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一波又起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418

  “将军两字莫要再提。天气寒冷喝碗热茶再走不迟,请!”

  唐直不知道谢安士意欲何为,却还是停下了脚步,坐了下来,“你我可没什么交情,老夫也不爱钱财,到了这年纪美色形同骷髅。如果想从这些方面笼络老夫大可不必浪费这个时间。”

  “唐正使之名倒是让我想起了另一位,叫唐审,乃周公子亲随。”

  “吾之亲侄,劳烦挂念了。正法司不讲人情,只讲法度,认识谁都不管用。”唐直很冷淡。

  “还有一位牛高马大的力气惊人的,叫……?”谢安士转头看向杨凡。

  “牛大朗。”

  留下完全是因谢安士过去的身份与成功实在辉煌,本以为会说些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没想到尽是废话,唐直有些不耐烦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到底想说什么,老夫可没空陪你在这闲聊空耗时间。”

  谢安士慢吞吞的汲了口茶,“急什么,反正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哼,一个月!我等一个月无所谓,山河县的判军呢?五千兵马,一个纸上谈兵只会夸夸其的谈纨绔子弟,你不会看不出来结果?”

  听此话可知唐直已去过军中了,结果应该不理想,正法司权限虽大,却也不能真的说杀就杀,许傀一没犯事,二来杀了指挥军许来指挥。

  “我对山河县的情况所知有限,杨凡去打听却无功而返。所以,唐正使愿意将情况告知?”

  唐直一愣还没来不及开口,赵少星倒是说话了,“谢安士你莫要装模作样,两次判我大乾,还有何话可说?”

  “少星见习,这话从何说起。”

  赵少星冷哼一声,“一个北境叛将刚好住在溏水县,山河县文成便举旗造反,难免不是你们相互勾结,互为背靠,沟通勾贼里应外合瓦解辽东走廊军力。知县李杆死得蹊跷,指不定是被你借刀杀人。来此一日所听传言全是在赞扬你的恩德,不得不说你笼络人心真有一套,连难民都记你的好。”

  谢安士眉毛一挑,这个赵少星看来也不是很蠢吗?还做了一番调查,只不过浮于表面,过于臆测主观。

  见谢安士不反驳赵少星还以为被自己说中了顿时更加志得意满,“让我说对吧。你派这个人去山河县,难保不是为了送什么联盟密信,被我无意撞见又假装救助我等,好挟恩要报。”

  杨凡耸耸肩一脸无所谓,“那我就当捞了两条落水狗好了,人总不能要狗报恩吧。”

  “你~!”赵少星气结。

  “你过来。”谢安士招了招手。

  “干嘛?想杀人灭口吗?哼,逆贼我可不怕你,迟早将你斩了。”赵少星一脸狐疑,不过去又显得是怕了他一样,看着旁边有唐直在,顿时来了底气叉着腰志高气扬的走了过去。

  唐直精气神摧到最巅峰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谢安士动静,或许是真怕他要挟了赵少星做人质,一有异动就出手格杀。

  嘭!一声轻微的闷响,谢安士以极快的速度一指弹了个脑瓜嘣,唐直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不是他反应慢,而是没发现带有一点杀气,错愕间赵少星已中招。

  “嘶~!”赵少星抱头蹲地看来疼得不轻。

  “考虑事情太过主观臆测是会坏大事的。一知半解就不要妄断妄言,记住了?记住了就一边玩去别来打搅大人谈事。”

  赵少星眼角闪着泪花,“你这逆贼,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就地正法。”

  谢安士扣指欲弹,赵少星连忙往后闪,“你等着,一个月到要你要看。”

  唐直的脸色简直不要太精彩,“咳咳,少星你先退下吧。”

  “哼!”赵少星冷哼一声气呼呼的跑到外面吹风去了。

  唐直目送其离去才转回眼光,“谢将军,以你现在的身份,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少星或许过于臆断了,但事实如此,你本来便背着叛逃之罪,极易惹上嫌疑,再背上造反谋逆的罪名怕是一辈子也休想洗清。”

  唐直这番话让谢安士甚是意外,“哦!唐正使您是觉得我无罪?”

  唐直闭口不言,并未做回答。

  “债多不愁,罪多反而轻身,多一条谋逆的罪名对我来说,有什么不同吗?”谢安士起身走到厅门处,抬头看着飘扬而下的雪花,“溏水有我的家,有我的人在,这才是最重要的。唐正使,我要护着他们没错吧?”

  “我们是奉命来杀你的。”

  “并没有冲突,对吧。都是反叛之人,并不属于泄露军机。”

  唐直沉吟良久,“可以,但我不觉得你能做些什么?别忘了你已不再是忠武将军,而是一介罪臣,无权无兵自身难保。”

  “谢某一向随心而行,有个好结果自然最好,结果不尽人意亦不愧本心。”

  好一个随心而行不愧本心。唐直今天才知谢安士为何能成为北境第一将了,大乾能人不少,可觉悟与心性那就另当别论,多是自私自利贪权怕死之徒。“……其实关于山河县的情况,据我们所知已尽数报与许傀知晓,这是另一份。”

  “嗨~,唐正使你说你,已有准备了干嘛让我费一番口舌呢?”

  “……这一份本是要送到太守府的。”唐直一阵无语,“我料宁江郡太守许振和应该不会跟他儿子一样草包吧。”

  “我过过目,你再送不迟。”谢安士伸手接过打开折子一看顿时皱眉,“山河县那来的这么多人马?”

  “老实说我也很~”

  话到一半,赵少星大呼小叫的跑了进来,“师傅,师傅,城东下火雨了。”

  “少星,教过你多少次了,遇事当泰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如此方能应对瞬息万变之局势,就算溏水被围成了孤城你也应该有临危不乱的气度,切莫燥乱。”唐直开始叨叨的说教。

  “火雨!”谢安士心里一突,三步并做两步,出厅查看情况只见城东方向已是火光冲天,天空有一半被照得通明。

  “完了,夜袭,火烧连营!”东方烧得火热杨凡的心却冷冰冰的,“老大现在怎么办?”

  “夜色刚下就搞夜袭,好大的胆子,好强的决断力。”谢安士连说两个好字,可见其内心也很是惊讶,那个文成竟有如此能力,怎么只当了个县令?还是另有能人相助?

  “王叔到哪了?”

  “饭前有人传信的说已到莽青山下,算一算现在应该是入城了才对。你是担心王叔。文成判军速度再快应该也绕不过,城西应该是安全的吧。”

  “别忘了,羯族既然已经露头了,就不可能只有入庄的这二十个人。备马,我要出城。”

  杨凡一听也不敢耽误跑去拉了两匹马以及武器,跟唐直告了声招待不周,谢安士便火急火燎的赶往城西接应王朝图。

  赵少星看着城东的火光心神不安,“师傅我们怎么办,别说回洛都了就是传信也传不了,难不成真要被困死在溏水?”

  “溏水县要是被围肯定撑不了半月。宁江郡城高位险与屯兵重镇兴城拱卫后方,兵粮充足。就算内外交困守两三年不成问题,到时圣上自会下旨出兵解困。”

  “不除叛了?”

  “他的命没你我重要,我们不杀自有别人来杀。回驿站,弄两匹快马我们连夜出城。”

  赵少星没有异议,“一切听从师傅按排。”

  唐直语重心长的说,“少星你也该学着自己做决定了,师傅老了不可能总是在你身边。”

  “徒儿记着。”

  师徒两人一说一应出了李庄,驾上马车转向驿站,马车相对舒适但用来奔急路就不合适,换成驿站快马很有必要。

  而谢安士两人快马加鞭直到了西门都没见着王朝图一行人,心知肯定是出事了。倒不少因为城东方向大火而惶惶不安的四处奔走相告的民众,见着两人本想问个研究,但谢安士那有功夫停下来给他们做解释。

  毫不停歇的冲出了西门,远远看见有两片泾渭分明的火光带在闪动,但却安静得诡异,竟没半点喊杀声传来。

  谢安士与杨凡互相看了一眼都从眼内看出了疑惑。

  “杀!”

  骤的一声突如其来的喊杀声响起,话音刚响左右两侧同时冲出了六匹胡骑兵,一边向两人杀来一边放箭。

  “不好,是外围巡游狼骑!”杨凡压着身体闪过乱箭可马匹却非战马没经过训练中了一箭后惊恐不安发起狠劲将他掀翻落马。

  还好杨凡轻功不凡摔出去的同时还射出去了两箭,两箭扎倒了两个狼骑可惜不是军用战弓箭出却不透皮甲,两个胡骑一翻身拔掉箭支上马又冲。

  杨凡也不觉挫败,落地瞬间手一撑一个翻身安稳落地,“老大,右侧交给我。”

  “小心。”谢安士硬生生拉转马头向左侧冲杀,暗夜中视物本就困难,但射向他的箭矢却尽数被打落。

  狼骑骑射几乎都是神射手,见一箭都没射中知道碰上高手,立刻变阵三人收弓抽刀嘴中呼啸着怪声向谢安士冲,三人向左右两侧迂回

  不停放箭骚扰。

  “果然是精锐。”谢安士双刀翻飞不停将左右飞来的的箭矢尽数打飞,面来冲锋过来的三人不避不闪硬撼。

  居中的狼骑一愣,凶性上来一咬牙硬扛是吧谁怕谁?另外两人知道同伴心意,迅速拉开一个马匹身位以免被波及,同时方便补刀。

  终于……

  嘭!一声剧响两匹马猛的撞在一起后蹄离空,骨裂浆喷,立刻瘫死了下去。

  居中狼骑兵双手死死的绞住缰绳,人虽被震得离空却总算没摔飞出去,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谢安士整个人飞扑而来,白光掠过脖颈一凉便失去了知觉。

  这还没完,谢安士在无头尸体上一按一蹬,身体在空中打了个旋飞扑向另一人。

  第二人吓了一跳,举起臂盾一挡,可速度终究是快了一点,噗!血柱飞射手臂连肘而断。

  “啊……!”

  痛呼声戛然而止,谢安士横刀穿口而入将其后脑勺扎了个通透,死得不能再死了。

  电光火石间连杀两人,此时第三个拿刀的才拔转马头欲再次挥刀冲杀,可刚转过身迎面一刀就飞到,噗的一声惨叫都没发出,身体晃了晃裁下战马。

  其他三人见谢安士如此凶悍,竟同时转移目标集火杨凡,企图先杀一个好对付的,再集中力量除掉难缠的。

  “杨凡!”谢安士大喊示警。

  杨凡闻言当机立断舍了杀敌之机向左仆猛的一扑,夺夺夺!杨凡扭头一看原来的位置上扎了三支羽箭,当下不敢再有丝毫停顿将轻功运到极致奋力飞奔,狼骑骑马在后紧追不舍。

  谢安士扯下已死的狼骑弓箭,骑上一匹战马紧随其后。

  杨凡知道轻功再好也不可能跑过战马,狂奔了一段瞅准不远处有处胡杨林子,立刻往林子野钻,闪至树后嗖嗖连发两箭。

  夺夺~

  狼骑兵早有预料会有反击,举起臂盾轻松挡下,可挡得了后却挡不了后,又被追过来的谢安士射杀三人。

  剩下的六名狼骑兵毫不犹豫的冲入林子,下马抽刀杀向杨凡。

  杨凡一向从事情报收集基本没打过群仗,从没碰上这么吸引火力的情况,再说也不善长近战中一对多,明智的选择溜,几个纵身窜上树顶,可是相当郁闷,“呸,提莫的怎么老冲我来!杮子软的好捏是吧?”

  几名狼骑这下傻眼了,打仗打着打着还有爬树上去的?自己可没这个轻身功夫,傻傻的跟着爬那是当靶子。

  可精锐毕竟是精锐,经过短暂的错愕之后,有三人立刻闪身藏到树后收刀换箭打算将人射下来。三人迎向林子外阻止谢安士入林汇合。

  但是他们明显错估了杨凡战力,一对九对六或许打不过,一对三轻而易举,来往几箭之后,便凭借灵活得多的身法与更加精准的箭法干掉了三人。下了树谢安士已经收刀在剥一个狼骑的衣服。

  “老大,你怎么也干这种摸尸的活!”

  “屁话,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换衣服,看看能不能混过去看看情况,情况实在诡异,这是突袭战应该早打成浆糊才对,现怎么一点声响都没有!”谢安士也是无奈之举,要是有兵在手直接杀过去便是,何用这般麻烦。

  “好方法。不过这相貌差异可是很明显的,要遮一遮才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