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安全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405

  到手的鸭子自己扔了出去,谢安士虽说有些懊恼,却也没影响到判断,理智的没有去追杀亚利波克挣回面子。

  而是与王朝图、杨凡合力一处,凭借着强横之极的战斗力配以火雷开道,硬生生冲开包围圈。又用火沙洒在地上点火,熊熊的火墙完全阻止了铁狼骑的追击,安全退入城内,闭上城门,才算缓过一口气。

  期间还碰上正欲出城的唐直两人,谢安士不用问也知道两人想溜,却是迟了一步。

  唐直也不待谢安士取笑他们编了个接应的借口又溜回了驿站,连续写了七八份信,发出信鸽通知兴城出兵来救。

  谢安士没心情取笑他们,因为他自己本来也是想走的,但也是迟了。追到城下的铁狼骑没有攻城器械也不打算攻城,在城西游戈了一阵后,选了一片较高的地开始安营扎寨。

  找了人掏鼓火沙制雷,用火雷轰一个小县城有些太疯狂。

  亚利波克看着城头上那个身影恨意难消,“肯林是怎么回事?火沙火雷居然落到他们手里去了!”

  多罗奇道,“七屯里人数虽少却是狼王之利爪狼卫精锐,肯林更是部族中第一力士,这些民壮都不够他杀的,应当无事。我想应该是运输中出了问题。”

  “愚蠢。你以为那三个人能是什么普通人吗?特别是那个人,身手心性强得不像话,绝非常人。要不是这副精炼手铠我早就死了。”

  “但他们是从城内出来的。”

  “派人去七屯里看看。”

  多罗奇并不相信肯林在兴城几万大军的眼皮底下安然无恙的住了半年,会因为这个人外加一群民壮把把七屯里平了,不过,亚利波克发话了还是派了人去查看情况。

  ……

  “这下算是被彻底困死在城里了。”谢安士看着城外不愿离去的铁狼骑皱眉,他很久没遇上这种困局了。

  “安士,你为什么要冐这个险?为什么不带兵出来,城里不是还有五十骑吗?为什么不用?你知不知道刚才多凶险?你一死我们怎么办?李小姐怎么办?玉奚怎么办?”王朝图也只有真生气时才直呼其名,说是质问其实更像是责骂。

  王朝图虽然也称他将军,但两者之间是更像是叔侄,谢安士笑了笑,“我这不是没事吗?”

  王朝图一脸严肃,“你虽然不再担任要职,但你现在身上担子一点也不轻,你的命很重要。给我记着,以后不准再有这样冐险的举动。”

  “谁的命都重要,我不会舍下你们任何一人。”

  王朝图眼一瞪正欲继续开训。

  杨凡连续帮着解释,“好了,好了,王叔老大也是担心你的安全。另外五十骑不是被安排看家了吗,实在不能调。而且出来的时候也不肯定会碰铁狼骑啊。”

  “还没说你呢,他去你怎么不拦着。”王朝图转头就质问起杨凡。

  “额~!”杨凡后悔自己开这个口了,这是引火烧身啊。

  谢安士趋机溜走,查看了民壮们的状况,情况相当不好,早上打了一场血战后,又倒了血霉的碰上铁狼骑,体力已空一进城就瘫在地上,精神更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有谢安士三人的全力掩护,一百人也有二十几人没能跑进来,要么点了火雷自爆要么被狼骑上杀死。

  “杨凡你回去一趟,让人送些吃的过来。”

  杨凡得蒙大赦溜得飞快,王朝图唠叨起来太可怕了。

  王朝图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两个家伙不说就容易做一些危险的事,说了还嫌人唠叨。“将军,现在这处境你有什么对策?”

  谢安士摇头,“计划赶不上变化,麻烦!本来是想明天就送走嫂嫂,还有青召他们,没想到除了屯里还有整整三百铁狼骑隐秘于其他地方。暂时只能死守再另想办法。”

  “三百骑,那可是整整一个统队,居然没人发现,大乾真是烂到根了。”王朝图话里除了愤恨还有悲哀。

  “我去过一次洛都。朝庭之上党派争斗触目惊心,权相把撑朝政,阉党祸乱内廷,皇帝刚愎自用不听贤良,猜忌王候军将。县镇本就山高皇帝远,没人管控到底有多少个李杆、文成还未可知!”谢安士转身看向城东方向,那里火焰冲天。

  “外敌未灭内乱又起,百姓哀哀!”

  ……往前一个时辰城东方向,溏水河畔。

  本来收集买办来准备造舟的木料现在烧成了一个火山般,大风一卷火舌冲上天空几百丈有余。火星与热烬随风四飞落在刚搭好的军帐上粮草上,付之一炬。

  文成大王军的夜袭非常突然。余晖落尽夜色刚起,许傀军劳累一天正埋锅造饭,许傀解甲饮酒提前庆功。山河县这边几百条渡船已裁满了士兵,风帆都淋了黑墨隐匿于夜色中借着风势悄无声息的驶向北岸。

  一到射积范围内,按于船上的床弩,率先发力,手臂粗的箭矢呼啸着飞出,数百支毛竹制的箭支撞在地上啪啪啪~,纷纷爆裂,从中流油脂与火沙,有些直直扎入火盆火堆之中当即轰燃。

  “提莫的,一群蠢货,火沙给我放远点,想烧死本少爷吗!”许傀吓了一跳泼了自己一脸酒,顿时气恼非常喝令左右亲卫去查看情况。

  亲卫跑出去军将帐一看军营已起了几处火势,地面上有爆成不成样的毛竹片,周围一滩的油花花的,闻起来还有一股松脂与花生酒混杂的香气。

  “这是油!?”

  亲卫沾了一点放到嘴里尝了党,突闻敌袭,敌袭~惊恐之四起,抬头一看,一片火雨正从南岸升起泼撒了过来,吓得面容失色冲回将帐大喊道,“少爷,文成大王军来袭。”

  许傀心里一咯噔又冷静下来,“慌什么,待我披战甲杀他个七进七出。”

  亲卫这个急啊,就你这个三脚猫的功夫,平时比武是有人故意让着你的,你打得过谁来,还七进七出呢,况且……“少爷营地里落满油脂,火沙他们要火攻,我等还是快快领兵撤退入城吧。”

  许傀一拍桌子喝斥道,“荒唐,此时江边灭火之水取之不尽,怕甚火攻。为我披甲,杀……!”

  轰轰轰~!

  许傀话还没说完,连绵不停的轰鸣声响起,火焰腾空军营瞬间化为火海,士卒四处乱窜有的想避火有的想灭火乱成一片。更有被引燃了的烧成火人哀嚎着想跳入溏水江灭火,却被撒落的箭雨扎成刺猬。有被烧慌了神的竟往内冲却被火焰燎得失了明撞倒前来扑救的袍泽,又引燃营帐,火势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好不容易披好甲,许傀出外一看营地已是一片火狱,顿时呆愣于地,半晌才嘴皮哆嗦着喊,“取水灭火,取水灭火!”

  “灭不了,都是油脂。”亲卫撑着盾牌给他挡箭一边解释。

  “水为什么灭不了火?”

  “哎~!我的少爷没空解释了,快下令往县城撤。”

  一骑马奔腾而来,马上一名六品都统被熏的满脸通黑,尉服都烧了几个洞,“禀飞骑大人,火势太大无法灭火,且敌军已致请快快下令撤军。”

  “……撤~撤!”

  “杀贪官,擒昏君,分田产,文成大王天恩诞野,杀杀杀~!”

  撤令刚下便有震天的喊杀声从江畔响起,文成大王军用湿泥涂身,面缠湿水巾一上岸便向营内发动疯狂的冲杀,火焰高温竟一时对他们起不了效果。而被大火烧得军心慌乱的许傀军根本组织不起像样的抵抗,一触则溃,士卒被砍杀无数,伍长什长百夫长等也是死伤甚重。

  刚刚还喊着杀个七进七出的许傀被左右亲兵护着,使了吃奶的往溏水县城狂逃,几个小都统大都统有亲卫者倒是都冲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两千的溃兵。

  再往后,文城大王兵紧追不舍,跑得慢的很快就被砍翻。

  溏水县城就在眼前,城东有五百弓手作为后军驻防后方,策应中军。许傀才算惊魂稍安,“还好本将有先见之明,留了一手。”

  先见个屁啊!真有先见之明就不会被烧屁滚尿流了。当然左右属下也只敢在心里骂街。

  后军的都统见中军前军突起来火,知道受袭了,正想应该不应该派兵接应,万一城门一开又被偷袭怎么办,正犹豫不定间,有士卒来报主将许傀正领军败逃。

  当即下令掩护主力撤退,箭雨齐发将追击在前的文成大王军全数射翻,疯追了一路的文成大军这才停了下来,却不肯追去。

  而许傀得以入城才安下心,第一时间就是让左右写信求援,“快,八百里加急,送到兴城。”

  “大人,去往兴城交通亦被截断了。”留军小都统许原说道,“此前有正法司执刀正使来报,说城西已有铁狼骑驻扎。”

  “什么?!”许傀七魂儿顿时飞了六个,“被困死了!”

  大都统林自柏倒是还镇定,“大人,我军兵力还有两千五百有余,七屯里还有五百,善有机会反击,不必太过慌张。而今之计好好整顿军马才是要事。”

  “……谁谁慌了。”许傀脸涨成猪猪肝色,能力没有小心思倒是没得说瞬间恢复正色,“咳咳,刚刚只是本将故意考量你们面对困镜的指挥能力而已。嗯!林自柏说得对,传下去治疗伤员,整军备战。”

  大家你望我我望你心里想的都知道,可惜老子比不上人家,只很应了,下去各司其职。

  事实说明,将不乱兵必定,各位都统将乱哄哄的士卒约束好,无伤的分批上城驻守。轻伤的草草止血治伤,然后帮忙整备守城器械。这是溃败所以根本没有重伤的,有的只是死人。

  幸运的是粮草并没全运到前方,留了相当一部族在城内,现在至少不用饿肚子,不过长期下去肯定是不利的。

  许傀惊魂稍定后来到城头查看敌军情况,叛军粗略一计约有两千左右,根本没唐直所报的近两万之众,大小渡船倒符合。

  不对,不对。两千就杀得我这般狼狈,何用全军出击,如果所报属实另外的叛军会攻击何如?

  绞尽脑汁想了想没想出什么东西出来,安慰自己说来得越少越好,火沙与油脂生产相当不易,打完这一招你能耐我何,迟早收拾你。

  正想着刚,对方阵后出现一杆文字大旗,分开兵众走向阵前,白马白袍长相文弱得像个书生完全不似一个叛臣的嘴脸,要不是那一双锐利的鹰眼真的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游历的书生。

  许傀大声喝问,“叛臣文成?”

  “吾乃天授文成天王,代天巡行清涤人间恶。尔等无德无能却居高位,纵权纵色祸害百姓当处火刑。”文成虽然是仰视城头气势却将是许傀位于高位无法比似的。

  许傀借着父辈荫庇半生毫横,被人明明白白的压了一头顿时气怒,运起自己的唯一利索的嘴皮子,“装神弄鬼的玩意儿,身为一方父母官不管教民众安居乐业,却举叛旗造战火,至使生灵涂炭,还有脸说代天行道,我呸,你就是想谋逆,想讨更多权贵。”

  “你知道这些是何许人?”文成一摆手指向身后。

  “我管你什么人,叛乱者当诛九族,现在速速投降,本将或可免尔等一死。”许傀也是敢吹,明明是自己被围还让人投降。身边的亲卫抹了抹冷汗,你以为这是宁江郡春猎演练么,谁都给你一个面子。

  文成没有理会许傀自问自答,“这都是被昏君奸臣迫得走逃无路的难民。吾,文成天王代天巡行,替天下万民申冤,必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杀贪官除昏君~~!”身后的兵众齐声大喊,声震四野气势如虹。

  许傀被嘘得脸色苍白,可又气不过抢过亲卫弓箭拉箭就箭。

  文成不避不闪反而张手坦胸只念了句,“天佑正道!”

  许傀一箭射出却在离文成身前五丈处落下,哒,连地面泥土都没刺入。

  “天王神威,天王神威……!”众兵众更是像喝了鸡血一样兴奋大叫大喊。

  明明是许傀学艺不精臂力不够,他们倒真当成了神威了。许傀也自知丢人却不敢承认,死鸭子就剩嘴硬,“你使的什么妖术?”

  “学丢不精就别强出头。”

  “提莫的,谁在这给我胡八道,此人明明使的是借风妖术将我的箭击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