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旧貌
南孩2020-03-06 20:506,284

  军训结束后,校长给他们放了两天假,这消息让大巴上疲惫的他们一下子活跃起来,活跃的他们刚把脚从大巴跨到三中大门外的马路上,便各自回家,大部分学生连学校的大门也没跨进去,倒是邓逸心还保持了以前的习惯,回到课室捎上几本习题,只可惜每次带了习题本都忘了带上学习的心。

  走到二楼楼梯转角处,邓逸心愣了一下,因为教室的后门是倘开的。谁还在?他放轻脚步从后门走进教室,只看到了一个背着灰蓝色书包的背影,刚好弯下腰在自己的桌洞里翻找东西。腼腆的邓逸心并没有主动开口和她打招呼,只管默默地向自己的座位走过去,他和她之间,除了陌生这堵墙,更多的是他对异性过分的羞怯。

  “不回家吗?”叶露凝的声音虽夹着几分娇羞,可是很清脆,带着一股让人不可抗拒的力量出人意料地击向他心中的那堵脆弱的墙,那堵墙瞬间坍塌,让他陷入慌乱。

  “不···不是,等会就回···拿点东西。”那一瞬间,他周围的空气凝固了,他的呼吸节奏被打乱,小心脏也莫名地加速跳动,心跳声格外清晰。教室如此安静,也许叶露凝已听到他的心跳声,她缓缓直起了腰望向他,他的位置离她并不远,只隔了两张桌子。他赶紧极力克制内心的慌乱,可是心跳还是猛烈跳动,心脏搏动的每一下,都在试图冲破这强作镇定的皮囊,此刻开口说说话作为掩饰无疑是他最佳的选择,于是他开口反问:“你不回家吗?”因为生怕和叶露凝对上视线,他赶紧蹲下来假装在桌洞里找书。

  “拿本书就回去。”叶露凝再次弯下腰从书洞里抽出一本文学读物,然后放进她褪下来的灰蓝色书包里。

  “哦!”过度羞怯让邓逸心的大脑运转缓慢,无法及时将话题延续下去。

  “那我先走啦!”叶露凝朝他挥挥手,转身走出课室。

  “嗯,拜!”他木纳地转过身,朝着叶露凝柔弱的背影生硬地挥了挥手。

  原地愣了许久,他脑袋里不断重复着刚才他和她的对话,他并不是对这几句话抱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只是担心刚才的紧张让他说了失态的话,可事实上,这只是同学间再普通不过的几句礼貌的闲聊,展开不了任何的想象空间,但对他来说,却像是打开了一扇内心中隐约期待的门。

  叶露凝走出教室后,教室里的空气逐渐恢复正常,他的身体也逐渐恢复正常,很快便将刚才一直找不到的物理书从桌洞里翻出来塞进他的黑色背包,脚步轻快地走出教室关上门。

  走到校门,他碰到了刚从宿舍走过来的李祖,李祖脸上挂着露齿的笑容信步走向他。李祖背着一个已中度磨损的灰色背包,在他微塌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镶着厚镜片的眼镜。

  李祖和邓逸心来自同一个镇,念的也是同一所初中,不同的是李祖所在班叫尖子班,那时的物理竞赛培训让邓逸心永世难忘,只是那时大家都忙于应考,无暇留意他人,更何况邓逸心的物理成绩并不能引起尖子班上任何人的注意,所以直到他们来到川三中学住进了同一个宿舍,他们才互相认识。

  川三中学附近没有直达振文镇的公交车,每次回家,他们都得跑到位于繁华地段的川一中学附近候车。川一中学旁的十字路口,有一条前往振文镇的必经之路,前往振文镇的公交车都途径那里,只不过川三中学和川一中学隔着差不多两三公里的路程,再加上烈日当空,徒步可不是明智的选择,于是他们理智地在川三中学门口叫停了一辆摩的。

  摩的很快就将他们带到了川一中学附近的公交站点,公交站点并没有遮阳设施,阳光肆意地打在候车的乘客身上,候车的乘客散落在公交站点附近,他们眯着眼睛伸着脖子盼着公交车的到来。

  虽已到了9月的尾巴,但阳光还是一如既往的灿烂,毫无秋意。然而公交车却迟迟未到,等待的时间在烈日的灼晒下变得冗长,无聊的邓逸心只好环视四周寻找新鲜事物打发时间。不过散落在附近的乘客大多是回家的学生,他们各自穿着不同的校服。除了候车的乘客,还有很多拉客的摩的在附近候着,也有几辆摩的在乘客附近游走,摩的司机积极劝说乘客改乘摩的,不过候车的乘客只是客气地摇摇头,有的乘客甚至置之不理。

  在茫茫众生中,突然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邓逸心的视线内,她正徐徐走来,炎炎夏日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她还是像杏花一样白里透红,依然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让迅速朝她走去的邓逸心也不禁露出自己的的小虎牙。

  “回家吗?”邓逸心笑着问,在熟悉的人面前,他一脸阳光。

  “嗯,你也是吗?”陈杏媚反问,邓逸心点点头。

  “常回去吗?”邓逸心找话说。

  “没有,偶尔,不过挺想回家的,但是要学习。”

  “我也少。”顿了一下,邓逸心笑着说:“你还是那么爱学习啊,想一直当学霸吗?”

  “我们班的学霸多得是,轮不到我,哈~”陈杏媚的笑声覆盖了路过车辆的引擎声,附近候车的乘客都将目光向他们投来,可是陈杏媚毫不理睬。

  看着她脸上那不羁的笑容,邓逸心突然说了句:“我们好久不见了。”这句话是想表达思念?但总觉得灌溉了距离。

  “是啊,你又黑了。”她让满脸笑容继续绽放。

  “刚军训回来。” 对于邓逸心来说,想要别人用白来形容他的肤色是种奢求,但他还是带着傻笑徒劳地解释一番。

  “车来了。”此时旁边的李祖朝他们喊了一声。

  邓逸心皱了皱眉头,在心里暗骂公交车司机的不解人意,该来时不来,不该来时马上出现,但他还是乖乖地随着他们上了公交车。三人成功地挤到了后面的长椅上,被夹在中间的邓逸心左右看了一下,介绍说:“我同学。”邓逸心没向李祖说出陈杏媚的名字,他觉得对于过客,这样的介绍已经足够了。

  李祖礼貌地微笑点头,陈杏媚也笑着点头回应。接着,售票员便走过来递给他们几张小车票,小票上的目的地各不相同。

  “好像以前在振文中学见过你,你是不是会经常过来我们(7)班找一个女生?”李祖收起车票朝她问。

  “嗯,是的,你初三是在(7)班的吗?”陈杏媚感到些许惊讶,没想到他也是振文中学毕业的。

  “嗯。”李祖笑着点点头,两只本来还藏着几分自卑的眼睛瞬间有了自信的光芒。

  “看来你是对女生比较有印象。”邓逸心故意摆出一副不满的表情,顺利地插进了他们的话题中。

  “哪有,记得你来过我们班参加物理竞赛选拔考试的。”李祖的脸红了起来,提高声调忙做解释。

  “别提那事了,你们班都是赛亚人,我只是误入你们领土的一个伤不起的地球人。”那确实是不堪回首的往事,邓逸心只能无奈地笑了笑。

  陈杏媚倒是被逗得张嘴哈哈大笑,一时间公交车上都是她的笑声,车上的乘客好奇地转过身来看了看他们。

  “和新同学相处得怎样?”邓逸心将话题转移,好让他和她之间的对话继续。

  “还好啦,虽然班上的同学性格类型很多,但相处起来还不错,哈哈~。”她笑着说。

  “你属于哪一类?”李祖随意一问,这倒是给邓逸心继续话题开了路。

  “你看她笑成这样,就知道她性格开朗啦!”邓逸心抢着帮她回答,想以此表示他对她的了解,随即他转头看着陈杏媚,等着她点头肯定。不过陈杏媚只是呵呵地笑了几下,便扭头望向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没得到回应,气氛一时陷入尴尬的冷场,邓逸心只好继续找话说:“你有手机了吗?”他摸了摸自己裤兜里的那部NEC•N100手机,这是他老爸预存话费换来的,手机除了能打电话和发信息以外,还能拍几张像素极低的照片。虽然这台手机并不能给邓逸心带来太多的娱乐,但作为他的第一台手机,早已是娱乐之外的意义,它更像是他成长路上的里程碑,某种程度上,它标志着父亲对他自律能力的信任。

  “还没有,我爸说我现在不是很需要,我也这样觉得。宿舍外边过道上有台公用电话,但我在宿舍的时间很少。”陈杏媚说得很坦然,不像是为了推脱而编织的借口。

  邓逸心失望地将推到口袋口的手机推了回去。

  “那我给你写信,哪个班?”邓逸心故作自然,但很明显是强扭。

  “呵,(14)班,不过我的班主任有点变态,他会把信拆开看,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不良的文字。”她说完,忍不住又哈哈笑了几声。

  “我又不写那些文字怕什么。”说出这话时他的心有点麻,这是口不对心的效应,他当然想给她寄过去的是一封情书。

  “还是不了,又没什么事。”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依然伴随着她的笑,免得太过无情,对邓逸心造成伤害。

  但邓逸心还是愣住了。是啊,没什么事,又何必这样费劲呢?他意识到他们只是同学,而且还是过去式,纵使他心里百般留恋,但他在她那里,仅仅只是同学,何况她现在满脑子只有学习,哪有心思和邓逸心在纸上聊那些没营养的家常。

  车飘在路上,沿途的风景不断地往后退,邓逸心的记忆也在不断地倒退,他看到了初中的他们,只可惜陈杏媚看到的却是未来的大学。

  路还是太短,停停落落,车上剩下稀里吧啦的几个人,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只有公交车引擎声在响,到了镇上一段年久失修的公路,车内的零件也跟着抱怨几声。

  很快,李祖下了车,朝他们挥挥手,叫了一辆摩的扬长而去。

  公交车再过两个站,邓逸心也下了车,等他回头朝她挥手时,公交车的屁股后已经扬起了一阵尘土,模糊了陈杏媚挥动的手臂,陈杏媚只好捂住嘴巴拉上车窗,好继续她的路。公交车在滚滚的尘埃中开出他的视线后,一辆摩托车在邓逸心身边停下,邓逸心问了一下价格,便跨上了摩托车。摩托车轰轰地叫了两声,也扬尘而去。

  军训结束后,因为李祖在军训时的积极表现,再加上他的大力争取,何东升便让他当了班长,李祖平常聊天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可是他一站到讲台上宣读通知时,就会进入口吃模式,但他为人尽责尽职,除了每天要操劳班上的大小事务,他还要像家长一样关心邓逸心的感情状况。经过与陈杏媚上周的偶遇,他已从邓逸心的眼神里猜到了故事的大概,可笑的是邓逸心还以为那是无人知晓的秘密,关于陈杏媚的点滴,回到学校后,邓逸心也未曾向他说起,直到一周后,他终于忍不住将邓逸心的这个“秘密”戳穿。

  “秘密”被戳穿的那天,他俩就靠在宿舍走廊的栏杆上欣赏着前方足球场上的比赛,比赛进行到中途时,李祖突然开口问:“那天回家遇到的那个女生,你是喜欢她的吧?”李祖说着,扯动一边嘴角,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像是侦破了一件重大案件。

  邓逸心的心脏猛烈地跳了几下,可随即他用一道微笑平静地应对了李祖的问题,然后坦然地点点头,既然被戳破了那就承认吧,反正藏着也辛苦,他正需要找个人诉说一下自己的单思之苦。

  “你不是说要给她写信吗?写了没?”李祖把头转回去,望向足球场。

  “想不到要说些什么。”邓逸心目视前方说。

  李祖想了一下,说:“听说川一中学刚考完试,要不你问问她考得怎样。”李祖开始充当军师,他像是个老练的情场高手,可实际上他对自己的爱情毫无头绪。

  邓逸心没有将话接下去,他们都屏住呼吸,因为足球场上的孙杰正带着足球在突破,凭着惊人的速度和硬朗的身体,他绕过了对方的两名球员,进入对方大禁区,紧接着便是一脚大力抽射,足球高高飞起,划过球门上方,飞出了围着足球场的铁丝网,砸在一棵大叶榕上。

  “唉~”邓逸心和李祖几乎是以同样的姿态去惋惜孙杰的这一脚大力抽射。

  晚自修的下课铃声如同一道冲锋号,冲锋号刚响起,学生们便如洪水猛兽般一下子涌出课室,不到十分钟,课室里便走剩几个同学。邓逸心的同桌徐荣将书桌上的书本整理好放进桌洞,起身准备离开。邓逸心朝徐荣挥挥手,示意他先走。徐荣走出课室后,邓逸心便小心翼翼地从桌洞里抽出几张浅蓝色的信纸平放在桌面上,用黑色签字笔在信纸上写下“陈杏媚”三个字后,便不知如何往下写。其实他要写的太多了,只是不合时宜。他只好停住笔,用左手撑起下巴,望着窗外发呆。

  这时叶露凝走到他身后轻声唤了他一声,可他没有任何反应。见他没反应,叶露凝只好拿着他的学习机走到他身边,伸出食指戳了一下他的左肩膀,好奇地问:“在看什么?窗外有什么吗?”她也往窗外瞧了瞧。

  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都戛然而止,他回过神来,慌忙用左手压在信纸上面,一瞬间,他的脸骤然升温,语言系统被打乱,他只能慌张地回了她一句:“没···没干嘛!”

  “写信?”叶露凝好奇地问。

  “没···就···就给同学写几句话,交流一下学习方法。”他极力掩饰,似乎很担心叶露凝会误解,可事实上叶露凝压根就没关心他在给谁写信,只是随便一问。

  “哦~”叶露凝停顿了一下,半信半疑地点点头,接着换上微笑说:“学习机我想今晚带回宿舍听,还有电池吗?”

  自军训回来后,邓逸心的学习机便多了一个女主人——叶露凝。但凡叶露凝向他伸手,他都会笑眯眯地将学习机交到她手上,面对叶露凝,他的抵抗力急速下滑,出现负值,他巴不得叶露凝每天向他借。抵抗力急速下滑的邓逸心除了给她充上满满的电,他的桌洞还藏着两对备用电池。不过托学习机的福,他和叶露凝说话时脸终于不会红起来了。

  “嗯。”邓逸心把右手伸进桌洞,摸出了一对电池,递给叶露凝。

  叶露凝接过电池,发现电池上粘着一层薄薄的汗水。“谢啦,那我先回宿舍了!” 她和邓逸心挥挥手,挽着正站在旁边等待的小麦的手臂走出课室。

  邓逸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才所想的内容早已烟消云散,现在脑子只有李祖给他的建议,不过就算他刚才所想到的是千言万语的心里话,他也不敢搬到信上,他敢做的只是老老实实地询问一下陈杏媚的考试成绩。信写完后,他细心地检查了几遍,在确认没有敏感话语后,他将信折好塞进信封,可随后他又将信从信封里抽出,拿起笔填上自己的手机号码。

  第二天傍晚放学后,他将信投进了路口的信箱。在寄完信回来的路上,他在川三中学大门左侧围墙下的临时书摊停住了脚,书摊的右边整齐地摆放着一些的美术旧书籍。他蹲下来,淘宝似的在书堆里翻找。

  川三中学附近的书店有四五家,但大都是售卖应试辅导类的书籍,唯有这个路边小书摊售卖的不是应试类书籍。小书摊只在傍晚才摆开,摆的大都是文学和艺术类的旧书籍,价格也十分便宜,对于文艺青年来说,这是沙漠里的一缕清泉,所以到了每天的傍晚,这个小书摊都会被饥渴的文艺青年团团围住。

  邓逸心并没找到自己想要的美术书,他只好将目光移到文学类书籍那边,视线刚好触及到一个让他眼前一亮的身影,他快步走了过去。

  “在看什么书?”他挤到她身边。

  叶露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答:“韩寒的《三重门》。”说完,她合上书,把封面展现在他面前。

  “喜欢他的书?”他看着书面问。

  “嗯,喜欢文学。”她放下《三重门》,从书丛中抽出另一本书,是姚雪漫的小说集,她一边翻开书一边问:“你在看什么书?”

  “美术的···随便看看,也喜欢文学。”他急忙移开视线,如同撒了一个弥天大谎,他的灵魂也在鄙视他的躯体。

  “你喜欢画画?”她好奇地看着他,似乎在看着一个新鲜事物。

  “我是美术特招上来的。”他终于能找到一个在她面前放光的点了,但此时他的脸已经发烫,心跳加速,因为她的眼神,他赶紧拿起韩寒的《三重门》假装阅读。

  “噢,那你画画肯定不错啦!”叶露凝的眼睛放得更亮了,她合上了饶雪漫的小说集抱在胸前。

  “还好,都是自己瞎画。”他表面谦虚,可是他内心已是万马奔腾。

  “是吗?有空给我看看你的画吧!”她微笑着说。她的微笑比正在西下的夕阳美多了,甚至让他一度产生了某种幸福的错觉,以致他得吃力地控制自己的躯体淡定地点点头,事实上他体内的血液早已澎湃,恨不得现在就把自己的画展示在她的面前。

  她又低下头翻了几页姚雪漫的小说集。邓逸心继续翻阅韩寒的《三重门》,但他并没能将文字读进脑袋里。

  “我先回学校了。”她将书放回书摊。

  “嗯,我再看会。”

  他抬起头,看到她右转进了校门。

  “老板,这书多少钱?”他拿着韩寒的《三重门》问。

  “十块。”书贩子做着手势回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