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老巾出马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343

  昔日平静详和的溏水县早已变成了修罗场,随处可见伏尸血流,一个几万人的小县城竟然有三支军队在对峙撕杀。

  杨凡在屋顶飞奔而覆平地速度竟不比狼骑慢,一边飞奔一边不停向后发箭,箭无虚发却没造成伤害,狼骑毕竟是精锐骑兵举着臂盾紧追不舍,如果不是突然袭击,被粘上了当然是人多的胜利。

  “到了。”杨凡却不担心,笑着纵身跳入一处院落。

  嘭~!

  两个狼骑兵紧随其后纵马将院门一下踩塌闯进院内,其余四人并不入内居然站于马背上于院落外不停巡游,一是阻止敌人逃窜,一是接应同伴免得有伏被一窝端了。

  纪律严明,分工明确,谨慎又不失大胆,这就是羯族精锐铁狼骑。再看看那些一失利就像无头苍蝇般四处乱窜的乾朝内军,云泥之别。

  已陷入重围的杨凡左手持弓垂于身侧,右手点着自己的额头,“来啊,谢得中我叫你一声爷。”

  马上的铁狼骑听不懂官话,可看得懂这渺视的表情,表情狞狰拉弓便射。

  “动手。”

  杨凡突然一声大喝,唬得射箭的狼手一抖,准头自然就偏了,羽箭从边上掠过扎入窗内。

  “有伏!”狼骑放弓抽刀四望,一人还是只有杨凡一人,知道被耍了,不禁大怒纵马就想来踩人,却听院外已是一声残叫响起,扭头望去一个站于马背上的狼骑眼窝中箭,惨号着裁下马。

  一个人影从相邻的窗子内扑出,不待敌人臂盾挡起,横刀前捅直接将另外一人扎了个透心凉,双手发力一抬将整个尸体扛起当成盾牌将下袭来的两箭,左手一抬手弩连动嗖嗖嗖~,几箭齐发再杀一人。

  至此院外狼骑只余一人,却不逃不退发了狠扬刀纵马冲向张仟。

  张仟见有人从背后袭来,转身架刀格挡已是不及,夺马疾风暂避锋芒,转过墙角时手一搭弃马上墙,对着追过来的狼骑当头就是一刀将之劈落马。

  院内之人见状不妙,拉转马头就想溜。

  “喂,哪里走。”

  杨凡怎么可能放他们离,咻咻两箭轻松将两人射落马,张仟赶入院内手起刀落连续补刀。

  噗~,血喷头滚。

  “啧啧啧,张仟你能不能优雅点总是弄得满地都是。”杨凡有些嫌恶。

  张仟不以为然,“你倒想干净,可你那箭就射不死人。”

  “没办法,弓差箭弱。”杨凡用的是庄里教习的普通弓箭,杀伤力道与军弓是远远没发比的,所以刚才两箭只是将两人击落却没致死。

  杨凡拾了一把铁狼骑用的牛角硬,拉了两下忍不住赞叹道,“啧啧啧,这才称得上是弓。蛮子们文字不行,造弓却自有一套。”

  “哼,那也比得不上蹶弩。”张仟不屑。

  杨凡刚想开口,却听阵阵沉重的马蹄声往他们所在地奔来,“呵,大鱼来了。快撤。”

  两人随手拉了匹马便往城东奔去,他们冐险出来可不仅仅是为了杀贼,更重要的任务是将战场和铁狼骑的注意力引向别处,好给晚上撤离提供一个更加安全的空间。

  他们一人远攻诱敌杀敌,一人侍机袭杀,特别是杨凡那一手箭,成功的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铁狼骑记忆尤深,亚利波克是下死令要将那三人翻出来碎尸万段的,收到信息的放弃追杀残兵,纷纷赶过来围捕两人。

  殊不知却是被牵了鼻子,与刘都尉领着的骑兵猝不及防的撞到了一起,两支骑兵就这么在县城内混战在一起,骑兵进城混战简直前所未见。

  与此同时,城外又有两支军队也正在行进,栖凤山上岳字旗猎猎飘扬,人数有一千余人,不过装备阵容倒是相当严整,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栖凤山山贼是害全换了个模样。

  不过,很不妙,他们并不是前来解救百姓于危难的,而是受了雇佣,要在七屯里与溏水县之间布阵掘沟设置障碍防御兴城可能一的大部队。

  可惜栖凤山下来便是城东,正见着一支推、拉着奇怪车辆的军队绕向城西。

  刘老巾在山上隔着树木远远的看那器械,直觉告诉他那些木车子绝不寻常,“那是什么器械?”

  “不懂。”左右人直摇头。

  马脸汉子道,“听说山河县有个巧匠叫鲁板机,自称是匠神鲁班血脉,真假不知。只知此人确实善造一些奇巧玩意。寨门绞盘便是他设计的。”

  刘老巾相见恨晚的感觉,这种人招揽到手下绝对能让自己实力提升几倍,“有此奇人你不早说。”

  “额!大王,这盘绞有的是匠人会造。这人在山河县生活了那么长时间,都没造出个什么闻名的东西,很有可能是空有其名。”

  “龙搁浅滩焉能行云布雨?可知卧龙于野不是将亡而是潜伏。罢了,罢了,文成得一大助力怕是真能席卷天下也未可知。”刘老巾皱着眉头有些踌躇,这个天下已经有大乱的趋势了。“马脸,联络点有什么消息递上来没有?”

  马脸汉子现在谋了个令行使之职,上下联络都用得着他正是春风得意之时,“大王,属下已遣心腹去看了,一会便能回转。”

  “隐蔽,暂做停歇。”

  刘老巾一令出,马脸汉子便从下属背上取下一面绿色大旗,展开挥扬。长如蜿蜒巨蛇的队伍看到信号立刻停止行进,就地歇息同时还不忘警戒。

  这些人皆是当初王良收容的难民,本是作为炮灰来用的,刘老巾接手后保证了温饱,给予相对的尊重,训练一段时间后比许傀带领的内军看起来还要像样子。

  军队才停下,就有个背着红旗的信候痴跑过来,“大王,有信。”

  刘老巾接过腊丸搓碎,展开信纸看了一眼,皱眉,揉碎了随手撒落泥土,“这就有些难为人了,这场乱战我只是配角。”

  马脸探着头看了一眼面色有些白,“大王,谢爷这是要让咱往绝处赶!”

  “没那么严重。另外,招子别乱用,很容易瞎的。”刘老巾憨厚的笑了笑,眼睛眯成线儿。

  马脸汉子打了个冷颤抹了抹冷,“大王说的是,说的是。”

  “传令,全营开拔,占领溏水县西门。”

  令出如山,没有任何人对此有异议,军队迅速开拔,绕开城东文成天王军直奔城西。

  到了城西也不跟亚利波克通气,直接就挥军占了城头。

  亚利波克听人传信冷着脸,刚想召刘老巾来训斥,却听手下又报:文成天王推奇异木车置于营地北侧。

  “汉人就是不可信,出尔反尔小人行径,当真该杀。”亚利波克怒发冲冠,“传令多罗奇,速归营。”

  嘭~!

  命令刚下,传令兵还没应是,只听一声闷响,却没有任何后续反应。

  “难道火雷哑火了?”传令兵微怔。

  “火沙可没那么好制作,为了打出士气所剩估计早就用光了。”亚利波克皱着眉头侧耳倾听,有种微不可察的声音,是那种用力挥剑劈砍空气的声音,但是更密更细。

  不好!

  “趴下。”

  丝拉!

  皮制的营帐在此时被无声的切成十几片,趴在地上的亚利波克只觉有极锐利的刀片从身周掠过。

  “主子!”亲卫担忧的声音响起。

  “我没事,这个文成倒是没想把事做绝,警告么。”亚利波克从地上爬起,本来站在他面前的传令兵已被切成三段。

  不远处扎着几块边沿开了刃的又簿又圆的铁片,这叫轮刃,那个叫鲁板机的曾向自己炫耀过。置于改装的床弩上发射出来威力极大,骑兵挨着一下人马俱裂绝无幸存,与床弩相比少了贯穿性与准度,却极大的提到了杀伤面积,对付集团目标是绝对的大杀器。

  刚才那一轮攻击足足削掉了小半个营地的营帐,幸好,人都出去了,要不然绝对死伤惨重。

  “主子,主子。”多罗奇从外面急冲冲的跑了回来,看到亚利波克没事才松了一口气,“待我去宰了文成那贼子。”

  “不急,本来就是相互利用,他能起势对咱们有益无害,既然他真想做救世主就让他做好了。好好的帮咱们把事儿完成了便送他上天当王。”

  亚利波克看向北面,文成天王军并没发起第二轮攻击,而是在那边观望。

  “我们退。”亚利波克一挥手。

  “……,那群山贼如何处置,所行完全与命令相背。”多罗奇方才出城的时候真想顺手把刘老巾宰了。

  “他有说什么吗?”亚利波克反问。

  “野战无功,据城有利。就说了这两句话。”

  “没有了?”

  “……刘老巾还劝你暂敛锋芒,静待时机,然后还说要加钱。”多罗奇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全话都传达了。

  “哼,一介佣兵操的心还真多,未免太自自以为是了。”

  不管如何,一场四方大战还是在亚利波克主动退却下化于无形,可亚利波克刚走刘老巾的人马却又被围住了。文成真的是心大胆肥,一人围了两方人马也不怕被撑死。

  刘老巾悠哉悠哉的于城头摆酒自饮,将领如此,所领士卒无不被其沉稳如山的气息折服,虽然都是初次上场的菜鸟,却不见有多少慌乱,这便是良将的作用。

  反观许傀,听闻铁狼骑退了初始大喜,又听城西被一股突然冐出来的山贼占了,城外还被文成围了顿时大乱,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咒骂谁。

  倒是刘都尉还算镇定献计道,“少爷,不如许以高官厚禄将其招安,这样我们不但不用夺回被占的城墙,反而又多了力量对抗叛军。”

  许傀怕死可不傻,“这股兵力来得太莫名其妙了,能行么?”

  刘都尉解释道:“少爷您看啊,他们占了西城大部分,既不下城掠财又不过来攻击我等,明显是在示好,只等您下帖招安了。至于其来历,只要安全过了眼下就根本不重要。”

  “好。以表诚意,你亲自去办。”许傀为了活命一咬牙办了,那怕这股力量极有可能是假装投诚的。

  “少爷放心,定不辱命。”刘都尉领了命自去军备处点了几件上好的铠甲,兵刃,金银,弄了根竹子当权当使节用,叫了一个死士作伴才往城西而去。

  城东城西其实都是连在一起的整个城池,刘都慰撒钱开路一路通行无阻,连兵器都没被收缴就见了刘老巾。这要换做是许傀,两者之间得至少排上两排刀盾臂手。

  “在下现奉我军将军之命,特来待遇好……。”

  “招安是吧,行,可以。不过我有三条件也狂。”

  “爽快人。”

  ……

  外面乱成一锅粥,谢安士却缩在庄内休闲的品茶吃点心,他现在的状态就是一个渔翁,平静,耐心等待一切水到渠成。

  “平静,平静。”李青召坐在他旁边嘴上低声默念,心里却始终无法平静,飘进来的风都带着血腥味与焦臭味,这比王良那一次要浓烈很多倍。

  “心静,行才静。像你这样只会越来越焦燥。”谢安士淡淡的说着,语气古井无波。

  “静,静不了。光想想都让人发慌吧。今天也不知道多少人会死于非命。”李青召静不下来干脆执了笔胡乱画了起来。

  “改变不了的事多想无益,只管自保就行,这并不耻辱。”谢安士将眼神掠向蹲在墙边的二十几个刀兵。

  “这句话,并不包括你们。穿了皮,吃了皇粮,不战而逃就该死。”

  二十几人低着头不敢反验。

  “老大,凡哥张仟他们回来了。”马中汉看着他们离去时气急败坏,看见他们安然无恙回来却是满心欢喜。

  谢安士一下子站了起来,“张仟,杨凡情况有变吧。”

  “将军神机,铁狼骑退了。而且刘老巾已经占了城西门,现在我们要走,基本不会有什么阻碍。”张仟喘着粗气,却掩不住欢喜。

  “很好,计划不变,今晚走。”谢安士一击掌,“你们去好好休息,要走我会叫你们。”

  两人没有异议,连续撕杀了几场确实耗费很多精气神,累了,有谢安士守着任何环境下他们都能安然憨睡,这是绝对的信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