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壤之别
七月狸狸2020-06-08 10:252,797

  清早,阮酒酒起来,看见陆尘风的房门关着,就知道他昨晚又没回来,不然这个时候,他早就在院子里坐着了。

  可是去到叶初白房间,发现房门打开,他不在里面,他刚出来人就不见了,阮酒酒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的,便想着出去找找他。

  好在她还未出门,叶初白就自己回来了。

  “初白表哥,你这是去哪里了,吃过饭了吗?”

  叶初白看起来心情很好,将一包东西放在桌上,招呼她坐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吃的,都是名点居的糕点,我特意起了个大早去买的。”

  阮酒酒看着那些糕点,吃不下去“初白表哥,这些东西很贵的吧,你哪里来的钱。”

  “自然是去取的,我这册子上不是都记着吗?这些银子是给你们的。”

  既然是他自己的钱,阮酒酒也就没说什么,只是将他给的钱好生收了起来,想着他那天或许用的着。

  两人坐着吃了些东西,叶初白打量一下她,问道“你是不是很久没有买过新衣服了?”

  “也不算很久,大家在山上都穿的一样,衣服是师门出钱置办的,所以也不需要自己买。我好几身衣裳都没穿过几次,还是新的。”

  叶初白放下杯子,从怀中掏出两锭银子给她“去买几身新衣衫吧,再买些胭脂水粉什么的,你是姑娘家,总要收拾一下自己,不然,以后要如何找夫君。”

  听到找夫君,阮酒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没想那么远了,至少要等大师兄当上掌门。这些钱我不能要,衣服也不用买。”

  “就算是我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不如这样,反正我如今也无事可做,就陪你去买几身新衣衫,顺便带你逛逛粱州城 怎么样?”

  阮酒酒并不想买什么衣服,但是可以跟着叶初白逛梁州城,她还是很期待的。

  “那我们就去逛逛吧。”

  上了街,阮酒酒明显感到叶初白的心情轻松了很多。路上有人对着他指指点点,他都只是笑笑,并不在意,让阮酒酒放心很多。

  两人逛了一会儿,叶初白领着她进了一间买衣服的铺子,里面各式各样的衣裙,让阮酒酒看花了眼。

  “你去挑几身换上。”

  阮酒酒摸了摸那布料,都是上等的料子,就摇摇头“我们平日里要练武修习,穿不上这么好的衣服。”

  “总会有不练武的时候,喜欢哪一件我就帮你买哪一件,不用考虑钱的事。”

  说着,在柜台上扔了一锭银子。那掌柜的见状,立马热情的帮她推荐。阮酒酒不想拂了他的好意,只好拿了几身衣裙进去换上。

  当她穿着新衣裙出来的时候,叶初白愣了片刻,眼前的女子,明眸皓齿,虽少了些娇柔温婉,却因着几分英气,显得洒脱可爱。

  阮酒酒穿着新衣裙都不知道要怎么走路,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叶初白,见他在发呆,小声问道“初白表哥,这一身可以吗?”

  叶初白反应过来,朝她点点头,“不错,买下来。”

  之后她又试了好几件,叶初白都帮她买了下来,连拒绝的机会都没给她。

  “走,再去给你买些首饰。”

  阮酒酒赶紧拦住他“初白表哥不用了,真的,我用不上那些东西。你那些钱还是留着自己用。师父喜欢朴素清净,是不许我们佩戴首饰的,胭脂水粉那些,更是不准用,要不我们去吃点东西。”

  看看时间,已过了正午,叶初白这才同意“那我们就去前面酒楼吃。”

  “不不不,初白表哥,你送了我这么多东西,这顿饭还是我请你吃。”

  叶初白有些不相信,“你要请我?”

  “对。初白表哥,这边走,我请你吃好吃的。”

  阮酒酒提着东西,领着叶初白来到一家小面馆,熟门熟路的找了地方坐下后,就大声喊道“两碗细面,一碗不要葱花。”

  “你还记得我不吃葱?”

  “当然记得,很多习惯一时半会是改不掉的,小时候我们两个都喜欢吃细面不喜欢吃宽面,可因为宽面更饱腹,所以很少能吃上一次。”

  叶初白也记得这些事情,可那种日子,他已经不想再过了。

  “如今我有钱,你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山珍海味,我都可以买给你。”

  阮酒酒将筷子擦干净放到他面前,有些伤感的说“我不想吃什么山珍海味,如果可以,我宁愿一家人能在一起天天吃家常便饭。”

  “过去的事就不要挂在心上了,你不是说人要往前看吗?等你以后成了亲,就会有属于自己的家人,以后可以一起吃很多顿饭。”

  吃完饭,两人说说笑笑往回走,气气氛倒是十分轻松。走到家门口,就看见陆尘风站在那里望着他们,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阮酒酒走过去,高兴地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看“大师兄你看,都是初白表哥给我买的,我也给你带了东西。”

  “酒酒,东西放在院子里,你先去屋里。”

  冰冷语气让阮酒酒察觉出不对劲,大师兄这是生气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出去没带上她吗?

  “大师兄,下次我一定记得叫上你。”

  “我说了,让你先进去,东西放在院子里,不准拿进去。我想和你表哥谈一谈。”

  阮酒酒不知道他要和叶初白谈什么,但目前的情形看来,她要再多说什么,只怕事情会更糟。

  叶初白倒没在意,让阮酒酒听陆尘风的话,进屋去。

  “那我进去了,你们,好好谈。”

  院子里异常安静,两个人坐在那里比定力。

  最后,是陆尘风先开了口“叶初白,你给酒酒买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当她是什么人?”

  “酒酒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买些东西给她,有何不可。”

  陆尘风瞟了一眼地上的东西,冷哼一声“你觉得酒酒需要你买这些东西,还是认为她跟你认识的其他姑娘一样,她那么拼命的救你,不是为了这些。”

  “我知道,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表达方式。不然陆兄可以告诉我,酒酒喜欢什么,我都可以买给她。”

  “叶初白,你当真以为用钱可以买来任何东西吗?我告诉你,酒酒不喜欢这些,她唯一希望的,就是你这个不省心的表哥,以后可以安安稳稳,老老实实的过日子。”

  叶初白抬眼笑了一下“你是怕我给你们带来麻烦吗?”

  “你自己清楚为何会被关入大牢,就算你现在被放出来了,那些人就不会再次陷害你?到时候你以为酒酒会不管你?我不在乎你想要做什么,我只关心酒酒的安危。”

  陆尘风的话,让叶初白的心又揪了起来,他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但发现还是没法做到。

  “你放心,我不会连累酒酒,还有那些陷害我的人,我也不会放过他们。陆尘风,我感激你,更感激酒酒,但不代表我会放弃自己的原则。我叶初白在粱州混了这么久,向来都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叶初白,这才是真正的你吧。无论是谁,无论她做了什么事,都不能改变你,可怜酒酒那傻丫头,这么多年一直挂念着她这个表哥,我以为你也一直牵挂着她,至少在你的原则里,她会是个例外,没想到,她终究是错付了。”

  好像有什么撞击到了心里,让叶初白一阵难过,左手在桌子底下紧紧的攥成拳,面上还要一副云淡风轻,毫不在意的样子,“我从未说过阮酒酒于我有什么特别。”

  “那样最好,这几日我会帮你找好新的住处,等你安顿下来,我便带着酒酒回三合门。你刚出来,早些休息。”

  陆尘风说完,起身回了房,留下叶初白一个人在院子里,他望着地上那一堆东西,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发了会儿呆,就起身,失魂落魄的出了院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