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突围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498

  王朝图很庆幸,庆幸自己运的是火沙这种大凶器,换做任何东西估计已经死了几遍了。

  本以为快至县城了能放松一下,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大群狼骑兵,好在反应及时,将牛车围成了圈,再以自爆相威胁勉强维持住局势,除了几个慌张瞎跑的车夫被杀之外没人伤亡。

  但情况依旧不乐观,手里现在只有五十名轻骑,车夫七人,还是一百名疲倦不堪的民壮。

  这三百狼骑如果觉得僵持不下,不打算要这火沙火雷了,拉开距离来几次齐射便能将所有人杀死。

  再僵持下去绝对的劣势。要如何脱困?派人带上火雷桶硬冲?

  王朝图扫了扫这五十名轻骑兵马上就否决掉,他们又不是自己的下属,只是在万历的面子上暂时听从差遣罢了,做一些没什么危险的事倒还罢,这种必死无疑的事没人愿意干。更何况牛车也跑不过战马啊,

  正在踌躇发愁间狼骑这边有一骑缓缓走到阵前,马上一人明铠狐裘衣着很是华贵,气质非凡相貌英俊秀气白净不似常年征战将领却像一位年轻的权贵子弟,一出阵便注视着王朝图,这么多人里面也只有这一个着庄丁衣服的老人入得了眼,要不是他这群人早就屠光了,“我的耐心有限,交还火沙火雷我放你们走。”

  “放我们走,你当爷是三岁小孩呢?谁不知道铁狼骑一向不留活口。我看你有些眼熟,报上名来。”王朝图拿火把嘭嘭的敲着火雷桶,这一举动把自己人都吓得够呛。

  “王叔你悠着点,点着了我们全得升天!”

  铁狼骑里面冲出四骑举着四面精铁盾就挡在年轻将官面前。

  王朝图轻蔑一笑,“想要,过来拿啊!这东西相信你们花了不少钱力才弄进来的吧。没了它,无论你们有什么计划怕是都得半途而废。”

  “滚开,让人笑我羯族人胆小。”年轻将官一声喝斥,分开护卫又往前进了一段距离,这个距离已到了火雷桶的杀伤范围之内。

  王朝图脸雷微露惊讶之色,“胆子不小,倒是我小看你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亚利波克不喜无谓的杀戮。交出火沙,放你们走。你没有多余的选择。”

  “年轻人话别说太满容易闪着舌头。无论在何种景况之下都有至于两个选择,你说的是一个选择,另一个就是一起被轰上天。”

  “我偑服你的视死如归的勇气,可是其他人恐怕不想陪着你死吧。”亚利波克奔马绕着包围圈慢驰,“听着,我确实不会放过你们。但是,往前跑是溏水县城往上跑是莽青山,只要不被追上就可活命,留下来却十死无生,命是自己的怎么选择自己做决定,在这支箭落下之前告诉我你们的答应,是死,还是生?”

  亚利波克绕了一圈跑回狼骑阵内,一入阵,三百余狼牙整齐划一的往后退,退出火雷桶的杀伤范围,这一退只有三百余骑的包围圈明显疏露出了看似足以逃出生天的缺口。

  特别是万历所留下的五十轻骑,心思涌动,民壮们车夫跑肯定是跑不过战马的,必死无疑,可自己不同,同样是战马,冲出包围圈就能活下去,根本不用陪他们一起死,心思一起就止不住开始蠢蠢欲动,准备一有机会就冲。

  王朝图心知不妙连忙吼道,“蠢货,你们能确定外面就没第二层包围圈吗,别出去找死。只要撑到明天,大军必来救援。”

  “你赖以依仗的大军此时应当烧成焦碳了。”亚利波克微微一笑,搭箭拉弓一箭射向天空,呜呜呜~尖锐的鸣声直冲天空,同时也冲进了被包围的所有人心里,箭矢冲上最高点又向下徐徐落下,箭落人死,是该做决定的时候了。

  火沙,火雷桶不要是不可能的,亚利波克充满信心的微笑着,他在赌,同时他也相信自己的眼光。这群人没有统一的指挥官,民壮,民夫,骑兵混合。在箭落下之前那群轻骑兵必定会率先逃跑,只要有一人逃跑,奔车的民夫杂役肯定会跟着一哄而散,到时候杀人夺物轻而易举。

  “兄弟们不想死的跟我冲,驾!”

  也不知道那个发出一声呼喊,纵马往一个口子狂奔而去。牵一发而动全身,几十骑轻骑兵立刻跟着奔逃,车夫杂役见了也没头没尾的嘴着跑。倒是一百民壮还在犹豫盯着王朝图等待他做决择,不是他们不怕死,毕竟经过了七屯血战没那么容易被吓破胆,知道双腿绝对跑不过战马,跟着瞎跑才是必死无疑。

  此时落箭才刚到落下半程。

  “都别动,出去必死无疑。守好火雷,他们绝对不敢动手。”王朝图大吼一声。

  冲出去的五十名轻骑兵居然没受到一丝阻挡,安然无恙的穿过包围圈。靠着两条的腿跑路的车夫杂役一看骑马的绝尘而去,再看看依然严阵以待的凶如恶鬼的铁狼骑心中惊恐一下子冲了出来,哭爹喊娘的,有的闷着继续往前冲,有的又调转头往回跑。

  亚利波克轻轻一抬手,立刻有一队追击逃跑的轻骑兵。一队挽弓搭箭齐射,弓弦轻响,跑出去的车夫,杂役尽数被射杀,没一个跑得掉,有的时候杀人真的比杀羊还简单。

  王朝图看得血气翻涌,长枪一指,“亚利波克,可敢与我一战。”

  “哼!瓮中之鳖配与吾争勇。投降吧,给你一个体面点的死法。”这么大的优势,做这般冐险的举动才是最愚蠢的,亚利波克不屑一顾。

  “王某征战半生,从来只有接受别人投降。死之一字,何以可惧。”王朝图言罢就将火雷点了,长枪一挑将火雷桶猛的甩了出去。

  这一下可把那些狼骑嘘得面露惊色拉转马头就跑,亚利波克被护在中间更是溜得及快。

  轰~!

  一个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木石飞溅声震四野,训练有素的战马惊得嘶鸣不已,四蹄不安的乱踏,有几匹受惊脱阵在主人牵制下才返回。

  火雷之威确实不凡,可惜人力总有限度,最多也是抛出百几十丈远距离铁狼骑还远着呢。

  王朝图哈哈大笑,“我还以为尔等有多勇猛呢,尔等鼠辈一个火雷便将你们吓得如同丧家之犬。”

  亚利波克有些气急败坏,他决定不再等了,那怕损伤一半火雷火沙也要将王朝图拿下,“可恶,全给我宰了。”

  令下则行,铁狼骑纷纷拉弓放箭。

  “躲好。”

  民壮们见箭雨如蝗飞来,有盾牌的架盾格挡,没有的钻入车底避险,可能躲的毕竟有限还有部分只能抱头等死。

  王朝图早知如此又点了一个火雷桶,用长枪挑了甩向高空,又是一声巨大的轰呜声,火焰与爆烈的气流于空中横扫,整齐一片撒下的箭雨居然被一扫而散,寥寥无几的余矢失了准头也没对民壮们造成什么伤害。

  铁狼骑想不到王朝图还有这一招,顿时有些呆愣,亚利波克喝令,“别停,火绳燃烧远不及射箭快。”

  咻咻咻~

  精锐毕竟是精锐经过短暂的错愕之后,马上反应过来第二波齐射发出,而此时的王朝图才刚搓掉火绳上的防火泥层。

  “哼,垂死挣扎。弓来,这个人我要亲手杀。”亚利波克向随身亲卫伸手,只有忠勇之辈才配死于他手。

  啪!

  入手怪异不似弓的触感,亚利波克一愣刚想转头去看,左手便被人大力扭向背后,脖上一凉一把刀贴上脖颈。

  亚利波克大怒,“混帐!想造造反吗?”

  “嘻嘻嘻~,不敢不敢,借命一用。”一张血淋淋的脸从背后凑了上来,正是混进来的谢安士,“都给我住手!”

  (狼骑有相信杀敌饮血,敌人的力量会化为已有。)

  一声大喝,从狼骑军阵中炸响。众狼闻声大惊,纷纷收弓望去只见四名狼王亲卫已经倒地,亚利波克王子正被一人挟持住。

  铁狼骑副统率大惊失声,“王……!”

  “闭嘴。”一声低喝及时打断,正统率多罗奇轻轻一夹马腹,本意是想将此次行动完全让给亚利波克指挥的,事实也证明亚利波克虽在中原久住学习但才能血性都很突出,但现在有些后悔不该离亚利波克那么远,“做个交易,你放人我也放。”

  “疼快。不过要到城下再做交换。”

  “可以。”多罗奇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可亚利波克不这样想,“羯族勇从不惧战死,更不能成为俘虏,多罗奇我命令你,立刻杀……嗯!”

  谢安士手上一用力,“他们好像很紧张你的样子,看来真是条大鱼呢。从现在开始最好就闭嘴,要不然我不介意先缷了四肢再把你提回去,一样有效果。”

  “敢伤吾主一根毫毛,溏水县必成死城。”多罗奇双眼一眯杀气森然。

  “吾主?怪不得皮白肉嫩的一点不似领军征战的大将,看来权贵让子孙出来捞战功两边都一样,族长?还是狼王子孙?”谢安士瞅了瞅亚利波克的脖颈白嫩嫩一片,“王叔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王朝图大喜过望,“兄弟们咱们得救了,拉上车回城。”

  现在局势逆转,火沙火雷更不可能给留给他们。

  “让路,让路,提莫的眼瞎了,好狗不挡道。”

  “一群杂碎,呸!爷要有马有弓轮得到你们来我溏水耍横。呸!”

  刚刚死里逃生的民壮们这个狂啊,一边推着板车一边各种是吐芬芳,有胆大冲着铁狼骑就是一口老痰,可算是把积压的恐怖的发泄出来。不过苦逼的是牛被爆炸吓跑了,还得废力推车。

  谢安士将亚利波克扯到了自己坐骑上,跟着车队慢慢向县城移。多罗奇率着铁狼骑亦步亦趋,紧随其后一点也不敢放松。

  慢慢接近了溏水县城,城东方向烧红的天空便很清楚映入所有人眼帘,“将军,城东什么情况?”

  谢安士还没开口,亚利波克倒是开先开口了,“很美不是吗?”

  谢安士冷笑,“哼,原始野兽般的审美,你们也就只能看看血和火了,琴棋书画会不?”

  “物产丰富,安逸自然的中原才会产生这种如此无用的东西,居住如此无用的人,无病呻吟的所谓名士。你知不知道我们仅仅是生存下来就要很努力了。”

  “我知道,北境苦寒生活确实不容易。所以你们就跑来这里杀人放火,命不好可不能怪别人,我的大少爷。”快到县城给谢安士没一点放松反而加紧了手劲。

  “不,你不知道。”亚利波克突然猛的一扭,咔的一声,挣脱了左手的钳制,右手同时死死抓住架在脖子上的刀。

  好像早有准备一样,前方突然冐出一队铁狼骑,不要命的向车队就杀过来,人未到箭雨已经倾泻而下。后方多罗奇同时发难,两百余骑短距离加速后冲锋。

  这一切都非常突然,连谢安士都没反应过来,他完全没想到一个纨绔子弟能有这般决心与狠劲,自己扭断左臂,拼着断指之险死将刀拉开。更没想到,铁狼骑敢直接放箭。

  谢安士用力一抽竟没能将刀完会抽出来,立刻弃刀将亚利波克举到前面当盾牌,“每人一个火雷桶,跑!”

  “杀!”后面多罗奇同时杀到,一刀捅向谢安士后心。

  当!

  突的一箭射至,撞开了多罗奇必杀的一刀,是准备接应的杨凡。

  “接好你家主子。”谢安士将亚利波克当成破麻袋用力向后砸出,正要攻击的多罗奇连忙弃刀接人。

  “一个不留!”被当成盾牌的亚利波克身上竟然没有半支箭。

  怎么可能?中计了!谢安士有一瞬间的疑惑但马上得出答案,因为地面上落满去掉箭头的羽箭。

  “我居然中了这么浅簿的计谋,被我劫持还能指挥部队用计解求,怎么做到的?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

  “怎么样,我这原始的头脑?这道伤口迟早向你讨还。”亚利波克张开右手,五根上各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但却没有切断,这一切还是得益于手上所带的覆有精铁簿甲牛皮手套。

  多罗奇不敢再有一丝侥幸心理护送着亚利波克迅速远离战场。

  谢安士都被铁狼骑虚假的冲杀架势嘘住了。民壮们就更是信以为真,不少人弃了运火沙的板车拼命逃窜,有人拿起火雷桶就想以命换命,却没想到铁狼骑发了一波无头箭后打了个呼啸整整齐齐拉转马头后撤,但却依然维持着包围圈。

  这一部分原是追杀逃跑轻骑兵的那一队,副统率在接到多罗奇的眼色后见机偷偷溜走了,用了早已预设过的解救方案,果然一举成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