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交易
七月狸狸2020-06-08 10:252,536

  接叶初白出来的那天,阮酒酒和陆尘风早早的就等在了府衙大牢外面,可直到晌午,人还是没有出来。

  阮酒酒有些着急,忙找狱卒问了一下,才知道按照府衙的规矩,像叶初白这样的情况,得等到半夜时分才能放出来。

  这让阮酒酒十分不解“请问狱卒大哥,这是为何。”

  “还能因为什么,叶初白那是因为身份特殊免了他的牢狱之苦,可他毕竟还是戴罪之身。你让府衙大白天的将他放出去,以后还有何威信可言。你们呀,还是晚些再来。”

  陆尘风见状也安慰阮酒酒,“师妹不必着急,人不是就快放出来了,那就晚些再来,走吧,师兄带你去吃好吃的。”

  “也好。大师兄,你说表哥出来没地方去怎么办。”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叶初白那种满身都是心眼的人,会不给自己留后路?我现在就担心他出来后,也不一定会踏踏实实过日子。”

  阮酒酒觉得他这话说的突兀,忙问他“大师兄,为什么你总是觉得初白表哥不会安安稳稳过日子。”

  “实话告诉你,叶初白收受钱财这件事,可能是被人诬陷的。你想想,大婚当日,被人抓入大牢,还废了一只手,等他翻身,不会找机会报仇吗?”

  “你说表哥是被人陷害的?”

  陆尘风点点头“能陷害当今状元,定是来头不小。所以呀,我不希望你和叶初白接触过多,万一连累你,连累师门怎么办。”

  他这一提醒,阮酒酒倒是有些惭愧,当初决定下山的时候就让师父和师兄弟操心不已,若真是在外面惹了不该惹的人,累及师门,她这辈子都难心安了。

  “大师兄你放心,我会处处小心的。”

  “那就好,晚上明月楼有事,我怕是不能陪你去接叶初白,你自己万事当心。”

  提起明月楼,阮酒酒有些犹豫地问他“大师兄,你一定要扮成女子待在明月楼吗?”

  “哎,我们两个要讨生活,又没有其他好的办法,好在你师兄我在明月楼很受欢迎,我每天只要出去露个脸,弹个琴,就够我们两个吃喝了,还有地方住,去哪里找得到这么好的事情。”

  “大师兄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你放心,等我找到合适的差事,一定不让你再去明月楼。”

  陆尘风一听,那怎么行,赶紧劝说“师妹真的不必担心我,下山之前,我答应过师父,要好好照顾你的,只要你吃的好睡得好,我不过是牺牲点美貌,没什么大不了,先去吃饭。”

  傍晚的时候,陆尘风收拾了一下,就欢天喜地的出了门,阮酒酒知道他这准是找哪个姑娘约会去了。

  想着叶初白出来的时候是半夜,就想趁着这个时间,上街买些日常用品给他。

  粱州街道众多,集市上卖的东西五花八门,阮酒酒在山上待的久了,每一样都看着很稀奇。可她也只是看看,不会花钱去买。

  路过一家卖胭脂的摊子时,阮酒酒被那些花花绿绿的脂粉吸引,忍不住上前看看。这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酒酒,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阮酒酒转身一看,竟是方秋月。

  “秋月姑娘,好久不见。”

  “真是好久不见了,你要买胭脂水粉吗?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还没等阮酒酒开口拒绝,就被方秋月拉走了。

  “你看,就是这里。”

  阮酒酒抬头一看“天香阁,这是做什么的。”

  方秋月朝她眨眨眼“跟我进去就知道了。”

  “秋月姑娘不用麻烦了,我只是出来随便看看,不买这些。”

  “进去看看也没事的,哪个姑娘不喜欢胭脂水粉的,这里面还有很多香料卖,粱州的许多读书人都喜欢来这里买香料。”

  香料吗?阮酒酒有些心动了,或许可以送表哥一个香囊袋,想着就跟在方秋月后面进了天香阁。

  掌柜的似乎是认识方秋月,笑着让人领着她去了里面,还有茶水糕点伺候,让阮酒酒吃惊不小。

  “酒酒,这里怎么样?你想买什么,告诉我,我让掌柜的帮你拿最好的。”

  “我想买一个香囊送人。”

  “可是很重要的人?”

  阮酒酒想了想,点点头“是我表哥。”

  “这样啊,好说,掌柜的,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香料都拿来。”

  掌柜一听,这是遇上大主顾了呀,脸上顿时笑开了花“二位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拿。”

  阮酒酒听她说拿最好的,心里有些担心,“秋月姑娘,他拿的东西,会不会很贵呀,我,没有那么多钱。”

  方秋月自然不明白阮酒酒说的没有那么多钱是什么意思,按照她的想法 十几二十两银子总归还是有的。

  可等掌柜拿上来,问过那些香料的价钱后,两个人都呆住了,方秋月指着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香料问掌柜“这么一点,要几百两银子?”

  “正是,这里的都是名香,极其珍贵,价钱嘛,自然是要贵一点。”

  阮酒酒摸了摸自己的钱袋,轻飘飘的,加起来不过几两银子,怕是只能买些碎屑,就悄悄地朝方秋月摇摇头。

  方秋月顿时明白了,连忙说道“掌柜的,你这些香料真是极好的,只是我们想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多谢。”

  掌柜的也没生气,拿起其中几块香料,分别装进袋子里,递给方秋月“秋月姑娘既然喜欢,拿去就是了,不过是几块香料而已,不值什么钱。方捕头为粱州百姓尽心尽力,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方秋月看着那几块香料,鬼使神差的竟想去接过来,她想着只拿一块,好让阮酒酒可以送人。

  阮酒酒一看,这不是想拉拢关系吗?就赶紧晃了晃方秋月 示意她不要接。

  “秋月,你在干什么?”

  方书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看见这一幕很生气,拉过方秋月,让她站在一边清醒一下。

  转身向掌柜说道“多谢陈掌柜好意,是秋月不懂事,她哪里需要这么好的香料,回去我会好好教训她的。”

  那陈掌柜面露尴尬,假笑着说“方捕头哪里的话,我看秋月姑娘聪明可爱,送她些不值钱的小玩意,是老夫不好,还请方捕头不要责怪秋月姑娘。”

  从天香阁出来,方秋月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看方书远。

  “哥哥,对不起。”

  “秋月,你可知道拿了这香料意味着什么吗?师父一生清廉坦荡,你做这些事让他知道,定会生气的。这天香阁的掌柜久经商场,不想你从这里捞点好处,会给你那么贵重的东西,下次不要这样了。”

  阮酒酒没想到会闹成这样,连忙向方书远解释,是自己想买些东西送人,才让方秋月带她来的。

  “阮姑娘不必替她说话,你刚来粱州,如何能知道天香阁这种地方。定是秋月跟随沉烟来过几次,才知道这里的。”

  他说的沉烟,是柳沉烟吗?差一点和初白表哥成亲的女子。想到这里,她回头看着身后气派的天香阁,再看看自己这身灰布衫,第一次觉得有了差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马醉春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