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执刀正使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456

  非亲兵竟指挥不动,许傀一怒之下令新卫动手捕杀谢安士,亲卫可相当于私兵,听到命令立刻有四人抽刀下马。

  此一时彼一时,民壮们起先是摄于谢安士的凶狠才听命的。现在这一仗打下来无不被其神勇折服,从黑水部死兵身上搜到无主银响更全归下属,身为长官却一分不取,相较于前两任恨不得刮多一层的上司现在这位实在是好得不像话。

  最主要的是,他们根本不识这五品飞骑尉的官服,单从人数上判断以为就是跟营正差不多的职位。

  所以见到有人要对谢安士顿时也火了,扔下手中的活计就要围上来干架。

  “该干嘛干嘛去,别瞎参合。”谢安士挥了挥手转头笑着对许傀道,“正好,今儿个心情不太好,送上门的出气包不要白不要。”

  “目无王法,目无王法,剁了……”

  嘭!

  许傀刚刚还叫嚣着,脸上莫名其妙的挨了一脚,不但被踹下了马还飞了几颗牙齿,不停他回过神来,谢安士已经骑到他身上噼里啪啦一通乱揍!

  堂堂正品飞骑尉竟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只抱着脑袋喝令亲卫上前解救,不过很快的,只剩下痛呼和求饶声。

  “五品尉就这么废物,能上阵杀敌?”能还上手还好,还不了手谢安士更来气,打得便更起劲。

  直到李捕头赶过来才把谢安士拉开,至此许傀已经是鼻青脸肿的不成人样了,至于那四个亲卫早在出手之时被击晕在地。

  “大人,这好歹也是五品尉,真打出事平津王也不好说话,算了吧。”

  谢安士已经很克制了,虽然不知道肯林用的什么法子在兴城几万大军的眼皮低下屠村,但绝对不可能毫无迹像,这群拿了俸禄的但凡有个尽职的,村子也不会被人屠了还鸠占鹊巢半年之久。

  干津王!

  躺在地上装死的许傀一听愣了愣,这人原来是就是万历提到的领了密差的君王侧,贵为君王侧怎么穿得跟着平民一样。

  “别给我装死,起来。”谢安士一脚踢在许傀屁股上。

  许傀颤颤巍巍的,“我,我告诉你。我爹可是宁江太守,平津王爷也得给三分簿面,你敢这么对我不怕死吗?”

  谢安士皱眉,万历这是把多少事抖出去了,“哦!你叫什么名字?”

  许傀还以为震住了谢安士,哈哈一笑却不想牵动了脸上伤疼一阵龇牙咧嘴的,“知道怕了吧。吾名许傀挂职兴城兵镇五品飞骑尉,宁江郡太守许振和便是我亲爹,跪下认错,看在平津王爷的面子上我饶你一命。”

  “李营正战死名单上加个名,许傀。”

  许傀满错愕,“你……你想干什么?”

  呯!

  呕~~

  许傀捂着肚子咕咚跪了下去哗啦啦的吐了一地,东西还真不少。

  “再给我废话直接宰了你,我问你答,明白?”

  这人疯了吗?不知道太守之职有多位高权重?许傀何曾受过这般苦头,心里怨恨万分表面上却不敢再有一句嚣张话,乖巧得像一只兔子一样,连连点头应是。

  “万历呢?”

  “俸命出关查看敌情去了。”

  果然是被支开了,不用想肯定是他老子下的令,再让自己儿子领这份功劳,来日高升也更名正言顺一些。

  谢安士又问,“你来此做甚?”

  “本是往溏水驻防,半路接到信报说七屯里藏有蛮兵,故此前来。”

  往溏水驻防。这个宁江郡太守许振和倒也不是无能之辈,得知情况后马上就有举措,只是显然低估了情况,要不然不会让自己的废物儿子出马?搞不好功名没捞成反而要把儿子搭进去。

  “山河县文成已举旗造反,可知?”

  许傀一脸不宵,“渔县小贼尔,待我大兵压境斩贼头呈供圣上。”

  可能是觉察到谢安士眼中的嘲讽,又补充到,“我有五千马步卒,这可都是精兵,区区山河县既非屯兵重镇又无险可守,五千兵马足以。”

  文成区区知县敢举旗造反,除非找死否则肯定作好了万全准备,五千人想攻山河县,难。

  谢安士懒得跟他解释太多,“既然来了,剩下的手尾你来收拾。”

  “凭~!”

  “一个左狼卫首领,不干让别人来,平津王爷在兴城应该也有门生吧。”

  谢安士为什么要将战功拱手让人,其实也是无奈之举,民壮只是地方自建的备御北边和维持社会治安而组织的地方武装。一切全由地方长官说了算,没有官职,无道升迁,除非改编入军或有权贵提拔。

  本是想让万历接手,多少能将一部分民壮编入正军也不枉他们浴血拼杀过,另一方面也能配植一定的力量,现在看来只能便宜这位二世祖。

  “好。”

  许傀不傻只是倨傲习惯了又碰上谢安士坏心情,一个左狼卫首领足够他官升一品,再加上他老子的运作援勋加爵也不是难事。永远不要与利益置气,这是他教他的。

  “那你脸上的伤?”

  “战斗中伤的。”

  “光荣负性。呸,想得美,说是被马蜂扎的。”

  许傀一脸现在你牛逼你说了算的表情,只是脸上肿得利害,看起来相当怪异。

  “另外,民壮营的弟兄死伤惨重,抚恤你出。别想着给我懒帐,要不然我找上找跟你老子要。”

  许傀见谢安士这么强势,反而心底直打突,这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是一个君王侧这么简单。

  “行行行!许家不差钱。”还是先认怂,等摸清底,再收拾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很好。”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恰好那五千马步卒也跑步到了村外。许傀下令五百人留于七屯里收拾战场,自己则先行出发溏水,毕竟堂堂五品尉脸肿得像猪头太丢人,先治好脸再说战功跑。

  谢安士从许傀处借了十几辆连物资的大车,将牺牲的民壮送回溏水,李捕头也暂留七屯里,理由还是看护幸存者,七日忌日后问问她们的打算,能帮得上的给予一定帮助,毕竟这群女子毫无活计放任不管也是死字。

  回溏水路上碰上了王朝图带的十只马车队,简单的交待了几句便分开。

  运尸车还没入城时已有民壮家属在城外等候,没有见着人时还有点念想,希望自己亲人没事。见着尸首时个个落泪悲鸣,哭号声震天。

  一日三百人毙命,对于一个小县城来说绝对是一件悲怆无比的事。溏水县居民多少都是沾亲带故的,所以丧报一传几乎家家带白白,户户披披麻。

  战死民壮之中姓李的便有六十六人,李隆昌作为李氏主事及代族长,自然也得去主持葬礼,开宗祠,安抚族人,棺木不够还得去安排人下村子买。

  忙活了一天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喝了碗热汤。

  “这族长当得累人!”

  谢安士倒是安安休息了一天,“李杆为什么过得那么滋润?”

  “他死了。对了,过几天出殡你不能再置身事外了。”

  谢安士不想去,因为送走的人太多了,他不想再送,眼不见或许心情就没那么坏了。

  李隆昌一看就知道他的想法,“你二婶的娃也死了,这是近亲,不去会被人指着后心唾骂的。”

  “呵~!别说送终了,我连父母、兄弟、结义大哥葬身何处我都不知道。好吧,我去,总不能一辈子都不给亲人送行吧。”

  “呸呸呸~,说什么胡话。我这女婿不懂事,诸天神明莫怪莫怪。请保佑李家家宅平安丰顺。”李隆昌慌忙起身对着天空一通乱拜,自己拜完还不够,“还不过来请罪。”

  谢安士可不信鬼神,但他相信不照办,李隆昌能连续几天给你摆脸色,上次得罪李爷子便是。无奈,走过去院子也跪下拜天拜地拜神明。

  李青召出来看见一脸疑惑,“阿爹,相公你俩干嘛呢?”

  “拜天地。”谢安士随口应道。

  春兰差点没把整盘菜抖出去,李青召捂嘴一笑,但想起今天并不合时宜最后只能化为一声无奈,“幼稚鬼。爹,他闹您怎么也跟着闹?”

  谢安士起身顺手将李隆昌扶了起来,“怪我,瞎说话。”

  “你又说啥胡话了。”

  “没啥,吃饭吧。”谢安士入赘之前的经历压根就没想让李青召知道。

  “哎,人老了这膝盖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我说岳父大人,人家李杆像您这般年纪还纳了小妾呢,您这样暮气沉沉可不行,要不也纳一房冲冲喜。”

  “胡言乱语,口无遮拦。”李隆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李青召倒是没出声小口小口的吃着饭儿。

  “您看,青召都没反对。”

  李青召抬眼白了他一眼,警告意味很明显,谢安士识趣转了个话题,“两小家伙呢。怎么不见人影?”

  “你今天~不太适合,让他们在房里吃了。”李青召本来是想说戾气太重的,话到嘴边又改了。

  “哦。也好!”

  李青召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发现神色还好,应该没往心里去这才舒了一口气,“七屯里~多少还有人吧。”

  “有,不多。”

  不多,那就是很少了。

  李青召无声的叹了口气,这种可怕的日子居然是刚刚要开始而已,也不知道溏水县会落到什么景地。

  谢安士夹过去一块鱼肉,“你只管吃就行了。”

  “咳咳咳~!”李隆昌装模作样的。

  谢安士识趣夹了一个鱼头过去,“您老也别太操劳。”

  李隆昌相当满意语重心长的道,“你啊!别太拼这家啊在你背上背着呢。”

  “岳父大人您老还是尽早动身去宁江吧,青召你也是,溏水总归是危城指不定啥时候就打起来。”

  “今天大批军队于城东驻扎,四处寻船伐木作舟做渡江准备,相信不日应可讨伐山河县判臣,何需再背井离乡?”经那一夜惊魂,李隆昌本已有了迁居之心,现在看到大军到达又不想走了。

  谢安士挠了挠头,山河县的水深着呢,反正他没觉得许傀有平定判乱的本事。李隆昌这个态度,心知再做多解释也没用干脆也不说了,反正劝不动到时直接绑了就是。

  “老大,那烦人的小子又来了见还是不见。”杨凡嘴里嚼着东西过来通报。

  “来后正好领去客厅。”事实上谢安士上回来,正法司两人就找上门来了,只不过谢安士没心情应付由杨凡打发走了,现在另有一番打算,见一面有益处。

  “好。”

  谢安士并没立刻去见人,而是吃完饭又泡了茶喝了慢吞吞的喝着,要不是李隆昌唠叨什么来者是客之类的,他还打算再晾一会。

  谢安士到时,老的还好一付稳如泰山的样,少的却怒气冲冲的,“怎么,缩头乌龟当够了?”

  谢安士慢条斯理的说着,“我很忙的。”

  “你一个判将能有什么可忙的,忙着造反。”

  “少星,不得无礼。”老者开口了。

  “哼!”少年不宵,却也没再多话。

  “想不前北境最年轻的将军,封号忠武号称霜刀战神的谢安士为了活命会选择下赘至一个土财主家。”

  “暴露得真彻底呢。”谢安士这么说的却没一点紧张的意思。

  “放心,老夫今天来并非为了公职,单纯只为了感谢将军救命之恩。少星应下的便是老夫应下的,只要不是让我们放弃执行任务,欠下的两个条件尽管提。”

  谢安士悠哉悠哉的,“第一个条件,任务押后一个月。”

  老者一愣,“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至于第二个一个月后再提。”

  老者道,“拖着并没有意义。”

  “对,我们不动手不代表我们不会盯着你,休想借此逃掉,我建议你把第二个也用掉,例如不允许监视。”少年盯着一双虎眼。老实说此子稚气未脱倒是已有三分威严了,以后成就定然不凡。

  杨凡一点不给面子,“傻子,要逃也是你们逃,十几个人折损下剩两人,还好意思说。”

  赵少星气极,“你……”

  “很好的建议我会考虑的。”谢安士笑了笑,“来者是客,老先生对我已了如指掌,却未曾识得先生大名。”

  “正法司执刀正使,唐直。这位见习赵少星,老夫弟子。老夫一向恩怨分明一月之期未到老夫绝对不会动手,第二条谢将军如果不急着提,那么老夫便告辞了。”

  “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