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魔法少女小肥2020-09-08 23:542,376

  林跃刚准备动手挣扎反击,在人群里,猛然一声清亮的声音传入林跃的耳朵。

  那个声音像是救赎一样,像一束明媚的光,不由分说地打进了心里最阴暗的角落。

  “慢着!本将清楚姑娘的来历,所以姑娘是不是敌国底细,本将最清楚不过。还望大家就此散去,不要听信谣言。”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林跃认出是赫勋。她顺着声源看过去,看他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似乎如同看救命稻草一样。

  此话一出,林跃听到四面八方传来小声的议论。

  “赫将军既然如是说,那在下便选择相信将军。”

  “虽是误会一场,可这位女子的言谈、身份和举止确实怪异。”

  “这位奇怪女子和赫将军之间怎么回事,将军居然处处偏袒她一个外来女子,难道就不怕中了敌国的美人计吗?”

  “……”

  周围人哄散而去,络腮胡也大手一挥,像是碰到了什么烫手山芋一样撒开林跃,把她整个丢到地上,走之前还不忘怒瞪了林跃一眼,才背手而去。

  被怀疑是奸细的风波差不过要过去了,林跃虽然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却还是痛得像是要裂开了一样,这里根本就没人讲情义。

  林跃被强有力的大手甩趴在地,撑住地面回头,眼睛里闪着愤恨的光,甩给络腮胡的背影一个鬼脸,还比了个中指。

  紧接着,赫勋那张英气但因为焦急,五官都聚集在一起的脸,放大出现在了林跃眼前。

  林跃不由得一愣,然后被赫勋强行搂进怀里,第一次听到他的呼吸和话语是如此紧张颤抖,“伤到哪了?擦破没有?流血没有?我送你的钗子怎么碎了?”

  “呜……呜呜呜……”林跃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里委屈的不行,这个世界只有赫勋会关照她了,所以一看到赫勋就只想哭。

  赫勋一边温柔的抚摸她的头发、后背,一边轻声地安慰姑娘莫哭,姑娘勿怪。

  林跃突然泪水就止不住,也不顾这个时空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数,从愣神中缓过来,抬起双手,搭在赫勋的后背,和他相拥。

  林跃把头埋进他温热的胸膛,双手紧紧地环住他,眼泪鼻涕全都蹭在他的白色锦衣上。

  林跃就一直抱着赫勋,赫勋也把林跃搂在怀里。

  赫勋能理解林跃的心情,她是一个来自未来世界的人,单枪匹马来到一个陌生世界,没有爸妈,没有朋友,而且一个人也不认识,就连哪是哪都不清楚。

  除了他,林跃再也没有任何人了。就算林跃内心再怎么强大,她也还是个女孩子,怎么会一点也不害怕。但是就算是利用对这里再怎么不熟悉,赫勋也不后悔把她叫到这里来,毕竟想要和她见一面是那么艰难。

  林跃抱紧了赫勋,他宽厚温暖的胸膛给了足够的安全感,让林跃一时不愿脱离。

  被赫勋相信的感觉,就好像是,全世界都不信你,我信。全天下人都要杀你,我会保护你。如果保护不了,我就陪你一起死。

  赫勋把周围的人安定下来,横抱着林跃回了军营里,众人都望着他俩的身影发呆。

  将士们小声bb,“传闻不是说赫将军不近女色吗?今日这番情景……”

  “将军会不会是被这个外来女子施了什么媚术……”

  清川这时从人群中站出来,用清亮的声音回答那些嘴碎的将士,欣慰道,“赫将军啊,这是遇到真正喜欢的人了。”

  说完,清川离开人群,跟上将军的后脚,回想前些日子的清晨。

  大概将军从进到侍女帐篷那一刻起,就已经在心底和林姑娘捆绑在一起了。

  ……

  之后林跃缠着和赫勋同床共枕了三两个夜晚。

  “不,姑娘不要过来。”赫勋实在招架不住,连连躲闪。

  “赫将军~你可是妾身的再生父母啊~”林跃立起兰花指,装作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可怜兮兮望着赫勋,并一边向他不断抛媚眼。

  “不必了,赫某不习惯与人共睡。”赫勋冷着个脸,林跃实在热情得让他受惊。

  “将军~妾身好怕怕啊,妾身担心回到自己居处,夜半会被人暗杀~”林跃说话声音娇滴滴的,但是动作可一点都不柔弱,如同饿虎扑食般,上去就要搂抱赫勋,“将军就好心收留我吧~”

  “实在不可,还望姑娘见谅。”

  不知林跃扑了多少个空,终于没有耐心了,铁青着脸,手臂青筋暴起,“见你妈的谅!老子今天就非要跟你睡!你是不是那个不行!”

  这句话说得赫勋的脸上瞬间变了颜色,或许是男人的底线被激怒了,又或是旁边还有清川在看,让一个思想保守的将军非常羞耻。但赫勋还是坚守自己的原则,无论被林跃怎么挑衅,还是拒绝道,“姑娘所言即是!赫某就是不行!怕姑娘你同我睡会发现这个秘密!”

  但是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跃还是不死心,而且还不相信,反而更加激起了她的好奇心,“那我还没见过不行的呢,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不行是什么样!”

  赫勋被吓得连连躲闪,见了林跃如同瘟神一般,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猛的女子……

  无论赫勋怎么说、怎么做,都拒绝不了林跃的满腔热情。最后,他只能默默妥协,把整张床榻都让给林跃,自己睡在地上。

  林跃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撅嘴百无聊赖地玩弄头发,小声嘟哝,“难怪你单身……”

  赫勋则是错开目光,向后退了一步,“姑娘自重。”

  林跃嘟起嘴表示不满,正好看到了放在床头的竹笛,拿起竹笛,抬手一丢正好扔到赫勋的手里,像个娇蛮的大小姐一样命令道,“给我吹!今天换个曲!天天都听你吹同一首,腻不腻!”

  赫勋接过竹笛,掀开帐篷的帘,望着外面的圆月,拉住林跃的胳膊,“好啊,走,跟我出去一起看月亮,我在月下给你吹笛听。”

  帐篷外的石桥下,岸边柳树的枝桠轻轻随风摆动,一汪浅浅的池塘倒映出一轮明月和满天繁星,林跃盘腿坐在一块巨石上,下边的赫勋倚着巨石,给林跃吹笛子听。

  微风拂过,竹笛的流苏和将军的发丝在轻轻飘动,林跃转头撑着脸,看着月下吹笛的赫勋,眼神不禁也温柔了三分。

  这个夜晚太美好了,偶有树下昆虫的叫声,眼前还有明月,石桥,和吹笛的人。

  林跃把风吹乱的头发拢到耳后,道,“将军,今天吹的曲又叫什么名字啊?”

  或许是这句话说的太温柔,再加上今晚的夜色和他记忆里那晚是那么的像,让赫勋突然有了错觉,好像林跃就是赫勋心中曾想过的那个女子。

  赫勋停下吹笛,笑答,“这次吹的曲,叫《关雎》。”

  说完,赫勋感觉眼前有个身影跳下来,一步步凑近他。

  赫勋顺着月光看着林跃的脸颊,两人面容离得极近,林跃先启唇,轻声问道,“将军……你吹的曲子里边暗含的意思我都听明白了,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