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跨年夜的告白
春希2020-11-04 23:255,583

  在十一月末的某一天,周利带着妹妹在街上闲逛。“已经入秋了,带你买几件衣服。”

  “所以为什么带上姐姐?”赵希运看着跟在身后回电话的文沁没好气地说到,“还专门请假要在周六来买。”

  “带你出来放松一下不好吗,不然你又得在家里跟她一起做题了。要不现在回去?”

  “就这店吧,都走累了。”赵希运哪想回家,连忙制止到。

  赵希运盯着橱窗上摆着的一件黑色风衣入了神,“小孩子穿什么风衣,再说了这是冬天,现在买回去就是在衣柜里吸尘。”

  赵希运没有理会,转过头就去找文沁去了,于是他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人进了店铺,只好跟着进去了。

  看着从试衣间走出来的妹妹,周利强忍着心中的狂笑,“挺合适的,就这件吧”

  原本就不高的赵希运穿上这件后显得更矮了,衣服的下摆已经快要到脚踝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赵希运恨不得马上逃出去。文沁翻了个白眼,“你这当哥哥的就会挖苦妹妹,没一点做大人的样子。”

  她向导购问到,“有没有同款的稍微短一点的。”

  “有的,不过颜色不一样。”过了一小会,导购从库房拿来了一件黑色的风衣。

  接过递过来的衣服,文沁端看了一小会,递给了赵希运“来,试试这件。”

  等她进了试衣间,文沁立马就翻脸了,“哪有跟女孩子说这种矮之类的,你也不怕她以后不跟你好。”

  “哪有,是刚刚的装扮实在是”一边说着,他又忍不住捂着脸笑了出来。

  手拿着刚刚换下来的风衣,赵希运又出来了。“姐,这个是干嘛的?”她摆弄着没有系好的腰带说到。

  文沁走上前,帮她系好腰带,“这个是束腰的,固形显身的。”又带着她到镜子前看了看,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等赵希运换回本身穿的卫衣后,文沁将两件风衣一齐递给了导购员“这两件风衣都包好。”

  周利在一旁问到,“买两件干嘛?”

  文沁摸着靠在身边的赵希运的头发回答道,“等明年妹妹长高一点了这件小的就穿不了,到时候省的再跑一次。”

  听着这番长篇大论,周利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谁叫自己非要嘴贱嚷嚷着要出来逛街呢。

  终于,在秋天的太阳已然入土的时候,结束了这长久的折磨。两人收获了乐趣还有好几袋买给赵希运的好看的衣服,只有周利得到了肿胀的双腿还有被手提袋拎出血印的手。

  在地铁换乘的时候,目送着提着那件风衣出站的文沁,赵希运忍不住问到,“不是说好那件是等我长高了再穿的吗,怎么被姐姐拿去了。”

  “不是你说给她的嘛,说的时候那么轻松,现在反悔啦。”周利看着旁边的妹妹说到。

  “哦,我忘了。”她想起了刚刚在吃肯德基的时候,自己那云淡风轻的作态,顿时觉得以后不能这样了。

  “明天回学校的时候,记得带两件买的棉衣去,我看天气预告说马上就要降温了。”

  “我带不了耶,我书包哪里能塞下这么多的”

  周利站起身来,提着那些衣物说到,“到站了,准备下车,我明天送你过去吧,反面明天也是休息。”

  转眼就是元旦到了,周利点开弹出的邮件,看着行政部发出来的调休通知,又打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才发现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

  “这帮人真不是人,本来就是元旦节放三天,现在还搞得下个星期天还要上班。”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正在想事情的周利一哆嗦,“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咋没声呢。?”

  “我不是敲门了吗?你还说请进的。”连勋感到莫名其妙,回答道,“今天晚上去哪里?”

  周利关上显示器,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不知道啊,你说去哪就去哪咯,去外滩也不错,我还没去过呢。”

  “去个屁,你这家伙诚心膈应我,明知道去年发生那样的事情,今年外滩不会开放还说这种话来搪塞我。今晚去吃饭不,我请客。”

  周利应允了,随即就出了办公室的门去催美工交图稿了。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周利看到来电感觉莫名其妙,该存的手机号都存了,怎么还有未知来电?他按下了接听。

  “哥,快来救我,我今天回不来了,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哦。”电话那头是赵希运的声音。

  才从地铁口出来,周利就远远看见在校门口面壁思过的赵希运。穿过马路,在她身后咳嗽了几下。“哥,你终于来啦,我都等得急死了。”

  “你怎么搞的,连回家的路费都弄没了。”周利一脸疑惑地说到,“要不是今天正好有空,我还真找不到人来接你。”

  “我前天跟同学在超市买了个小玩意,我以为跟在外面一样的价格的,结果……。”赵希运委屈地快要哭出来了。

  “结果比外面贵一点是吧,我不是每个月都给你一百零花钱吗?多个一两块也没什么吧?就五块的地铁钱都没了?”

  “贵了好多,结账的时候我想还回去的,那几个同学就在旁边盯着呢,我就没好意思说不要了。”

  周利听完她低声细语地说完,笑着说道,“行了,我们先走吧,还要坐一个小时的地铁呢。”

  地铁上,周利觉得有必要跟她谈一下,便说道,“知道吗,运运,有时候面子比什么都重要,但大多数时候面子跟其他东西比起来不值一提。超市什么的也好,楼下的小买不起也好,在商场买衣服,买奶茶也好,看见价格实在太高了,负担不起,就不要顾及面子什么的,堂堂正正的把东西放回去,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又没有把它吃了用了,也没有把它弄坏了。至于同学的眼光什么的,那就更不值得一提了,面子这种东西只要没涉及到人格尊严的层次,都可有可无的。”

  “你看那个街上那些做着抛头露面工作的导购,服务员,中介,迎宾之类的人,他们也许多年前也是抛不下面子跟别人说好话的,可是我们毕竟是依托于这个社会存在的,总是不可避免跟别人打交道的,我们逃不脱交际,那就逃不脱扯下面子这一个过程。融入社会就是放下架子,以后遇见这种面子上的问题,除非是法律,人格之类的,能拉下面子就要拉下面子的,懂吗?”

  “哥哥你以前也放不开面子吗,说起这些条条道道的这么有经验。”

  “我刚刚说的那些你到底听进去多少啊,尽讲这些有的没的。”周利说话的语气顿时有些生硬。

  “知道啦,拿到贵的放回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没涉及到人格尊严和法律层面,面子这种东西可有可无。我总结的对吗?”赵希运翻着白眼,没好气地说到,转过身赌气去了。

  “好啦,哥哥认错了好不好。”意识到刚刚的语气确实不对,周利赶紧向她道歉,等她转过头,才发现她在窃笑,忍不住拍了赵希运两下,“你这小鬼头!”

  “还带了家属,什么时候的事情?”等周利三人进入包间,连勋看着最后面的文沁问到。

  赵希运看着他旁边也坐着以为年轻的姑娘,忍不住回怼到,“你自己不也带了个吗?怎么换的这么勤快,姐姐,你可别着了他的道,这个人整个一花心大萝卜。”

  周利在圆桌的另一边坐了下来,把赵希运按在了旁边,“行啦,少说两句,他们两个人认识的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没你呢 你就这么报答你连勋哥哥呀,专门拆人家的台。”一番话说的赵希运抬不起头,只得连连道歉,“对不起,嫂子,我错了,哥哥没有经常那个。”

  那林欢颜只是笑了笑,“他要是敢在外面乱搞,我只当他是跟着你家周利哥哥学的。”

  文沁顺其自然地坐到了周利的另一边,待几人都坐下后,连勋就叫服务员拿菜单进来了。

  “多点几个吧,反正我请客。”等连勋点完之后,林欢颜拿过菜单递给了赵希运,“你这小滑头,就你点吧,要是点到了我不喜欢吃的酱香排骨,我得惩罚你哦。”

  “啊,还有惩罚。”赵希运接过菜单,看着清一色的辣子鸡之流的重辣口味的菜品,哪还不明白她刚刚说的话,连忙勾了酱香排骨,“还要什么?”她转过头看着旁边的周利。

  “我来吧。”周利从她手里拿过菜单,第一个就将酱香排骨的勾变成了叉。又随手划了两个菜品,就将菜单还给了服务员。

  等上菜的过程中,周利和连勋互相向对方介绍了一番,互不相识的几人很快就聊的火热。

  菜一道一道地上来了,赵希运猛然发现酱香排骨没有上桌,这下死定了。她侧过头恶狠狠的盯着周利。

  上菜完毕,赵希运刚想说自己点了酱香排骨,被哥哥掉包了,就听到林欢颜说到,“不错,没点酱香排骨。我就不惩罚你了,小鬼。”

  她疑惑的看向周利,见他自顾自地说到,“我这妹妹啥都不好,就是听话,”

  连勋又说起了周利走错金工车间的事情,“他在那边走了一下午,最后在哪里蹲着哭。”惹得几人都大笑。

  “什么蹲在那里哭,我那是流的汗。”周利没好气地说到,“再说了,这能怪我吗?”

  “上次说到一半你就没说了,这次你要说清楚。”赵希运拉着他的胳膊说到。

  周利端起盛满凉茶的杯子一饮而尽,缓缓说道,“他们那个园区总共有五个金工车间。分别叫金工一车间,金工二车间,金工三车间打样系统总车间金工车间,特殊材料金工车间。我拿着材料下去,按照园区方位示意图找,都找到了,就差这个金工三车间,横竖找不到,我想问别人,他们也不清楚,这个金工三车间到底在哪里。大冬天的,硬是走了我一身汗,最后走的实在是走不动了,只好在墙角蹲下来休息一会,刚好被他看见了,以为我流的汗是眼泪,也不想想,我额头上哪来的泪,他就回去到处造谣,搞得都知道我找不到路,走哭了。”

  “我现在这里郑重地重申一遍,我没有因为找不到路哭。”周利没好气地说到,“金工三车间被合并到二车间了也没一个人通知我,害我脚都走痛了还没有完成任务,回去还被骂了一通,真是气死我了。”

  饭桌上的几人都笑了,唯独周利一个人哭丧着脸,默默地吃着面前的胡豆。

  林欢颜点评到,“小周人是长得丑了点,办事能力还是没得说的。”

  周利身旁的两人更是笑开了花。

  “我这颜值说不上大帅哥,但也不至于磕碜吧。”周利没好气的说,“想当年我在学校的时候,那也是无数人追着我好吧。”

  连勋谈及这个就来劲了“这个我知道,他大一的时候不交作业,班长和学委要被扣绩点,追着他要结课作业,最后没办法,还是他们学委一个小姑娘帮他写了。最后还得了个优的评价。”

  “你在国外读的书,这怎么知道的,他会把这种事情告诉你呀。”林欢颜也在旁边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他那个学委现在在上海这边当律师,前些天我们去她们律所谈项目侵权合同遇见的,人家现在提起来就一肚子气,仿着自己作业给他抄了一份,结果自己得了良,最后就差了那么一点绩点就变成了一等奖学金。”

  周利听到他什么都往外抖落,忍不住说,“少扯这些,我怎么发现你这么八婆呢。”

  “哥,不是你才是公司最大的八婆吗?”赵希运在旁边小声说到。

  几人又是狂笑。林欢颜用筷子强撑着前倾的身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到,“他们还在江阴的时候,每次去公司玩,都会听见这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八卦下面的人。没有一次不是这样,那时候我还以为是在上面太过于悠闲了,结果到了这边还是这样。”

  看来今天是逃不过被群嘲的命运了,周利暗暗想着,希望早点离开这饭局。

  因为吃饭的地点就在小区门口不远处,这里也实在没什么好玩的,茶足饭饱之后,几人就各自回家了。

  “姐,是不是等我毕业了就再也长不高了。”看着正在衣柜前照镜子的文沁,赵希运酸溜溜地说到,“那件风衣我是不是再也穿不了了。”

  透过镜子,她看到在床上的赵希运在整理从衣柜拿出来的棉被,“你这傻孩子,只要你多运动,注重营养,肯定是能长高的,我也才一米六五,比姐姐高很容易的。”

  梳洗完毕,她扯开被子的一角,在床上躺定,关掉灯,继续说道,“等你考上大学了,就有时间锻炼身体了,平时注意不要熬夜,加上你还年轻,还是很容易的。”

  赵希运侧着身子抱住她,缓缓说到“那我们今天就算是熬夜了吧,都两点多了,你这是害我呀。”

  “跨年夜不叫熬夜。”文沁笑着说到,“快睡吧,不然夜都要熬过去了。”

  “姐,刚刚回家的时候你们两个怎么在后面拖拖拉拉的,叫了半天也不回答我。”

  “我包忘在饭店了,我跟你哥哥回去拿了,你走太前面了就没跟你说。”文沁回答道。

  “哦”她将信将疑的躺了下去,等文沁刚要睡着的时候,忽然来了一句“姐,你今天没背包呀,怎么会落下了呢?”

  一句话惹得她立马就清醒了,故作生气地说到,“钱包,我说的是钱包,你这孩子,刚要睡着就整这一出。”

  看见她要吃了自己的样子,赵希运也赶忙闭嘴了,“钱包,钱包。”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见周利教自己的这一招果然奏效,文沁心里乐开了花。

  周利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向来不能喝酒的他在饭店里最终没有抵过几人的劝酒,喝了一小杯。走出店门的时候,他的脸已经通红,眼睛也布满了血丝。就这么一点就这样了?他不禁摇头苦笑,他还记得大一前的那个暑假第一次喝酒足足喝了半斤也没有这么大的反应,只是睡了一觉就好了。这才几年呀,已经连一杯都喝不了了。

  两人在后面慢吞吞的走着,文沁没由得文了一句“去年的跨年夜你怎么过得?”

  他想了好一会,却实在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只得勉强回答道,“我好像忘了,应该是在出租屋里睡觉吧,去年刚来十二月才临时调来上海,处理这处理那的,忙的要死。”

  她知道,再问下去他也是打马虎眼,问不出什么结果,便正色到,“去年的今天,我们寝室四个在学校旁边的居酒屋里许下了共同的愿望,你知道我们当时许了什么吗?”

  周利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到什么,“保研吧,或者考上研究生?”

  她摇了摇头,将双手插进衣兜,看着旁边那张通红的脸,缓缓说到,“我们都许下愿望在今年脱单。”

  她悄悄的靠近了他,声音中带着一丝期待“他们都已经找到男朋友了,就剩我一个了,你不会想让我过几天回去被他们嘲笑吧?”

  “我明里暗里都按时你好多次了,可是你从来都不正面回应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已经有了女朋友了还是什么的?今天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好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周利也不得不面对这局面,“我只当是我们有缘而已,有那么些时刻我确实是想跟你谈恋爱的,但是我总是在不经意间觉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周利没有看他,只是自顾自地抬头看着天空,“在上海,我看不见头顶的星星,我望不见家门口就能一眼看穿的长江。在这里的海边,我分不清哪些是顺着河道娓娓而来的江水,哪些是潮汐带来的海水。”

  文沁想了一会说到,“上海没什么好的,也没什么不好的,星星?我家那边也能看到的,分辨河水和海水那就更简单了,在入海口他们未交融前是有明显的颜色区别的。上海分不清,这世上有的是地方能分清。”

  周利听着她的话,感觉很是惊讶,“你知道我刚刚在说什么吗?”

  “在上海看不到未来,这种感叹我在网上见多了,这里是长三角,不是只有一个上海的你知道吗?我又不是上海人,对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分得清的。”

  周利没有再说话,他远远地听到了赵希运的呼唤,他继续往前走,忽然回头对着身后的人说到,“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夜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夜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