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仙子猫
一兜土豆2019-11-14 08:423,265

  他最后当然也没有爬到奈奈的床上,何奈的房里放着一只立柜,他喜欢高处,在与何奈斗智斗勇之后,终于爬上了柜顶。没想到在柜顶还有意外发现,这儿摆放着许多五颜六色的头饰,他开心不已,蹭蹭这个,蹭蹭那个,玩了一会之后意识到这些东西是何奈的,就见何奈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件戏帽,缀着珠花、绒球、雉尾,真真是金光闪闪,色彩缤纷,何奈还在引诱他:“新辞下来,你若下来的话,这件也给你玩儿。你看这是一顶帽子,你还可以在里边睡觉。”

  新辞有些心动,然而就在他想要下去的时候,困倦来的不合时宜,他歪歪头,就失去了意识。

  何奈搬了张椅子过来,将新辞从柜顶抱下,鬼鬼祟祟地分开新辞的腿,看到一半黄一半白的双色蛋时,以为明了了新辞闹别扭的原因:“可真是个君子猫呐,身为一只猫都恪守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

  何奈将新辞放在戏帽中,新辞小小的一只猫,正好能放得进去,她将戏帽放在美人榻上,找来一张帕子盖在新辞身上,蹲在地上撑着脸注视着熟睡的新辞:“一只睡觉也不用呼吸的猫,难道新辞也会龟息大法?”

  她此时无事,乱七八糟的想法又纷至沓来。

  一下是姑娘们明天上场要化什么妆容,一下是怎么养新辞这只猫。

  她这房里脂粉香料扔的到处都是,以后可得警惕些莫要让新辞误食。

  她正思忖间,突然又有人来敲门,不轻不重的三下,一为宫商,二为征声,三为角声,带了些催促,是送饭的小芳,何奈这才想起她将集市买回来的鱼送到了厨娘手中,特意叮嘱她好生为猫准备一些吃食,算算时间也是时候了。

  何奈小心地剔掉鱼刺,留下软嫩可口的鱼肉,新辞才睡着不久,她有些犹豫要不要将他叫醒,但是想到新辞久未进食,何奈还是将新辞拍醒:“新辞先醒醒,鱼肉做好了。”

  新辞哼了一声,睡眠几次三番被人打断,饶是他也有一些脾气,但他想到何奈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小孩子活泼爱玩闹,他应该包容,睁着那只浅蓝色的眼睛,半阖着那只金黄色的眼睛,犹带几分清明,强打着精神听何奈说话。他不想动作,尚未觉察出自己所处的环境空间逼仄。

  猫眼微眯,他眼神清亮,缩了瞳孔有些慑人,这副冷冷淡淡的模样却自有一种绵长而悠悠的与慵懒之感,像是美人晨起颊边生酡色,半醉半醒的朦胧恰到好处。

  何奈不觉想,若是能将这欲说还羞的情状化成姑娘们脸上的妆容,不知又是何等的动人。

  她将汤匙盛着熟烂的鱼肉,放到新辞面前:“储存好东西才好过冬呐。”

  鱼肉上黑气缭绕,新辞委实没什么胃口,况且他已是灵体,原先早过了辟谷期,不进食于他也并无大碍。

  何奈还在继续哄着它:“厨娘做得一手好菜,听人说厨娘是皇宫里的御厨退下来,管事的花了大价钱请过来,温香阁平日里来的多是些达官贵人,文人墨客于吃食上挑剔的很,但经厨娘亲手做的饭菜,无一不赞赏有加,这鱼肉质松软鲜美,我已经将鱼刺尽数剔去,这样你还不吃吗?”

  新辞伸了个懒腰,身体被困住施展不开,他睁大了眼睛从里边爬出,是五彩斑斓的戏帽,新辞眼神一亮,有这么璀璨的戏帽在手,他可以忽略何奈将自己从柜顶抱到了黑气浓郁的地面。

  何奈看新辞有了些精神:“你乖乖听话,我再给你找这五颜六色的东西。”

  白猫被金光迷了眼,听了何奈的话,就着她手中的汤匙吃了一口,然而鱼肉刚沾到舌尖,他尚未能分辨其中的滋味,便忍不住从胸膛涌上来的寒意,猫身止不住颤抖,吃进去的鱼肉尽数吐出。

  鱼肉原封不动地落在何奈的衣摆上,新辞有些愧疚,他辜负了别人的好意,还将事情弄得如此糟糕。

  何奈轻轻拂去身上的秽物,关切地抱过颤抖的猫,给它顺毛:“原来你吃鱼会不舒服,所以才那般排斥,真是只傻猫,为了金银珠宝连身子都顾不上,睡吧睡吧,凤冠霞帔会有的,玉盘珍羞也会有的,以后若是还有什么东西不想吃,扭头拒绝便是,我有大把的银子,整个永清城里的吃食都能让你随便吃。”

  奈奈脸上尽是担忧,鱼肉上的黑气落在舌尖,很是苦涩,新辞想:“以灵体入境,单是冥气就让我如此不适,当前的力量确实太弱了些,得尽快找法子修炼了。”

  他心中这般想,身体却不由他控制,本就孱弱的身体遭冥气侵蚀,又昏昏睡了过去。

  何奈见新辞止住了颤抖,四只爪子两两并成一排缩在一起,扒着自己的腿又陷入了昏睡中,她忍不住想:“莫不是夜里与小母猫浪荡,故而白日里这般嗜睡?”

  她将肉香四溢的鱼肉收好,无奈地想:“新辞不能吃鱼肉,难道真的要喂它吃老鼠吗?”

  第二天一大早,何奈就去往碧霄的房里:“那捕鼠夹子可有用,有没有抓到老鼠?”

  奈姑娘来得这般早,春朝也不过是刚起床,还未来得及去看老鼠,她见奈姑娘面色急切,心中感慨奈姑娘的古道热肠,想到等会会看到的画面,她又心里发怵:“若不是奈姑娘提点,奴婢都险些忘了这回事,奈姑娘若是不介意的话,可否跟奴婢一同进屋?”

  屋子里尚有老鼠,碧霄心有余悸,昨天夜里找了相熟的姊妹留宿,一日不除尽老鼠,她一日不敢回来。房子里只剩了春朝一人。

  何奈在房间里找到了被老鼠夹子捕到的老鼠,春朝刚瞥见那黑压压的毛,就吓得不敢多看,何奈面不改色地将血淋淋的老鼠用帕子包起来,谢过了春朝,就捏着老鼠走了。

  春朝目瞪口呆地看着何奈离开的背影:“奈姑娘,可真是个狠人。”

  何奈拎着老鼠回到房里,刚好新辞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何奈献宝似的将帕子展开,两只面目可憎的小老鼠出现在新辞面前。

  “新辞,新抓的老鼠,你要吃吗?”

  新辞看着翻着红肉的老鼠,瞳孔骤然紧缩,呈现出一种防备的姿态,他从前吞梦时,遇上过不少翻箱倒柜活蹦乱跳的老鼠,也见过这般,捕鼠夹子制住腿,血肉模糊的老鼠。新辞对老鼠的恶感并非来源于其腌臜,这东西会啃噬他布置好的梦境,让他时常功亏一篑。虽然知晓眼前的老鼠是黑气所化,他心里还是升起了几丝疑惑,她的梦境,因何会细致至此?

  若真要以老鼠为食,新辞想想都觉得这比他吸食过的噩梦也要来的惊吓。

  他一下子跳得老远,尖叫着“喵”了一声,用抵触的眼神看着何奈:“拿走,我不要吃老鼠。”

  这还是何奈第一次听到猫叫,还叫得如此凄厉,她脑海中不自觉地出现了施虐的一面,她“啧”了一声,将老鼠故意拿得近了些,面不改色但语气阴狠:“不吃生鼠肉,那将它炖熟呢?”

  新辞又离得何奈远了些,“喵喵喵”地朝着何奈的方向大吼大叫,奶凶奶凶,似有何奈将老鼠肉拿过来就有拼命的架势。

  凄厉又带有几分委屈的猫叫声传入耳里,何奈有几分回神,面前的小白猫炸着毛,鸳鸯眼冷漠地看着她,掀出尖利的指甲,陌生又完全防备。

  何奈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她竟然会用这样子的情绪来对待一只弱小的猫,新辞是真的厌恶鼠肉,她还这般强迫他。

  何奈将老鼠丢到外边,净了数次手,新辞一直不理她,小白猫气鼓鼓地用后背对着她,她怎么说好话都无济于事。

  最后还是何奈好说歹说,从附近的梨园花了大价钱买了一身戏曲行头,新辞这才理她。

  戏服铺在榻上,新辞按捺不住欢喜在上边踩来踩去,鸳鸯眼里俱是喜悦, 声音软软地冲着何奈喵喵叫,小孩子不懂事,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何奈又备了许多吃食,新辞尝过之后,无一例外地身体不适。

  何奈看着新辞生了一头白毛的脸,愣是从上边看出了新辞脸色苍白,她语气担忧:“无论是果蔬点心,还是珍馐肉类,你竟是什么都吃不下。”何奈想起她从未见新辞喝过水,她转换了思路:“遇上我之前,想必过的也是锦衣玉食的日子,所以这般吃食,新辞看不上眼?”

  何奈戳戳新辞的脸:“你这嫌贫爱富,娇生惯养的猫,不知从前是什么人,将你养得这般好。”

  清晗来的时候,先捏着鼻子在何奈的房间嗅了嗅:“奈奈这猫养得可真是干净,屋里一丝异味也没有,平日里也不见你怎么出去,新辞的燥矢你是怎么处理的?”

  何奈“啊”了声,后知后觉地想起新辞多数时间都在睡觉,从未进食,也从未如厕过。

  她如实以告:“新辞大约是只仙子猫吧,吃喝拉撒,只剩下了睡。”

  清晗被何奈的回复惊到了:“不进不出,奈奈啊,若不是见新辞长得真的是只猫,我还当你养了一只貔貅呢。猫爱干净,新辞约莫是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跑到外边解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秽灵化妆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秽灵化妆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