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有刺客
七月狸狸2020-06-08 10:252,566

  阮酒酒听见外面没了动静,小心翼翼地出来查看。院子里没有人,只有陆尘风的房里有琴声传来。

  便轻轻走过去,在门外伸着头问“大师兄,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你表哥出去了。”

  “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睡了没,初白表哥认识路,自己会回来的。”

  陆尘风停止弹琴,认真地看着阮酒酒,这目光让她有些心虚,便改口道“其实,我是想问问你,是不是不喜欢初白表哥。”

  “我没有不喜欢他,只是不希望你被他连累。师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走江湖路,他要入仕途,都是自己的选择,旁人无法干涉。”

  阮酒酒自然听得出来话里面的意思,她也知道陆尘风是担心自己,在三合门十年,陆尘风是她最亲近的人。

  “大师兄,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小时候,在初白表哥家的事情吗?”

  “说过一些,可即便他们家照顾过你,这次你将他救了出来,这份恩情也算是还完了。”

  阮酒酒替他倒上茶水,在一旁撑着脑袋讲述以前的事。

  “我跟你讲过,我的娘亲是一个江湖女子,可她喜欢上了一个书生,后来就有了我。”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原以为我们一家人可以开开心心过日子,没想到爹爹突然离开,之后再无音信。之后娘亲整日思念爹爹,日渐病重。有一日她精神突然好了起来,说是要带着我去投奔她的朋友。”

  “就是叶初白家?”

  “嗯。我娘亲和初白表哥的娘亲是很好的朋友,就在我以为要开始新的生活时,娘亲留下一张纸条,在一个夜里也突然消失了。”

  陆尘风看她说的如此平淡,知道这些年她已经开始慢慢放下。还记得以前她刚来三合门时,天天晚上都会哭,吵的整个山门的人都睡不着,只好轮流给她讲故事,哄她睡觉。

  “你娘亲是不是去找你爹爹了?”

  “我不知道。只记得娘亲离开那一晚,下着很大的雨,初白表哥告诉我,我娘亲留下字条走了,当时我就哭着追了出去。可没想到,半路却跌下了山坡。”

  阮酒酒再说起这件事,脸上是带着笑的,陆尘风猜想,大概跟叶初白有关。

  “那时候我仰面躺在山坡下的泥泞里,无法动弹,雨水打在脸上生疼,但心里却感觉异常平静。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就想着,老天爷把我带走吧,反正也没有人在乎我。可是没想到,初白表哥找到了我。”

  那时候的叶初白也不过只比阮酒酒大一岁,他跌跌撞撞的爬下山坡,看到阮酒酒时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害得我连细面都没吃上。”

  阮酒酒瘪着嘴哭着道歉“对不起初白表哥,我动不了。”

  “好了,不许哭。你放心,没事的,我不是来了吗,我可以把你背上去。”

  “山坡湿滑泥泞,初白表哥背着我摔倒了很多次,可他一直紧紧抓着我,不让我滑倒,直到把我背回家。你看,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所以,我不能丢下他一个人。”

  陆尘风沉默了半响,他好像有些明白阮酒酒对叶初白的态度了,静坐的片刻,他也想了很多,只要阮酒酒决定做的事,他都会帮她。

  放好琴,陆尘风起身朝外面走去,到门口的时候,看着阮酒酒还坐在那里,说道“还不起来,我们去找你的初白表哥,他一个人出去,不安全。”

  阮酒酒听罢,立马笑着跑了过来。

  “大师兄,我们去哪里找初白表哥?”

  陆尘风想也没想,说了句“花街柳巷。”

  “大师兄,我是认真在问的。”

  “我也是认真答的,师妹,只能说你太不了解男子。听我的没错,你去前面的烟花楼,我去明月楼看看。”

  两人出门的时候,叶初白早就已经在外面喝上了酒,地上滚着好几个酒壶。

  他醉眼朦胧,看着手里的银子,自嘲道“如今他们不想认得我叶初白,却只认得你,真是可笑啊。”

  桌上最后一壶酒快喝完时,叶初白将银子丢在那里,提着酒壶东倒西歪的走在街上,好几次都撞在行人身上,被人扒拉着推到了一边。

  因为右手使不上力,他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就干脆也不起来了,就这样睡在大街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他顿时清醒了许多,立马从地上坐起来,这才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了行人。

  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刚抬头,就看见阮酒酒朝他飞过来,就伸出左手准备接住她,却听见她喊了“初白表哥小心”,之后,就感觉身子腾空,再次落地时,他被阮酒酒带着退出了好几步。

  拉开距离后,叶初白才看到射在墙上的暗器,心中大惊,刚才若不是阮酒酒赶来,自己怕是早就没了半条命。

  想到这些,叶初白心中升起一股狠意,他扶着阮酒酒的手,往前走几步,对着前面的黑衣人说“当初我还怀疑被人陷害,是否跟成亲当日多出来的那箱钱有关,如今看来,竟是真的。我刚被放出来你们就迫不及待的想杀我,不怕府衙查到你们头上吗?”

  那黑衣人听后冷笑道“怕?一个死人我们有何可怕的。”

  话音刚落,黑衣人唰得一声拔出剑,朝叶初白刺了过来。阮酒酒见状,连忙一把将叶初白推开,自己持剑迎了上去,她功夫本就不好,此时更显得十分吃力,几个回合下来渐渐有些招架不住。

  这时,不远处传来声音,叶初白看看时辰,知道是府衙巡街的衙差,就让阮酒酒赶紧退回来,他趁机大声呼叫。

  巡街衙差听见声音,径直朝着这边跑了过来,黑衣人看情形不对,不再恋战,想抽身撤退。

  阮酒酒知道这个人肯定跟叶初白的案子有关,万万不能让他逃走,在他分心之时,趁机打出暗器,试图拖到衙差赶来。

  暗器击中了黑衣人的胳膊,可他只是痛哼一声,随即就飞身上了屋顶,向远处逃去。

  阮酒酒看到来的人是方书远,想着叶初白应该暂时没有危险,转身看了看他,示意他不要担心,自己就踏上屋顶追了上去。

  那黑衣人跑了一段路,渐渐感到体力不支,想歇息一下,又担心被追上,只好继续赶路,身形步伐已是慢了很多。

  还没走几步,就听见有人在身后,正准备反击,来人抓住他的手,摘下面巾露了露脸,快速说道“就在这里别动,你跑不赢阮酒酒的,我去引开她。”

  黑衣人一愣,“燕姑娘。”

  燕无双点点头,小心的注视着周围,叮嘱道“把衣服换下来快走,方捕头带人在后面,再晚就出不了城了。”

  “多谢燕姑娘。在下风九,是……”

  “我知道,你是陈老大的人,以前我见过你,好了,此时不是叙旧的时候,快些走,阮酒酒已经来了。”

  几句话说完,燕无双就翻上屋顶,正好遇见赶来的阮酒酒,两人对视了一眼,燕无双脚尖轻点两下,飞进了黑夜中,随后阮酒酒也快速追了上去。

  黑衣人风九观察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在附近,这才捂着胳膊向城门逃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