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文成天王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675

  “我。”

  谢安士是在许傀刚逃入城时便在了的,他绕着溏水县城跑了一圈,查看可能的防御漏点,还好,城小有城小的好处,这些人马铺开绝无死角。

  当然人为的疏忽谁也不能保证不会犯,就像这些亲卫一样,不出声他们还不知道已有人靠近,这要是刺客,许傀早死上几百次了。

  “大胆狂徒,敢质疑本军主将乱我军心,再敢废话定斩汝于当场。”

  不是所有亲卫都识得谢安士,闻言大怒,转身就想动手却被袍泽拉住,正不明所以,袍泽便凑上去了嘀咕几句,听完这才明了,原来自家主人脸上的伤是被此人揍的。

  “跟他废话干嘛,拿弓来。”谢安士伸手。

  许傀初听有些陌生再听便是忘不掉得深刻,脸上又火辣辣的痛起来,但架子还是得端住的,就将弓递了过去,“本将已探明虚实,射不中不必气馁。待我恢复元气,再取他狗命。”

  谢安士自动忽略了许傀吹的牛枇,对着城下文成道,“文成天王可敢接我一箭。”

  文成也是奇怪,怎么堂堂一个领将印的飞骑尉对一个普通人如此畏惧,难道此人才是真正的将领?

  事此有异必有妖,直接退走是最为安全的,可现在两千部下看着呢,自然不能一退了之,再说此人要是真有本事也不用故意乔装打扮,多半也是装模作样的。

  “你是何人?”

  “区区凡人。”

  “吾乃天王,岂会怕区区凡箭,来,但射无妨。”

  谢安士嘴角一翘也不废话,抽箭、上弦、拉满松手一气呵成,快得像做假动作,许傀都没看清就听到一声极为锐利的破空声。

  文成看到谢安士的动作时脸色已是大变,右手按住剑柄,身后冲出四骑,手中分别拿着一面绣字大旗,一遮将文成层层护住。

  卟~!

  一声闷响,羽箭连破三层却穿不过第四面大族。

  谢安士眉头一挑,这个文成新鮮花样还挺多,用什么东西织的大旗才有此防御力,竟能挡下自己的箭。

  许傀得意洋洋,“文成,你不是说自己是天王吗?怎么,就这么怕我这区区凡人区区凡箭?”

  “汝面相尤如天狼,目藏两珠必是凶星转世,身世早年尽显权贵,束发之年却逢大变,家散人亡。气机晦暗却满是血气,杀孽之重可比修罗,汝不死必将天下大乱!”文成拔剑直接谢安士,一付代天行道的正义模样。

  明明是怕了,但事实说明神棍总能自圆其说,弄上什么面相,转世,气机比许傀这借妖风来得有说服力的多。

  “这都能蒙对了,早年我家确实挺豪横的,而且也是十五岁时家族破败。”谢安士挠头觉得有些不可思异。

  文成心中剧震,刚才那段话就是他从一本相经上搬过来的,身拥此命数者一生穷(穷途末路)恶(恶障横生),无术可解唯以杀开道,往上推千年,最次的也是个千人屠,最高者以凡人之身挂以杀神之名,一人可灭一国毫不夸张。

  虽说皆是相经编纂无吏料考证,可眼前的这人绝非凡类,溏水县看来不太好破了,增兵。

  “说到底你还是怕了。想杀我的人很多,而且都比你强太多,你?”谢安士上下打量了文成一番,“小小知县怕是还排不上号。”

  “你……!哼,吾乃天王,杀皇帝都可以,杀不了你?可笑可笑。”

  文成最讨厌别人嘲讽他官职低,他认为自己的才能足以封候拜相,可惜却处处碰壁,屡试不中,最后勉强靠买了个御吏台监察,还因为直言被贬到山河县当知县。福祸相依,到了山河县才知道成为人上人,根本不需去爬那已经腐朽的金字塔,折掉自己造一个更好。

  谢安士勾了勾手指,“别光说不练,放马过来啊!攻城还是单挑你选一样,要不一起来,这样才热闹点。”

  许傀吓得一哆嗦今天算是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嚣张跋扈,狂妄得看不清局势吗,我们可是刚刚被杀得丢盔弃甲的,你拿什么去跟人家打,士气快接近零了,主动挑衅是想找死吗?

  连忙缩进亲卫的盾牌后压低了声音道,“大哥,你想死可别拉上我啊,咱这仗没法打!”

  “胆小如鼠,蠢得像蠢。你见过那次突袭战带深重的攻城器械的,看看有没有?”

  许傀不瞎只是被吓慌了神,完全失去了冷静判断的能力,现在再看脸上顿时又火辣辣的疼。别说攻城器械了,这些叛军身上连铠甲,盾牌都没有,多是穿着简单的皮甲,竹编甲,涂的满身泥,显然只是想打突袭战,攻城绝无可能。

  “老实说我还真希望他现在就攻城,这样平叛也不远了。可惜文成这人能在山河县无声无息的经营这么多年,必是稳忍谨慎之人,可不会因为我几句话就打这糊涂仗。”

  “哦!明白了,明白了。”许傀恍然大悟,“咳咳,解释的时候小声点,好歹我也是主将,给个面子。”

  谢安士拿看二狗子的眼神看他,现在你也被困城内了,我凭啥要给你面子。“好说,好说。”

  许傀扒拉开亲卫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便开始叫骂,“喂!文成狗贼你爷爷在此,敢叩城门否?”

  “哼!尔等命贱如蝼蚁,待吾修书报天,明日便来取了祭天。”文成一拉马头毫不犹豫的往来路退。

  “文成天王有令,退军十里扎营修器明日攻城除恶。”

  文成天王军得令,并没一窝蜂的往后撤,而是分次而退,后军退前军还保持着警戒以防城内守军突然开门冲杀,进退有倨一看便是训练有素。

  谢安士皱眉,这个文成还真不简单,能将收拢来的难民训练至此。

  “退了!”许傀一看大喜,“据城进可攻退可守,此时叛军正有退意。刘都统领骑兵出城追击。”

  刘都统一脸懵,您刚刚可是才让骑兵缷鞍休整的,现在再装上去人早跑了,这么想着却不敢直说,正盘算着如何应对。

  谢安士说话了,“想死我倒不拦着。”

  要是搬做平时或是另外一个人,这么屡次质疑自己,许傀早让人将之拉下去掌嘴了,不过吃了上次那亏之后还是知道悠着,“有埋伏?”

  “正面的尚且不说,再往外几里两侧皆是密林,乌灯瞎火的你能确保叛军是真撤退?再者你有多少骑兵确保既然使伏也有反击之力?给你个建议,现阶段全力守城便可,别轻易出城。”谢安士该说的也说了不多做停留直接回了家,省得李青召担心。

  许傀听得一愣一愣的,兵书上是教的据城守者观敌兵退趋虚可击之啊,怎么真打起来完全不对了。

  等叛军都退完了,心略有不甘偷偷派了一骑出去打探情况,结果有去无回,不用说肯定是被人干掉了,这才死了心,专心做好缩头乌龟。

  说实在的,怕死有怕死的优点,许傀这家伙出去打野战不行。怂起来认真据守还真的做得像模像样,正好城中前一段时间被烧毁的房子有很多,亲自监督一夜就将砖石搬空了堆上城头,做成火砖、擂木、滚石。又四处收集金汁(粪水),一旦叛军攻城一烧开便当头淋下去,穿再厚的甲也是有死无生。又征了民夫杂役备上粗长木杆子嵌城头,阻离勾索云梯。

  反正一整夜,溏水县城呯呯嘭嘭的就没停歇过,民众们本来就惊恐难眠,被这么一吵干脆也不用睡了,起来吹冷风商谈后路。

  李庄倒是还安稳,或许是有一个强大的依靠吧,睡是睡不着的,但至少不像别的那般惶惶不安。

  谢安士回庄后也没睡而是招了人商议对策。

  张仟很火大也很憋屈,“这前有恶狼后有疯狗,如果是以前,来多几倍都能杀他个人仰马翻,那用像现在这么憋屈。”

  “以前的事提来何用,动动脑筋给点建议才是。”王朝图道。

  “算了吧,将军让我冲哪我就去冲,何曾动过脑子,再说孙子他老人家三十六计都说完了也没教人怎么打无兵的仗啊。”张仟表示放弃思考。

  王朝图一付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是孙武,兵之圣者。在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像骂人呢!

  谢安士开口道,“兵,有。七屯里有六百,羯族既然已经完全露头了,那么栖凤山的刘老巾或许也要派上用场。”

  “可现在内外联系都被截断了,出去都难。更何况,那几百人既无强弩又无重甲长枪,来了也是给铁狼骑送人头。”杨凡乃至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轻步兵与骑兵的差距,真对上铁狼骑脆得跟纸皮人一样。

  “出去应该没有问题。”李青召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还跟春兰与张氏,两人都端着食盆,四大碗热腾腾的辣椒油葱花拌。

  “饿了吧,先吃点宵夜吧。”

  “嫂嫂。”“劳烦小姐了。”王朝图三人连忙起身叫人,各叫各的乱七八糟,拿食的动作倒整齐迅速都不用春兰帮忙端,拿了就吃毫不客气一点礼仪都没。

  张仟拿筷子翻了翻。“不对啊!我这碗怎么没鸡腿?”

  杨凡啃着鸡腿,“吃你的吧,废话这么多。”

  “老大有我能理解,你怎么也有?不行,分我一边。”张仟看着鸡腿相当眼红,动手就想抡。

  春兰脸色微红缩到一边。

  杨凡整只都塞进嘴里,“好歹我也是少爷的师傅,加鸡腿理所当然。”

  春兰神情有些失落。

  张仟不服,“得瑟个啥,奔明儿我教拾儿耍刀去。”

  谢安士一想到乖巧的拾儿长大后舞刀弄枪满口粗话顿时大惊,“张仟你丫的离拾儿远一点。”

  “额!为啥?”

  “这是命令!”

  李青召有些忍俊不禁,她大概是知道谢安士这么激动的原因是什么,王朝图这帮人入庄也有段时间了,什么秉性大概都知道,糙汉子,待人直爽忠勇,所以稍微有些越了规矩也不说什么。

  谢安士接过碗放着却没动筷,“夫人,你可是知道除了东西两门还有出去的路。”

  “不知,她知。”

  张氏行了一礼,“公子,民妇晓得一条通向城外的秘道,只是不知道现在是否还能行得通。”

  谢安士看到张氏时其实已经想起了可能的秘道,“可是在张宅?”

  “不,在城隍庙内宅枯井里,通往城外南面一处茂密的林子。”

  “……你,不恨我吗?”谢安士目神张氏突然问道,任谁的丈夫被杀了都不可能不记恨,张氏现在提出来等于助仇人一家脱出生天。

  “……我……想让孩子们活着。”

  “好极,既然入了李家我便会护你们周全。这条秘道除了王良和张家人还有多少人知道?”

  张氏想了想才回答,“应该别无他人了。”

  “那么就请你带个路。”谢安士看向大块朵颐的三人,“都听到了吧,吃完去探探情况。”

  “探路而已交给我了。”张仟一抹嘴自告奋勇,四人里马中汉有伤,杨凡、王朝图刚刚才撒杀了一场死里逃生,就他呆在庄里无所事事,这个任务怎么说也得争取下来。

  “行,交给你。叫上李丰庆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记住,此行只为探路千万别冐险,清楚?”

  “将军你就放心吧,那次任务我完成不了。”张仟几口扒拉完,自去准备,不一会儿便和李丰庆换了一身黑衣接上张氏往城隍庙而去,此去一路上既要避开敌人又要探出一条较为安全的通道没个一日一夜怕是回不来的。

  危险又幸苦,本来这种任务一般都是杨凡做的,可今天体力消耗真是有些大,只能让张仟去。

  “都去休息吧,睡不着也去躺会今日之后怕是很难睡个安稳觉了。”

  谢安士一天一夜打了三战铁打的人也扛不住,此时吃了碗面倦意上来忍不住打哈欠,打了一声招呼回房蒙头就睡,任外面有多吵杂也照睡无误。

  李青召随着他回到闺房内,看着倒头就睡的谢安士突然有些不习惯,平时睡前不是软磨硬泡的,就是耍无赖想上床睡,不被拒绝个几次就不让安生睡觉,这都成日常了,今天却失例了。

  春兰端着热水盆进来,“小姐,泡泡脚再睡吧。”

  “嗯!”李青召除了外套脱了鞋袜刚想伸脚进去却突然停下了,“春兰你去看着点拾儿和青云,没事就早点睡。我自己来就行。”

  “嗯?”春兰一愣随即应道,“哦,好。”

  春兰把门窗关紧退了出去。

  李青召这才把热水端到谢安士身边,用手指推了推,“起来,满身血腥味也不换了衣服洗洗再睡。”

  没反应

  ……“别装睡啊。”

  李青召捏了一束头发挠谢安士耳朵。

  ……除沉稳绵长的呼吸声依然没任何反应。

  “猪蹄子,……看来是真累了。”

  李青召无奈只得第一次干起侍候人的活儿,拧干毛巾,轻轻的擦脸擦手,费了劲的将谢安士扒翻身,脱掉惹着血迹尘土的外套。

  推谢安士翻身实在太费力了,李青召竟出了一身香汗,“就这样吧,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