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闺谈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688

  遇到危险时落荒而逃不可耻,可耻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而逃,堂堂太傅就怕一锅狗肉吗?这显然很荒唐。

  李老爷子被架着逃回别院后,左思右想发现自己完全是被耍了,预设的过程与结果一样没实现,刚开始便被一种近乎无赖的举动打断。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知道这人不按套路出牌,愦用的手段怕对付不了他。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很好!是我小看你了。老夫最喜欢吃骨刺多的鱼,一根一根拔掉肉便比幼嫩处子还要鲜美。”李老爷子瞄了瞄两个一路扶着他跑出来的人,“尔等何人?”

  “小人李泽恩,拜见老太傅。”

  “卑职万历,拜见老太傅。”

  “嗯!亏得你们手脚快,要不然真会被那泼皮浇一身狗肉汤。老夫一向有恩报恩,说吧,要什么?”

  李捕头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没说出要个差事,“能帮得上老太傅是小人三生修来的福份,那能求得赏赐。”

  “老太傅,那等泼皮无赖,要不是有君王侧金符在身,我便将地打杀了,那会让他追着您啊!”万历这马屁拍得还算可以。

  李老爷子撇了一眼,“总兵大人您就别跟一个捕头一般溜须拍马,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不合规矩也难看。”

  “唷!您老教训的是。”

  “既然你们不想要,那我便替你们决定了。给我瞪住李府,特别是这个谢安士,有任何动静都报上来,事儿办好了,在洛都一人给你们谋一个位子。”李老爷子确实有这个能力,一句话能掌你仕途升贬。

  李捕头与万历互相看了看也不知道对方所想为何,但表面上应的却一模一样,“但凭差遣。”

  许屯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里满是不信任,“爷,这万历也就罢了,但这李捕头与姓谢的相交非浅能信得过?”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此人有心,名利面前谁能抵得住?再说,知道信不过更要用,这种人任何事都瞒不住。”

  “爷您说的太深奥,我可听不懂。”

  “在这种位置,听不懂也是好事。”

  许屯抓头,“哪,那些银钱就不要了?”

  “唉!被那小子一通胡搞,怕是拿不到啰。罢了罢了,就让隆昌那小子挣点名声吧,来日扶他做族长,散出去的钱总归还会回来的,不急不急。”

  这句话许屯倒听得明白,“小的会安排。对了前日新到了一对玉玲珑,三年份的可嫩着呢,爷您可尝尝鮮。”

  “乏了,明天再说。”

  ……

  “贤婿你啊!让我说你什么好呢?那可是李老爷子,我都得叫叔公,怎么能这般胡闹呢。”李隆昌慌得团团转,“万一他老人家气不过往上一打招呼,那就完了。不行,你明天给我负荆请罪去。”

  谢安士挖着耳朵,“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那槽老头坏得很,我没当场宰了他算给他面子了。”

  “你~!汝子不可教也。你不去,抹了这张老脸我也自个去!”李隆昌顿时气结,说完拂手而去。

  “爹,这是?”

  “唉~!”李隆昌不知道说啥,叹了口气便走了。

  李青召没有参加这场宴会,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只听春兰后来说是李老爷子与谢安士起了冲突,过来一看宾客早已散尽,只是地上还躺着四个人没担走,进门的时候四个倒霉鬼才醒过来,捂着满脸是血脑袋像见了鬼一样落荒而逃。

  李青召吓了一跳还以为乍尸了,一看还是活的才算稍稍放下心,“安士你怎么把人打成这样?”

  “已经手下留情了。”

  “看看你吃得什么样子,满嘴是油,乞丐的形象都比你好,还将军呢!”李青召摸出手帕帮谢安士擦掉一嘴的油,“出了什么事非得用这方法。”

  原来也知道这是故意的。

  “哼,不请自来明显就是猫闻到腥味了,奔着那赃银来的,一进来就摆架子讲规矩,看着厌恶,真要让他讲起规矩来银子怕是保不住了,所以直接砸跑了。”

  手帕香朴朴的,不浓不艳是雨过莲花般清香,闻着身体里的燥意都小了不少。

  “钱财惹祸,明天增设粥棚早点散出去的好。”

  “听我的留些,南下或者到洛都地界置些产业,万一以后有什么意外,也不用为活计发愁。”

  “……意外,什么意外?”

  “本来怕你徒增担忧。也罢,跟你直说了吧,王良跟羯族有所勾结,溏水怕是不安全。”谢安士本来是不想说的,权衡再三觉得早点知道也能有所准备。

  羯族!

  李青召听说过,在北境肆虐的五族之一,所过之处人畜无存。“不担忧,有你在呢!”

  谢安士还是第一次听她说这般话,顿时激动不已,狗肉吃多了的燥意又起来了,“夫人!亲亲。”

  啪!

  一块手帕直接就糊到脸上,李青召一脸嫌弃,“一身酒气,膻气臭哄哄的,想得美。”

  谢安士嗅了嗅确实是有些味道,“男人味!哈哈哈哈~。”

  “傻!”李青召笑骂,“洗洗去,冬至总得去给嫂子请个安。”

  “晚上去不太合适吧。”

  “礼数不能丢。”李青召本来是想白天抽空去的,可谢安士睡得像块石头,死沉死沉的,只能晚上再去。

  “好。”

  杨玉奚自从住入李家身体倒也逐渐见好,环境是一方面,又有救回来的小女孩做伴精神有所寄托,心病得医才是最主要的,每日在花园看看花,两人忙时帮着照看一下三个孩子,丧夫丧家之痛慢慢得到安抚日子倒也过得安稳。

  今天两人一齐过来还是让她挺意外的,又很欢喜。她是过来人,谢安士两夫妻什么情况她不用问也大概知道,现在总算有哪么点夫妻的样子了。

  “嫂嫂,冬至节安康。”

  “冬至节安康。”杨玉奚一招手,“妹妹过来,知道该怎么说了吧。”

  两条小辫子蹦啊蹦的,“叔叔,婶婶冬至节安康。”

  婶婶!李青召发现有时候礼数足了也不是很让人高兴。

  谢安士揉着那小脑袋,“妹妹乖不乖啊?”

  “可乖了,姐姐,娘亲都说我乖。就是哥哥不知道。”小姑娘还记着哥哥呢。

  谢安士有两日没来了这孩子已认了杨玉奚当娘亲,这倒是好事,“知道的,写封信让鸽子带着飞过去便知道啦。”

  “我会,我会两个!”

  谢安士笑了笑,“两个可不够,要把娘亲,姐姐哥哥,叔叔阿姨爷爷全都写上,你哥哥会更高兴。”

  “可我不会写。”

  “我教你。”谢安士好为人师,跟丫鬟魏春春拿了笔墨纸砚就当起了先生。

  李青召也乐得一大一小能安静会,自己能和杨玉奚谈谈话,相处下来发现这嫂嫂但谈吐不俗,气质雍贵,对音韵诗画也甚了解,出身定然不俗,只是为什么会沦至此,她同时没勇气问。

  “嫂嫂您要喜欢,说给她取个名字养在身边。”

  “问过,说怕改了名以后哥哥认不得,本名已记不得了,坚持说名字就叫妹妹,也就由着她。”

  “此番种种也不知道是谁的罪。”

  杨玉奚了解过此中缘由,听完拉过李青召的手轻轻拍了拍,“善良绝非罪过,你不能怪自己。”

  相似的话谢安士说过,但李青召始终无法完全解开心结,只能尽量给小姑娘更好的照顾。

  “嗯!不说这个。您身体还好吧?”

  “能有什么事,每天都是好吃好喝的。”杨玉奚抚着小腹,“小家伙也不闹腾了。倒是你每天忙这忙那的,你看你青山云黛难展颜,眉头总锁着不好,笑一个。”

  李母早逝,李父身体又欠佳,李青召早慧,大小担子过早压在身上,少有人关怀,今有杨玉奚这亦嫂亦友的关怀,心里自有温暖,会心一笑若如明月拔云见世,说是倾城之姿也不为过。

  “这才对嘛!拔云见月你这相貌,比起我那小妹也不逊多让。可怜碰上个木头人不解风情,让你苦苦等了十年。”

  谢安士话听了个半截抬头便问,“谁是木头人?”

  “没你事。”

  李青召三个字扔了过去,谢安士只得怏怏的回去教小姑娘写字。

  杨玉奚看了好笑,“他大哥做啥事都一板一眼的还好讲大道理,倒是二弟的性格有时暴烈如山火有时阴柔像牛毛细雨让人捉摸不透,我还怕你吃亏了,现在看反被你吃得死死的。”

  “他!”李青召有些不太信,“就总爱耍流氓而已。”

  杨玉奚捂嘴一笑,“你啊!怪不得你现在还是完壁之身,两夫妻之间有什么流氓不流氓的。”

  李青召脸色微红,“嫂嫂~!”

  “好啦,好啦我不说。你们以前的事我是不清楚,但现在我看得明白。这又不是什么太平世道,像他们注定要走在刀尖上,指不定哪天就,别让自己后悔才是。”杨玉奚说着说着不自觉的潸然泪下,这还是她自得到丈夫身陨后第一次落泪。

  李青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是紧紧握住杨玉奚双手。

  半晌杨玉奚才稳定了情绪,“让你见笑了。”

  “没有的事。我为嫂嫂抚一曲可好?”不懂怎么安慰人,但李青召知道听曲子能舒缓情绪。

  “好啊!”杨玉奚欣然应诺。

  “春兰。”

  “哎!小姐唤我呢?”春兰跟春春两姑娘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被喊了一声像捉贼被抓一样,春春在一旁偷笑。

  “你这丫头,去把我琴拿过来。”

  “好的。”

  春兰取了琴顺便还把檀香,香鼎也一并拿了过来,倒也是细心,摆好了琴,点上香。

  “小姐要弹什么曲子。”

  “不知。嫂嫂吾这便献丑了。”李青召确实没决定弹什么曲子,因为一向抚琴都是随心而定,端正琴前,手抚上琴拔出一弦才知曲词,

  争~萧瑟如秋风。

  曲定,词定。

  李青召玉指轻捻慢拔,红唇轻启轻眉曲轻吟,“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一曲秋风词道不尽萧瑟,在李青召清柔婉转半吟半唱中却有种别样的柔情,相思不苦,因人已归。早知绊人心,却不悔当初相识。

  曲终,李青召才反应过来,明明是为了让杨玉奚舒缓情绪,却弹这种曲子明显不太合适。

  “嫂嫂见谅,指抚琴曲自来。本想为嫂嫂弹这首舒缓心情的,现在反倒是坏了您心情。”

  杨玉奚轻抚腹抬首望月微笑,“不,这很好。玉奚不悔相识君,我料君心应如是。孩儿记住你爹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绝非逆臣。”

  她能释放掉积压在心里的情绪,对已对人都是好事。

  谢安士不知道两人是怎么谈的,在一旁肆意挥墨,写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还正妹妹是看得一脸懵。

  “叔叔是这样写的么,怎么只有一字?”

  “叔叔好看不好看?”

  妹妹认真的端详了一会,觉得这位叔叔温柔人又好于是点点头。

  “那叔叔便是帅,帅就是叔叔,千军万马第一帅的帅。”

  但听琴声词言入耳,会心一笑也不多语。

  李青召恰好从眼角掠到他那得意样顿时有些羞恼,转念一想,“嫂嫂,今晚我便陪你秉烛夜谈好不好?”

  “好啊!”杨玉奚当然喜欢,话出口便有些后悔了,有些歉意的看向谢安士,“二弟,青召今晚就留下陪我了,可以吧。”

  谢安士还能说啥,只能应是。

  李青召帮着杨玉奚下逐客令,“天色已晚,你便早些回去安歇吧。”

  妹妹很有礼貌,“叔叔贵安!”

  谢安士就这么被赶了出来,只能郁闷的回房间睡觉,路过花园居然看见马中汉和傻姑坐在一起看月亮。

  悄悄的走了过去,“你们不冷的吗?”

  傻姑娘吓得惊叫一声眼里居然现出了一丝清明,马中汉直接蹦了起来,“卧槽!将军人吓人吓死人的知道不。”

  “心中无鬼还怕人吓?老实交代,你对人家做了什么?”对于这个被王良买去当老婆的女人,谢安士真没时间去过问,只知道被马中汉照看着,可一天的时间就照看到这份上,本人跟媳妇分别十年回来快一月都没一起看过月亮,直觉告诉他有问题!

  “吹风看月亮发呆呗,还能做啥?”马中汉有些无奈。

  “真的?”

  “珍珠那样真,刚来那晚可是闹了半晚,也是王大叔发现她看月会很安静,这不天天都这么看,没月了就去荷塘那看仿玉瓷球。”

  “这样啊!那你们继续看,不打扰了。”谢安士拍拍屁股就走。

  “老大,我这得看到啥时候去?”

  “你问我,我问谁去。病好了,说不定以后能给你当媳妇。”

  “缷了职真是越来越不负责任了。”马中汉无奈一叹,“再看会就回去睡觉了,冷!知道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