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幸存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354

  “什么时候?!”肯林不明白,护腕被一刀一刀割开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一共十刀吧。断指带给你剧痛倒是让你对同一只手的另一处小伤口的痛疼感感觉迟钝了,处于疯魔状态更是忽略了这些小细节,一切正好。没有更好的武器来破甲,真是有些麻烦呢。”

  谢安士战斗一向干脆利落,要不是民壮营装备的刀太烂他也不用废就些劲。不过,或许也是报应不爽吧,屠村食肉的屠夫最终还是死于一把不知主人只谁的杀猪刀上。

  在这么激烈的对战中,一连十刀都准确的落在同一位置,如此冷静、精准,不愧是传说中的人。肯林挣扎起身,“你姓谢?”

  “对。”

  肯林仰天长叹,“北风的霜刀居然飞到了就里,哈里稣耶(别在意细节),难道此人注定会成为诸族的灾劫!”

  “你们就是灾劫,下去赎罪吧。”谢安士挥手,己钝的杀猪刀从肯林脖颈切入拉出一条血珠,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塌这个屠村恶魔最终还是死于自己制造出来的屠场之上。

  首领虽伏诛但村子里的战斗还没停歇,黑水部的战士虽少却都是精锐,战斗一打响暴露出来的人数也就是七十多人,几乎是一对十,依托房屋与预设好的埋伏给予民壮巨大的杀伤。如果不是谢安士将相当一部分冲散杀伤,凭借重利诱惑之下的一时气勇村勇民勉强能与强敌拼杀,饶是如此现在也到了强弩之末,别说勇气体力也渐渐跟不上了。

  而黑水部战士却越战越勇,反过来将民壮又引入了两条死胡同的窄巷之内,巷口盾兵堵路配以枪兵勾爪向内齐头并进,屋顶居高临下将弓箭拉满一通乱射。惊慌之中有人想翻墙而逃直奔被射杀,向前冲的被乱枪捅翻,向后缩的被勾爪拉出斩杀当场。

  李捕头身中两箭还在拼命呼喝着让盾兵转向巷口阻止推进,可别说窄巷进易退难,单是头顶呜呜飞的箭矢就让那些盾兵抓死唯一能保命盾牌那会将之交出。

  令行不通,只能另想它法,招呼着人奋力劈砍撞击两旁的巷墙,企图打开一条生道。但很明显,既然被选做诱敌歼杀的街巷当然是被重新加固过的,一时半刻那破得开,眼看复灭只是时间问题,李捕头绝望了。

  突的,一声震摄全场的声音响起,“肯林人头在此!大将已死尔等速速举手受降!”

  一把粗大的狼牙棒从远处飞至,轰的一声一端插入一处巷墙之内,一端悬着肯林首级。

  鏖战双方皆是大震。民壮们军心大振齐声纳喊同时往巷口一涌,居然将推进来的黑水部兵撞翻在地,接着刀枪齐上将之砍成肉糜。

  黑水部军心剧震,被奉为部族第一力士,王狼之左爪,有百夫不敌之勇的肯林居然败了!我们的大计呢?信仰的崩塌伴随着的是战斗意志,意志一松便是一泻千里,都还没回过神平便被一涌而上的民壮乱刀乱矛一个一个捅翻砍死。

  刚从死亡边沿爬回来的民壮带着劫后生的快意与疯狂冲进被占据的房间中一阵砍杀,黑部水覆灭已成定局。

  轰~!

  一声雷霆巨声带着火球与浓烟升腾而已,一间房屋倾间化为齑粉,冲进房屋的民壮瞬间被炸碎震死,幸运的被气流冲飞出来滚在地上七孔流血,眼见也很难活了。

  这一声巨响将被胜利冲得头热发热的民壮们一下子冷静了下了,放弃围攻纷纷往后退。

  却见据守的房子内冲出几位黑水部战士,状若疯狂哈哈大笑着冲向民壮,每人都抱着一个腰粗的木桶,木桶上用红土覆了顶只留一条火线滋滋冐着火花。

  李捕头大惊,“快退!快退!”

  民壮们看到方才那个威力与架势,不用说撒开腿就跑,可人多混杂道村道又小一时间那跑得许多,眼看就要被拉着陪葬。

  咻咻咻~

  几支劲矢飞致奇准无比的将几个已经疯狂的黑水部战士射死,几个火雷桶掉在地上咕噜噜乱滚,本以为逃过一劫的民壮依然吓的魂飞。

  “来不及了,快砍掉火绳!”李捕头呼喝着已先抢先冲出一刀砍下,险之又险的将快燃尽的火绳砍断。

  其他人一看跑已来不及豁出一命,冲上前按稳火雷桶手扯刀割,使出吃奶的劲总算阻止了爆炸。

  却有一个火雷桶借头坡度一路猛滚,吓得前面的人屁滚尿流根本不敢停下来处理掉火绳,后面的人一路紧追,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体力不济拦了几次都没拦下来,眼看火绳快燃至底就要爆炸也不敢再追,扑到墙角躲避冲击。

  只听~

  嘭!一声炸响,紧接着呼的一声呼呼火浪直冲上六七丈高持续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收缩减弱。

  没炸?!

  众民壮看到火舌越越小才敢探出头来查探情况,只见火柱里正有两根被烧得通红的破甲重箭箭头,谢安士正站在火雷桶不远处,踩踏一块带火的残缺木板。

  火雷桶是他用破甲重弩提前射爆的,虽然他也不懂什么原理,反正是知道不管什么火雷只要没了外壳爆炸的威力就会少很多倍,很多只会燃烧。

  “大人,大人幸好有您。要不然剩下的兄弟全得完蛋。”李捕头赶了过来,颇有一些大难不死的喜悦,说话都有些发抖了。

  “清点伤亡吧。”谢安士却没半点喜色,这场战斗归根结果还是他的失误,不该让他们这样直愣愣的冲进村子,这些可不是以前带的那些精兵只是一群民壮。

  “是!”

  李捕头顾不着处理箭伤,草草的包扎了一下去就去清点伤亡,这一清点心情也坠到了冰点,出来满营五百人,现在就剩下两百出头,且大部分带伤。

  敌,全数战死七十三,七十三人至少有二十多人死于谢安士之手,斩敌首一人。俘虏,无。也就是说五十多人杀死杀伤了民壮营三百有余。

  来不及悲伤,还有大量伤者需要救治。李捕头没有经验,谢安士便指挥轻伤的满村搜罗布匹割成条状用水煮了拧干晒干当绑带。幸运的是村子打猎为生的猎人颇多,常备有外伤药物,黑水部也带有行军也带有不少药品,救治及时倒是很大程度减少了因伤减员的情况。

  朱大福大难不死,被人从阁楼里抬出来时还能说话,谢安士为他接好四肢便晕死过去。

  “贱命就是硬!”李捕头不由的感叹。

  “阁楼上不是还有一人吗?”谢安士问道。

  “心脏中了一刀,死了。”

  “杂碎!最好别让我再碰上你。”谢安士特意去找过,只看到滩血迹与扔在地上的破甲箭,三咅晋安挨了一箭却没死。

  “七屯里算是全完了。”

  有个民壮跑过来报告,“营正,大人。小人发现一个地窑,里面还有活口,应该是幸存的村民。”

  “那还等着干嘛,把人放出来啊!”李捕头急切的道。

  民壮又道,“可……都是女子,且没衣物。还有地窑口压着巨石,兄弟合力都搬不动。”

  李捕头大怒一拳擂在桌上,“畜生!”

  谢安士皱眉在北境这种事他见过听过太多,“李捕头去寻些衣物,另外把火沙火雷桶集中起来小心看管,千万别近火烛。”

  “诺。”李捕头自去安排人手做事。

  “你带路。”

  “是!”

  地窑是在离阁楼不远处一个院子里发现的,平时应是储藏用于过冬的粮食蔬果,黑水部入侵后将粮食搬出,又用来关押俘虏到的年轻女性村民。为了不致于将捉到的猎物闷死还在斜角上打了个通碗口大的通气口,也正是因为这个,那个来收尸的民壮才发现里面还有幸存的村民。

  窑口的巨石却是院内本来用来观赏的假山,不用想也是肯林的干的。

  谢安士绕着巨石看了一绕估摸着以自己的力量要搬开还是有些费劲的,于是又让民壮去搬了狼牙棒。

  别看狼牙棒在肯林手里轻得像灯芯草一样,两个民壮一起扛才不算艰难,谢安士接过当锤子用,嘭嘭嘭~将假山砸得粉碎,这才开了窑口的石板,将衣服,水食装在笼子里用木杆子挑了送入窑子内。

  做完一切,便退出院子等着,一时半刻后十三个年轻姑娘便从院水走出,到了李捕头面前直接跪倒便拜(李捕头穿着百夫长服,谢安士却是一身宽散的皂衣),叩谢报仇雪恨的大恩。

  李捕头有些手忙脚乱连忙闪到一边,“错了,错了。姑娘们,你们恩人是这位谢大人,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十三人起身又拜。

  只谢报仇雪恨之恩,却不谢救命脱困之恩,谢安士一听便知这些女子已生死志,苟活至今还是想看灭门灭村的仇人伏诛,伸手一扶,“活着不易,不可轻生。全村老少还等着你们披麻送终,传承香火呢。”

  听闻此言,十三人一开始只是默默垂泪慢慢的哭号声悲恸天地。

  谢安士年纪轻轻却已历尽沧桑,面对这种不知道如何规劝,默默走开只吩咐人看着以免做出傻事。他不是那些满口三纲五常仁义道德的士大夫,女子被污了贞操就不配活着。如他所言,活着不易不可轻生。

  李捕头和众多民壮听闻悲哭声,想起死难的袍泽也不免悲从心来顿时泪流满面,怎么忍都忍不住。

  “送信的出发了没有?”

  李捕头抹了抹眼睛禀报道,“一回溏水一回兴城,早先已经出发。”

  “嗯!”

  “大人,您……您就不……”

  “别人可以,你可是营正眼泪鼻涕流一脸像什么样子,正事做完了吗?”

  “玛的!”李捕头用力的抹了一把脸,一个一个的踢了过去,“一群大老爷们哭个屁啊。袍泽都找齐了没?火沙火雷搬完了没?村里老少埋身之地找着了没?”

  确实,战斗是结束了但还有很多收尾需要做。落叶归根,至少牺牲的袍泽要运回溏水下葬。黑水部的尸骸也不能这么丢着,不是多余的怜悯,而是不处理很容易滋生瘟疫,祸害的还是周围百姓。

  人刚散去,又听村外马蹄声阵阵嘶鸣之声不绝,这绝非小股部队才有的阵仗,嘘得民壮们顿紧张起来,以为羯族之兵又来了,混然忘了此地还是大乾朝所控地界,其实也难怪,驻兵重镇的边上整个村都被人屠了还不知道,很难想到这还是大乾的疆土。

  “别慌,兴城方向来的。哼,捞功劳动作倒是挺快!”

  谢安士抬首望去只见一队百余人的骑兵轰隆隆的冲进村内差点撞上了几个搬运尸体的民壮,高头大马上坐的却不是万历而是一个神色倨傲的青年人,身着五品飞骑尉服,这让他很是意外,万历开前可是相互通过气的,现在却……。

  “火沙火雷藏一半,快去。”

  李捕头愣了愣才回过神了招呼着人跑去藏东西。

  倨傲青年目视左右,“出来个说话的。”

  可并没有人现应他。

  堂堂五品大员居然被一群乡野民壮无视,许傀勃然大怒拿起马鞭就抽,“聋了还是哑了?”

  “啊~!”许傀疼呼一声刚抽出去的手骤的缩了回来,手背上已青紫了一大片,马鞭和一块石子同时啪的一声掉到地上。

  “蛮贼已经尽数复诛,大人这么大的火气怕是没地方撒了。”谢安士手上捏着两块石子走了出来。

  威风没耍成反而被打了脸,许傀那里咽得下这口气,“袭击官差,等同逆贼给我拿了。”

  同行的骑兵大眼瞪小眼没半点动静,他们是认得谢安士的,别说都收了恩惠,就算没有也不敢动手。

  许傀见没人动手愣了愣,脸上像被咸鱼扇了两巴掌一样,大怒喝骂,“你们想抗令不成?万历平时是怎么训的兵?全是一群废物!”

  万历虽是总兵,但此时总兵一职还只是有职无品,非战时也无实权,开战时才领印出征,平时只协助太守处理军政事务,处景如何全看太守脸色。有固职的五品飞骑尉确实有资格骂他。

  谢安士面色森冷,“我问你,万历呢?”

  “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介侥幸活下来的贱民也配说话。左右亲卫给我拿了,村口斩首示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