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落荒而逃
绿水绕青山2020-08-05 15:164,315

  “那是当然了,人是要慢慢长大的。以后你或许能长这么高。”谢安士指着不远处的傻姑说道。

  “浮萍姑姑太高了,好看的衣服都不合身呢!我长得跟姐姐一般就行了。”

  果然,女孩子不论几岁在意的基本都会在意那些好看的衣物。

  拾儿不说谢安士还没留意过,经这么一说还真是,飘逸秀气的衣裳到傻姑身上被撑得鼓鼓的像一件贴身的劲装。

  “确实不好看。”谢安士看了几眼深以为然连连点头,背后突然升上来一阵澎湃的杀气。

  “渴了。”杨玉奚声音有些哑。

  “晨雪化了泡上酸梅最是解渴去燥。”丫鬟魏春春很是贴心。

  “这里哪来的火化冰。”

  “我捂上一捂便化了。”魏春春笑靥如花,取了水袋便去刮那枝丫上的冰,只是轻轻一碰哗啦啦的掉下来一大片雪花。

  杨玉奚低头看了看还在熟睡的小丫头,“傻丫头,现在是在逃难没那么多讲究,出了山再说吧,别冻坏身子。”

  话刚说完就听卟的一声闷响,随后便是是重物倒地之声。

  杨玉奚再抬头时只扫到一片血红,还没有看到身体便被一个身影迅速挡住,经历过厮杀的她心知魏春春已经遭了不幸,眼泪无声滴落,落入雪地化为冰霜,又有一个亲近的人没了,近在眼前却连她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其实在袭击发生的瞬间,谢安士早已做出反应,可惜还是迟了一步,自己所呆的位置被重点关照,扎了密密麻麻的一小片无声暗矢,拜杆还被用心的刷了层白色,正是蓄谋已久。

  “敌袭!刀盾手防御阵形。”马中汉纵声大喊同挥刀扫落了几支暗矢,二十余名刀盾手方才反应过来,竖起盾牌将一众人护住,可环顾四周那有一个敌人的影子。

  嗖~!

  好奇害死猫,一个探头看情况的刀兵被从不知道那来的一箭射死。

  “蠢货,不想死的都听我命令别随意探头找死。”马中汉忍不住破口大骂。

  杨凡声音中满是紧张这很罕见,“老大,有埋伏!”

  王朝图扔下李隆昌冲出去与两人汇合一处,慢慢的异常警惕的护着杨玉奚和拾儿撤入盾阵之中。

  “连我都没发觉埋伏,来的定是专精伏杀之部,还有这满满都是的狐骚味,这下真有些麻烦了呢!”

  谢安士说得模糊,熟悉的才知道他说的的是什么,狐骚味指的是一个标志为银狐的暗杀部族,由北蛮五族共同成立与管理,全由战争孤儿组成,汉族、蛮族都有,当然,汉族在其中完全处于被统治的地位,允当炮灰,干最脏最危险的活。

  从小便受异常严苛的训练,专施刺杀与情报,战力或许不高却狡猾阴险异常。谢安士于北地时没少受到关照,对他们手段是再熟悉不过了。

  “我就奇怪,消息是怎么走漏的,她们竟能提前设伏。”杨凡的眼角掠向张氏,突如其来的袭击连李丰庆这个老江湖都有些惊慌,而她却是一脸镇定的伏在雪地上,两个孩子紧紧的被护在身下。

  张氏与两人分开后,肯定做了一些事情。

  “此事以后再说,我倒是很意外银狐一部也会在这里集众出现。你们都给我记住了,有机会就跑,到宁江再会合。”谢安士看都没多看张氏一眼,如果真是她,那么,她一定会后悔。

  王朝图嘴皮动了动,终究还是没说话,现在他们身上背的可不止自己这一条命。

  朝阳慢慢往上升,魏春春身体已被落雪盖了一层,二十余个刀盾手手已经开始发僵发抖了,要不是身边那具尸体时刻警示着他们,恐怕早就泄了劲了,支持到现在已是远远超出他们平时训练的水平,可林子里依然没有半点动静。

  这就是谢安士厌恶的地方,银狐最恐怖之处就是那滴水穿石般的耐心,已形成包围却迟迟不动手,坐等猎物耗光体力与精神再亮出獠牙。俗话说不怕贼光顾就怕贼惦记就是这样。

  而张仟前去搭索桥也是一去不回,肯定也是碰上麻烦了。

  “老大,再这么僵持着可不妙啊!”杨凡屈了屈手指,搭在弓上的箭抖下了一小节积雪。

  “哼,敌不动。那么,我来动。听吾之令,冲!”谢安士大喝一声,王朝图等人护着人便往断崖得方向冲,而他自己却反向林子里钻。

  “牺牲自已,保护他人么?虚伪得让人恶心,不过自投罗网正省了不少麻烦。”亚利波克竟然也在,站于一棵雪松之下,一身白色狐裘裏得跟个雪人一样。

  身边除了多罗奇外,还有一个神态冷若冰霜般的女子,正额有个诡异的狐形纹身,这只有首领才能纹。

  “白铃,他是你的了。”亚利波克最后一句却是对着多罗奇说的,“可别让我失望哦。”

  本不想动用这支秘密力量的,但现在不得不用,此人不仅杀了肯林还重伤三咅晋安,毁了大量的火沙,更是挟持自己,几乎是以一人之力打乱了五族所有计划,直觉告诉他,此人不除后患无穷。

  日间大动干戈,不惜用火雷破城,外人认为他是意气用事,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从未有过的冷静。

  可惜功败垂成,人没翻出来,还和文成翻了脸。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本已断掉的联络点却有信息传出,所以能事先织好了网,这一次任你三头六臂也得死在这里。

  “跑不了。”白铃簿簿的嘴唇微动,声音像研磨的冰屑,也不知道施了什么技法白色披风一卷人便消失在原地。

  风雪滚滚,所有杀手受到召唤,同时向谢安士掩杀而去。

  浓郁的杀气激得李青召寒气直竖,从始至终都挂在谢安士背上,这是习惯,因为离他最近便最安全。发现情况不对来不及下来谢安士便冲杀了出去,耳边是嗖嗖的破空声,一个飞扑过来的白色人影被一刀两断,热血撒落变成刺目的血珠儿滴到脸上吓得更加用力的抱紧谢安士。

  “你没下去啊!”感受着背上的压力谢安士这才发现李青召还在背上。

  “你说呢!我这么大个人你没感觉到吗?”

  还真没有,先前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御敌上面,李青召又轻真没留意,现在要将她放下已不可能了,只能背着继续冲杀。

  杀手前仆后继的冲上来,人未至各种中远程武器已经洒落。

  “闭眼。”

  李青召紧闭双眼,耳边只听到丁丁当当之声不绝。

  谢安士杀气翻涌,之前压制的杀意在此刻全部倾泻而出,白雪皑皑之间一个青袍血刃的身影纵横进退,刀锋所向必撒下一蓬热血,杀人对他来说其实很容易砍瓜切菜般便杀了,可就算是瓜菜数量一多你又能挥得了几次刀,更何况这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不是真的瓜菜。

  十杀之后,刀口已开始崩缺发卷,随手甩出扎死一人,右手一探再次抽刀。

  众杀手见谢安士难缠,居然舍了他转奔向杨玉奚等人而去。

  “休想。”谢安士舍命冲入敌就是紧张众人安危,岂会让他们得手,反过来追着杀手跑。

  啪~

  脚下一下脆响,谢安士连忙抽脚击掌,掌风扫出整个人出现了非常短暂的滞空,腰腹一扭,人如陀螺般在空中翻出几尺安然落地。

  咔,嘭,哒哒哒~

  一连窜怪异的声音响起,谢安士猛然发现自己已踏入事先布好的机关之中,扑杀杨玉奚等人其实只是为了引他人阵。

  嗖嗖嗖~

  先是一层层网立起,彻底的将谢安士与外人完全隔离起来。

  “关心则乱,这么明显的陷阱也踏进去!”亚利波克冷哼,“人无完人,这就是弱点。收网,放箭!”

  一声令下,麻网立刻收缩。谢安士用刀劈了几下完全不着力,以他的力量铁石都能轻松劈断,现在居然劈不开一张破麻网。

  谢安士冷笑,“呵,为了杀我看来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这种缚龙绳本是捆战象的异常坚韧,小手指粗的一条能,缚住一只发狂的耕牛,人要被绞住,十之八九会被绞成肉碎。

  冲向大部队的杀手见机关起效,立刻转头杀了回来,䄂箭、飞刀、手弩、弓箭一齐向谢安士招呼,数量多到让人有种乌云压顶的感觉。

  “你还笑得出来!快想办法要不然就成刺猬了。”李青召何曾见过这种阵仗,像八爪鱼般紧紧的抱住谢安士,生怕自己被甩落,不过现在这局势好像得共赴黄泉了。

  “呵,死了正好做一对忘命鸳鸯,是好事。”谢安士却是收刀入鞘,闭眼,吸气,吐气,手于刀柄上虚握,脑海里有一人挥刀断瀑。

  锵~!

  刀啸!

  谢安士闪挥刀一击快如电闪雷击,声如龙吟于野,一声清亮刀吟在山林间响起,缚龙绳连同射来的箭雨都被一刀破了个击散击碎。

  “怎么可能!这,这是?!”亚利波克震撼异常,三咅晋安修的剑道武技能发出剑气已是让人目瞪口呆了,此人身上全无武人的气机怎么也会有如此刀技!

  印象中好像只有莫哈王庭的大汗剑师有些能耐吧,可那个级别的大都是隐世高人,甚少参合政事军务。

  此人到底是何许人?

  “查,去查。那怕他今日必死,也要查清楚他到底是何来历。”

  “是。”说实话,多罗奇也是被震撼到了,这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刷新了他的认知。

  其实给给予他们以震撼的一刀,完全是谢安士死马当活马医试试而已,没想到以前完全用不出的一招此时倒用了出来,也该是他命不该绝,这一试还真有效果。

  没来得及庆幸,只哒哒之音连续响起雪地上又窜出了支支竹节,啪啪开裂,一股股浓烈黄烟便从中喷了了出来,随着风势迅速度卷了方圆十丈之间,遮天蔽物伸手不见五手。

  谢安士两人正好处于竹节阵之中,被黄烟笼罩在其中,猝不及防之下吸入了一气,闻之有股幸辣味,却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

  为了杀他,亚利波克可是准备了不止一种手段。

  谢安士却也不敢大意连忙闭息,捂住李青召口鼻,往记忆中的地势冲出,只要有异响便是一刀劈过去,他就算是逃跑也是势不可挡无人能阻他分毫。

  可跑着跑着发现不对劲,这黄烟的范围绝没有那么广,十丈的范围自己很快就能跑出来。

  那黄烟伤眼!

  谢安士微微吸气,果然没有了幸辣之味,立刻停了下来持刀戒备,“夫人,前方有何物?”

  “能睁眼了么?你看不见?”李青召反问。

  “能。”

  “……一棵松树。”李青召睁眼只差半尺,两人就要一头撞上去,“你的眼睛!”

  “可能毒瞎了。”谢安士刀往下一削一挑,抓起一把雪就抹向自己的双眼,很凉,有感觉还不是最坏的结果,擦完眨了眨眼睛,能看到模糊的影子。

  这黄烟到底是什么毒?

  “啧!玩这么多花样就是想多折磨人,无聊,弄点剧毒现在人就死了。”

  其实不是亚利波克不想,而是时间仓促,剧毒不是那么好配的,而且是要在这么冷的天气下使用那就难上加上,杀手们常备的早就冻成冰坨子了,喂在兵器上的又碰不到谢安士分毫。

  唯一起效的就是这黄烟。

  “来了。”李青召警示的声音,“左手一丈处两人,一弓一短刀。”

  虽然有李青召报出方位,可反应上始终是会迟上不上,谢安士顾不上注意形象连滚带爬闪开。

  “他眼睛看不见了,给我上。”趋你病要你命,杀手可不跟你讲什么仁义道德,一击不中,截住两人去路,呼唤同伴从后进击。

  “没完没了,给我指路,要逃了。”谢安士没有半点慌乱,听声辨位,只一刀就将那拦路的宰了。

  “好。前方……”

  谢安士眼睛受损也不准备与敌人多做纠缠,由李青召报出地形方位,夺路狂奔,也亏得是他,对李青召是无条件信任,但凡有点迟疑都不可能这般,眼睛瞎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烈烽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