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上山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3,318

  骑兵之所以称为骑兵,机动、砍杀、奔袭、破阵一切功夫皆在于马上,下了马,骑马还能是骑兵吗?

  谢安士居然要求骑兵下马弃甲,只带刀箭隐于栖凤山下,杨凡下山会合后再悄悄摸上山。

  万历居然也照办了,个人情绪与公事他还是拎得清的,更主要的是他想要军功,除掉栖凤山这帮山贼,这算朝庭不封赏,周公子哪里也能得到好处。

  “王良在城里或有内应。分批次藏于拉粮银的车里出城,半路下车再行集合。明白?”谨慎起见谢安士才做此按排,李隆昌自会配合,多拉几次,多留空间藏人。

  “这点命令还执行不清楚,还当什么兵,干脆回家放牛得了。”万历除了一身铠甲倒显得有些瘦。

  “说句冐犯的话,其实我不太信任关内的将兵,太弱。”

  别人都在忙,唯独谢安士悠哉悠哉的吃上早餐,边吃还边嫌弃别人弱,泥人也有三分气,更何况是这些眼高于顶的骑兵大爷,这一说顿时就有不乐意了,君王侧又如何?上前就想把他拉出来揍一顿却被万历拦住。

  “哼!还是操心你自己吧。无论计划如何你都得只身先入狼穴,别等我们到了已经被撕成碎片。”

  有血气有傲气是好事,再加锤炼便是真正的精兵,谢安士满意的点点头,“还敢生气,不错。万总兵俯耳过来。”

  神神秘秘的葫芦里卖什么药,这家伙看着正经其实一肚子坏水,万历不太想过去惹麻烦。

  “王爷密令听还是不听?”谢安士又招了招手。

  万历眼睛转了转还是忍不住诱惑,密令听了可就算跟平津王搭上边了,事成好处肯定也少不了。

  谢安士凑上去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些自己编的话。

  万历将信将疑,“你没骗我?”

  “信不信由你。”

  骗人的不见得比别人聪明,受骗的也不一定比骗子蠢,有时候单纯只瞎猫碰上死耗子,有时候就是饵放得刚好。

  万历好功名这是周重说过的,不利用这下太浪费。

  “贤婿,最后一车了你们走不走?”李隆昌过来问两人。

  “当然。”

  谢安士是王良指名道姓要的当然不用藏着,大马金刀的盘坐在牛背上。李隆昌怕王良不知道还特意用白布写了五个字,谢安士是也,用竹子绑了插在背上。

  虽然有些丢份但总比万历强,他瘦却高,余留的空间不足只得挂在车底一路颠到城外,这相当耗费臂力。

  “我就不跟着去了,贤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尽量帮你完成。”李隆昌这句话像问遗言一样。

  “晚上多煮些饭。驾!”

  “……这不是去郊游,这可是去送死啊!不管如何,感谢你为李家,为溏水做的一切。”李隆昌有些不忍心,甚至直接念起了悼词。

  “他会回来的。”此去凶险,李青召牵着拾儿本来是想来送别的增加下两人的感情,却迟了点只能目送他背影走远。

  拾儿闪着大眼睛问,“姐姐,他要去干做什么?”

  “打狼!你应该叫他哥哥。”

  “先生说年纪大点的要叫叔叔。”

  李青召婉尔一笑,“就是晒得有点,其实还年轻。”

  “打狼危险吗?”

  “危险。不过他很强会平安的。”

  ……

  栖凤山下。

  一千石粮食与十万白银堆成了一座小山,就等王良派人下来搬运,光搬运这些物质上山恐怕要费不少人力。

  李捕头来回的走来走去,深秋的中午挺凉的他却是一身汗。

  谢安士还挺意外的,乱葬岗上一遇今日再见,这人果然是变了不少,不过却有些焦燥,“你原来是县衙的捕头啊!”

  事实上李捕头更为震惊,这人居然是君王侧的,初识时根本没看出一点傲气与贵气,“我的大人,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担心李杆已经折了,影响你的仕途?”

  李捕头微微一顿坦白道,“一半一半吧。你也看到了,李杆虽然贪可他在时县衙还是能正常运转。现在呢,全是他妈是缩头乌龟。”

  “你想保他,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他造成的。”

  “……我知道。可再换一个说不定更贪更黑。”

  “所以呢?”

  李捕头竞一时语塞,对啊!所以呢?一直烂下去?

  “如果有治不好的烂疮,便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或者取尔代之。”谢安士忽然向空中一抓,一支羽箭便被抓在手中,箭上绑着纸条。

  纸上只有四字:回城必归。

  李捕头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慌忙拔刀四顾却没看到半个敌影,“哪来的暗箭?”

  “已经走了,撤吧。”

  “……保重。”李捕头嘴巴张了张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却只能说出这苍白无力的两字。他非常清楚王良的性格,别说是杀了他弟弟,就是伤了点都会死得很惨,他是亲眼见过的。

  民壮撤出几里后山上呼啦啦的冲下几百个山贼,扛的扛抬的抬,蚂蚁搬家般将粮银往山上搬。

  另有一队十人衣着装备精良的到了,到了谢安士面前,为首的小胡子上下打量了谢安士一番,“你便是谢安士?”

  谢安士指了指背上的白布条,“不识字么?”

  “干,识字还用得上山当贼。上锁!”

  小喽啰蜂涌而上一个枷锁二话不说的往谢安士脖子上套,脚上还要加锁链蒙上眼才算完,刚才那一箭大概是测出了他的战力不俗,才会这般谨慎。

  “……需要如此吗?我又不会跑。”

  “擂鼓喊冤还要先上一百杀威棒呢。没挑了腿筋你就该谢天谢地了。别废话,小的们押着看紧了,上山。”

  谢安士笑了笑没再说话,跟着这群山贼往山上走。

  栖凤山山高林密路险,山贼们走愦了也不敢大意,可谢安士第一次上山而且还蒙着眼带着锁链,却走得异常平稳。

  小胡子甚感惊讶,“真该废了你这对招子。”

  “呵!王良恐怕不同意你这么干。我这身体,要完好无损的交到他手里,再由他一点一点的破坏掉才够解他心头之恨。”

  “你倒是清楚自己的命运。”

  “命运是可以自己选择的,而你可做好了选择?”

  这话似乎戳中小胡子的痛处顿时有些咬牙切齿,“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只要往上说你企图逃跑坠落山崖,我便不会受到惩罚。”

  “那你便宰了我吧。”谢安士伸了伸脖子。

  嗖~!

  一把钢刀猛的劈下,却又硬生生停住。

  谢安士笑了笑,小胡子却只能忍气吞声的收刀,“小子,老子上山几七年了从未见过这么狂的阶下囚。你要是能熬过大首领一天的酷刑,老子给你舔腚都行。”

  “别,太恶心。”

  很难想象上山是要乘船的,过了水路又在一条阴凉的山道内左穿右插,半个时辰后才又感觉到光照,重新爬了一段山路后总算到了隐藏于栖凤山上的山寨。

  蒙眼的布一揭下,谢安士便看到寨门上挂着的一个头颅,是李杆的,死不瞑目满眼还残留着恐怖。至于身体,寨子中有一片被血迹染红的土地,四周散布着残肢白骨。

  “嘿嘿嘿~,李杆这厮刚进寨时还把自己当成爷,就瞬眼间的工夫便被难民们活撕了,拦都拦不住。”

  “自作虐不可活,应有的报应。本是良人,却变得这般残暴,王良鼓惑人心还真有一套。”

  “哼!过得下去谁会上山落草。民对官的怨恨已到了喷发的程度,大首领只不过是先扎了一个小小的孔而已。”小胡子用力推了谢安士一把,“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快点走!”

  山寨占地甚广,大概是一个大型村落的规模,住个两三千人不成问题,寨墙不高却很厚,皆是厚木排彻而成,防御力估计比溏水县城还要高。

  进了寨门,周围便哗啦啦围上来一班人,眼睛透着残忍与愤恨死死的盯着谢安士,王良的仇恨几乎完全在他们身上重现。

  谢安士心中平静无波,小胡子却紧张了,“这人是首领点名要的,别他妈给老子犯浑,滚开,滚开。”

  王良的名号确实很管用的,围上来的人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这群人,真将王良当成救世主了。

  聚义厅内大小头目分坐两旁,刘老巾赫然身在其中。而王良雄倨正中最高位,左右分立左膀右臂两位死卫。

  谢安士一入内,王良双眼无尽的仇恨带有一丝惊讶,“是你!”

  “还记得我,确实,人市中我们见过。”

  “坏我好事,弑我血亲。这大乾朝的一百八十种酷刑你要一个不落的全部受完才能死。”王良还真是干脆利落一点不废话。

  谢安士平静得不似个将死之人,“审都不审便直接行刑,也不怕寻错了报仇对象。”

  “根本无所谓,整个溏水县都要为我弟弟陪葬,你只不过是特别处理而已。王良将手中酒杯猛的砸了出去。

  啪!

  酒杯被谢安士握在手中捏得粉碎。

  “哼,有点道行!可你挣得开这几十斤的枷锁么?朱粲,行刑!”

  行刑官阴森的笑着像条毒蛇,“嘿嘿嘿~!我的刀子饥渴得太久了。你应该会让我尽兴的吧。先将左手片了煎来下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