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我是个人
绿水绕青山2020-06-09 08:353,545

  行刑官朱粲,一把剔骨刀能将人削出二千多片肉而不死,喜食两脚羊,甚至研究出了一套食谱。

  其手段连同伙都为之胆寒,成了王良威慑贼众的手段之一,朱粲也仗着这一层身份在山寨内横行无忌。

  可偏偏被谢安士无视了,自从进来后他的眼光就只直视着王良,“你要为亲人报仇,谁为被你害死的无辜百姓报仇。”

  “无辜?哈哈哈哈!!”王良突然大笑,“我们一家子人可没少受无辜者的‘照顾’。你有意见那就给他们报仇啊!”

  “你敢无视我!先让你试试被抽筋去骨的滋味。”朱粲被这目中无人的态度激怒,抽出剔骨刀首先便挑向谢安士手筋。

  噗~!

  血花飞溅。

  呯!

  枷锁掉落地,众贼只觉眼前一花剔骨刀已然易手。

  朱粲只觉手腕一凉,然后错愕的看着自己的已经连根断掉手腕愣了半晌,才啊啊的发出凄历的惨叫声!

  “被切的滋味怎么样?还算美好吧。”

  剧痛让朱粲的面容扭曲成一个恶鬼模样,无比怨毒的情绪在眼睛中浮现,“你敢伤我,我要生剥了你,再像腊肉一样腌起来一条一条肌肉的撕出来……。”

  噗~!

  啪!

  朱粲头顶上插着剔骨刀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死了!

  “废话真他妈多。”谢安士在北境战场一撕杀就是十年,战场上讲究的是最快速度的杀敌,对这些以虐杀为乐的,废话多过茶是出于本能的厌恶。

  “不好意思没忍住。王良,你的行刑官死了,要不你亲自来。”谢安士请了一个请的手势。

  “如此实力却这般隐忍,你身有累赘。看来还是小看你了。”惊讶在王良脸上一闪则没,取尔代之的是猖狂与残忍,“可这里是我的地盘,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也得我盘着。皇帝老儿来了,也他妈的得给我跪着。”

  谢安士淡淡的道,“非虎非龙,我只是一个人。”

  “这个世道,就没有人能配得上人字。刀来!”王良一伸手自有左膀将双手大刀奉上,“谢安士感到荣耀吧,吾亲自给你行刑。”

  哗啦啦~

  一看王良要动手,大小目头纷纷起身,有人抬桌有人搬椅往边上移,中间留出一大片空间,小喽啰们则是将大门围了个水泄不通准备吃瓜看戏。

  谢安士指了指脚镣,“公平点,将我脚镣解开,别说你不敢。”

  “好啊!”王良裂嘴一笑,脚一踏飞跃而下,大刀迅猛无匹的斩向谢安士下肢,这还真是个解法,脚断了锁自然就解。

  谢安士就知道王良会来这么一招,原地起跳,带着脚镣的铁锁迎向刀锋。

  你当我是刚出来混的毛头小子吗?

  王良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刀在右手捥了个转,左手探出抓住脚镣狠狠一摔,嘭的一声巨响,谢安士整个人像破麻袋一样被掼到地上,此时大刀才再次削向双脚。

  哼!

  果然,这人狂却有理智有脑子。

  被摔向地面之时,谢安士双手已然探出入地足有一寸,腰腹肩胯同一旋,整个人像陀螺般疾转,脚镣绞成旋,迫得王良不得不放手。

  紧接着弓腹收脚!

  当!

  锐利的刀锋从鞋底掠过,切中脚镣上的钱链,一小截铁链被切飞出去。

  限制已解,谢安士混身轻松了不少,“王良你这解锁方式还真是粗暴。不过,总算能正常活动了。”

  “……君王侧果然不是地方官僚的废物能比的,你够强。”王良承认第一次交手自己落了下方,对方在行动受制的情况下反而夺得了优势。

  “你为什么那么憎恨贪官污吏我不知道,但能理解,因为我也恨。可你不该将百姓也拉进你仇恨的深渊,更不该在青召面前杀人!她不好,我便无法安睡。”骤然间,谢安士眼神变得寒冷无比。

  王良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看来你没少帮那些王候杀人灭口,排除异己吧。就你这种万人屠的眼神也想来教育我杀人是错的吗?你想用这一招笑死我么?哈哈哈~!”

  笑声骤停!

  “别掩饰了,你我是同类。”

  “不。你是孤魂野鬼,而我不是,我有家。”

  “……家,我也有。是你,是你们,是溏水县,是这天下害得我家破人亡。我要让你们跟我一样。杀!”

  这似乎是他的一个禁忌,王良突然狂暴了起来,举起大刀一个直砍,嘭!地面被犁开了一道深深的刀痕。可这还没停,刀裹身走,刀光编织成网,紧紧粘住谢安士这条游鱼。

  谢安士手无寸铁看起来非常危险被动,但他却没有丝毫慌,进退之间身如游鱼狡兔,总能在这如网的刀光中穿出脱身。

  可大厅内的物什与人可没那么幸运了,刀风过非断裂,更有某个倒霉的小头目退行慢了被谢安士随手抓过来当人肉盾牌,而王良也是狠辣不担不强收刀势反而加大气力,一劈!

  噗拉!

  竟将那倒霉鬼从肩到腰斜着一刀两断,血液内脏流得满地都是,嘘得大小头目心惊胆战,连忙缩得远远的可千万别切到自己身上。

  此时。

  大首领神威震天我等速速出外渐避威势,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不知谁带的头大小头呼啦啦跑了出去,一些胆小的直接远离了是非之地,一些不怕死的还站门口看热闹。

  方才那一刀确实威力非凡,就是战马也能给活劈了。谢安士只是退得稍微短了一寸便挂了彩,胸口被划开一道浅却长长的伤口,血液渗透衣服红艳艳一片。

  王良一招得手气势更是嚣尘直上,手提大刀满脸血污活像个从地狱爬出来择人而食的恶鬼。

  “咯咯咯~真是可惜了,就差一点。阿德别急,哥哥很快便能将之破膛摘心下酒。左膀温酒!”

  “你的情况不太对。”与王良相谢安士便又是一个极端,谁见过在这般激烈的撕杀中还能如此冷漠平静。

  “老子从来没这么爽过!马上你就会觉得什么叫不太对,右臂拿刀给他。”王良竟让谢安士拿武器!

  右臂愣了愣,但还是遵从命令,抽出武器架上的刀便当空甩了过去,刀在空中掠出了破空声,要是功力不够的别说是接刀了,不被劈死便已经偷笑。

  谢安士只是随手一抄便接在手中,手感还可以,“拿了兵刃杀伐便停不下来。”

  “少废话,今天你是死定了,在此之前让老子打个痛快。刀有了,别他妈像个娘们似的躲来躲去,让我看不起你。”

  硬碰硬吗!

  “那还真是谢了。”谢安士手指在刀身上一弹,叮~!“好刀。来。”

  “受死!”

  王良大喝一声抡刀便劈,依旧是大开大合势大力沉的一击,谢安士横过刀背一挡,当~!

  火星飞溅!

  有多猛烈的攻击便有多猛烈的回震力,王良忍不后退了一步,而谢安士只是身体微沉,左膀右臂握紧弓箭,一有不对随时准备将谢安士射杀于当场。

  “怎么样,是不是后悔了?”

  “左膀右臂,别插手老子的事。去外面盯着,别被人摸上来都不知道。”王良啐了一口,“老子就从来没后悔过。”

  “后悔最无用,来战!”

  谢安士主次扑上,王良举刀格挡。但见刀光骤起,势若山澜飞瀑连绵不绝,此前气势无可匹敌的王良居然被打得节节后退。

  谢安士的刀,势不如王良大,击不如王良重,但却更密更快,攻击更轻,间隔也更短,只看刀招很乱像胡乱的乱砍一通抬刚好压制了王良这种刀招,刚抬手就有五刀十刀砍了过来,防守都来不及任谁都无法将攻打出去,除非拼着受伤的觉悟抢回主动权。

  在两人对决之时,寨外不远处两百余人悄悄的潜伏着,茂盛的草木很好的掩盖了身影。

  杨凡眯着眼睛观察着寨墙上的守卫,两人一哨,间隔三十米又有一哨,整一段寨墙便有十哨,对于山寨来说已经很宽长了。

  队伍中一个贼兵打扮的马脸喽啰出声道,“刘头就让我领你们到这里,下面我权限不够,帮不上,怎么办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二百人能悄无声息的避开外面那么多明岗暗哨多是这个人的功劳。刘老巾的前瞻性也是很准确的,王德战死以及李杆入山寨他便知道王良想要做什么,提前让马脸喽啰在山下等待人,杨凡刚到山下没多久便接上了头。

  杨凡很是客气的抱判行了一礼,“谢了兄弟,你自去避祸,安全了再出来,该有的少不了你。”

  马脸喽啰有些受宠若惊,“不敢当,不敢当,俺也是受了钱财的。诸位保重。”

  万历看着离去的喽啰,“这就是平津王府埋下的内应之一。”

  马中汉刚想开口,杨凡已经很肯定的说道,“对。”

  对个鬼啊!老大你要忽悠人能不能扯个不太招风的,平津王的名号也能随便拿出来扯大旗。这傻子要是上门去讨赏,又要多出两个追杀你的人了。

  “王爷还真是深谋远虑。”万历拍了一下无用的马屁认真了下来,“寨墙不高,攀爬不难,但是这哨兵如何处置。”

  “简单,射下来便是。”

  “射下来!再进已无隐蔽之物,这里离目标至少有两百步,神射手都不一定能做到。我看还是等到晚上突袭来得稳妥。”

  马中汉一看不乐意了,“等到晚上,老大估计都将人宰完了,还用得着我们?怕死就窝着,我打前锋去。”

  杨凡也道,“万总兵你看到那些哨兵的反应了没?时不时的往内瞅,哨兵都是如此可见寨内的防备如此,基本都去看热闹了,不能浪费老大为我们争取的机会。”

  如果是平时万历才懒得搭理这两货,但现在不一样,里面的可是平津王的亲卫心腹,“那就直接冲!”

  “不,你们做好攀墙的准备就行,哨兵交给我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