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笼络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363

  谢安士眼里有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而王良却非常清楚这种眼神,在既将死去的父亲眼里,看似平静实际上却是无尽的毁灭之火。

  “呵~!忘了你跟我可是同类啊!”

  “我说过,你我绝非同类。”

  王良一旦从疯魔状态冷静下来双眼竟出奇的明亮洞察,“不,不对。你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却骗不了我。因为我看过那是从地狱趟过的人才有的眼神,有一天,会将地狱之火撒向人间。到时候生灵涂炭,因果业障缠身你会死得比我更惨,哈哈哈哈~。”

  “但行善事,莫问前程。怎么个死法对我来说无所谓。”谢安士以坦然对之。

  “是吗?说的总比做的容易。”

  “说说吧,你和羯族之间到底有何计划?你也是因为异族入侵才流落此地的。有仇有怨,我可以帮你报。”

  大量失血导致王良脸色白如死灰,颤抖手指向厅中大座,“那里,密信地图标写得一清二楚。”

  这么爽快!

  也可能是人之将之其言也善吧,谢安士不疑有他,可在那虎皮大座上翻了翻并没看到什么书信。

  “喂,快死了还骗我,有意思吗?”

  “哈哈哈哈~,还是我赢了。”此时的王良笑得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将吾与弟同葬,还有放她一命,谢了。”

  说罢引颈自刎。

  唉~,什么人啊这!都快死了还非得再受一刀,表示你不是死于我手?谢安士叹了口气干脆在大座上坐下,取了温着的酒便喝,别说,酒很不错。

  外面的喊杀声渐渐停歇了下来,其间有乱窜的贼兵没头没脑窜了进来,谢安士也懒得起身,从旁边的武器架上抽到什么就砸什么,没一人逃得掉。

  杨凡领着人进来,看着刀枪剑戟十八般武器插了一地有些懵逼,“老大你玩杂耍呢!”

  “怎么就你一人,中汉呢?”

  “冲得太凶,伤了,不过不重。万总兵带有止血治伤的金创伤,用了一些,躺会应该就没事了。”

  “这小子以为还是在军中呢,有亲兵跟着。”谢安士一阵头疼,这么愣冲迟早得把自己陷进去。

  “你就该训他一顿。”

  “揍都揍过了,就是不长记性。不谈他,外面情况?”

  “大多数已经投降了,万总兵带人在清剿残敌。没想到啊,支撑得最久打得最凶的却是刚落草的那些难民,不可始终是乌合之众。”

  “集中看管起来,安分者善待,闹事者斩。”

  “是。”

  “还有,叫万历滚过来。清剿残敌而已堂堂总兵瞎参合个什么劲。”谢安士一顿臭骂,吴什长听着却没一点想为自己上司出头的意思都没有,这三人都是变态,变态还是别惹的好。

  杨凡自去找总兵万历,其余人将厅中尸体抬走等待集体掩埋。王良的尸身由于谢安士吩咐过所以另外安置,今晚过后再行下葬。

  万历正杀得起劲被叫过来实际上有些不爽,“什么事非得这个时候叫我?”

  “你在干什么?”

  “杀贼啊!”万历一听顿时不悦,这不是废话吗,你就算是君王侧这般明知故问误我战功,当总兵之职是什么随便拿捏的无品小吏了。

  “我问你士兵牺牲者几?伤者几?都得到安置和治疗了?”

  万历一时语塞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一点确实没想过,但也不致于这般着急吧,等清剿完清点一下自然这知道了。

  “我不想讲什么为将之道,也不想讲什么爱兵如子。现在,马上去清点伤亡,牺牲者割发留缨送归故里,伤者立刻送出山治伤。”

  打战那有不死人的?

  万历虽然不爽,但迫于那可怕的气势也只能照办,一清点,二百人死了十五伤者近百,折损近半。占尽地利人和,而且对手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就打出这战果着实让他有些懵。

  报上战损后,万历看谢安士的眼神就有些小心翼翼了,他也不知道对着一个没职没权的人为什么会有种明显的身份压制。

  谢安士看完脸色阴沉,这要是还在军中以他的处理方式,别说军功了,万历少说得挨一百军棍。关内的将官就这个水平!

  “这就是你打出来的战绩?”

  万历狡辩道,“骑兵本来就不是步兵,要是在平原上别说千余贼兵了就是几万都不够砍的。”

  谢安士冷哼一声不置可否,毕竟现在身份不同了早已不是什么将军,“都送出山了?”

  “已经出发。”万历转了转眼珠子,“王爷想如何经营此地?”

  “叫你来正是为了此事。”

  谢安士将接下来的计划说清,简单来说便是一开始随着刘老巾逃走的山贼在晚上会回来偷袭,抵抗一下做做样子假装不敌,然后撤兵。

  多此一举完全是为了给刘老巾积累威望,为大首领报仇这是忠义,打退官兵这是勇气,救众贼兵于受囚这是恩情。至于如何转变性质,捉稳权力便要看他自己的手段与足够的时间。

  万历听完对见都没见过的平津王又是一阵歌功颂德。

  谢安士没忘了警戒他,“事实如但对外要说已经剿清了,无论对谁,那怕是那位周公子问起也是这般说。

  “记住了。”

  “还有这件事绝不能泄漏给其他人,无轮是以什么方式泄漏的,我都会算在你头上,走漏消息,破坏王爷计划的后果你应该清楚。”

  “明白,明白。那~”

  “放心,该有的军功赏赐绝少不了你的。”

  一条大棒一个萝卜,其实所谓的衙人之术就是这么简单。谢安士画虎皮扯大旗还真不怕败露,反正山贼一平,周重必投桃报李为其讨赏,至于这赏是不是平津王活动的结果,万历自然不会傻到去问是那家的,官场上那一套大家心里明白就行。

  至于如何让下面的人执行,便不需谢安士操心了,万历能做到总兵自己知道怎么做,强令也好,忽悠也罢总有办法让下属听令行事。

  万历前脚刚走,马中汉捂着肚皮牵着一个人后脚就进门了,“老大,你看这女子怎么处置?”

  谢安士对这女子倒是有那么点印象,人市中被王良买走来的那一个,第一次见神情木愣双眼无神,显然是受过太大惊吓受过虐街导致精神错乱,现在再看神情身体都好了不少,眼神虽然有些迷懵但已知道害怕了,看来王良还是有些良心的,买过来后照顾有加。

  王良最后所言留她一命,难道就是指这女子。

  “你自己都受着伤怎么还到底瞎跑?”

  马中汉有些尴尬,才将情况说明,当时跟左膀右臂拼了个两败俱伤,幸好杨凡赶到将已受伤的两人射死。

  见大局已定,又被杨凡骂了一通,就没再参战。在附近随便找了间房子收拾口休息一下,却听到衣柜里有声音,原以为是贼兵藏在里面,提了刀便想将之一刀捅了没想到一打开是个美娇娘。

  “我也是怕外面乱槽槽的,万一碰上一个有歹心的就完蛋了,这女子看着好像有些傻。我就奇怪了,这山寨上哪来女子,难不成是被绑来的?”

  “你傻还是人家傻?她知道危险你不知道,还有脸说人家傻。你下次再闷头瞎冲,就给我滚回老家去。”

  马中汉被骂得缩头缩脑,“知道了将军,我这不是习惯了嘛,要时间改。那这……”

  马中汉姓马却跟牛一样,不时刻拉着真不知道会往哪跑,谢安士也是无奈,打也打过骂也骂了牛性一上来,谁说的话都忘到忘川河里去了,“这是王良在人市上买的,也是个可怜人,莫害了人家,先带下山去,以后再寻个好人家安置吧!”

  “哦!就她这样晚上可走不动,我先带她下山了,顺便给夫人报捷,免得一家子人一起担心。”

  “嗯!去吧,你小子路上别给我动歪心思啊!”

  说实在的,这女子洗净穿戴整齐长相不俗有异域风情不似纯血汉人,身材丰满高挑白净,大多数男人看也没多少不动心的,所以谢安士才特意说了一句,不是他不信任马中汉,而是刚刚经过一场激烈的撕杀,人的兽性野性都被释放到最大,此时真难保不会做出平时不会做的事,谁都一样。

  “老大,看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不是最好,去吧。”

  “跟好了哦,丢了我可不管。”马中汉嘴上说着,手上却将人拉紧。

  谢安士摇了摇头,一个傻一个愣,都是不让人省心的就是,李家看来又得多养一个人了。

  他本也可以就此下山的,不过事关重大,或是以后一道保命符,不亲力亲为有些不放心。

  寨中顽抗残敌被肃清,便开始收舌清点赃银物资,连同今天刚运上来的,一清算足有七八万两之多加上今天刚送上山的,很恐怖的一笔数目。粮食五万石左右,一个兵器库,其中甚至有三十付铠甲,一介山贼屯了这么多东西说不是另有所图谁都不相信。

  万历看得心惊肉跳,溏水县令李权到底是怎么管理地方的,这他娘的不是养虎为患,而是直接给自己掘墓了。再过一段时间,别说二千贼兵,五千训练有属的精兵都能拉出来。

  “东西都在这了,老大你过过目。”杨凡将登记的小册子递了过去。

  谢安士接过扫了一眼,“看来,王良这些年不止对溏水县下手,没城可守的乡村受害更深。铠甲三十付!”

  私贩私锻铠甲可是等同造反,且民间最多能私锻刀器,铠甲技术要求太高基本不可能锻造,这三十付铠甲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知道。

  杨凡也甚感震惊,“兵部军队已腐烂致此。”

  “哼,早有所料不是吗。太监监军,也亏那人想得出来,不行贿赂,不卑屈便上折污告。”

  “咳咳~!”杨凡咳了咳示意万历在场不恬多讲,还好万历等人离得远又被那么多的银钱花了眼并没注意到两人所言。

  谢安士哈哈一笑,“万总兵,诸位,吾代王爷多谢诸位奋勇杀贼护佑一方安宁,今是大捷当赏,当赐。王爷对忠勇之士一向慷慨,七万赃银,吾便代王爷酬军拿出两万作赏,五千抚恤战死的弟兄。”

  两万!!

  分到不到两百人手里那也是不得了的大数目了,谁都没一下子能得这么多钱,这么大手笔是真的?

  万历及一众大小将官都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

  万历非常正经的道,“大人莫开玩笑了,这么大一笔赃银,还是交由王爷亲自处理的好,私自处理是不是?”

  “万总兵说得对,那就免了吧。干脆上交国库,免得王爷为国分忧为民解难却落得个中饱私囊的罪名。”

  此言一出,万历手底下一众官士忍不住纷纷对他投去了非常不满的眼神,你他妈的装什么清官明吏,不想拿别影响我们发财啊,这可是吾等拼命得来的正经赏赐,不是受贿贪污。

  “额~!”万历顿时一窒,他就是装装样子,没想到谢安士却当真了,加上手底下官士那要杀人的眼神,压得他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这这,……平津王忧国忧民收缴贼赃,抚恤阵亡战于合情合法,谁敢说不,我万历第一个宰了他!”

  谢安士微微笑着,“你们觉得呢?”

  “对对对,总兵大人说的对。”

  “王爷大仁大义。”

  “平津王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当是我辈楷模。”

  ……

  赞美声此起彼伏,从楷模升到圣人,更不乏有直接认爹的,总之一句话平津王拿赃银赏赐士官没一点问题。

  平津王要是知道今天莫名其妙得了这么多赞许估计也会很懵逼。

  “既然大家都觉得没问题了那平津王爷也不能因为怕担责而寒了众将士们的心,赏了。”谢安士大手一挥,两万五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撒了出去。

  “谢王爷厚赏,谢王爷厚赏。”

  得了赏的众人自然是感恩戴德的,至于怎么分便由万历自行决定,赏银大家都知道,他也知道不能太贪,要让大家都满足。

  至于抚恤金谁也别想克扣,这是平津王的底线(其实就是他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