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的注视
春希2020-11-04 21:574,430

  “怎么带我来这里。”周利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车子说到,

  “诶,我带你是来看车的,不是让你来看大胸美女的,不争气的东西。”连勋痛心疾首地说道。

  “谁的眼睛里有光自己心里有点数。”周利撇着嘴说道,“你都看得人家模特都不好意思了,收敛点行不行。”一边说着,他一边推搡着连勋,带把他离开这是非之地。

  “你不买车吗,到时候接你妹妹去玩啊什么的都很方便,你不会就带着她一路上坐地铁去游山玩水吧。”

  “买个屁,我只能上个C牌,拿来有什么用,还不如不买呢,我以后又不住在这里。”

  连勋哪里不知道情况,他只是心里痒痒想来看车展,心虚地说到,“那倒也是,我忘了这茬了。但你要想,先前你在这边一个人,坐坐地铁什么就能解决一大部分出行问题,但以后你妹妹跟你住在一起,总不能一起坐地铁吧。”

  “坐地铁怎么了,我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呀,再说了,她明年高考完又不一定在上海读大学,慌什么。”

  “那可不一定,我觉得你妹妹一定会赖着你的,不信你到时候看吧。”

  “今朝有酒今朝醉,考虑那么远干什么呢?再说了,我相信我妹妹不是那样的人。”

  连勋笑了笑,不置可否,跟着周利出了展厅。

  盘算着妹妹回家的日子,周利收拾了下客厅,周五又百忙之中抽出了点时间买了点菜在家里应付了一顿。

  一进家门,赵希运就看见厨房的洗碗池中高高叠起的碗筷“怎么这么懒呀,连碗都懒得洗。”把书包放好后,来到厨房收拾了残局,就回房间写作业去了。

  看着越来越黑的窗外,赵希运起身去厨房做好了饭菜后,就坐在沙发上等人回来。在她将要睡着的前一刻,终于听见了开门声,“哥,怎么现在才回来,今天周六你们不是下午就应该下班吗?”

  “今天加了点班。”周利面不改色地说到,“我先去做饭,这几天我每天都在家里吃饭,厨艺见长。”

  赵希运也不想拆穿他,毕竟可放可不放辣椒的菜必放辣椒的人不可能这么多天就吃了那么一点辣椒酱,“我都做好了,等你好半天了呢,我去端出来。”

  “这两周过得怎么样,学习还跟得上吗?”一边吃着,周利问道。

  “其他的勉强能跟上,数学真的有点听不懂。”赵希运说着说着,头就埋在了碗里。

  看着对面脸都要沾着饭的妹妹,周利也无能为力,“其他的我还勉强能帮上忙,数学我是真不行,仔细想想,我现在数学就记得一个“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我还记得当时就是不想读大学的时候学数学我才读的这个狗屁专业,现在让我帮你,这让我很是为难呀,要不我帮你找个家教?”

  “别吧,在学校我都很累了,能不能让我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呀。”

  看着对面摆出一副弱小可怜样的妹妹,周利也就作罢,“先吃饭,其他的后面再说吧。”

  “嗯嗯。”赵希运连忙应下来。

  看着认真低头扒饭的妹妹,周利有些无可奈何。虽然他很想找她谈谈心,向她谈论学习上进的深切厉害,但她毕竟是女孩子,总有一天,她会明白一个道理:一时的安逸,片刻的欢愉,都会成为日后困苦迷茫的缘由。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那样逼迫她实在是不合适。人各有命,富贵在天,他这样安慰自己。

  看着起身收拾碗筷的希运,他不由得想起了从前,越是美好的回忆,重温时就越是伤人。

  “怎么国庆节就放三天,太小气了。”周利忍着心中的狂喜埋怨到,“学习压力这么大,你们学校还不让学生放松放松。”

  “不都是放假三四天吗?我在宣城那边的同学也是放三天,这好像是惯例吧。”

  “我们那时候就是放的七天,这才几年呀,就变成三天了。”

  “这两天想去哪里?反正公司也放假了,我带你去玩。”

  “我想去看看海,来上海这么久了,我还没有去过呢。”

  “海有什么好看的。”周利小声嘟囔着,不过想想他也就释然了,没见过海的时候都想看看是什么样,见到了也就那样,见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再见就有些厌恶了。他还记得大一的时候基本每个周末都会跟舍友骑着自行车去离学校很远的一个海滩玩,一波又一波的人在在晨光中,在夕阳下来来往往,他们几个人就站在树下远远地望着,望向那辽阔的大海,望向那深邃的幽暗海底,望着远处航行的船舶,望着对面海岸上早已废弃的渔船。某一次从海边回家时,偶然遇见了刑法课老师。

  “我呀,年少的时候就在这里看着长辈们海里来,海里去,那时候只觉得这里稀松平常。后来他们来了,这里被围了起来,我们就被赶到了这边,再后来,另一拨人又把他们赶了出去,自己搞旅游。虽然就隔了这几百米远,但我有好多年都不去海边,这里已经太脏太乱了。”

  赵希运站在沙滩边上,躲避着奔袭而来的波浪“怎么带我来浙江这边呀,上海不也是在海边吗。”

  周利苦笑着说到,“上海人太多了,在那里要是遇见公司里的人,又得破一大笔费。”

  试探了一会,她安心地在浅水区奔走。跑累了,就回到太阳伞下。“不是说还是蓝色的吗,可我怎么看都是绿色的呀。”

  周利笑着回答到,“可能是因为波长的缘故吧,我不也是文科生,你这不是折磨我嘛,回家问百度去。”

  “在宣城的时候,他们都说海是很漂亮的,可在这里怎么没有那般传言的美,那边的宣传板上说这里是最美的沙滩呢,不过远处而来的人到底是来看海的,还是来看沙滩的也分不清楚了。”

  “看海也是要分时间的,上海这里太北了,等你毕业后有时间的话带你去南边看看日落,那景色才是绝美,地平线上红彤彤的太阳散发出柔和的光撒在海面上,披着霞瑞的海浪向你慢慢涌来。”

  她静静地听着,忽然问到,“你什么时候又去了南方了?”

  周利回答道,“前年还在公司当法务的时候广西那边的分销商产品出了事故,我跟部门的宁一个人跟着去看了一下,原本一行人出差十天的,结果三天就没我什么事了,又不能提前回来,就在那边到处玩了一下。”

  “哥哥”

  “怎么了?”正坐在低着头玩手机的周利听到呼唤声,抬起头看着小跑过来的妹妹,关切地问到。

  赵希运扯着他的手想拉他起身,“天快黑了,我们快走吧,我想回家了,等下到家指不定几点呢。”

  周利轻轻地拨开她的手,“怎么这么猴急,你惹什么事了?等下开车回去不过就一两个小时的事情而已。”

  还没等她进一步解释,远处传来了埋怨的声音,“你这小孩子,看见老师就跑算什么回事。”

  声音越来越近,赵希运挣扎了很久,最终顶不住压力,回过头跟走到跟前的两人打招呼,“王,王老师,你也不远万里来这里呀”

  回过头她发现周利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原来他早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了,便嘟着嘴小声说到,“回家了再好好算账!”

  “好不容易放假回老家休息两天。”王老师笑着对两人说到,“这是你哥哥吗?”

  “对,我是他哥哥,姓周。”见老师问起自己,他连忙起身应答,他大致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人,大约三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身休闲装。

  “我是赵希运的数学老师。”那王老师自我介绍到。

  “数学老师……”一边说着,周利强忍着想笑的冲动,“难怪她这么害怕这两次回家都说您太凶了,每次上数学课都提心吊胆的。”

  那王老师走过来笑着摸了摸赵希运地头,“你这孩子,怎么净在家长面前说瞎话呢,老师什么时候打过你,骂过你了?”

  “没有,老师你听我解释!”赵希运听见老师这样说,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

  王老师轻轻的抚摸着赵希运的头发,“行啦,老师知道你没有,你这当哥哥的也是,就会糊弄孩子,拿她寻开心。”

  周利指着旁边的塑胶椅说到,“王老师坐”,等几人都坐下来,他才发现在场有四个人,因为她坐在太阳这一边,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克服刺眼的阳光看清眼前的人,应该是还在读书的大学生,他越看越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旁边的王老师咳嗽了两下,周利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为刚刚的失礼行为道歉。又对着眼前的女孩子说到“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吗?”

  那女孩露出了轻盈地笑容,“你是叫周利吧?如果是的话那就应该没错了。”

  没等周利回答,赵希运就连忙点头,“姐姐,你怎么知道。”

  “你们什么时候见过了?你平常在学校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姨你忘啦,暑假的时候我去武汉听一个学术会议,在动车上认识的,那时候他就坐在我旁边,把身份证和车票丢在小桌子上就在那里看窗外的风景,也不怕别人把他的身份证拿去了。当时我正烦着呢,过道不停的有人经过,我就跟他说能不能换个位置,谁知道他直接就说了一句,‘没空’。说完就转过头继续看他的风景去了。”

  赵希运自然明白平时平易近人的哥哥那时候为何是这般态度便解释道,“那时候哥哥遇见了很多烦心的事情,所以才会那样的态度。”

  “行啦,你哥哥刚刚那样坑你,还这么维护他。”一番言语说的赵希运抬不起头。

  “行啦,你这孩子,得理不饶人。”那王老师帮忙打圆场,“不过你这妹妹数学确实差的不像话,班上35个人,就她数学不及格,明年高考可怎么办。”

  一番话说的周利抬不起头,“我说给她报个补习班,她又不肯,说在学校压力太大了,回家还不能安生,我就没怎么在意。”

  那王老师顿时就有些生气,“你这当哥哥的,怎么就这么不负责任呢,现在就还剩小半年了,学习成绩这样,还怎么考好的大学!”

  一通话说的周利抬不起头,他认真审视了这两个月对妹妹的所作所为,自己真的是没有尽到一个哥哥该有的责任。他发觉自己的脸在发烫,他不由自主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那王老师说到,“等回学校了,每周星期二三晚上来我办公室。”

  仿佛看见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赵希运赶紧向周利求援,她用手不由自主地使劲摇晃着他的手臂,“说句话呀,哥。”得到的却是对方的无视。

  那背对着夕阳的女孩终于开口说到,“二姨你又使坏吓唬小孩子了,前几年吓唬自己我也就算了,现在还来吓唬外人。放心吧,你王老师不是那样的人,她巴不得一天到晚没人打扰他清净呢,怎么会自己揽活。”

  “那我年终考核怎么办,奖金谁来付?”

  那女孩终于忍不住姑姑的无理取闹,说到:“行啦,二姨,你就欺负他们不懂。”

  那王老师义正言辞地说到,“我总不能看见我学生的成绩不好还不管吧 这也太对不起我作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所肩负的使命了。”

  “行啦,二姨,少打这幅腔调了,都快四十的人啦。”继续交谈几分钟后周利才知道那女孩子姓文,叫文沁。

  那王老师说起外甥女的名字也是一脸惆怅,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她生的那天晚上,我们村子下了好多年没下过的大雪,本来想取个雪的雅称的,奈何他爸没啥文化,村委来登记的时候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就先取这个字。结果孩子老大了还没有取好,就这样一直耽误到现在。”

  “还行,简单点挺好,雪的哪个雅称弄进来都不怎么好听。”周利看着正在眯着眼睛笑的文沁说到。

  回上海的路上,赵希运看着驾驶座上隔一会就失了智一样没由得发笑的周利终于忍不住了,“你再笑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看路!”

  “我没笑,真的,三加二等于六我真的没笑,你是怎么做出来的?”说完他又是一通大笑。

  “烦死了,我都说了我看错了,还笑。”赵希运说着说着也忍不住笑了。

  “你真的要让沁姐姐来家教呀,这也太那个了吧。”赵希运想起临走前这三个人未经自己同意就擅自做出的决定就感到生气。

  “你王老师又不能帮你补,好心好意主动让自己外甥女帮你补习一下,怎么了,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的,但还是个普通211的吧,对付你的成绩还是不成问题的。”

  赵希运只好说出心中的顾虑,“免费的才是最贵的,你不明白吗?”

  “就算是多花一点钱我也愿意,我不想你考试考不好,那样的话我到你来上海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说是吧。”

  一通话让赵希运刚刚还在弹琴的嘴瞬间就哑了火,只好转过脸看桥外的大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夜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夜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