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溃败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317

  骑兵于最善野战,入了城内其实是自投罗网,建筑阻隔,街道巷子复杂极大的限制了机动性,稍微不注意一个农妇一板砖就能将人拍翻。

  可耐何对手实在太渣,受了将令再来阻击的都尉竟排兵于主街与骑兵对垒,运气好碰上几匹散骑的倒是取得了一定成绩。

  却被胜利冲昏头,不等侧翼弓兵占据街道两侧屋顶,稳固阵势就追着两个铁狼骑直至十字路口才知道上了当。前,左,右各伏了二十几骑,只一冲便将几百人杀了个丢盔弃甲。

  刚刚攀上屋顶的弓兵,单跟骑射皆精的铁狼骑对射完全占不了半点优秀,反被射死射伤,自此第一波阻击战完全失败。

  消失传回去,许傀是大惊失色逃跑计划没实施就被人杀了,连忙遣令亲信刘都尉出马,可此时,铁狼骑已在县内横行直撞,四处肆虐了。

  李庄中,谢安士听到杨凡带回的消息直皱眉,屋漏偏逢连夜雨,李庄到城隍庙的这个范围刚好是主战场。

  听这越来越清晰的喊杀声,战斗已变成乱战且向此地扩散。

  于屋顶警戒的杨凡打了一声响哨同时不忘发箭攻击,原来是六个铁狼骑追着一队残兵直往李庄方向而来。

  铁狼骑追杀得正欢,根本没有防御骤然受击当则被放翻一人,说来也是倒霉,每次碰上杨凡都是先挨了一箭才知晓。

  杨凡那一箭正中眉心瞎了眼的都知道碰上硬点子了,弃了残兵,叽哩瓜拉呼喝着拉转马头闪到一边,换了个位置偷偷观察李庄,见是一坐红砖碧瓦的大院落不惊反喜,高手护院没有重财就有大人物。

  五人一商议,分出一人速往回报告消息。

  “一个都别放走。”

  “老大你就放心好了,王叔已经绕过去了,保证一个不留。”杨凡一边说着一边持弓向那边飞奔追击。

  谢安士不担心他们,把眼光移向翻墙入院的这一队溃兵身上,人数足有二十来人,却被区区六骑击得溃逃。

  “大人,他们退了。”

  “提莫的,还以为要没命了呢!”其中一个穿着都统服饰的长出一口气。

  “到处是蛮兵,现在怎么办?”这群溃兵被追得失了魂,翻进院子也颤颤兢兢的,竟然就地缩在墙角讨去起来,完全忽视了后面几十双眼睛盯着他们那狼狈样呢。

  “回去找许将吧。”

  “回个屁,出去准完蛋。既然退了就先歇会,跑得老子快断气了。”都统转了个身背靠院墙瘫坐而下,这个看见一双双鄙视的眼神盯着自已,愣了愣也不觉得脸上发燥,随即摆去官架子。

  “看什么看,爷护民安国流血流泪为的是谁,那个是户主?速速将吃食奉上,爷吃够了才有力气上阵杀敌。”

  谢安士冷眼旁观不发一言,换借以前他早把这群人全以军法处置了。

  对于平头百姓而言,本来保护自己的军队打了败仗成了溃兵有时候比外族敌兵还可怕,杀良充功,抢掠之事是常有发生。

  李隆昌活了几十年,也闻看过不过溃兵害人的典故,不敢待慢连忙命人去取食物饮水,希望这群残兵吃饱喝足真能从自己的庄院出去。

  可惜,有时候良顺恭让只会让坏蛋觉得你软弱可欺,都统见就家人殷实,吃喝着不满足开始以各种借口讨要银钱,抽了刀往桌上一剁,“看见没,刀缺了口,修磨可是要花钱的。”

  给点吃食李隆昌不心疼,要钱那不行,大着胆子上前看了看,“军爷,这刀刃也没缺啊。”

  “我说有就有,人老眼瞎看走眼了情有可原,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都统一拍桌子,拔刀,一次没拔出来有些丢脸,双手齐上这才把刀从桌子上拔出,一下架到李隆昌脖子前。

  “这下看清了没?”

  李隆昌吓得一哆嗦,脚一软羯点瘫倒,拿眼角直瞟谢安士,“贤婿你倒是说句话啊。”

  李青召看着大惊,“安士,你快救救爹爹!”

  “哟!原来还有一个美娇娘。贤婿?哈哈哈,看他低头缩脑的样子活像一条狗。这样吧老头,钱不用了,把你女儿许给我,本都统保证护你一家平安。”

  一众女眷其实都被护在身后,李青召不出来其实没人能发现,此时心急出现,都统一看眼睛都亮了,一脸淫笑。

  “本来念在曾经也是帐中袍泽的份上赏你们一顿饱饭后离开,没想到朝庭内兵竟已腐烂至此。”谢安士抬头眼中寒气迫人,“不战而逃,欺压百姓,这些就算了。可你调戏本家夫人,该万死以谢罪。”

  “这人莫不是吓疯了,胡言乱语些什么?”都统觉得谢安士身上的气息有点不对,可仗着手中有人质又有二十个刀兵压阵并不显虚。

  一个什长出声道,“嘿嘿~,都统我看还是莫开玩笑了。吃完了,快去许将会合要紧。”

  都统大喝一声,“闭嘴,仗打成这样你以为许傀那杂种不会推卸责任?人家有老子擦屁股,我们呢?想要平安无事要么用钱财去顶罪,要么~,用人头冐功。做不做你们自做选择。”

  本来还于心不忍的二十刀兵闻言咬了咬牙抽出刀慢慢围向众人。

  张仟豪不显惧刀也不拔叉着腰反而上前几步,“一群杂碎,在外敌面前怂成狗,倒是对自己百姓亮刀,裤裆里的玩意儿干净切了算了,万一能生个儿子也会被自己的窝囊爹羞愧至死。”

  “哼,说什么废话。将他们全宰了得了,省得再去祸害他人。”马中汉伤还没好全,脾气倒变大了。

  “凭你们?我耐心有限,要么钱,要么头,选。”谁知道那些铁狼骑会什么时候去而复往,都统已经没什么耐心了,再啰嗦便杀人自拿。

  “钱,我们给钱。”李青召做出选择。

  “钱是我命根……!”

  “青召,闭眼。”

  三个答案,皆不相同。李青召条件反射般的闭上眼睛,只听得卟的一声闷响,血腥还有奇怪的骚味扑鼻而来,她才清楚谢安士做了什么。

  谢安士平淡如水的声音,“告诉我你们的选择。”

  二十多名刀兵看着这人手中提着的一个死不瞑目的人头同时倒抽了一个冷气,只一瞬眼间自家都统就身首异处了,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光身上的气息就比铁狼骑可怕百倍。

  “您刚才也听到了,我们也不赞成这么做的,是他迫我们的。对,对不起,我们马上离开这里。”还是那位什长开了口,不过声音有些发抖,说完拔脚就想跑。

  “慢着。我允许你们走了么?一群废物,唯独你像个人样,姓氏?”谢安士手一甩,一个圆滚滚的脑袋掉在他们脚前。

  “陈姓。人你杀了,我们也已经道歉了,还想怎么样?”

  “东西不能白吃,该上阵杀敌了。”谢安士正愁无人手不足难以穿过交战区,这二十刀手正好派上用场。

  陈什长大惊,“开什么玩笑,这不是让我们去送死么?没有骑兵助阵,对上狼骑就是个死~!。”

  正说着,方才出去的王朝图和杨凡回庄了,“嗯!这又是什么情况?”

  陈什长与一众刀兵寻声一看,瞬间瞪大了眼睛,只见王朝图长枪上挑着五个人头,右手提着五件狼骑的覆皮锁子甲,而杨凡在后边赶了五只战马入庄。

  “这,这这~!”陈什长话都说不利索了。

  死状可怖的五张脸吓得因为好奇出来看热闹的女眷孩童惊吓连连。

  谢安士满头黑线,“王叔,你把头挑回来干嘛,又不记战功。弄回来吓人么,扔了扔了。”

  “哦!忘了,哈哈哈哈。”王朝图手一震长枪一抖将头颅甩向庄外,也不知道甩去了哪,总之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杨凡眼珠转了转已大概知道了事件,“老大,这些溃兵不老实,干脆就全杀了吧,还正要走了,也不怕污了院子。”

  谢安士有些头大,杨凡这几人一些习惯老是没修正过来,“现在不在边军了别总是喊打喊杀的,他们有用。”

  陈什长连忙应是,“对对对,我们有用,能派上用场。对吧兄弟们?”

  现在那个敢说没用,说没用那一定会被当成废物宰了吧,个个将头点成啄木鸟般,要不是实在没什么本事,都恨不得像街头耍杂一样,轮流显露下身手。

  “那好,肚子没填饱的继续吃。本人不差饿兵,军饷照发。”

  众兵众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参军以来,粮饷都是断断续续的,到手还没剩多少,这人会这么大方?

  当白花花的银子真倒在面前时,他们才相信这是真的,混混表示兵不当了,为李家卖命。

  杨凡不理解,“老大,一群无用溃兵,何必如此厚待?”

  谢安士一叹,“要走,现钱是带不了许多的,散了好。现在形势复杂,多几个人做势也是好的。说说,外面现在什么情况?”

  “不好。”杨凡面色凝重,“铁狼骑和溃兵在县里四处乱窜,所有民众都缩在家里,现在出发目标太明显了。”

  “等,等吧。文成那个人自负得很,不会看着羯族屠戮而无动于衷。”

  马中汉双眼喷火,“将军,难道我们就只能看着,等着,让他们在我们的土地上屠戮,烧杀?”

  “当然,不可能。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谁才是猎人,你们四人庄院至少要留两人在,至于那两个人有幸出去打猎,就看你们自己的了。”谢安士眼中杀意凌然,不过他现在不是孑然一身,有太多拖挂,不能任性的冲出去撕杀,只能压着心中疯狂的杀念。

  “嘿嘿嘿~,那么老方法。”杨凡裂着嘴笑了,“手心手背。”

  “幼稚,一把年纪了还玩这个。”王朝图嘴上说着不身体却很诚实,“中汉,你伤还没好就别参加了。”

  “凭什么。”马中汉不服气,在傻姑担忧的眼神中一把扯掉身上的绷带。

  “让他来呗,反正他一向都是输。”张仟扬了扬手表示无所谓,“说好了,少数守家不准像上次一样耍赖。”

  “耍赖那个人好像是你吧。”杨凡揭短。

  “行了,别废话。”马中汉有些迫不及待,“天地阴阳,日昼夜黑,两仪八卦,手定乾坤!现。”

  四人碰了一下拳,比了四个手诀,然后伸掌。

  “哈哈哈哈~,你个倒霉蛋,乖乖养伤吧。”张仟得意非常,而马中汉看着不挣气的手,气得用脸皮猛抽手心。

  “呵呵,淘汰一个。再来!”杨凡朝王朝图笑了笑。

  王朝图会意。

  三人再行一卦。

  “臭小子,你险我!”王朝图拿起枪杆子做势欲抽。

  杨凡哈哈一笑纵身闪开,“王叔,您老就在庄里温酒赏雪吧,外面的杂碎就由我们年轻人打扫了。张仟,走啰,狩猎去。”

  “嘿嘿嘿~,猎个痛快。”张仟裂牙狞笑,取了手弩穿了护甲。

  “你们玩归玩,别太得意忘形了,特别是把铁狼骑的注意力招惹到这边来。”谢安士严肃道。

  “放心啦,我们知道怎么做。”杨凡笑着望向城东方向,那里的许字旗被风雪打得垂头丧气的。

  “他们为什么?”李青召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问道。

  “那个手诀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学的。”

  “我是问这个吗?”李青召有些嗔怒,现在刀兵四起,这人还有心思插科打诨,“明明是会丧命的事,你们难道就这么不把命当回事!杀人和被杀就这么无所谓吗?”

  谢安士抬眼望天,“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可怜?”

  李青召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师傅是英雄。”李青云不服气的撅着嘴,“英雄才能不惧生死,他是为了保护我们才去的,如果没危险师傅才不会去拼命呢。”

  谢安士笑了笑揉着青云的头,“呵,青云你错了。英雄不是不惧生死,而是把别人的生命看着比自己的重,一命换一命,值。所以他们才觉得无所谓。”

  “……。对不起。”李青召沉默良久才吐出三个字。

  “不用,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