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新辞
一兜土豆2019-11-14 08:423,391

  白猫抬了抬下巴,歪头盯着何奈的脸看了会,它似乎有些迷惑,换了一边头继续歪着,后来想通了些什么,圆溜溜的猫眼突然亮了起来,伸出小金脚按住了何奈的手。

  它原本是想像家中长辈那般,摸何奈的头,但是何奈的头离它有些距离,它又懒得动,以手代头,也算是尽了对晚辈的礼节。做完这个动作后,自以为尽到了长辈本分的白猫抵挡不住困意,又睡了过去。

  何奈看着白猫主动亲近,心中颇为高兴:“雪中埋金,楔形小脸,鸳鸯眼,粉鼻子,漂亮,想带回家。但是这么一个美人猫,怎么舍得让它抓脏兮兮的老鼠。”纵使它这般嗜睡,落在何奈眼里也无伤大雅。

  何奈将猫抱在怀里,准备下树,但是她看着这一丈有余的树犯了难。

  若是她一个人,自然是容易的,她从前为了调制胭脂水粉采摘繁花,也是惯于上山爬树的。只是她如今抱着猫,只剩了一只手能够活动,这样的高度到底是有些难度。 她脑海中涌现出数个念头。

  将小白猫扔下去,猫有九条命,这一下摔不死的。

  唤醒小白猫,她先下树,小白猫跳下来,她在树下接着。

  别理会它,它既然能上来就能下去,让它自生自灭。

  何奈看着怀中乖觉的小猫,实在不想将这只美人猫与脑海中血肉淋漓的画面联系起来。她在身上摸了摸,突然摸到了一瓶呵胶。

  她原本想全然仿照顾七娘的妆容,还未贴花黄便觉得不对,约莫是愣神的功夫将呵胶装在了衣物里,呵胶平日里用来粘贴花钿,但何奈清楚它还可以黏羽箭。

  何奈想了想,找了个稳当的地方先将猫放好。

  她就近折了一根比较粗壮的树枝,绕着树枝涂满了呵胶,轻呵了口气,将树枝黏在了鞋底。

  她试探性地伸出脚去,往下爬了些,将树枝连鞋子黏在了一个位置,挣开了鞋子,加大力气在这看起来岌岌可危的临时支撑点试探了下,觉得可以承受住一只小白猫的分量,她如法炮制,将另一只鞋子也以这样的法子往下贴了些。

  这样一来,树干上就搭了两个“鞋巢”,白猫可以以这两处为支撑点往下跳。何奈有信心在树下把猫接住。

  她又赤脚爬上了树,摸了一把怀中的猫,白猫眼睛还闭着,没有醒来的迹象,何奈用商量的语气道:“手中抱着你的话,下去颇有几分困难,你能不能先跳到搭好的落脚点,等我到了地面再抱你下来?”

  白猫似是听到了何奈的话,它睁开眼睛,鸳鸯眼盯着何奈看了下,它来到这里费了很大的心神,精神不济,术法一时用不上,与寻常猫无异,睡觉的时候总要多于清醒的时候。它困倦地低头看了眼危如累卵的鞋巢,地面明显是黑气最为浓郁的地方,它并不想去到那儿,但既然要跟着何奈,自然不能一直待在这挺拔大树上,猫眼在地面俯视了一圈,它从何奈怀里起身,纵身一跃,在鞋巢稍作停留,一气呵成地跳到了旁边的石凳上,石凳虽然低矮,但是能少接触黑气是一些。

  完了又偏着头看了树上的何奈一眼,暗含提醒,长辈已经以身作则跳下来了,你也应该下来了。接着不管何奈有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他就闭上了眼睛。

  何奈只觉得小白猫那一眼里满是对自己的担忧,这点贴心让她忽视了小白猫下去时那一串行云流水的动作,就算没有她做的鞋巢,它也可以安然到达树下。她白费了心思。

  没有了小白猫在手上碍事,何奈飞快地从树上跳下,顺手还捞了自己的两只鞋子,稳当地穿在脚上。

  她将石凳上睡成一团的白猫抱起,揉揉它的脸,掌心里的触感细腻柔软,她又顺着猫的背从首滑到尾,它只是看着毛长,实际上并不重,捏到了骨头甚至有几分瘦骨嶙峋的味道。

  何奈勾着白猫的尾巴在手里把玩,寻思着要先给它买些吃食。

  在老人的那段记忆里,巷子里人烟稀少,这一片区域的人们又活得困窘,除了他孤苦伶仃养了一只猫之外,再无人养猫,而他所养的,也是一只玄猫,如今玄猫不知所踪,倒教她遇上了一只貌美如花的小白猫,这猫还与她如此亲近。

  何奈一边摸着猫一边说:“你这只猫可真是嗜睡,我见过了那么多只猫,从未见过如你一般的猫。今日本来是想领刘大爷的玄猫回去,不过没有碰上,反而遇着了你,你跟着我回去好吗?我给你起个名字。新辞,辞旧迎新的新辞。”

  白猫的尾巴在何奈手上摩挲了下,何奈想它应当是同意了。

  何奈来到街市,先是为宛丘抓了几副提神醒脑的药,想了想今日虽然抓到了猫,但是她显然不愿意将新辞用来抓老鼠,没有做到春朝所交托的事,于是又买了些鼠药还有老鼠夹子。

  她还买了一条鱼,她才不会让新辞吃脏兮兮的老鼠呢。

  付钱的时候,老板看着何奈怀中沉睡的猫,与这位客人多唠叨了几句。

  “姑娘回家一定要放好这些鱼,切莫让这畜牲偷吃,我从前家里闹鼠,从邻人家把猫借过来,鼠患是除了,家里又遭了猫患,那猫隔三差五就要从我这儿偷条鱼过去,猫这东西奸诈得很,姑娘可要多防备些。”

  何奈不置可否,心里想着:“新辞喜欢的话,要多少鱼就能有多少鱼,我在温香阁里挣得银子足够让新辞裹腹,就怕这慵懒又嗜睡的猫,连食物都懒得吃。”

  回到教坊已是下午。

  春朝见何奈抱着一只猫回来,这猫毛色光滑鲜亮,看起来就价值不菲,奈姑娘离开时又拒不接受她的银钱,她心想奈姑娘真如宛丘姑娘所说,面冷心热地紧,一时间颇感受宠若惊:“奈姑娘真是破费了,只是抓老鼠,用不着这么漂亮的猫。”

  她话音刚落,就见刚才一直睡觉的猫睁开了眼睛,背对过她,在奈姑娘怀里翻了个身。

  竟然这般事无巨细,就连老鼠都考虑到了,新辞漂亮的眼睛对着何奈眨了眨,奈奈你是不会让我抓老鼠的对吧。

  寻常人是没有这样颜色的眸子的。温香阁前些时日来了一位胡姬,胡姬高额挺鼻,眼睛碧绿如宝石,何奈觉得新辞这样有所求的温顺的神情像极了人,她脱口而出道:“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

  小小年纪不学好,跟着那些浪荡子弟说什么胡话,新辞伸出了手,在何奈嘴上轻轻拍了一下。何奈觉得新辞真是万分可爱,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一人一猫,春朝心里蓦得觉得诧异,若是她有这美猫,自然也舍不得让它去抓腌臜的老鼠,她脸色讪讪:“奈姑娘这猫生得漂亮,又颇通人性,就是奴婢也不忍心让它与老鼠接触,奴婢再另寻法子便是。”

  何奈将鼠药以及捕鼠夹子交给春朝:“是我的过错,若是抓不着老鼠,明日我亲自替你抓。”

  清晗与家人见面之后正要回房,见何奈怀里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猫,她性子跳脱,平日里头上也总喜欢戴些花冠,金碧辉煌,花枝招展,见着了小白猫心中喜欢,不打招呼就呼上了小白猫的皮毛:“奈奈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只美猫,慵慵懒懒的样子可真是好看。”她从头到尾抚摸着新辞的皮毛,爱不释手:“奈奈,养猫可是一件麻烦事,这坊里人来人往,进进出出,你可得当心些。”

  何奈心情雀跃:“奈奈只喜欢我一个,不必担心。”然而刚闭上眼睛没多久的新辞睁开了眼睛,看见清晗头上的花冠也忍不住伸出了爪子,这个地方满是黑气缭绕,他爱极了五彩斑斓的物什。

  清晗将新辞那只想要触碰花冠的手握住,她不知道新辞是看中了她的花冠,以为小白猫只是要同自己亲近,她哈哈大笑起来:“奈奈,它也很喜欢我呢,不如你将这猫交给我养几天。”

  清晗阻挡了自己要触碰花冠的手之后,新辞就失了兴趣,人间的姑娘们珍视珠宝首饰,既然不愿他触碰,他自然也歇了心思,闭上眼睛继续睡自己的觉。

  这下何奈有了底气:“新辞不过是才醒过来,认错了人,他只愿意让我养着呢。”

  新辞初来乍到,何奈还没想好要在哪儿安置他,虽说他原先在梧桐树上,树上新叶如洗,但是他跳到石凳之后又蜷缩着小憩了一会,滚了灰尘,何奈觉得应该先给新辞洗个澡,在水里撒点香甜的花瓣,然后再喂它一些吃食。

  新辞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死气,这味道激他不得不睁开眼睛,他见何奈撩开床幔,正欲把自己放在床上,一个激灵,浑身的毛都不自觉立了起来,何奈感受到了这种变化,还来不及细想新辞怎么了,就见小白猫飞快地挣开她的怀抱,打算朝地上冲去,然而他被床幔缠在了里面。

  爪子上的指甲勾住床幔,越挣扎就会越缠在里边,新辞深谙此理,于是便不再动作,鸳鸯眼茫然地看着何奈。

  何奈看着可怜兮兮的新辞,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笑,手一把褥住新辞的皮毛,声音里带了些风流浪子一贯的腔调:“美人,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新辞被何奈从床幔里带出来的时候还在想:“若是孟婆知道奈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知会做何感想。”

  在与奈奈短暂的相处中,他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个孩子身上的矛盾之处,万人皆是,万人皆不是,那些纷乱而又繁杂的记忆,到底是扰乱了她的心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秽灵化妆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秽灵化妆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