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篮球班制赛
南孩2020-03-10 00:115,855

  课间,叶露凝用笔头戳了一下邓逸心的背,转过身时,邓逸心看到周滢刚走出课室去了洗手间,林晓颖的座位还空着。

  “有没有单车?我想借辆单车。”叶露凝轻声问。

  “我没有哦,班长两周前是踩单车过来的,车好像还在。”邓逸心的村庄和川三中学相隔二十多公里,太阳的猛烈让他选择了公交车作为代步工具。虽然李祖家也位于振文镇,不过李祖为了省下几块钱的公交费,他经常从家里花上一个多小时踩单车到学校,到了学校,也好几周不回家。

  “你帮我问问他吧!”叶露凝说。

  “嗯,放学后我去取车。”邓逸心望向一组的李祖,他正低头蹙眉思考问题,看来他是要以思想者的身份用掉这个课间。邓逸心把脸转回来问叶露凝:“要去哪?”

  “晓颖就要转校了,我想和她出去逛逛,顺便去我阿姨那吃个晚饭。”叶露凝说。

  “转校?去哪?不是周滢要转校的吗?”邓逸心一头雾水。

  “一个体校。周滢也转校,转到川一中学。”叶露凝虽是语气平和,但邓逸心还是看到了她眼睛里的几分惆怅。

  “为什么都转校啊?那班制赛怎么办?我们班女生中可是找不到第二个这么能打的了。”邓逸心回想起上周的体育课,徐荣和林晓颖在篮球场上的较量,林晓颖的身手不输男生,带球甩人上篮一连串动作下来,让徐荣只好走到场边当个拉拉队员,那时大家都说班上的女子篮球有希望了,可谁也没料到她即将转校。

  林晓颖转校的原因应该不是因为刘峰,虽然他们经常一起打篮球,但拈花野草的刘峰并不符合她的择偶标准,可惜周滢不懂她,或许说周滢还没看清刘峰的为人,又或许是她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她固执地认为,因为林晓颖的介入,刘峰才逐渐冷落了她,这也是她们关系变得敏感的原因。但现在邓逸心对她们的情感故事并不关心,作为副班长的他现在只关心即将到来的班制赛,这个消息无疑是破碎了他美好的幻想,让他一时难以接受,但他又无法改变,只能提前为班里的女子篮球默哀了。

  “是啊,一名大将。”叶露凝脸上的惆怅不只是因为班制赛,还有她回避不了的离别。

  “你阿姨家在哪?不远吧?”他问,像是在担心一个即将远行的小女孩。

  “在川一中学附近。”她用一个微笑让他放心。

  “嗯~那放学后你在篮球场旁边等我吧!”他放心地转回身去。

  当邓逸心把一辆半旧的通勤自行车从停车场推出来时,夕阳正在西沉,余晖撒满了大地,也撒在已经在篮球场旁边等待的叶露凝身上,和她旁边那张空置的石凳上,她没有坐下,而是选择站着,看得出她想尽快拿到单车,连球场上的热闹她也无暇顾及。

  石凳后方,一条宽广的水泥路通向学校大门,道路上人头攒动,行色匆匆。可即使眼前行色匆匆,大门左侧保安亭里的那位已年过六旬的保安依然能悠闲地砌着茶,静看眼前变幻风云。在保安的对面,摆放着一块宽大的广告牌,广告牌上,贴着与他无关的升学率公告,公告上喜庆的大红色已经褪色,失去了让学生愿意为之驻足的光泽。

  “车有点旧,后胎气不足,链子会嘎吱嘎吱响,得上点油,后座长了些铁锈,得擦一下。”邓逸心啰嗦了一通,尴尬地笑了笑。

  “没事,我到外面充点气就好。”叶露凝伸手接过自行车。

  “嗯,擦擦鞍上的尘。”他用手掌拍了拍车鞍上的尘埃,被弹起的尘埃在余晖中浮游。接着他四周张望一下,问:“晓颖呢?”

  “在外面的路口等着。”叶露凝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车鞍,然后说:“那我走了。”她向邓逸心挥挥手,歪歪扭扭地骑上了自行车,自行车差点撞上迎面走来的几个男生,几个男生敏捷地蹿到一边去。她似乎也不太放心自己的车技,为了避免发生事故,她只好跳下了车,推着车往人口更密集的校门口走去,半旧的自行车嘎吱嘎吱地响着,如同一匹呻吟的老马哒哒地提着沉重的马蹄走在路上。

  “小心点。”邓逸心担忧地朝她喊了声。

  叶露凝“嗯”的一声后,便隐没在人海中。此时校门口的保安亭外又多了一个中年保安,他们只管悠闲地喝茶聊天,任由行人进出。

  晚自习的安静,方便了邓逸心神情游离,他目光呆滞地盯着桌面那本翻开的习题册,脑子却不在思考状态,一些无关学习的画面不断地在脑细胞间传输拼凑,拼凑出刚才叶露凝骑车的画面,她那有待发展的骑车技术真让他担忧。他有意无意地扭头看了一眼叶露凝空着的座位,她的书桌收拾得干干净净。林晓颖的座位也空着,只有周滢在,她无聊地托起下巴,在习题册上随意地填写答案。他将视线转移到窗外,窗口相隔二十多米的对面是另一排窗户,窗户里,白炽灯的光线笼罩着正埋头做习题的毕业班学生。路过的车辆发出的引擎声越过学校东面的围墙,往学生的耳朵里钻,时不时干扰一下他们大脑的正常运作。

  心神不宁的他只好拿出学习机,把耳机塞进耳蜗里,点开许嵩的歌。

  晚自习过后,邓逸心并没有在课室里逗留,他早早回到宿舍,宿舍里只剩李祖,其他人都外出吃宵夜了。李祖拿着衣服正准备走进冲凉房,见到邓逸心无精打采地走进来,便问:“没和徐荣他们一起去吃宵夜吗?”

  “不饿。”他坐到徐荣的床边,敷衍地回应了李祖。

  “诶,你借自行车给谁用的?”李祖拿着衣服又折返回床边,他一脸的八卦表情。

  “给露凝,林晓颖就要转校了,露凝陪她去逛逛。”邓逸心说,他的视线在躲闪着李祖那直戳他内心的目光。

  “喔~”李祖特意将语气拉长,然后向冲凉房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换上一副万分期待的表情问:“诶,你是不是••••••”

  “快去洗你的澡吧!”还没等李祖把话问完,邓逸心便起身推着李祖往冲凉房走去。在邓逸心的脸上,露出了一些极其微妙的表情,那表情虽有紧张之色,但窃喜的成分更加明显。

  “呵,你知道我要问什么的。”李祖似乎还不死心,但他已经被邓逸心塞进了冲凉房。

  “好好洗你的澡吧!”邓逸心把冲凉房的门拉上,李祖在里面得意地笑了几声,没再追问。

  第二天的早晨,邓逸心望着窗外发呆,如同灵魂出了窍,当他在发呆中听到身后传来叶露凝的声音时,他的灵魂瞬间被召唤回来,他欲掩心中的激动缓缓转身,可身体不听使唤,本能战胜了理性,转身的速度几乎把腰给闪了。教室后门,孙杰倚着门框,色迷迷地盯着叶露凝,用一副让人厌恶的猥琐腔调朝叶露凝问:“昨晚旷课了,是不是和男朋友去约会了?”

  “哪有,和晓颖去玩啦!”叶露凝轻声反驳,声音轻飘飘的,软弱得像一团棉花,孙杰正享受着这团棉花的柔软。她躲过孙杰色迷迷的眼光进了教室。林晓颖也跟着进了门,她没有说话,只是用脸上的表情表达了对孙杰的厌恶和不屑。

  “孙杰,人家去哪关你什么事呢?”张振华冷笑一声,似乎话中有话。

  “同学嘛,关心一下啊!”孙杰嬉皮笑脸地敷衍过去。

  “玩得开心吗?”叶露凝刚坐下,邓逸心就迫不及待地问起她昨天的情况。

  “嗯,我们昨晚打了篮球。”叶露凝微笑说,她并没有因为孙杰的玩笑影响了心情,反而是一脸自在。

  “你会打篮球?”邓逸心心头涌起一阵惊喜,就像是看到一望新大陆出现在他眼前,而这新大陆的另一头连接着叶露凝。几乎每度夕阳西下,他都会看到叶露凝和梁芳婷坐在篮球场旁边的石凳上,看着篮球场上那些飞奔的身影,那些身影里当然少不了他。当她出现在那张石凳上,他就会荷尔蒙飙升,像颗爆发的子弹,速度一下子提了起来,因为这个,凌海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子弹”。后来,他问她喜不喜欢打篮球的男生,她并没有点头,只是在玩笑中说出她将来的男朋友要比她高出半个头。而他只高出她一个耳朵。

  “会啊,她篮球打得挺好的呢!”林晓颖笑嘻嘻地凑近叶露凝,像是听出了邓逸心话里的窃喜成分。

  “晓颖教我的,我第一次玩,不是很懂呢!”叶露凝说着,轻轻拍了一下林晓颖的手。

  “那班制赛我们班有望了。”邓逸心笑着说,似乎又看到了憧憬。

  “别瞎说了,我还不会打,晓颖才厉害。”叶露凝看着林晓颖说。

  “你要转校了?什么时候?”邓逸心朝林晓颖问,他的语气一下子沉了下来。

  “嗯,下个礼拜。”林晓颖也收起了笑脸。

  “那班制赛怎么办啊?”他的直入主题让林晓颖面露些许愧疚之色。

  “如果能回来打,我会回来的。”虽然林晓颖还想给他留一点希望,但邓逸心还是失落地叹了口气,林晓颖只好将语气转变:“放心啦,还有露凝在呢,我会特训她的。”

  “我压力好大哦!”叶露凝笑着说。

  男子班制赛第一场他们以一分险胜了对手,邓逸心上场不到5分钟就回到了场边,这种正式比赛他第一次参加,过分的紧张导致他压力过大,他感觉球场上的空气十分凝重,压得胸口难受,吸进去的空气如同缺少氧分,他的身体一下子疲惫了,进攻速度提不起来,在场上摔了好几次,纵使叶露凝在旁边给他们加油,他的身体也很不听使唤地掉了队,站上罚球线时,他投了一个三不沾的球,皮球在一阵唏嘘中落到场边,队友一脸失望,但还是上前安慰,叮嘱他别紧张,幸好第二个罚球进了。在投完两个罚球后,他主动下了场。到了场边,他弓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张开嘴巴大口地喘着气。

  叶露凝挽着梁芳婷走到他身边关切地问了句:“没事吧?”

  他抬起头看了看她们,叶露凝正担忧地看着他,他羞愧将目光放回篮球场上,好躲开她的眼神,接着用肩膀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硬着头皮挤出一声“没事”,然后调整了一下喘气的节奏,不甘地盯着场上还在奔跑的篮球。

  第二天的比赛他们输了,而赢他们的就是隔壁的(4)班。那天梁芳婷和叶露凝就坐在场边的石凳上安静地观看着球赛,梁芳婷如同看了一场事不关己的比赛。但事实上,梁芳婷关心的也不是比赛的结果,而是(4)班凌海的感情状况,只可惜她被真相狠狠地扇了一耳光。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她看到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场边(4)班的后勤队伍里跑出来一个女生,她给凌海又是递水又是擦汗,凌海更是一脸幸福。自此之后,梁芳婷再没在篮球场边的石凳上出现过。

  凌海是学校篮球队的,他凭着那张俊俏的脸蛋和潇洒的球技迷倒一众女生,因此常常在球场边为凌海加油的陌生女生并不止梁芳婷一个,但梁芳婷成为他的迷妹并不是因为他的球技,在军训的时候,她就盯上了他那张脸,军训回来后,梁芳婷就常常拉着叶露凝坐在篮球场旁边的石凳上为凌海加油,那时梁芳婷花痴的样子总会提醒叶露凝时刻保持着清醒。

  邓逸心和凌海已是篮球场上的老对手,但不幸的是,每次他都被凌海虐得无还手之力。为此,邓逸心苦练球技,不单在烈日之下的篮球场上苦练,连宿舍的走廊也成了他的练武之地,直到球声引来宿管阿姨的驱赶。每当邓逸心遭到宿管阿姨的驱赶,班长李祖都会笑嘻嘻地走出来和宿管阿姨沟通一下,可以肯定,李祖应付中年妇女确实有一套。

  男生输掉比赛之后,邓逸心开始专心陪着女生练球,他给叶露凝讲解了一些基本规则,训练她的运球和投篮,他对她在场上的表现并没抱太大的希望,他倒是希望她能平安打完球赛便可,可是现实总会不尽人意,爱开玩笑的上帝把女子篮球比赛变成一场橄榄球比赛,他几乎是瞪圆眼睛看完了这一场女子撕扯大战。这场比赛之后,他明白了在女生的赛场上,所有的规矩都是扯谈。

  球赛刚开始,叶露凝就拿到了球,只是还没来得及运球就被对方五个队员拼命地扑过来团团围住进行撕扯,己方队友赶紧过来掩护。很快,双方队员便挤成一团相互推拉,不过裁判似乎很清楚女生之间的战争,他默认了她们的“规矩”。再者,因为人堆里边的动静难以看清,所以松散的哨声迟迟未响。叶露凝只好将球抱紧于怀中拼命挣扎,好不容易找到一处空隙把球扔出包围圈。篮球幸运地落在队友梁冬妹手上,只是梁冬妹刚拍上几下,对方的球员像闻到了猎物迅速围了过来。

  梁冬妹的球技还不错,摆脱了两个球员,在慌乱之中把球往篮筐方向扔了出去,可是篮球弹框而出。球在往下落时,所有人都冲着篮球围过去,混乱中对方拿到了球。叶露凝也快速地从地上爬起来,跑上去加入混战中。

  这一轮的进攻让她们看到了希望,虽然篮球弹框而出,但总算进攻到框的范围了,这大大鼓舞了她们的士气,于是撕扯的程度变得更加剧烈。叶露凝是背负着林晓颖的名誉在战斗,更是拼命,平时的温文尔雅已经被她抛在脑后。

  原来这就是女人,她们所有的温文尔雅都是因为遇到的是尊重,而她们的力量与野性会在侵犯中爆发。在这之前,邓逸心一直怀疑水做的女人是否真的能撑起另一半天,可当他看到这场面时,便深信不疑,倘若有一天天空真压到她们头顶,相信她们会毫不吝啬地放下那不合时宜的温柔,将身体里水做的细胞升级为钢铁的分子。

  中场休息的时候,叶露凝瘫坐在场外的空地上,脸憋红得厉害,连毛孔都张大嘴巴拼命地呼吸空气,但她眼神里依然保持着不愿放弃的倔强。

  “别打得那么拼,保护好自己。”邓逸心赶紧走到她身边心疼地嘱咐她。

  “是她们没规矩地撕扯我才这样,不狠点会更吃亏。”她喘着气轻声埋怨,连埋怨的语气也不失礼貌,不禁让人怜惜。

  邓逸心蹙着眉头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她,她接过水喝了一口。

  下半场和上半场几乎一样,双方都在你来我往中撕扯,实力相当。就在球赛快要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平局收场的时候,球场上的队员都已是有气无力地追赶着篮球的时候,对方在篮底下抢到了一个进攻篮板球,已是有气无力的进攻队员凭着意识将篮球往篮框方向一扔,篮球在篮筐上弹了两下,奇迹般软弱地溜进了篮框里。

  篮球还没掉到地上,对方场上场下全体成员便是欢声雀跃,简直就像是一场激动人心的足球比赛,对方在最后时刻攻进了致胜的一球,也是这场比赛仅有的一个进球。

  比赛结束后,叶露凝才发现自己左手的中指红肿,疼痛让她没有勇气弯曲手指。

  “伤到筋了,芳婷你先陪她在宿舍楼下等会,我去买点药。”邓逸心说完,没等她们点头回应,他便往校园外的药店跑去,此刻的他真像一颗刚冲出枪管的子弹。

  当邓逸心喘着大气把一瓶跌打损伤药递到叶露凝手里时,他的脸也红得和叶露凝一样。

  “多少钱?”叶露凝接过药无力地问,她的声音和动作具体表明了她体力透支的程度。

  “别提这个,用班费买的。”邓逸心撒了个谎,班费在李祖手上,可是李祖还不知道叶露凝伤到了手指。不过这个慌他却说得很自然,或许是因为大口喘气掩饰了他的语气。

  “那谢谢啦!”虽然她的声音乏力,但她还是以微笑道谢。

  “记得在伤到的地方用力搓,搓的时候会很痛,忍着点。”邓逸心凭着经验叮嘱。

  “嗯,那我先回宿舍了。”在梁芳婷的挽扶下,叶露凝拿着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向女生宿舍。

  看到这里,或许谁都希望邓逸心应该借此机会为叶露凝擦药,大胆地释放自己的爱意,然而谁也没想到,他却像根木头一样傻傻地站在原地,任由她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自己只懂心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