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两位顾先生
梦魇殿下2019-08-25 16:564,328

  他的笑容那样迷人,连最胆小的鸽子都会放下戒心,走过去啄食他手心里的玉米粒。

  龚甜朝他走过去,心里想着:该怎么跟他提这件事呢?

  顾少卿笑着看她走近,突然说:“手伸出来。”

  龚甜楞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抬起手。

  金色玉米粒落在她掌心,如同破云而来的澎湃阳光,一半落在她掌心里,更多漏出来,落在地上,很快就有鸽子咕咕叫着,在她脚边争抢起来。

  “抱歉,失手倒多了。”顾少卿收回手里的鸟食袋,朝她眨了一下眼睛,笑容看起来有些小小的狡猾,“看来一时半会你走不了拉。”

  龚甜转头一看,可不是么。

  一大群鸽子扑打着翅膀,落在他们身旁,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鸟湖,将他们困在湖中央。

  看了眼湖对岸过不来的冯宝月等人,龚甜意识到这是个说悄悄话的好机会。

  “帮我一个忙。”她迅速回过头来,压低声音对顾少卿说。

  “嗯?”顾少卿笑吟吟地俯视她。

  “我朋友被一个男人缠住了。”龚甜的眼珠子朝旁边移了一下,“看见了吗?那个西装搭在肩上的。”

  顾少卿略抬了一下眼珠子,仍笑吟吟的:“看见了。”

  “他说自己姓顾,在上市公司工作,最近投资了一个ip剧,很可能是薛梦吟那部《蛇蝎美人》。”龚甜将目光转回他身上,“我觉得他在假扮……”

  话到这里,突然卡壳了。

  该怎么跟他说——我觉得他在假扮你。

  龚甜才发现这位“顾先生”如此狡猾,他从头到尾都没说自己叫顾少卿,只说自己姓顾,他的身份是室友通过他给予的信息,一步一步推断出来的,就算现在顾少卿走过去指认他,他轻飘飘一句你们猜错了,就脱身了。

  反而显得龚甜小肚鸡肠,没事找事。

  顾少卿弯下腰,将剩下的鸟食洒在地上,然后直起腰来:“那还等什么?”

  “……等等!”龚甜急道。

  两人一走一追,穿过鸟湖,来到冯宝月等人面前。

  “你们好。”顾少卿主动打了招呼,“鄙姓顾。”

  “这么巧?”冯宝月笑着看了眼身旁的男人,“这下我们有两个顾先生了。”

  巧合的何止是姓氏,还有他们的穿着打扮。

  一样的白衬衫,一样的西裤,一样的腕表,一样的皮鞋,却并没有模仿秀的效果。

  平心而论,古城亮的条件并不差,甚至还有点小帅,否则他也做不了这行,但人与货一样最怕对比,对比之下,他的所有缺点全部凸显了出来。

  他其实并不适合穿这款西裤,这种西裤几乎纯为西方人量身打造,身高没有一米八,穿了都显腿短。他也不适合西裤配白衬衫这种穿搭,越是简单,越需要气质,笑容多一分少一分,就是房屋中介跟殡仪馆中介的区别。

  一句话,在顾少卿出现后,古城亮就只是个低配版顾少卿。

  古城亮眼角抽搐了一下,别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他怎么看不出来,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掩饰得很好,热情大方的伸出手:“本家啊。”

  顾少卿笑着跟他握了握手。

  人好看到一定境界,甚至会提升饰品的品格,明明是一样的浪琴手表,在他们握手的时候,生生显得一个像真品,一个像赝品。

  两只手很快分开。

  “走吧。”古城亮刻意亮出自己的辉腾车钥匙,“天太热了,咱们去海鲜城坐着聊天吧……对了,你开车了吗?”

  “没有。”顾少卿道。

  “那怎么办?”古城亮心中一喜,装作苦恼的模样看了眼身旁的女孩们,“我车里坐不下那么多人,要不,你叫个滴滴?”

  “好的。”顾少卿打了个电话。

  公园门口,两辆一模一样的辉腾。

  “呵呵。”他慢慢转头看向顾少卿,开始怀疑对方故意找茬,“你运气真好,叫个滴滴也能叫到辉腾。”

  男秘书从车里下来,打开后车门,微微欠身迎他进去。

  “我跟他一起。”龚甜丢下一句,然后跟着顾少卿一起钻进车门。

  路上,她时不时看顾少卿一眼,欲言又止。

  为什么只说自己姓顾,不说自己就是顾少卿?又不是公司谈判,为什么要和颜悦色,跟对方侃侃而谈,末了还一起吃个便饭?

  想的越多,龚甜越焦躁。

  “看过87版红楼梦吗?”顾少卿突然问。

  龚甜楞了一下:“没看过,听过。”

  “一群年轻人住进大观园里,像真正的大家闺秀一样,先学走路吃饭,然后才学琴棋书画,学了三年,才开始演戏。”顾少卿道,“现在没以前那么讲究,但就算是个专业演员,想要演好一个人,仍不容易。”

  龚甜听到这,渐渐心平气和下来:“你说得对。”

  “到了。”顾少卿对她笑,“我们一起看看,他要怎么扮成我。”

  古城亮想要炫富。

  目光在菜单上一扫而过,皇帝蟹八千,椰子蟹七千……

  古城亮在心中计算了一下自己今天的租车费用,浑身行头所花费的费用,以及薛梦吟事后给自己报销的可能性……然后若无其事的翻开下一页。

  “今天我请。”冯宝月笑道,“大家随便点。”

  “这怎么行。”古城亮合上菜单,朝路过的侍者打了个响指,“先上一盘贝隆生蚝。”

  “麻烦再一盘吉娜朵。”顾少卿彬彬有礼道。

  “请女人吃饭,怎么尽选便宜的?”古城亮睁着眼睛说瞎话,两者相比,其实价钱上相差不大,但他还是要抓住一切机会贬低顾少卿,顺便卖弄一下自己,“虽然贝隆跟吉娜朵都是法国顶级生蚝,但是一个是生蚝之王,一个是生蚝王后,请人吃饭,当然选最好的。”

  顾少卿笑笑没说话。

  这时侍者过来了,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桌子上:“您的贝隆生蚝。”

  一共十二个,却花了一千五,差不多一百左右一个。

  “宝月,我帮你开。”古城亮献着殷勤,内心却颇为肉痛,心想这跟二三十的普通生蚝的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他用撬一般生蚝的手法撬,结果贝壳碎了他一手,他这才看清楚,贝隆的闭壳肌位置比较靠中心,而且还壳薄,拿开一般凹形蚝的手法开它,一个不好就是满手碎片的下场。

  碎成这样怎么吃?古城亮一抬头,见冯宝月跟顾少卿一起拿起桌子上的白布,垫在掌心,然后取一只贝隆生蚝放在上头,另一只手握刀,动作优雅而娴熟,都是先钻后切,最后顺势朝自己方向旋转刀身,贝壳一下子就开了。

  他们轻描淡写的姿态,就像古城亮剥一个吃过千百次的茶叶蛋。

  “给。”冯宝月把自己那个递给了古城亮。

  而顾少卿则将开好的贝隆放回盘里,接着开下一个,如同一个不多话的绅士,以行动为女士们服务。

  “……失误失误,谢了宝月。”古城亮接过宝月递来的贝隆,吸溜一口,吃进嘴里。

  刚吃进去的感觉还算不错,肥厚多汁,没有腥味,但多咀嚼了两下……怎么一股铁锈味??糟糕,舌头居然有点麻了,这玩意是不是真货?该不会是从哪条工地排污水域捞出来的冒牌货吧?

  古城亮想吐,另一边,李晓婉已经直接吐了出来。

  “哇!!这什么啊,味道怎么这么怪?”李晓婉不停喝水漱口,“一股铁锈味,你看看我舌头,变色没?话说重金属中毒会变什么颜色?”

  “别吵。”周玲玲勉强把生蚝肉吞咽下去,然后面色扭曲,“我正在思考赔偿要几位数比较好……”

  “贝隆是重口味生蚝,一般人很难接受。”顾少卿笑着科普,“如果不常吃生蚝的话,我个人比较推荐吉娜朵。”

  这时候吉娜朵生蚝也上来了,跟贝隆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每一个吉娜朵上都打了一个G字符号。

  顾少卿开了一个,这一次没有放盘里供所有女士们取用,而是如同献出枝头第一朵玫瑰那样,献给了龚甜。

  龚甜也被贝隆毒的生活不能自理,心惊胆战的接过,小心翼翼的吃了一点,眼前一亮,微微的甘甜味,咀嚼两下,竟回味出一股榛果的香气。

  顾少卿笑着看她,手下不停,将其他几个吉娜朵开了,放在盘子里,供其他几位女士取用。

  “哇,这个真的好吃!”李晓婉飞快吃了一个,心有余悸地看向盛放贝隆的盘子,“早知道全点吉娜朵了,点什么贝隆啊。”

  古城亮十分尴尬,见冯宝月看过来,硬着头皮取了一个没开的贝隆,说:“没办法,我口味重,平时就爱吃贝隆。”

  下一秒,咔嚓一声。

  他手里的贝隆又开碎了。

  古城亮内心的尴尬无以复加,他尽可能保持风度的丢下贝隆,起身说:“不好意思,去一下洗手间。”

  逃进洗手间,洗干净手之后,又用水池里的水泼了一把脸,古城亮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道:“不能这样下去了。”

  角色扮演,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涵盖言谈举止,方方面面。古城亮本来还准备了一些珠宝方面的东西的,打算拿出来,模棱两可的说一说,好更加契合香颂亚洲总代理的身份。

  但他现在根本不敢拿这些半吊子的东西出来现,经过刚刚的一幕,他怀疑自己不但比不过顾少卿,甚至比不过冯宝月。

  “……都是因为你。”古城亮透过洗手间大门,看着顾少卿等人所在方向,狠狠道。

  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席间没说几句话,但事后一回味,他说出的每一个字,他做的每一个动作,都不动声色的显示出了他的教养。

  这种教养不是从书本上看来的,不是上几个月培训班就能学会的,而正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真真正正将他与古城亮区别开来。

  他跟冯宝月才是一类人,而古城亮,说句不好听的,就像宴会上取悦主人的浓妆小丑。

  “喂。”古城亮不肯就这么认输,他打了一通电话出去,“你现在在哪?”

  “在S大附近。”薛梦吟问,“怎么了?”

  S大跟海鲜城距离不远,开车估计就十五分钟,古城亮说:“我现在在海鲜城,你打车过来,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薛梦吟道,“对了,你今天不是约龚甜出来么,情况怎样?”

  “稍微碰到点麻烦。”古城亮把顾少卿的事模糊过去,说,“所以需要你过来一下,也不用你做太多事情,你就装作路过,然后喊我一句顾总。”

  薛梦吟略略一想,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笑吟吟道:“行,我不但喊你顾总,我还求你在《蛇蝎美人》上头多多关照。”

  挂了电话,薛梦吟对身旁的中年人说:“陈老师,我有事先走一步。”

  “去吧。”中年人显然听见了她刚刚的电话,点点头,“记得下周二来上课,不然赶不上《蛇蝎美人》的档期。”

  “好。”薛梦吟甜甜笑了。

  她一直是个有野心的姑娘,像这样的人身边有很多,但是没有几个有她这样的行动力。为了《蛇蝎美人》这部戏,薛梦吟不但找人对付龚甜,还找到了她能找到的最好的表演老师,开始正式学习表演。

  现在正是她试验自己演技的时候。

  薛梦吟简单补了个妆,然后驱车来到海鲜城。

  “您好,几位?”

  “一位。”

  装作来吃饭的样子,薛梦吟走进海鲜城。

  古城亮一直在等她,她一走进来,他就频频往门口方向看。

  薛梦吟注意到了他,便理了理头发,整了整心里的台词,踏着红色高跟鞋,风情万种的走过去。

  路上,高跟鞋突然顿了一下。

  “咦,这不是小梦露吗,你怎么来了?”古城亮装出一副刚刚看见她的样子,自认为有绅士风度的起身,替她拉开了自己身边的座位。

  薛梦吟微笑走来,然后与他擦肩而过,走向他身后的顾少卿,甜蜜的唤道:“顾总,你也在啊。”

继续阅读:第四十二章 共同的敌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扭蛋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