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城破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338

  见着谢安士慢悠悠的从敌营走出来,城头上的人眼睛瞪得像铜铃。

  许傀的脸又火辣辣的疼了起来,方才他斩钉截铁的说谢安士要么是叛逃了,要么已被剁成肉酱,现在全都没说中。更主要的是他身在城中依然诚惶诚恐,人家一人独骑,身不带寸铁却敢入敌阵,这一对比他这个主帅真的很废物,不由得恼羞成怒。

  有一亲卫察言观色在脖子上一比划,“少爷,不如我们趋现在师出有名,将之一杀了之,以解昨日之仇。”

  许傀眼中闪过一丝历色咬牙道,“哼,得罪我许傀,无论是谁都会死很难看,无论是谁。传令下去……等等,不对不对,这样太便宜他了!”

  “少爷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了再想对付这种人估计要废上不少力气,不能犹豫。”

  “你个狗奴,差点坏了我的大计。”许傀突然大怒飞起一脚将人蹬了个狗啃泥,随后摸着下巴嘿嘿奸笑,多好一背锅的,杀了弃城而逃的罪责谁来担?打瞌睡碰上枕头,这下可以安心跑路了,事后还不需要老头子来帮忙擦屁股。

  妙!真妙!本少爷果然是个天才。

  本想阿谀奉承没想到没赏还挨了一脚,献计亲卫一脸懵逼,这又是抽那门子疯,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诸位,我军为何大败啊?”

  众大小将领互相看了看脸上都是同一个表情,这还用得着说吗,当然是因为某位官宦子弟纸上淡兵、贪生怕死了。当然,敢想不敢说。

  “喂!你们什么表情。”许傀顿时气结,“眼瞎了吗,正是此人勾结叛臣,泄漏军情,导致我军大败。”

  刘都统询问性的问道,“那杀了?”

  “怎么又是一个蠢货。”许傀一脸高深莫测,“本将军自有妙计,你们都进帐来商议军务。”

  被点了名的几个人面面相觑,都在彼此脸上看到不敢置信的表情,这位许大少爷、许都尉此时此刻混身上下都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不管如何,谢安士还是避免了变成刺猬的命运,改为了稍微好一点的背锅侠,安全无恙归城回家,把情况说完一群老头一个个感激涕零的恨不得给抱起来亲几口。

  李隆昌身体差但脑筋子活络,悄悄的将谢安士叫到一边,“贤婿啊,听你这般说我感觉此中尚有操作的空间啊。”

  谢安士一听便已明了,“您想借机出城?”

  “不然呢?”李隆昌一瞪眼珠子继又一叹,“将青云、青召送出去,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操心的永远是子女。谢安士会心一笑,“放心吧,溏水县应无大灾,相信不日守军便会跑路。不攻而下一城,便没杀气戾气,而文成为了保住民心大旗不会纵兵劫掠。”

  李隆昌大喜,“贤婿,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谢安士点头,“不过大户的钱财家业可就难保了。”

  “什么!”李隆昌闻言当场炸了,蹦得老高摸了根红木杖就想去干架,“想要我的家财,那不是要我的命吗!老子跟他们拼了。”

  额~!

  “您这是去送头。”谢安士一伸右手将木杖拿走,左手一按将老人家按回座位去,“您老别激动,舍财存人财还能挣回来,人没了可就没了。”

  “唉!我李家挣下这份家业不容易,三辈子心血,我不甘心。”李隆昌悲愤交加,老泪纵横。

  谢安士轻轻一握拳,“只要没毁掉,就能拿回来。已经吩咐人去寻路了,现在主要是将家迁到宁江郡。”

  虽然有七八成把握溏水县不会受兵灾,但始终是是非之地,迁往宁江郡他才放心李青召的安全。

  铜雀春深锁二乔。

  这可是警世之典故,媳妇太优秀了也很让人忧心呢!唉!愁人!

  “有秘道出城!?”

  “所以装死人那一套用不着,留与别人家吧。”

  谢安士看向满客厅的叔伯辈们,本来一脸悲苦的老人们现在是云开月明,不告而适,急急忙忙的跑去安排葬事。

  其中有心思的多半是会借此离开溏水避避战火兵灾。不过,就算离开溏水城前后皆有刀兵又能到哪里去?难有安生的栖身之地最终也是沦为流民。

  所以谢安士才没急着跑路,而是先让张仟寻一条能绕开铁狼骑通往宁江郡的安全通道。

  “那把东西都带上,不能便宜了那群乱民。”

  这老丈人还真是财迷,谢安士甚是无语,“我们是逃难又不是搬家,只能带些贵重且轻便的。”

  “爹爹,莫说些胡话,安士他已经是冐了很大风险的,别增添不必要的负担。”李青召许是听到了谈话从门外转进来脸上挂满严肃。

  谢安士看了暗喜,她在关心我。

  李隆昌看了摇头叹气,女儿大了胳膊肘就往外拐,东西带得走还不是用在你们身上。

  “还有你,为什么要做如此冐险的事?那是几千军马,铜皮铁骨都能给你剁成泥。说闯就闯,当自己是战神吗?”

  李青召的眉本来柔顺如半月现在斜挑如剑,很明显正处于愤怒之中,但是眼神中更多的却是但忧。

  谢安士本来还想吹嘘几句,一碰上这个眼神却是嫩苗见日,蔫了。老老实实的低头挨训。

  那个大嘴巴的把这事说出去的,定让他好看。

  厅外的杨凡后背突然有些刺痒,挠了挠没够着。正好见着春兰,连忙求助。春兰把茶水甜心放一旁帮忙挠痒,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妥当。

  这一幕要是让人看了去,指不定又要传出不少八卦,毕竟男未婚女未嫁,光天化日之下这般亲密,就算是夫妻也有所不妥。再看看厅里面那对名义夫妻,别说甜言蜜语了,现在甚至已经风雨交加。

  谢安士都不知道李青召生起气来这般可怕,训起人来从文人子乎者也的道理派到市井泼妇的蛮横派,气与理两者兼备砸得谢安士毫无还手之力,毫无尊严的认输认怂。

  “我错了,还不行吗。”

  李青召一开始是暴风骤雨的,现在坐下了偏过头去反而一言不发,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般生气。

  谢安士偷偷的瞄了下脸色,眉势斜挑入鬓还没柔下来明显是怒气未消,还是哄不好的那一种,气氛顿时陷入僵硬。

  小夫妻闹矛盾李隆昌也不好说什么,见势不妙早就溜走了。只剩下谢安士冷汗直流,想了想,陪笑吧没效果,耍混更是挨眼刀,平生未遇之困局,心内煎熬比刚落难时还要难受。

  正在愁苦间,一声天籁般声音响起。

  “老大,老大,我回来了!”张仟与李丰庆兴冲冲的闯进厅来。

  谢安士随手把自己的茶水了过去,“别急,喝口水再慢慢说。看你们这样可是寻着路了?”

  李丰庆从没见过上位者给下人递茶水的,这一愣间张仟已经老实不客接过了,也不嫌热仰头咕噜一声喝了个净光,这才后知后觉的接着道,“老大,这……家里气氛怎么有些奇怪?”

  “咳咳~。别废话,说正事。”

  “哦!给栖凤山的信已放在联络点,什么时候收到真不好说。暗道方面,多亏了李哥少跑了很多路,专往偏僻之处走,绕过铁狼骑游骑兵巡查不成问题。不过……”张仟看了一眼李青召,“不过地势崎岖难行,嫂嫂等要通过怕是会有困难。”

  “这个不成问题,再来几个也能抱得动。”谢安士摆摆手,他抱过李青召以她的体量再重几倍抱在身上能行走如飞。

  “你倒是想。”出乎意外的半天不开口的李青召说了一句,施施然的走了,看秀眉已经放柔。

  “夫人慢走啊。”谢安士嬉皮笑脸的,谈起正事又转了脸色,“倒是七屯里李捕头他们联络上了没?”

  明明升为营正,但他还是习惯叫李捕头。

  “正想说此事,联络倒是联络上了,也将情况说明。可是回来的时候正有百余狼骑往那边去了,去势凶猛不像是普通行军。估计已经知道七屯里事情败露了,前去报仇灭口。”

  “情况危矣!希望李捕头他们能化险为夷。”

  以骑兵的速度,两人还在的路上铁狼骑估计到了七屯里了,谢安士就算知道了也已于事无补,张仟同样知道所以也没跑回去示警,因为来不及了。而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李捕头等人能见机行事逃出生天。

  “别声张,帮忙收拾一下,今晚就走。”

  既是秘道便不能太多人知道,知道了就不叫秘道了。虽说广而告之,能让更多人解困得生,但也破坏隐蔽性。容易暴露了本身行踪。铁狼骑可不是文成,都是嗜杀成性的家伙,更何况结了死仇保不齐会发疯宁愿舍了马来也要追杀自己,谢安士宁愿自私一些也不想冐险。

  “嗯!晓得。”张仟和李丰庆一齐点头。

  轰!

  城西传来一声震天巨响,房顶的灰尘被震哗啦啦飘洒而下。

  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谢安士已经冲了出去把李青召接了回来,“夫人莫惊莫惊。”

  李青召惊魂未定,“刚刚,那是打雷了?”

  “贤婿,刚刚城西打雷了?!”李隆昌屁滚尿流的跑了回来,问出了同样的话。

  “您老都多大了,还怕打雷。”

  李隆昌一愣,“……那那那是打雷吗?”

  当时突围紧张遗落了很多火沙火雷在外边,现在是被用来攻城了,真是一步失察,步步受制,希望不影响到离城计划,“是火雷爆炸的声音,夫人不必担心,安心呆在此处。”

  安慰下李青召,又喊过几人,“杨凡你去看看什么情况。张仟,集笼所有人。王叔看来今晚又不得安宁了。”

  王朝图苦笑,“希望,城防能撑多一时半刻吧。”

  这只是个美好的愿望,火雷可不是什么人都见识过的,那个威力,足以让第一次见的人屁滚尿流,如果守将不坚定,城防定一触而溃。

  李家家大业大逃跑不是说逃就能逃的,杨玉奚的身体就不允许他说跑就跑,现在更是有了更多的羁绊,年少的拾儿、青云,伤重的马中汉都要有妥善的安排。

  谢安士忽悠住一个文成天王却得罪一个羯族新贵,心高气傲的亚利波克逼不及待的想要洗涮自己的耻辱,被劫持之耻只有用血才能洗净,将缴获的火沙制成了火雷,挂在马上点燃,再驱马冲击城门。

  许傀怕死,城上守军其实不敢有半点松懈,发现有异常后立刻放箭射杀马匹,可狂奔的战马本就难以射中,再加上马身覆甲根本射不死,更可怜的是这群倒霉蛋没在城外挖陷马坑、设拒马。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挂着火雷桶的马匹冲进城洞内。

  ~~轰!

  一声巨响伴整段城猛的一震,城洞冲一个巨大火球,城门崩碎成粉,城墙都被震垮了一段。

  “放得有些多了呢!今天溏水县是你们的了。”亚利波克一挥手,铁狼骑们狞笑着策马呼啸冲入溏水县。

  至于守军被震傻得半晌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已是刀枪临身了,喊都没出声就身首异处,其余守军吓得转头就逃,那有半点抵抗意志。

  铁狼骑跟着后边随意挽弓射杀,有些直接闯入民宅,燃杀抢掠,好不容易从王良的阴影下挣扎出来,溏水县便再次造难。

  城西剧震,许傀第一时间便知晓,立刻命人调兵过去阻击,自己却盘算起了别的。

  另一边。

  文成面黑如锅底,重重将一封信报拍在桌面上,“哼!这群野兽,为了一气之争竟然浪费宝贵的火沙,野蛮愚蠢不足与谋。”

  一位师爷打扮的人拱手道,“天王,他们破坏协议,屠戮无辜怕是会连累我们声名,我们要不要撤军。”

  文成略作沉吟,“不。他们无信,休怪我无情。我文成行的是替天行道的大旗,岂会自污名号自毁前程。去,让鲁板机过来。”

  “……!天王,这样就彻底与羯族撕破脸了。”

  “死无对证,只要说是守军做的便成。再说,火沙的源头捏在我手里,他们只要还对宁江郡有想法,有苦也得自咽。”

  “尊,神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