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突入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3,405

  弓箭手两百步内十中五已经算是很优秀了,三百步外除非是神射手,而且要确保每一箭都射中,几乎是不可能办到。

  “你们两人拿下这寨墙?!”万历深表怀疑,可他们却已经准备行动了。

  “你当我是哪吒转世啊!当然要你们配合。不过只是我需要,他不用。”杨凡觉得可笑,“中汉,你左我右。”

  “没问题。”

  马中汉将长刀缷下,只带两把短刀与轻弩,瞅准时机便窜了出去,或伏或蹲,利用一些在万厉看来不可能的位置躲过了哨兵的视线,三百步的距离几个呼吸便到达。

  抽出短刀用力一按刺进木头寨墙,人便如同壁虎般悄无声息往上攀爬,这期间要是有人往墙壁上看一眼,那便是活靶子。

  可是,胆子肥的好像运气总是比较好些,直到马中汉翻入射倒两人,相领的哨位才反应过来,可来不及出声示警也被射翻。

  马中汉一边飞奔一边不停歇的发射弩箭,单发的弩箭在他手里就却打出了连发的效,发射上箭再发射速度奇快奇准,六十步内箭无虚发皆是一击杀敌,那么多哨兵明明有一些看到了却愣是来不及喊出声来便倒地。

  杨凡的做法就简单了,他没马中汉那潜行技术,精准打击是做不到的,那两百人直接来次覆盖或抛射便行,漏掉的由他一一补杀。

  寨墙就这么被拿下来,而寨内大部分人根本就毫无知觉。当然,还有一部分知情的不知情的被引入了后山。

  而刚刚落草的难民显然还不是很适应这种生活,没了日日需要劳作的田地,发呆的发呆,睡觉的睡觉,闲得蛋疼便也挤在一起看热闹,下盘开赌。

  大小头目都没人注意防卫,他们就更是如此,有这闲心还是防一防自己抢来的东西会不会被人偷走。

  王一良很郁闷,拿了刀的谢安士战力好像提升到一个奇怪的程度,为什么不是强或弱,而是奇怪。

  便是因为打起来时强时弱,有时一刀就能将其斩于刀下了,却又突然被防下来并展开连续反击;就在久攻不下之时考虑要不要舍了脸面不要群而攻之,又突然露了个破绽让自己将优势扳回。

  外人看着很热很激烈,有攻有防像唱大戏一样好看。可他却知道这很不对劲,这个家伙在有意拖时间、吸引注意力。

  当即怒吼一声舍了要害的防御一连几刀逼开谢安士,正想喊人出去查看,但听,

  “哦!看来你已有所发觉了。不过可能迟了,不信你听,嗡嗯嗯~。”

  王良皱眉停下冲杀的脚步,侧耳倾听真听到一阵像细密如群蝇飞舞的声音,顿时觉得不对劲,“左膀右臂,快去出去看看情况。别他妈赌了滚去看好寨门。”

  噗噗噗~血花四溅。

  话音刚落,围在大门处看热闹赌钱的大小头目及小喽啰便被从天而降的箭雨射翻在地,二百支箭分均到二十几人身上,每人十支,就算扎不中要害也能让人大量失血而死。

  “官兵,官兵,摸上来了。”一些身在人群内侧的贼兵侥幸没死,吓得屁滚尿流的滚进厅内。

  却被左膀右臂一箭射死,提了当盾牌挡在身前冲了出去。

  咻咻咻~

  第二波箭雨同时泻下,将尸体扎成刺猬,可左膀右臂已然冲出封锁,召集乱成一团的贼兵展开反击。

  可是在大小头目一次死伤殆尽之下,光靠左膀右臂根本集拢不起这些四处乱窜贼兵,而杨凡与万历占住寨墙由高往下放箭不停收割生命,唯一的威胁就是左膀右臂那准得出奇的箭法,一不注意便被射翻了几人。

  “蠢货,注意躲闪。”杨凡大喊,“万总兵别顾着杀小喽啰,分十人协助我除了那两货。”

  “好!吴什长。”

  “得令。”

  万历虽说为将多年,真正这么撕杀还是首次,不免有些紧张兴奋,被这一喊才算回过神来,连忙招呼士卒展开队形,分梯次压制。

  杨凡箭法与左膀右臂几乎不相上下,得了十人精通骑射士卒的协助便将左膀右臂压进了一间房间之内。

  马中汉单身一人冲入寨内,见人杀人几无一合之敌,眼见左膀右臂缩进房间想也不想便追了进去。

  杨凡大急,“干,这个莽夫!”

  话刚说完,马中汉便从窗口撞了出来,一头裁在地上,窗内左膀身上扎着一把短刀,右臂挽弓便射。

  杨凡连忙一箭射出。

  咻~!

  啪!!

  两箭在空中相撞,箭头箭杆碎成无数碎片四散飞溅。

  “掩护!”

  十人十箭齐射将冲向马中汉的几个贼兵钉入地面。

  马中汉爬起来拍拍脑袋缓过神又往房内冲,短兵相接左膀右臂两人也不是吃素的一拥而上,二对一往死里招呼。

  马中汉也是悍勇,仗着一身横练功夫耐打耐砍以伤换伤,愣是与两人拼成平手。

  外面打成一团,聚义厅却有了短暂的平静。

  事到如今是王良没预料到的,“居然能悄无声息的摸到山寨上来。外围十个明岗八个暗哨一点反应都没,不是内奸带路我怎么都不信。看来你是早就盯上栖凤山了,安插了暗桩。告诉我,什么时候?”

  “一切皆是巧合,一切皆是命运。你应该有东西丢了吧。攻击县城另一个原因也是为了大海捞针一般的找它吧。”

  王良下意识的摸向腰腹处,那个齿符一直放的位置,自从人市回来后便找不到,本以为是同在的几家豪强偷了,“抄了几家土绅的家都没找到,原来是你偷的。”

  “是我一个手脚有些毛病的兄弟,他是无意的。所谓的暗桩内奸也是临时找的,只想让他做点有用的事,而不是以杀人为生。这或许是命!”

  “无意,扯尼娘的蛋!”王良双手握刀眼露决绝,“不过无所谓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杀!”

  一记势大力深的直斩,当~!

  一样的招式一样的力道,两刀再次重重相击,没有预料中的回震预料的招式自然用不上,刀势一泻到底嘭的一声砸入地板。

  在他收势不及之际,谢安士已连出三掌呯呯呯击中他的右脸右肋!“不用惊讶,力大也要知道怎么用,我只是将架刀式偏斜缷了力而已,你便反应不过来了?”

  王良甩了甩发懵的脑袋,大喝一声再次扑上,可惜大刀刚起势便被一刀压住。

  谢安士单手持刀一刀接着一刀的将王良砍得节节后退,“回来的时候我想过安安稳稳混吃等死便行。可惜你迫得太紧了,让我做个梦都做不舒坦。”

  王良虽然处于下风猖狂之态不减分豪。“有我王良在的一天,你们就别想过上好日子。哈哈哈哈!”

  噗~!

  他的猖狂还是付出了代价,稍微分心腹部被犁出了一条长长口子,再深一点便是开膛破肚。剧痛让他面窝扭曲得不似人形,状若疯魔竟完全舍开防御往上冲,企图以伤换伤。

  现在占尽优势,傻子才跟你对拼!

  这种拼命的打法谢安士见得多了,在围歼战中,有的是突围无望拼命死战的士兵,人到了生死关头爆发出来的力量是非常恐怖的,一些大意的将领往往会折在这种胜局已定的战斗中。

  如何应对这种打法其实也很简单,暂避锋芒,或围而不攻慢慢消耗,尤其是受伤的敌人撑不了多久便会力竭而亡。

  当当当~,轰!

  谢安士对闪不开的攻击便全力防御,巨大的砸击声震得屋的灰尘不停散落,王良一刀之猛直接将一人合抱的柱子砍成两段,小半个屋顶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两人身上闪避得快,免了被砸死的罪。

  王良伤势不是很重但足以让他因为失血过多变得虚弱,猛烈的攻击更加快了衰弱,果然,也就十刻钟的功夫,其进攻力量速度都有明显的下降。

  谢安士看准时机闪过大刀斩杀,弓指成爪一抓,抓住刀背就势一拉便将其拉得失去重心,右手提刀一拍正中后背。

  噗~!

  王良当则吐踉跄了几步,以刀柱地才没摔,“玛的!你是看不起谁?居然对我手下留情,需要我对你感恩戴德吗?”

  “王良你大势已去,投降吧,李杆已死,我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审判。”

  直接死在谢安士手下的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对敌人手下留情从未有过,之所以没一刀砍死还是因为王良还有用。

  “审判?我无罪,无罪为何要接受审判?”王良抹了抹血沬站了起来,“这个天下,不是我杀你,便是你杀我,死了只能怪你太弱。这是天道!”

  “你家人的死也是如此么?死了是他们太弱,所以该死?”

  “闭嘴。”王良持刀就砍,可惜现在的攻对谢安士已没任何危险,稍微用力一叩,刀势便完全打偏。

  “人生如末水流萍。世道艰辛更不能随波逐流,你,王良早已经屈服了,硬撑着又有什么意义?”

  谢安士一掌击出,呯!

  王良轰然倒地只余喘息的力气,挣扎了几下却起不了身。“我不认命,我要报仇,他们毁我,我便毁了他们。”

  “昨日入城死伤千余,什么仇什么怨还洗刷不掉?”

  “呵呵呵~!洗掉?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别他妈装得像个圣人来要求受害者给予施害者宽恕。你们不配!”王良就像斗败的公鸡一样瘫倒在地上,眼睛内却满是燃不尽的仇恨,可当他的眼光触及到谢安士的双瞳时,突然间便静熄了所有,不再挣扎不再咆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