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杀猪刀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314

  事实证明,无论谢安士到了哪里总会引起震动,无论是他的身份也好还是他本身。

  不会用气,没有正统武艺,却御杀气以诛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肯林牛腿都扔到了一边,这种战斗方式让他想起了一个流传北境的传说,一个一度让诸族胆寒的名字。

  “不可能,他已经被大乾皇帝杀了。”肯林蹬蹬的跑下楼,对着两个手持强弩的下属说道,“等下有机会一定要将之射杀。”

  “统领,大和族人对决一向不喜人插手。”

  肯林破开大骂,“蠢货,你听他的还是我的,照办就是哪来那么多废话。不将他杀死我们肯定有麻烦。”

  “好的统领。”两人不敢再多言,架起弩瞄准谢安士,一有机会当场射杀。

  外面,谢安士已和三咅晋安战一团,刀来刀往迅捷如雷,两者的攻击都快得几乎看不见刀身,撞击产生的火星倒是异常夺目。

  追着谢安士过来的百人中队都被这异常激烈的战斗震憾了。飞沙走石,房子一经波及马上就被折成了稀碎,根本不似人在战斗而是风暴过界,想要帮忙根本插不上手,有一瞬间都忘了还有敌人在。被冷箭放翻了几个才惊醒过来,重新排好队形后开始进攻周围藏敌的房屋。

  但对方首领肯林也坐不住了,亲自下场参加战斗,刚加入战斗便成横扫之势,一条粗大的狼牙棒舞得呼风响,挨着则死沾着则残,一棒扫出打在盾牌上,盾裂人飞。

  而民壮们的长矛短刀却对肯林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别说打不中了,就是侥幸打中了也被一身厚重铠甲挡下。其可怖的力量以及极居压迫性的高大身躯让民壮们胆寒。

  肯林一不做二不休,手臂一探一勾异于常人的长指很轻松的勾住一人,抓过来张开大嘴对其脖颈就咬,撕开血肉竟一口咽了下去。

  “……这这这不是人,赤毛恶鬼啊!”也不知道是那一个喊了这一嗓子。

  这一幕彻底把民壮们吓破胆,一路靠着谢安士赋予的勇气被冲得干干净净,死伤了二十多人后便溃不成军向村外慌乱逃窜,不经血战洗礼的战士便是这般轻而易举的被击溃。

  战场上最大的杀伤数基本都发生在某一方失去抵抗意志溃逃之时。民壮们如果能依仗房屋死守或可坚持到谢安士解决三咅晋安再来解救他们,可他们直接溃逃了。

  肯林哈哈大笑着追在后面,一棒一个杀人像敲西瓜般容易。

  三咅晋安喘着粗气斜手中长刀从未有过的沉重,这个家伙出乎意料的强,打到现在不但一点颓势都没有,而且还有越打掉强的趋势,早知如此何必为了一个玩具打生打死。

  这个念一升起来便无法抑止,眼珠子一转眼角到肯林正在大杀四方,心中更是不爽,自己跑去切菜扔一块铁板让我啃,老子不干了。

  主意打定,全力一刀逼开谢安士,使起轻身功夫连连后退。

  “想逃,没门!”谢安士可不会轻易放他离去奋起直追。

  “还不放箭!”三咅晋安大喊一声。

  咻咻!

  早已畜势待发的两发强弩撕个空气彪射而出。

  谢安士挥刀一叩,当的一声手中的刀竟同时被射断,但箭矢也偏了方夺的一声深深扎入一块石磨之内。

  “破甲重弩!”

  “哼!算你识货好好品尝一下吧。”三咅晋安退心已定,见谢安士没了武器也不攻城,反而往房间内缩。

  谢安士手一扔丢掉断刀,解下刀鞘二话不说就追。

  三咅晋安一愣。“还来追吾!你的人快要被杀光了。”

  这一追一逃间已经跑出去几里地,而且追杀的还止肯林一人,还有整整二十名弓箭手,杀溃兵除了骑兵也就是弓兵最利索,远水救不了近火。

  “我没有让敌人全身而退的习愦,让我砍一刀放你一命。”

  两名强弩手可不会让谢安士靠近,用力蹬弩按上箭矢正要发射,却被飞过来两把刀鞘拍砸在脸上,力道之大使木制刀鞘散得粉碎。受了这般重击不晕死过去已算悍勇,还能迅速调整好状态再次瞄准便算得上是精兵了。

  可惜他们碰上的也不是寻常高手,就这么点时间已经足够谢安士冲到近前,不待他们抽出短刀,呯呯两拳就直接将两名强弩兵击毙。

  脚尖一勾,挑起掉在地上的强弩对准已窜入阁楼内的三咅晋安就是一箭。

  嘭!

  木屑飞溅,破甲重箭的威力比之刀气也不逊多让,穿透木制楼板威力不减直扎三咅晋安后心。

  三咅晋安毕竟身手非凡,不需回头听声辩位,长刀回削当的一声清脆的金铁鸣响,破甲重箭居然没能击断刀身反尔被弹得斜飞出去,扎入墙壁半尺有余。

  “吾,记住你了,大军将至尔等必死无葬身之地。”三咅晋安扔下狠话却落荒而逃。

  谢安士追上阁楼随手一拉,用腿蹬才能上弦的重弩居然被一下子拉满,填装,发射咻咻连续发出两箭,两箭排成了一条线,后一箭箭尖几乎能触及前箭尾羽。

  三咅晋安照样一刀回削,嗖的一刀斩断第一箭却没能挡下第二箭,或者是根本不知道还有第二箭,噗!正中臀部。

  “啊!”三咅晋安一声惨叫,身影从空中裁落掉入一所房舍之内。

  谢安士正要追上结果其性命,却听得一声微弱的叫声响起,立即停下脚步,寻声望去朱大福像被人扭断手脚的破人偶一般躺在地上嘴里正在呢喃着什么?

  谢安士上前一搭脉搏还有救治的希望,“朱大福你给我撑住了,很快便能回去。”

  “大人,报仇,报仇给狗子报仇啊!他们都死了。”连朱大福脸上血与泪水混合着流得满脸都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朝一日像自己这样的人也会为朋友而落泪。

  “别乱动等人来救你,报仇雪恨自有我来,他们一个都别想跑掉。”自从解甲那天起,谢安士已很久没有这么浓的战意了,身体内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

  “里面的两脚黄羊速速滚出来,待爷爷我给你剥皮放血蒸了祭五脏庙!”肯林于房外大喝骂,看来溃兵已经杀尽,只余村口方向还激烈的战斗。

  谢安士往窗口一看一个九尺大汉拿着一条沾满血污碎肉的狼牙正在叫骂,“报上名来,谢某不杀无名之辈。”

  “黑水部第一先锋营左狼卫统领肯林。”

  “村里老少你杀的?”

  “宰牛杀羊还用不着我动手,动动嘴巴便足够了。”肯林用手指往嘴巴里勾了勾,吐出一块生肉。

  “我的兵是你伤的?”

  “杀人比杀羊还容易实属无趣,你或可一战。”别看肯林说得狂妄可在他表情上却看不出一丝轻蔑,反而满是凝重,他不能完全肯定谢安士的身份,但知道有这般气势的人绝对不可轻敌。

  “哼哼,我也很久没这般兴奋了。来战!”谢安士纵身一跃居然赤手空拳的扑向肯林,要知道肯林的狼牙棒连铁盾都能轻易砸碎,一双肉掌就想硬接这无坚不摧的狼牙棒。

  肯林可以肯定这人敢这么做就一定能做到,不敢大意运足气力抡起狼牙棒便朝谢安士脑壳砸去,这一击要是打实铁脑袋也能给打烂。

  可打不中,多少力气也是白废。

  谢安士身经百战,力大的都不知道杀过几打了,当然知道这些人战斗的优劣点,优点自然是势大力沉迅猛无匹杀伤力十足,劣势一招明知会被闪避或反制也绝难收回。

  狼牙棒刚起势砸出,谢安士身体像凭空重了一倍一样猛的一坠加速落地,闪过狼牙棒,以及正蹬的一脚后双手同时往后腰间一抹,两支破甲重箭入手,向前突冲。

  叮!

  单凭臂力居然将破防箭扎入肯林厚甲之内。

  可是……

  没扎透!

  肯林一势不中,空出一掌重重的拍他谢安士天灵盖。

  已没时间再使力,谢安士一击不伤却不贪功闪身后退,人退掌风即落将地面的沙子扫飞了一大片。

  此人气力比牛大郎还要强。

  “呸,居然藏了破甲重箭,你这黄羊也太阴损了吧。”肯林用力一拔将扎入铠甲的箭矢拔了出来,“可惜我比任何人知道自身的弱点,想靠防守反击来击败我,赤手空拳的你能破了我这浮屠重铠?”

  “呵~,不止吧,重铠里面至少还有一层皮甲,赤手空拳的我还真没信心破开。”

  “既然知道了便享受这绝望吧。杀!”肯林大喝一声,跨步平平无常一拳轰出,拳未到拳风已是扑面。

  谢安士不躲不闪同样一拳打出,居然想硬对硬在气力上拼高下,肯林正求之不得不自觉的用尽全力,企图一拳废其一臂。

  嘭!两拳相击。

  咔!清脆的骨折声响起。谢安士的手臂完好如初,肯林的手臂也没见异样,总不可能是第三个人骨折的吧。

  肯林愣了愣,然后左手小指上传来一阵剧痛,缩回一看整只小拇指已经被连根打折,无名指也扭曲成不寻常的形状。

  “你……干了些什么?啊!”剧痛让肯林的五官扭曲成恶鬼般,愤怒让他将狼牙棒猛的扫出。

  谢安士早就料到有这后手,提前闪避开来,“你该不会我会跟你对拳吧?另外,你该把拳铠也穿上。”

  嘭!

  话毕已然一脚蹬在肯林腰,力道不大却让重心不稳的肯林轰然倒下,人还没触地脑袋又换了一脚,虽然仓促之间用手挡了一下却还被震得头脑发昏,头晕脑胀之间不知道又挨了几拳,直至落地手指上的剧痛再次冲入脑内。

  “吼~!”

  肯林发出一声尤如虎啸的呼喝,迷离的双眼眨间瞪圆,左手撑地右手一抄抓住谢安士的脚腕,用力一扯一,居然将谢安士整个人都甩了出去,嘭的一声将一座茅房整个砸塌。

  咔嚓!

  肯林一口咬下拆断的手指吞入腹内,“果然一刻也不能大意呢,差一点就被干掉了,你到底还是没死成啊!”

  刷刷刷~!谢安士从已成废墟的茅屋里钻出,再出来时手里已多了一把菜刀一把杀猪刀。

  肯林大怒,“你在羞辱我吗?”

  “杀你,此两刀正好,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被你们所杀的冤魂皆于刀内。”谢安士拿着两把破刀开始冲锋。

  “装神弄鬼,老子吃掉的牛羊多了去了。”肯林杀人无数也没怕过谁,又受了伤更激起他的凶性。手持狼牙棒迎上,长扫短打,仗着铠甲防御‘高完全放弃对躯干的防守发疯般的进攻,一时之间轰隆声不绝,狼牙棒扫到哪拆到哪,砖墙像纸模一样轻而易举的砸塌,坚硬的地面也没逃了厄运,青石板碎裂成粉。

  相较于肯林像发疯的野兽一般,谢安士便像灵活而又优雅的蝴蝶一般,在狂风暴雷之间翩跹起舞,两把破刀便是翅膀,在肯林的铠甲上一划一割又迅速飞离,待到狂风过后又飞近重复往返。

  肯林虽然打得凶可也没完全失去理智,一方猛攻下来竟然没有打中一次,体力反而消耗了不少。再看看谢安士还是游刃有余的样子。

  这是显而异见的结果,一个毫无保留,一个钝刀割肉。此消彼长之下,越打肯林越发觉没有多少余力进攻了,虽说两把破刀根本破不了铠甲,但体力一耗完也是必败无疑。

  看来,要改变战术了,防守,等清扫完入村的民壮,来个以多打少不怕拿不下这个难缠的家伙。

  “你不觉得累吗?”谢安士竟也停下了动作。

  “你才……!!”肯林眼前一黑,双腿一软居然跪了下去,怎么回事?我没受伤啊!难道是中毒了!?

  “这才对嘛,我还以为没效果呢,没白费我一刀一刀割铁板。”

  肯林看了看身上的铠甲,除了多了几道浅浅的刀痕根本没有破损,“你到底使了什么肮脏手段?”

  “还是左手,看一看。”谢安士晃了晃手中的杀猪刀,杀猪刀刃基本上已经磨秃了,菜刀亦是如此。

  肯林举起左手一看,蒙皮精铁护腕已被割开,腕部位置有一道明显的口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