过温度不是很低,空气混浊,香烟和各种食品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沉闷慵懒。会员A区烟雾弥漫,不过并不影响那几个小伙子玩游戏的投入程度。一个一夜未睡直到现在还奋斗在前线的小伙懒散地抽着烟缓解疲惫,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依然盯着前方的屏幕。旁边的电脑桌上趴着一个疲倦的女生,女生身上盖着小伙子的薄外套,外套之下,一件川三中学的校服露出半截在外面,屏幕的光在女生染成棕黄色的头发上闪烁着。进门右边是前台,一个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女青年坐在前台上刷着游戏,女青年没有染头发,也没有奇装异服,她暂时放下游戏抬起头看着他们问:“玩多久?”。

  “开两张临时卡,都两个小时,我的会员卡充5块钱进去吧!”潘晓明从钱包里抽出他的会员卡和一张5元人民币放到前台上。

  女青年接过钱和他的会员卡,熟练地在键盘上敲打一番,然后把他的卡放在感应器上面,“嘀”的一声响后,她把卡拿起来还给潘晓明。

  “你们两个,每人四块。”叶露凝将一张5元递了过去,邓逸心把4块零钱放到前台上,目光刚好扫到女青年身后墙上贴的一张告示,告示上写着:拒绝未成年人进入网吧。邓逸心神情紧张了一下,女青年似乎意识到他的反应,接着说:“尽量到坐到角落就行。”

  叶露凝拿过两张临时卡,递给邓逸心一张。

  B区人不多,三个正玩着生化危机的初中生面部表情甚是丰富,他们的身体也随着屏幕里的镜头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同时,激动的手指狠狠地敲在键盘上,导致B区大部分的键盘都缺了几个使用频率极高的按键,本打算坐在一起的他们只好分头去寻找健全的键盘。

  潘晓明和叶露凝在同一排找到了两个相邻的位置,邓逸心在他们斜对面较偏的角落启动了一台机,借着电脑启动的间隙,他偷偷瞄了一眼右边的初中生,初中生戴着耳机正投入地玩着生化危机,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电脑进入账号密码界面,他输入账号密码,没多久屏幕便跳进了桌面。此时初中生的身体又开始大幅度摆动,他左手紧张地敲击键盘,右手握住鼠标拼命地切换镜头,刀子和枪在他操控的角色手上不断切换,动作果断,见尸就杀,杀得眼红。

  进入桌面后,邓逸心跟着潘晓明玩起了卡丁跑车,游戏开始后,他的身体也不知不觉地随着跑车在弯道上不断地摇摆。他不断加速,目光锐利,血压上升,如同身临其境,可他还是跟不上潘晓明的节奏,几局败下来后,他选择点开一部电影——《不能说的秘密》,电影中的小雨,总让他看到叶露凝的影子。当时间还剩下5分钟的时候,屏幕上跳出了费用倒计,于是邓逸心打开QQ,给叶露凝发去了一条信息:“在干嘛?”,在上学期的电脑课上,他加了叶露凝的QQ,那时电脑老师正在教他们如何制作PPT,但大部分学生都没在听课,他们偷偷地在下边玩游戏,还有装扮一下自己的QQ空间,正是因为互踩QQ空间,邓逸心才顺利地加上了叶露凝。

  “在听歌!”两分钟后,叶露凝回复了他。

  “还有0.41元。”邓逸心按下“发送”。

  “还有0.38元。”叶露凝按下“发送”。

  “0.31。”

  “0.28。”

  “0.21。”

  “呵,我们两个好傻哦!”叶露凝按下“发送”。

  “是啊!两个傻瓜!”邓逸心笑着打下这几个字,他刚想按下发送键,卡里的费用耗尽,屏幕上显示关机倒计时。

  邓逸心起身走到他们的椅子中间,叶露凝正在观看潘晓明玩游戏,耳机还挂在她脖子上。潘晓明戴着耳机正全身心地投入紧张的比赛中,完全没觉察到邓逸心已经站在他身后,直到卡丁车跑完了一场比赛,他才将身体放松下来。叶露凝碰了碰他的手臂,他转过脸脱下耳机看着他们。

  “要回学校了。”叶露凝放下耳机。

  “哦,你们先回吧,逸心你陪露凝先回学校,我再玩会。”潘晓明说着,又将耳机戴上。

  邓逸心巡视了一下周围,再看一下叶露凝,平时在班里备受瞩目的叶露凝,在这些沉溺在虚拟世界里的人面前,完全焕发不了她的光彩。但叶露凝也从没想过要焕发光彩,她只想安静地做个美女子,只可惜她身在一个颜值时代,注定安静不下来。

  邓逸心和叶露凝走出网吧,空气新鲜了许多,身后的影子已经被拉长。他们走在路上,汽车从身边呼啸而过,扬起一阵尘埃,尘埃在阳光中乱舞,他们只好走上人行道。

  没走多远,他们遇到了一家饭店,这家饭店门口竖立着一块绿色的广告牌,广告牌上,一瓶被撬开了瓶盖的啤酒本应该是在空中翻滚,让啤酒喷洒而出,但此时啤酒瓶却以倾斜50度的姿态定格在海报上,刚喷洒出来的啤酒也定格在腾空状态。在啤酒旁边印了一句醒目的广告词:好朋友是永远不会被氧化的。

  “看。”邓逸心指向广告牌。叶露凝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他突然问:“你刚才在听什么歌?”

  “许嵩的歌。”叶露凝柔声回答。

  “好听吗?”他继续问。

  “词写得挺好的,中国风,你应该也会喜欢,去听听!”前方走过一个女生,叶露凝面露微笑和她挥了挥手。

  “嗯,你是不是喜欢宫崎骏的那首《天空之城》?我在你空间的播放器里看到这首音乐。”邓逸心想起她QQ空间里的装扮,里面的播放器只有一首宫崎骏的《天空之城》在循环。

  “嗯,你的学习机里也有。”看到叶露凝点头,邓逸心内心甚是欢喜。叶露凝继续说:“他的动画我也很喜欢,《天空之城》、《风之谷》、《幽灵公主》、《侧耳倾听》,还有那只龙猫好可爱。”似乎她的话匣子一下被打开了。

  “他的《天空之城》我也很喜欢。”语气激动的他随即又陷入了苦恼,他在脑子里极力搜索其他动画的相关资料,可是徒劳无功,因为除了《天空之城》,其余的动画片他还没看过,没有存档。“龙猫?长啥样的?”他只能像个小孩一样问她。

  “胖胖的···嗯···你有空去看看那部电影吧,好可爱,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叶露凝想了一下说。

  “嗯!”他乖乖地点了点头。

  他们停止了对话,顺着笔直的公路看过去,公路的尽头接上了一条横过的公路,公路边是一排新旧掺杂的房屋,房屋的上方是一望挂着几缕云彩的天空,云彩慢慢被躲在其后的落日余晖熏红,像极了一个因为藏满了秘密而涨红了脸的小孩。

  第二天早晨,阳光以45度角的姿态跨过窗边,成功地吻上了靠在窗边的叶露凝的脸,叶露凝惬意地舒展了一下懒腰,然后摊开《萌芽》杂志。此时周滢凑近了她,有心没心地看着杂志上的文字。在叶露凝身后的潘晓明一大早便趴在桌子上熟睡,因为他昨天放纵自己,在网吧大玩了一场,现在身心疲惫。

  邓逸心掏出班长李祖租来的数码相机,转过身去偷拍了一张叶露凝的照片。为了收集通讯录的照片,李祖跑到照相馆租来这台数码相机。邓逸心见到相机便两眼发亮,他十分主动地把拍照这活给揽了过来,现在相机暂时成了他的私人玩具。

  “给你们拍张照。”摁了几下快门后,他放下数码相机,掏出手机打开照相功能,他一直想在自己的手机里留一张叶露凝的照片,趁着这机会赶紧多拍几张。周滢很配合地抬起头扬起嘴角笑了,还没等叶露凝反应过来,邓逸心便将画面定格。

  “咦”的一声,叶露凝腼腆地往后退了一下身子,半推半就地接受了这一次拍摄。

  听到咔嚓一声响后,周滢马上夺过邓逸心手中的手机,叶露凝也向手机凑过去。照片上的叶露凝眼睛刚好抬起来,因为相片只有30万像素,所以脸上没什么细节,但恰到好处的光影让脸部轮廓清晰可辨,肌肤白皙。周滢笑着,肌肤同样白皙,再加上手机像素不高,细节拍不出来,所以出来的照片稍显朦胧,像加了滤镜,把周滢脸上的几颗青春痘都过滤掉了,简直像是进了一趟美容院,所以周滢甚是喜欢,只可惜后来邓逸心在回家路上把手机弄丢了,浪费了周滢所有的表情。

  “还不错嘛!再来一张。”心满意足的周滢把手机还给邓逸心,又将半推半就的叶露凝拉了过来,这一次她摆了个剪刀手。邓逸心举起手机又拍了一张。

  周日晚自修前,学生陆续地到了教室,早到的周滢在无聊地翻着书,不知为何,她脸上还挂了几分失落。她两个同桌的座位还空着,早早坐在座位上心不在焉地翻着书本的邓逸心同样在盼着还没到的叶露凝。

  叶露凝在课前十分钟才徐徐而来,她还没坐下,周滢便挽着她的手像个小孩一样噘起小嘴请求:“我下学期可能要转校了,和我再合拍几张照片吧!”

  “转校?你们都要转校?”叶露凝半信半疑地坐下来,前几天林晓颖才告诉她要转到体校。

  “嗯!”叶露凝还想继续问,但周滢似乎更关心拍照,她伸手戳了戳正在侧耳偷听的邓逸心的背,说:“逸心,用手机给我们再拍几张照片吧!”

  “我手机弄丢了。”邓逸心转过身对她们说,他表面假装坦然,暗地里却在咒骂偷手机的贼。

  “怎么回事?丢了?”叶露凝迅速从周滢转校的消息中跳到他的手机上。

  “嗯,周末回家,在路上丢了,我一直放在口袋里没动它,回到家后就找不着了,我用我妈的手机打过去先是没人接,接着就是关机了,估计是被偷了。”邓逸心说。

  “那卡应该可以补办回来吧?”叶露凝问。

  “可以的,不过不想补了,反正也没什么人知道这号码,手机也没了,就算把卡补回来也用不了。”邓逸心说。

  “相片也没了,可惜了”周滢失望地说。

  邓逸心苦笑了一下,他本想问一下周滢转校的原因是不是和刘峰有关,但他没问,毕竟那些事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也不是他能理清的,况且那是周滢的伤心之地。他转回身体,把学习机从抽屉里取出来,摆放到叶露凝的桌面上,接着说:“听一下。”他像是准备了什么惊喜。

  “下载了新的音乐?”叶露凝把耳机塞进耳蜗。刚才还在失望状态的周滢马上凑了过去,把叶露凝左边的耳机摘下来塞到自己的右耳蜗里,叶露凝只好把另一只耳机从右耳蜗里摘下,塞到自己的左耳蜗里。

  叶露凝打开学习机的播音文件,发现里面的音乐几乎都换成了许嵩的歌,只留下几首她下载的许巍的歌。她点开了一首《你若成风》,随着音乐的流淌,他发现在她脸上荡漾起几缕神秘的微笑,如同蒙娜丽莎的微笑,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微笑在她脸上出现。他毫无顾忌地看着她,可她没有反应,即使另一只耳机还塞在周滢的耳朵里,也不影响她沉浸于其中:

  你若化成风

  我幻化成雨

  守护你身边

  一笑为红颜

  你若化成风

  我幻化成雨

  爱锁在眉间

  似水往昔浮流年

  乖乖我的小乖乖

  你的样子太可爱

  追你的男生每个都超级厉害

  我却在考虑怎么sayhi

  害羞的我这样下去要怎么办

  怎么办爱情甜又酸

  我不是boss

  没有超大的house

  如果送你rose

  可不可以给我chance

  不想看时间这么一点一滴飞逝

  老夫子带着假发

  我不要三寸金莲胡话

  想和你跳超短裙的恰恰

  想带你回家见妈妈

  你若化成风

  我幻化成雨

  守护你身边

  一笑为红颜

  你若化成风

  我幻化成雨

  爱锁在眉间

  似水往昔浮流年

  周末找个借口和你泛舟

  一壶清酒江水悠悠我心悠悠

  这感情just4u

  表面平静其实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缘字诀几番轮回你锁眉

  哎哟你的心情左右我的情绪

  虽然有些问题真的很难搞定

  ••••••

  一曲未罢,上课的铃声响起,班主任已经步入教室,周滢摘下了耳机坐直了腰,叶露凝也摘下耳机。

  “课间再听,先还给你。”叶露凝将学习机递回给邓逸心。

  “先放你那,课间就用不着向我借了。”邓逸心并没伸手去接,他迅速转回身去。

  叶露凝把学习机塞进了桌洞,不慌不忙地抽出了化学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