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而望
春希2021-09-07 15:343,738

  送妹妹回酒店后,周利开车回到了家。见妹妹在客厅看电视,周利在旁边坐了下来,想与她商谈一下让希运回来住的事情,没等他说完,妹妹就起身向厨房喊到,“妈,哥哥又在说让外人睡我床上的事。”

  面对此番不可调和的场景,周利认命了,“行了行了,你自己睡你自己的。”说完就起身回自己房间去了。

  难道以后过年回家只能让她睡酒店吗?周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主意,把杂物间腾出来?那么多的东西都指着杂物间存放,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装修下三楼?钱自己倒是拿的出来,可没有结婚,父亲根本就不会同意。去奶奶家也不可能,屋子里矮小破旧,住不习惯。其他亲戚家那就更不可能了。

  任凭他想的头昏脑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周利的家乡按例大年初一是只能待在家里,不能走亲戚的,也不能去外面花钱的。一大早,周利就前往酒店准备接她回来。经过大桥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一个身影在对面人行道走,他越看越觉得是妹妹,急忙在路口转了回来,确认就是赵希运后,又找了个地方停车,他火急火燎地跑到她的身边,“你怎么出来了?”

  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靠在栏杆上俯瞰江面的赵希运回头看着哥哥说到,“怎么今天来的这么早,我连早饭都没吃呢,准备在这里看一会再去吃,你吃了吗?”

  “我就是来接你去家里吃饭的,哪有大年初一在外面吃饭的道理。”接着周利说起了大年初一的风俗。

  “我来的时候好多饭馆都开着,里面也有好多人在吃饭呀。”

  低头看着江面上漂浮而来的大片油污,周利的内心很是无奈,“这里是城里,已经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了,再说了,这种风俗信则有,不信则无。”

  赵希运自顾自地低语,“哥,我不想去你家里,我怕你妹妹又……”

  又是长久的沉默。

  “哥,你为什么不买房子呢?早晚都得买的”

  他抽出口袋里昨天买的烟,猛的吸了两口,在栏杆上掐灭,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想找个垃圾桶,可窄窄的人行道哪来的垃圾桶呢。丢进河里却又不是他不愿做的,思来想去还是丢在了脚下,“买房子干嘛?让你在里面当电灯泡吗?”

  她侧头看着旁边远眺江面的人,缓缓说到,“哥,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不当这个电灯泡的。”

  妹妹的话吓得他心里一颤,不敢回话。片刻之后,他才说到,“我刚刚在想事情,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赵希运为刚刚的冲动正后悔,不知道哥哥会怎么想自己,听到他没有听清楚,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指着桥下说到,“我说这水怎么是翠绿色的。”

  周利看着这缓缓流动的水回答到,“污染严重,绿藻太多。”

  在大桥上停留一会,周利实在是受不了吹来的寒风,提议道,“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两人走路进入城中,随便找了一家卖面条的店,确实是有好些人正在店中吃早餐。他不由得感叹进了城就是不一样,好多东西都丢了。

  席间旁边有一群小孩在讨论去哪里玩。等他们走后,看着旁边正在默默低头吃面的妹妹,周利提议带她去玩一下。

  “真的吗?”

  看着妹妹眼里的光,周利点了点头。

  内县和外县这里地处渝东山系,除了山就是山,去哪里游玩是需要考虑很久的,因为实在是没什么美景。一些在其他地方稀松平常的,聊胜于无的饭后甜点在这里被吹的好似人间绝景。

  周利带着她前往平时爱去的地方,镇子背靠的大山山顶。

  看着车子往周利家开,她还以为是去镇子对面小山的凉亭,那里可以看见整个镇子的全貌。可片刻之后在岔路口又往内县开,“哥,你是要去内县吗?”

  “我在开车,到了就知道了。”

  一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在山林间走了出来,到了分叉口,“哥,你开错啦,去内县是往这边。”虽然就经过两次,她还是清楚的记得去内县是走下面的这一条路。

  “我们去山上。”

  终于,车子来到了隘口。再往前翻过去就是完完全全的内县了。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修了很多房子。看来是配套前面新开发的度假区的。因为是冬天旅游淡季,这里没有一个人。要不是刚粉刷的白色墙面,还以为是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寂静岭。

  在路边的停车位停好之后,周利带着她来到了目的地,隘口。

  看着眼前的景色,周利的心情变得很好,她问妹妹,“有没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长江在脚下蜿蜒曲折,最终流向大海。你看,那是外县县城。”他指着远处河流对岸的外线县城说到,“那是新乐乡,诺,那条路是回村子的路,那是一个废弃的码头,以前还交公粮的时候要背着粮食去码头边呢。小时候村子里的人都是住在石家村最大的便利就是交公粮只要背着走半个小时,镇子其他村的人都是早上走,晚上回的。”

  “是吗,可是上学的时候就苦了。”

  周利笑着说到,“是啊,有得必有失嘛。”

  周利带着他在山脊的林间穿行,走走停停。

  “第一次经过这里的时候还是高一的时候,那时候有次没买到回新乐的车票,只好买去柳条镇的票,就是前几天带你去吃喜酒的那里,再从那里走回去。”

  跟在他身后的赵希运感觉很不可思议,“怎么不买票,我记得有班车的呀。”

  周利颇有些无奈的笑着说到,“买票?连到柳条镇多出来的那一元钱都是找别人借的,哪里还有多余的钱再回新乐。”

  周利找到一块开阔的地方,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景色,继续说到,“这也没什么,不就是多一元钱嘛,结果我们买的票是走这山上的老路的,本来两个半小时就能到柳条的,走回去也就下午四点,冬天也不热,运动运动也没什么。走这条路要走四个小时,回到新乐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那时候我还住在奶奶家,走回去还要两个小时,当晚也没月亮,我摔了好几次,回到家的时候脸都肿了。”

  他一边说着以前的痛楚,一边露出无法掩饰的笑容,赵希运疑惑地问到,“怎么还笑上了呢。”

  “想起以前的事情,不免心里有些激动罢了。高二过年的时候,那时候不是雪灾嘛,我爸他们就没回来,我们就约好来这里,虽然知道这山上冬天会有雪,但那时候都二月份了,往常都没有了的,结果我们到这里才发现白茫茫的一片,在这里互相抱着取暖,虽然冻成那样我们却没有什么怨言,反而很开心,现在想来那时候真的是没心没肺。”

  “我们?还有谁?”

  “一个同学而已,已经没什么交集了。”

  “是敏敏姐姐吧。”

  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脚下的长江。“像我们这种地方,没有什么名山名水,也不是什么人文故里,有的只是熙熙攘攘的人,有的只是漫无边际的山。小时候,我每天都要从家里走三个小时翻山越岭去新乐镇小学,那时候真是恨透了这漫无边际的山,后来来到这里,我就明白了,山下的不是山,只是一个又一个的小土堆而已,连这么高的山我都能上来,贫穷这座大山就更不是山了。”

  “当你站在这里时,无数山丘在你眼底起起伏伏,数不清的道路在眼底勾连八方,无数人在那里低头劳作,就连那不可一世的涛涛江水也变得十分可爱。”

  “大自然不会捉弄人,可命运是会捉弄人的,确切来说人是会作弄人的。你知道吗,以前是以方山为界,山以北为外县,解放后以水为界,水以北为界,于是千百年来一直是外县人的人成了内县人。”

  “哥哥,内县外县又有什么区别呢,世上有那么多的行政区域的变动,习惯就好。”

  他只是摇摇头不做回答。休息够了,两人继续往前走着。

  她看着下面裸露的山体,问到,“哥哥,这下面这几百米只长草,不长树是不是地理老师说的因为随着海拔的升高,水分和热量减少不能支撑树林的生长。”

  他走到崖边往下看了看,又退了回来,“傻孩子,这是因为这一段山体太过于陡峭,长不了树,只能长草。”

  本想继续往林间走的,但突如其来的电话打破了这一想法。是父亲打来的,叫两人回去吃中午饭。

  看见两人终于到家了,父亲生气地问到,“接个人要四五个小时吗?”

  赵希运正想回话,周利掐了掐她的手,回答到,“车子坏了,去修了下车。”

  父亲好像更生气了,“初一不能花钱,小的时候就教你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周利不想理会父亲,那样只会让他越说越起劲,便径直牵着妹妹的手进厨房帮忙端菜了。

  席间,周利说起了回上海的事情,“我们初五回去。”

  母亲听到初五就要回去,连忙说道,“怎么回去这么早,也不在家里多待几天。”

  周利头也没抬,一边夹着盘子里的菜一边说到,“运运初六开学,初五晚上到上海还要忙些事情,正好初十开始上班,也没有早回去几天。”

  吃完饭,赵希运跟着周利母亲一头钻进了厨房收拾碗筷。她小心翼翼地求证着,“阿姨,哥哥跟你们关系怎么这么紧张,一见面就吵架,是不是因为我。”

  “那倒不是,你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哥读书的时候就谈恋爱,老师打电话来,我们大老远的又赶不回来,电话里那么求他还是不分,我们这里初中读完就结婚的人多的很。后面看着是一个镇的人,也就顺着他们两个。”

  “你也知道现在讨个老婆不容易,有个读书就谈着的我们也就以为不用操心了,等两个大学一毕业就结婚。结果这个不争气的就因为说买房子的事情就把别人甩了,过年的时候怕别人来找他,一直都住在外县宾馆,就今年你来了才住在家里面的。”

  “敏敏姐不是那样的人呀,她很好的。”接着赵希运讲起了前几天在婚礼吃饭的事情。

  “懒得管他了,他喜欢就好,问他什么也不说,一问结婚就说还早,二十五了,他爸二十五的时候,他都会走路了。”

  “哥哥说三十之前一定结婚呢。他今年还在上海找了女朋友。”赵希运接着又说起了文沁的事情。

  母亲听说周利又交了新的女朋友,对此感到很是欣慰,“结婚就好,我们今年在工地上还看见两个男的搞到了一起,只要周利不是这样的就行。”

  “你在上海帮我们盯好他,不要让他乱搞,年纪轻轻的,我们一大家子人家就出他一个大学生,混成这样,房子还没有,回来都丢死人了。”

  “嗯,我会帮阿姨盯好哥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夜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夜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