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领学不好当(3)
程饭饭2020-12-21 19:302,098

  天青日朗,武学院的学子们各自占了地盘晒铺盖,经年不洗的被褥一抖开,离得老远迟溪便止步。

  有人眼尖,瞧见她怀里抱着书独倚栏杆一脸黯然的样子,哄笑道:“丁字班的领学来了!”

  千篇一律的武夫里,众人觉得武学院的学子就该是一个样子,迟溪与众不同,那就是不应该。娇娇弱弱的小娘子就不该出现在武学。

  众人的哄笑、眼色迟溪并不惧,她只是受不了那味道。

  “领学你抱着的,是你做的诗文,还是绣花的绣样啊?”

  “领学,早早下山嫁人吧!武学不是你们女人该待的地方。”

  “喂!你喘气小点儿动静,把咱们领学再吹跑了。”

  阳光和煦,在她发顶晕出个光环,雪肤乌发,眼神清澈笑容纯真,她静静地接受众人奚落。

  “这些书吗?不是诗文,也不是绣样,是《六韬》科的备考讲义。”

  众人一听,脸色变了,围着她急问。

  “这、这些都考?”

  “只剩不到十天了,聂司学是想逼死人吗?”

  迟溪故作不解地眨眨眼,“诸位都是将官之才,背书定无问题,倒是我这个平平无奇的小女子才要发奋呢!”

  她笑眯眯展示了一下怀里的书,向众人道:“有没有人想跟我一起背这套书?三钱银子,一三五你们背,二四六我背。我将重点标注在书上,怎么样?”

  众人脸色复杂地摇头,她就是想找人卖书,说什么一起背,谁能跟得上她的进度?

  没人出钱,迟溪还挺失望,她避开晾晒铺盖的小路,绕了远路往学舍走。

  “还有十天。诸位,勉之!勉之!”

  走到小路尽头,她回身笑着冲着众人举了举拳头。

  戴琪只瞧见她的背影一闪,又看看哀嚎的众人。

  狐疑道:“她刚刚说了什么?”

  “说《六韬》科那一套书,若是吃不透,背不熟,是一定考不过的。”

  “考不过,院内排名就会下降,就会降格为外舍生,就要被踢出武学了。”

  戴琪脸色阴郁,仰头不满道:“为什么!老天何其不公,让这个小丫长了个聪明脑袋,竟如此会背书。”

  迟溪武力低微,也自有其强项,她记忆力过人。舞枪弄棒、对阵杀敌她不行,可是她会背书,多厚、多长、多枯燥的书统统背得滚瓜烂熟,字也写得好,能仿坊间流行的大家笔墨。无论月考、旬考、岁考,文试她都是甲等。

  夜里,春雷阵阵,雨下了半宿,迟溪学舍的灯亮了一夜。

  第一卷书她已经背了大半,聂司学在课业上要求极为严苛,他若说会考到六本书的范畴,就绝对不会只出五本半的题。

  吹了灯火,她揉揉脖子伸个懒腰。

  兰溪武学不同班级授课重点不同,未来进入军中的任务也不同。玄字班主攻哨探,班内多奇袭、劫营、防务类的人才,戴琪所在的坤字班则是“奇勇全才”班,弓马、兵法、烧荒、修桥、屯田,样样都学。从前丁字班也是“奇勇全才”班,自迟溪成了新任领学,向掌院表示主攻情报与辎重调度。

  虽班内只剩了四人,日常还要修缉事、反报、追踪、各地方言、敌国姜国的雅言、对方历史。相对来说,靠头脑和应变多于靠体力武功。

  窗外,踏踏的沉重脚步声传来,刚到门前站定。

  她咳了一声。

  对方犹豫了一下,砂锅大的拳头轻轻敲了敲门。

  “师姐!发廪银了,请到演武堂支取。”

  迟溪打开门,是个高出她两头健壮异常的青年,看校服样式是只能做做勤杂的外舍生。

  见她盯着门瞧,青年紧张地向后缩了缩。

  “师姐,你这门上原本就有条缝,这可不是我敲坏的。”

  迟溪摸了摸那条缝,眯着眼看了看,“缝无关紧要,可这漆是你碰掉的吧?一钱银子!”

  对方吓得掉头就跑,很快迟溪的东西不能碰,碰了就要被敲诈勒索的谣言传遍了整个武学院。

  从前她初来乍到,她在众多领学中,年纪是最小的,资历最浅,当日掌院力排众议让她做了丁字班领学,惹得很多人非议,觉得她靠掌院撑腰,吃长姐的功劳簿,砸坏了她三扇门。

  迟溪穿上熨烫平整的校服,用了朝食后,握着书边走边记诵。

  晨间露重,她发丝上沾着细碎的水珠,熬夜背书,神情有些倦怠,唇色淡淡的,双眼明亮若星。

  队伍排得很长,丁字班只来了她一人。

  宋司学在上首核对名册,上舍生四十六名,每人每月廪银一两三钱;内舍生七十二人,每人每月廪银一钱,外舍生没有廪银,每个季度要交束脩才得以进学。

  教拳功夫的王司学坐镇,演武堂里很安静,偶有嘁嘁喳喳的讲话声。

  “京畿来的龙武卫,两支七人小队。”前面的人两手做了个扎口的动作。

  迟溪目光不离书本,耳朵侧过来听着,她知道戴琪这家伙不定就在哪里监视着她,不能表现出好奇。

  “守备太监府上不也高手如云?这么轻易就给抄家了?”

  “龙武卫啊,天子亲卫,都是以一敌百的俊彦。”

  感慨、歆羡、惊讶各种情绪的对话交汇。

  “不是司礼监的红人?怎么突然就给抄家了?”

  “再红人还不是外放官,私通姜国,那可是灭九族的大罪。只抄家算便宜了。”

  迟溪翻书的手一顿,私通姜国?

  自雁荡堡大随与姜国议和,两国休养生息不动兵戈,已经太平了近三年。这三年两国表面和平,暗地里互相向对方派遣暗探,都是未雨绸缪。姜国竟然搭上了守备太监?

  轮到迟溪时,宋司学瞧瞧她,又看了看名册。

  “你竟然还是上舍生?”

  称好了碎银块儿,宋司学用小木耙推给她。

  迟溪得了银子神采飞扬,小心翼翼地装进荷包,拱手道:“全得赖先生们教得好,同门谦让。”

  领完银子,她背着手向外走,姿态中透着几分雀跃。

  出了演武堂的大门,她嘴角的笑凝住了,转身便往回走。

  “师姐留步!王掌柜正在《学规》墙那里等你呢!他说你若不去,就把迟领学的私人手札印了发放……”

  在迟溪的目光逼视下,对方声音越来越低。

  天边起了云翳,正如她此刻的心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伴溪向云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伴溪向云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