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往事如烟 现事狗煲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394

  冬至!

  预示着寒冬将要到来,但相比于往年今年这一天对于溏水县人民说特别不一样,对于流落在周边的难民真的是比过年还值得欢庆。

  原因无他,先是王良、李杆一匪一官这为祸多年的两大害死了,平时不敢怒不敢语,今日鞭炮轰呜,没钱的于火盆里扔上几节枯竹,听着爆裂声也能凑个热闹。

  人死能死得让别人这么高兴,也算是他们唯一的意义了。

  随后李府于城东城西一齐搭棚施粥施药救济灾民,出钱请工让难民收拾被烧毁的房子街道也算是有一份收入。城中受贼害无家可归者每人每户都得到了百两银钱的安置费,这相比于损失的银钱要多出许多,人人欢喜。对于亲人死伤者来说,这点银钱换不来性命,但也胜于一无所有,多少也能慰籍。

  豪绅们对于李府哪来的银钱做善事有微词,毕竟出钱买平安的也有他们一份,名声却让李隆昌挣了,但说归说却也不敢真死皮赖脸的要回来,毕竟那是人家女婿拼命抢回来的,还灭了王良,就冲这一点他们也不敢多事。

  晚上府上特意宴请万历,除了大小乡绅连李捕头几个民壮百夫长都到齐,李隆昌什么用意谢安士大概都清楚,让他去压场子本来是不想去的,耐何是自己老丈人面子还是要给的。

  刚入了坐,众宾客便纷纷起身行礼,“李公冬至安康。”

  “呵呵,好好好,都坐吧。”李隆昌陪感荣耀,本指望着以后儿子出人头地光辉门楣,今天一看也用不等那一天,这上门女婿就能让整个溏水县对李家刮目相看。

  他就不记得以前是如何不待见谢安士的,刚回来就急着往外轰。

  “今天冬至,难得有这般好日子,大伙一同共进晚膳,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万厉就是个武人,也没那么讲究与娇气大口肉大口酒比山珍海味来得都实在,今晚这宴菜太合口味了,“李公客气了,嫩羊娇耳汤再加上热腾腾的狗煲,大善大善。没比这更合适的了,这个冬天啊打着膀子睡都不怕了。”

  “今天能聚在一起安稳的吃食,全靠万总兵奋勇杀贼,老朽敬您,请!”李隆昌心气一足,老毛病都好了还颇有几分豪迈气!

  “不敢当,皆是将士搏命,令婿指挥得当的功劳。”

  谢安士笑了笑举杯道,“万总兵你就别客气了,少了你什么都做不成。大家敬敬万总兵,敬溏水县的英雄。”

  “英雄两字实在……!”

  兴致一上来,众宾那理会得那么多,纷纷上前敬酒,把万历的话全用酒压回肚子里去。

  “贤婿,也多亏了你。”

  李隆昌居然向谢安士敬酒,把他嘘了一跳,连忙从坐位上起身,“使不得使不得,您老今天是怎么了,这般会坏了老幼尊卑。”

  “我是代溏水县百姓谢你的,也谢谢为李府拼了十年命。”

  “唷,不轰我走了?”

  李隆昌脸色一红,“人老糊涂莫往心里扎,青召交给你我放心。”

  有胆大好事的见此便道,“李公,您这贤婿好像是倒插门的吧,以前不是总瞅着不对眼么,现在便让给我家呗,我那闺女刚好到了出阁年龄了。”

  李隆昌连忙否认,“朱族长你醉了,我几时说过。”

  “您忘了,去年三族议事。才说要轰将出门呢。”

  李隆昌见掩不过去干脆也抹开脸皮了,“朱族长你倒是想得如意,实话告诉你吧,我这贤婿也是我闺女自己挑的,有本事你让你闺女挑个去。要不然入我李氏家门也是个办法,哈哈哈哈~”

  “明天我就让她抛绣球去,不信砸还中一个好的。”

  都几十岁的人了,这也能拿来比。谢安士摇了摇头自觉的离远点,安安安静吃肉的好。

  刚换了个位置坐下,李捕头便端着酒杯过来了,“大人,小的敬您一杯。”

  谢安士不想多喝夹了片肉虚点一下算是接下了,“又不是正经场合你我平辈相称便可,别大啊小的,听着难免生份。”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其实,我想借此斗胆跟平津王爷讨个差事。”

  就这么直愣愣的讨差事哈也没有,李捕头这个人也是奇葩,换了别人估计会被人直接轰出去,不过谢安士并不讨厌,这种人不会是伪君子。

  “你现在身兼两职,衙役二十名,民壮一百,溏水县不得给你三分面子。还不够吗?”

  话一说开,李捕头也直率了很多无忌直言,“不够。至少我要能在一乡一县之地不受制肘。”

  谢安士双眼烔烔,“你想成为李杆还是王良。”

  李捕头眼神偏斜又迅速凝正,“我只想活出个人样,还望大人成全。”

  “你在害怕,怕来的新县令还像李杆一样仗恩挟报,刚愎自利,不把下属当人看。可你能确定到了一个新地方便能碰上一个好上司?”

  李捕头哑言。

  “想要活得自在,不卑不亢、无愧于心便足以立身立志。你不必急着逃,好好经营你手里的便足够了。”这句话曾经是那位结义大哥对他说的。

  “……谢谢!”李捕头沉吟许久最终说出两字,也不知道他真听进去了没,只将话锋一转,“谢兄,王良那厮葬于何处,我想去看看,毕竟多少承了他家的恩情,我们一家子才没被饿死在路上。”

  对于王良的过往谢安士无心思打听,由于战乱从北境流落他乡的,没几十万也有十几万,这其中又有多少能过上安稳日子的,他能特殊到哪去。

  只听李捕头又道:“十年前王家因北方战乱投奔溏水远亲,可身家不俗,记得当年进城之时,县里的大小官吏乡绅都去迎接了……”

  “等等,我好像有印象!”谢安士也是十年前来到溏水的,路上曾远远的看到一队相当豪华的车队。

  香车上坐的是家属,马车上拉的是成箱成箱的贵重物品,婢从仆成群,随队而行的还有满满百车的粮食。

  难民们像觅食的蚂蚁一样结成一群就跟在这群车队之后前进,主人倒也慷慨,每次停歇总会施粮,谢安士记车里曾有两个跟他差不多同岁的贵少年用冻硬的馒头砸自己,那两人难不成是王良兄弟。

  命运这种东西啊,到底要怎么说?

  “后来呢?”谢安士不明白,这么豪富的一家怎么最后搞得家破人亡了!

  李捕头一声冷哼,“还不是为了钱财。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问题便是在王家投奔的亲戚张家身上。”

  “不止一家吧。”

  “张家只是引子,因为侵贪合伙做生意的钱财,闹上公堂。也不知道张家使了什么手段便让县令,各氏豪绅都勾引在一起。往王家头上扣了一个私通异族的罪名,一夜之间人死财散,王家主人被斩首,王家兄弟入了大牢。也不知道王良是怎么说服李杆的,两者一拍即合玩起了官匪游戏,以剿匪的名义征收税银,不但狠刮那些大户的钱还从百姓身上抽血。”

  “也就是说被灭门的那几家并不算无辜了。”

  “可以这么说。”

  谢安士听完只说了句,“就在栖凤山上,不过你想去最好让杨凡带你。张家莫不是,幸存的那一口子?”

  “对。山上不是~?”

  谢安士递给他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睛,李捕头不是愚钝之人一看便明,这其中还有些原因,话到一半咽了回去。

  “记住靠着大树也要多抬头看。”

  “明白了。”

  “呵呵呵~,贵府挺热闹的啊!”一个很突兀的声竟响起,李老爷子柱着柺缓缓的从门外踱入,四位随从紧随左右。

  而外面张仟的怒喝声与打击声响一团,听声音绝不是动动手那么简单,应当是与亲卫许屯拼上了。

  张仟这家伙还是年轻气盛了些,人家虽然不请自来,但好歹上门是客怎么就直接动上手了。

  “叔公冬至安康。”众宾客见李老爷子入门,连忙起身行礼,宴会气氛从相谈甚欢变得非常局促。

  谢安士在人市上见过这老头却不了解,出于厌恶也就懒得起身迎接继续吃自己的狗肉煲。

  李隆昌想不明白这位大人物不请自来有何意,不敢待慢慌忙从主位上起身跑下去搀扶,“叔公您老不是在别院养身体吗,要进城我让人去接您啊!”

  “没事没事,人动一动对身体好。只是你这府上什么时候戒备这么严了,我老头子差点被人轰出去。”

  李隆昌有些紧张,“这不是让山贼给闹的呗,所以请多几个看院的,才来的不懂规矩,我这便去喝骂。”

  “凡事都有规矩,既是职责所在那便没错,年轻人嘛随他们打闹去。”李老爷子在主位上落坐。

  李隆昌多少松口气,这李老爷子辈份高,曾任太学院太傅,当朝天子亲师。儿子现任吏部尚书,这官在洛都不大,可在这种小地方他说话连李杆都后跪着。

  “不过,吃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我就不说了。但这主政一方的父母官刚死,你们就这般大摆宴席是不是太过没规矩了吧。”此言一出众人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好好的狗肉煲都不香了。

  咯咯咯~!

  这种情况下,谢安士嚼骨头的声音就跟打雷一样明显。

  李老爷子皱眉,随行侍从狐假虎威大怒喝斥,“大胆贱民,安敢造次,速速叩头认罪,方可饶你一命。”

  李隆昌连忙解释,“叔公您切勿动怒,这是……”

  “隆昌你从哪招来的上门女婿,真是没规没矩。”李老爷子一双三角眼上下审视着吃得一嘴油的家伙,这人横看竖看怎么不像是个有能耐的人,李杆、王良真的全折在这人手里!

  “……贤婿你还吃,赶紧过来给太叔公陪个不是。”李隆昌真是急,这女婿怎么这个时犯浑。

  谢安士屁股都懒得动一下,“狗肉煲很好吃。”

  很明显,这是要对着干了。

  李捕头早在旁边连连给他使眼色,闪得眼皮都快抽筋了就没见他有什么反应,本以为他是不知道李老爷子的分量,现在看来是完全不待见这位。

  李老爷子冷笑一声,“狂妄!没规矩就得教育。”

  四个如狼似虎的恶仆当即扑上,却只见听呯呯呯啪四声,四人直接就躺了脑门上头破血流,酒壶、酒杯、沙煲盖子与半截骨头碎了一地。

  “太叔公是吧,要是来做客我欢迎,来这摆谱的麻烦出门左右转爱去哪去哪。”谢安士带着三分酒意大声喊道。

  卧槽!这小子也太不知死活了吧,君王侧可不是天下第一啊喂。万历自李老爷子进门便从旁人嘴里问得了消息,这人放洛都都没人敢不给面子的,你丫的叫人滚?

  李老爷子当然不只是来摆谱的,所谓无利不起早,他不请自来一是为了那赃银,白花花的银子就这样散给那些蝼蚁一样的贱民,太过于浪费。

  二是为了亲自探探谢安士的底,李杆虽死,但受托的还得继续办,这是规矩。

  一上来就摆谱当然是为了先声夺人,好把赃银以公法的名义拿走。可是,带来的四个好手一瞬间就躺了。

  “好啊!眼无尊长。够胆量将老夫也砸倒。”李老爷子见爪牙没了,直接倚老卖佬起来。

  “真以为我不敢吗,你个老不死的给我站稳了,看我不砸死你。”谢安士端起狗肉煲子做势欲砸。

  “不可!贤婿你这是做什么赶紧放下。”李隆昌吓了一跳,连忙挡到李老爷子面前。

  众宾客也坐不住了连忙跑过来,拉的拉挡的挡。

  “怕是发酒疯了,快护着老爷子先走。”李捕头眼睛转了转大喊一声扯着有些懵逼的万历挟起李老爷子就往外跑。

  谢安士力大非常几个人那拉得住他,端着狗肉煲就追,李隆昌带着喊了李丰庆希望将谢安士拦下来。

  正在外面打得激烈的两人被这闹剧般的的一幕,冲得脑袋发昏架也打不成了,这是场景是那条村的野妇村汉争吵打架么?

  张仟嘲笑,“狗腿子,你主子跑了还不快追,要跑没了还不得变丧家犬。”

  “最好别落在我手里,否则让你看看爷的手段。”许屯恨得牙痒痒,但无耐主子莫名其妙的被人给架走了不追不行。

  “人不与犬斗,滚你丫的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