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雪夜杀机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440

  嗯!不疼吗?难道咬得太轻?还是怕叫出声被人发现?发现个什么啊,名义上已经是夫妻了,又不是采花贼。

  正在李青召疑惑间只听~

  “等一下有些动静,你们捂住耳朵藏到被子里。”谢安士压低着声音说道。

  你们?

  李青召视转向一旁,谢安士另一只手正提着青云与拾儿,这两个半梦半醒的小家伙估计都不知道自己被人提溜出了被窝,一个还抱着枕头,一人口水都流到地上还不自知。

  一出一进自己完全没发觉,这要是敌人那结果可想而知!

  联想到白天谈的事,庄内必定是入了杀手,李青召遍体生寒,松了口连忙将两小家伙接过塞进被窝里,“爹爹呢?”

  “王叔在,放心。”谢安士将打地铺的被褥全盖到了李青召身上,厚厚的三层棉被希望能有点防御作用。

  “你?”

  “藏进去。”谢安士不由分说将李青召的脑袋塞进被子才悄无声息的从窗户跃出,接着一个纵身上了楼顶,掌脚齐出瞬间就将两个黑衣人放倒,摔倒声传出另一个房子上的人才惊觉转身,换弓欲射。

  啪!

  一片青瓦在他的脸上炸得粉碎,箭还没搭上弦便被砸晕了过去,呯的一声摔倒在房顶咕噜咕噜的滚了几圈后砸入鸡舍之中,嘭的一声巨响顿时鸡走狗跳,整个李庄在同一时炸响了起来,惊呼声,怒喝声,打斗声响成一片。

  张仟、马中汉、王朝图几乎同时跟潜入的黑衣杀手交上了手。

  李丰庆于睡梦中被惊醒提着刀冲门,直奔向李隆昌的房间,刚到门口,轰的一声房间四溅,一个黑漆漆的人影飞了出来摔倒在地,胸口还扎着一把长枪,早已气绝。

  王朝图左臂淌血紧追而出拔出长枪便冲着另一处战斗点而去,“护着家主。”

  这是……进贼了!李丰庆经过短暂的懵圈后才理清发生了什么跑进房,“老爷,老爷,老爷?”

  “蠢货别管我,快去保护少爷。”李隆昌战战兢兢的声音从床低下传出。

  “好好!”李丰庆又往外跑,边跑边呼庄丁上灯提棒提拿贼人,可事发突然他都有些不明所以,更别说庄丁了,完全乱成一团连鞋子都没穿对,提着哨框出来也不知道往那去。

  更有个倒霉蛋,冷不丁的被斜地里射出一箭当场扎死,其余人屁滚尿流的跑回房里叉上门栓,连看都不敢多看外边一眼。

  “玛的,一群废……”

  “滚回去,别出来碍手碍脚的。”张仟手中刀光霍霍却只有防守之力,兵刃交给之声不绝,火星四溅映出了四个脸上蒙巾的黑衣贼,其刀势限甚是凶猛,刀刀不离要害只攻不守竟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我来助你。”李丰庆大喝一声举刀闯入战圈瞅注一个黑衣人便劈,混然忘了李隆昌之前交待的事。

  有人分担了压力,张仟总算将战斗局势扳回,趁着四人阵形露出破绽一刀便将一人手臂斩落,“小心点,这些家伙可不是偷鸡贼。”

  李丰庆对上了才知道压力,“什么来路,这般难缠,手臂没了都不叫一声的。”

  呯呯呯!

  头上没头没脑的咂落了雨点般的瓦砖,本来就受伤的黑衣人当场就被拍翻在地,其他三人也没好到那去,一刀一刀换一刀不带怕,但这劈头盖脸砸下来的砖块可没法拼刀只得四散闪躲,跑得慢得难免被砸得筝断骨折。

  张仟看准机会抢上前一刀又将另一个捅了个对穿,再一脚踢飞不给一点临死反搏的机会。

  “玛的,要是有铠甲我还怕你们拼命,呸!”

  谢安士站在屋顶,“张仟别拖拖拉拉的尽快把残兵收拾掉。”

  “得令!”一对四难有反手机会,一对再二拿不下那就不用留下来了,张仟眼内腥光闪耀举刀冲入黑衣人躲藏的房内,刀光血光骤起。

  谢安士没停留直奔马中汉所在,这群人绝非寻常强盗,深夜潜入是有明显的目的性,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如此兴师动众,能想到的只有一样。

  事实上,动静最大打斗最激烈的便是庄内客房所在,足有十个黑衣人围着马中汉猛攻,也亏得是马中汉这个练了一身横练功夫的,要是换了另外三人在这么多黑衣人舍命攻击下早就得躺下。

  可就算如此马中汉也是浑身浴血,手中一对铜锏挥很呼呼风响,将扑上来的黑衣一一砸退护着傻姑半步没退,傻姑蹲缩在他身后倒是一点伤都没有。

  铜锏势沉挨着非残则死,黑衣人以伤换伤没干掉马中汉反被拖住,精明的立刻打起了别的主意,主力一拥而上拖住马中汉,一人寻了个空档将驻军布防标图抢到手。

  东西一到手,黑衣发出一声呼啸立刻四散而逃,本想拿东西顺便灭门,收刮点财物,现在看来硬点子太多,完成任务要紧。

  “想逃,迟了。”

  “既然来了一个都别想走。”

  谢安士与王朝图同时赶到两头一截堵住逃离的方向,另一方张仟与李丰庆也赶了过来,五人围住十人瓮中捉鳖。

  本是来杀人的那曾想反而被包了饺子,情报严重不符,这李庄那里只有两个好手,黑衣人见势不妙背靠背集在一起结成一个刀阵,颇有一付死守的架势。这种刀盾阵看似简单却极长于防守,除非用骑兵冲散,否则百人步兵也难啃得下。

  “中汉你没事吧?”

  “禀将军,属下失职了图被抢了。丫的不把这群杂碎砸成肉泥,就枉流老子一身血了。”马中汉说话依然中气十足看来是真没大伤。

  张仟来得慢却没看到谁得了手,“那个崽子拿了?”

  “都是一身黑,忘了!”

  “哼,无所谓了全都留下就是。刀。”谢安士手一伸一把横刀飞入手中(这可不是刀来,张仟扔过去的)。

  五人围住十人,四人堵截,但准备动手的却只有一人,一对十,很狂。

  众黑衣人中,有一个叽里呱啦说了句胡话,谢安士在北境十年学不会羯文字但听、说却完全没问题,无非就是说小看他们要付出代价之类的。

  “尔等鱼肉安敢对刀言勇,可笑可笑。”

  这个结阵让他有种回到战场上的感觉,谢安士持刀缓缓的向十人走去,看似闲庭信步,但在众黑衣人看来,一步落下尤如地撼,一人之势却如一支百战雄师以摧城拔寨之势压了过来一般,有人为气势所摄顿时胆寒,畏缩,逃跑的情绪涌上心头,结得紧实的防御阵形便出现了空档。

  就在此时缓步前行的谢安士突如离弦之箭般冲出,刀光掠过头颅滚滚,一眨眼的工夫便被斩倒三人。速度之快连以命换命的机会都没有,阵形一瞬间便被撞得稀散,更令众黑衣人依附人多结阵以作最后一搏的机会都消散一空,领头的发出一声呼啸剩下七人居然分出七个方向,撒腿便逃。

  放完狠话一转头就跑,谢安士还真的被这一番操作搞得一愣,刚提起的兴致顿时有些索然无味,“全宰了。”

  “得令。”

  好像早就料到会是这般结果的王朝图三人,各自锁定两人杀上,李丰庆分到一个满心欢喜,有大佬压场也不胆怯提刀就干。已无心战斗的黑衣人一改凶悍舍命的战术,跑得慢的一人殿后阻止追击,一人却没命狂逃。

  可惜他们还是低估了王朝图三人的战力,一对一没一个能撑得住一个回合,逃跑的人才跑出去七八步便又被追上,刀、枪、锏对着豪无防御的后心招呼,只一下就将逃跑放翻在地。

  “将军,潜入敌全数伏……!老李要不要帮忙?”王朝图刚想报战果,却发现李丰庆还在跟仅剩的黑衣人战得难分难解。

  “不用。”李丰庆虽然暂时拿不下对手,战意却满满当即拒绝。

  “问个啥直接剁了。”张仟一甩手将刀上血沬甩净。

  “别!这个必须由我拿下。”李丰庆这么坚持当然也是有他的原因的,他在李庄当护院也有十几年了,承了李隆昌还少恩情,在需要的时候要是不拿点战绩出来那就太丢人了。

  “王叔你看着点。”谢安士不想阻止,只让王朝图看着免得出了意外,自己过去查看了一下马中汉的伤势。

  马中汉满身是血衣服几乎被刮成了条看着非吓人,一检查却全是皮肉伤没伤到脏器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但伤口太多再不止血怕是也有危险。

  “张仟,帮中汉止血疗伤。”

  “将军俺没事。”马中汉话刚说完眼一黑便裁了下去。

  还好谢安士手脚快一把扶住,一搭脉心里不由得一紧,“呈什么能耐,流了这么多血牛都扛不住。”

  “呵~!来顿猪血就补上了。”

  就在所有人注意力移向别的事情上,一个原本倒在地上的黑衣人突然腾身而起,三步并做一步翻身而起翻上院墙。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谢安士抬头没有半点想追的意思,眼看就要消息在夜幕之中。

  咻~!

  从远处飞来一箭噗的一声,不偏不倚正中脑袋,失去生命的尸体像个破麻袋一般裁倒到院外。

  而此时,李丰庆终于也寻了个破绽舍了刀出手一个猛扑将黑衣人冲翻在地,紧接着双手一擒一扭将其压在身下。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才宣告结束。

  打斗的声音停息下来,缩起来的庄丁才战战兢兢的出门查探情况,见没了动静方才放下心,被李丰庆一通喝斥后赶去收抬尸体。

  王朝图将所有黑衣人都搜了一遍却没翻到被抢走的军防图,翻出院外‘将人摸了一遍也没找到,倒扯了一件锁子甲回来。

  “捅了一刀还跑得这么快,怪不得,原来穿了夹皮锁子甲。”

  “图呢?”谢安士问。

  王朝图摇头,“外面估计留有接应的,出去的时候衣服明显被翻过。”

  墙外有战马嘶鸣声响起,接着万历居然也从墙外翻了进来,刚才放的一箭的就是他放的,他不知道庄里出这么大的事,他来此完全是因为有打更者慌忙跑到营区报的案,说李庄内有激烈撕杀声。

  一般情况下,再激烈也轮不到他来管,但得了谢安士那么大的好处,又受李隆昌热情,多少要有回报,这才领了兵过来查看情况,远远看到庄里窜出来一个黑衣人想也没想便是一箭。

  “公子,这些是?”

  “凶悍舍命,却进退有据。月弧刀,面宽胡赤鼻高深目。很明显的羯族人,但不知是何部,冲着布防图来的,而且得手了,风雨欲来啊!总兵大人来得倒是正好,省得我再去找你。”

  万历一听又惊又疑,“到底什么情况?羯族不是被阻在北境么?怎么,辽东莫名其妙就被吞了?”

  “狗屎,就凭那些个死太监?哦!我忘了,他们打仗不行欺上瞒下倒是很有一手。”去请医师的张仟刚回来便听到这话,顿时破口大骂。

  万历就郁闷了,太监监军又不上我的错,冲我发啥火。

  “就你废话多,去帮李医师搭个手。”谢安士装模作样的喝斥了一句。

  “哼!一日失地十几里,现在才在辽东冐头也算是那些杂碎有能力了。”张仟嘀咕着一边帮李医师将伤重的马中汉抬入房内。傻姑泪流满面的嘴着进去,看来被吓得不轻。

  “无关的事我也不说,只是这事你一定得知道。”谢安士招呼着万历至客厅坐下,才将所有情况全盘托出,“情况便是如此,还有,这还两个活口就都交给你了,要如何处理我不过问。”

  总兵万历听完眉头紧锁,说实话如果不是有这么多尸首摆着,他根本就还相信有这种事,“我会上报给郡守,同时写信请周公子给上面的提个醒。”

  这般回答说明他根本没信心让上面的人相信北方诸族已到辽东,十几具异族尸首就想证明大军压境了,就算上头的够清醒说服力也不大,更何况上面的人~~一言难尽。

  “那是最好。如果再有消息我会派人通知你。”

  “王爷呢?王爷怎么说?”

  “现今天下没有皇令私参军政是大忌,特别是外姓王,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局面王爷能做的不多,栖凤山刚布局,也别指望有大作用。”

  万历沉默了许久,才令人割了首级用马车装了,押上两个活口连晚赶回兴城,也亏得他还有点良心,临行前留了一百人在溏水县让谢安士调遣,另外还不望遣人将消息带给李老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