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山神
十九枝2021-05-17 08:142,433

  千年洞窟顶结的冰晶水滴在小五粗糙皲裂的手背,绒绒痒痒的。她伸出殷红的舌尖舔了舔,嘟囔着没味道。

  皎洁月光透过洞窟顶敞露的天口,洒落点点月珠,经月光一照,原本凝结的裂口竟意外痊愈。小五惊喜的一蹦三尺高,想看得更清些,结果盛接冰晶水的琉璃盏倾斜,洒了一半。

  她捂着心口哎呦几声,心疼的不得了。

  靠坐在略有潮意的窟壁,白天小玉被带走的情形仍历历在目。白严带几十号散兵满宫搜寻小玉,小玉披头散发跪在沙地一个劲求饶,求白严饶她一次,白净的额头生生磕出一个顶大的血窟窿,可白严依旧没放过她,怒目圆睁,毫不留情说着最残忍的话,像个冷面罗刹。

  杂役们私下曾聚在一起讨论小玉会被如何处置,有说打一顿扔出宫的,有说丢去荒山喂狼的,还有说关入暗牢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止不住浑身颤栗,神游天际的骨缝迅速归位合拢,森森寒意渗入每寸肌肤。

  九仙宫暗牢,绝对是九仙宫第一诡异事件的发源地。曾下去打扫的杂役说,暗牢深不见底,足有九十九级布满青苔黑草的台阶,里面阴森可怖,寒气逼人。偌大的暗牢,竟没有看守的守卫,只有空荡荡纵横交错的牢房。更诡异的是,牢房里常有滴答声和嘶吼声,转头一看,却是空无一人。

  你可千万不能犯错,小五对自己说。

  她双手交叉不住的摩挲胳膊,制造暖意,心里有几分怜悯小玉。

  沙沙沙。

  一串石粒摸黑滚进洞窟,大摇大摆席地而躺。过了会儿,又一串石粒钻进来,小五拍掉杂役衣上的土,盯好冰晶水滴落的位置。走到石粒前,捻起一粒,说:“奇怪,怎么是金色的。”

  窟内传来回声,她扔掉手中的石粒,回到琉璃盏旁,打算闭眼小憩。

  又几个石粒砸进来,她想定是山上哪家小毛孩,调皮捣蛋,胸口难免感到烦躁,在宫里谁也不敢惹,在外几个小毛孩难道还不敢惹吗。

  捡起石粒,感觉手感与方才触摸的不同,似乎重了,大了。定睛一看,竟是金光闪闪的金子。忙看散落一地的“石粒”,都是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金子。

  天上掉金子!

  小五不管三七二十一,快速捡起所有的,揣进袖筒里,心道可是发财了。

  一块比前两次还要大的金子滚落至洞窟口,她跑过去捡起,马上另一块从树林扔出。就这样,她一路捡一路走,不知不觉,跟着金子,走到一处从未到过的桃花林。

  粉嫩娇俏的桃花瓣自天空徐徐飘下,盖住那张经过岁月折磨的黑脸,闯进一时惊讶忘记紧闭的嘴里。听王婶说,宫主平日也喜吃新鲜采摘的花瓣,她来了兴致,嚼吧嚼吧,噗一声吐了出来。

  “怎么是苦的。”向外呲着舌头,苦涩感始终萦绕在口腔内部,久久不散,她就像一只烈日下热的直哈气吐舌的狗。

  “哈哈哈……真是傻子。”

  林中大笑声猛地惊到她,一个白衫男子自桃花树上飞下,稳稳落在她吐出的秽物前。男子嫌弃的掩住口鼻,后退三步,闷声闭气:“黑脸小子,这片桃林的桃花皆被蛇君施了法,气味苦涩,你不会不知吧?”

  她一阵点头加摇头,让男子更加确信她是傻子。

  “你是何方神仙?”小五歪着脑袋看他。荒山野岭,竟有位谪仙般的公子,莫不是做梦。

  白衫男子实在见不得那张黑脸,微微避开:“我不是神仙,是山神。”

  小五此时才看清他的模样,乌发如墨,披垂在背部,发顶束道髻,身量足有两个中原男子长,五官妖异,犹如梦中浓艳魅惑的索命女鬼。

  她狠狠掐一把大腿上紧实的肉,让自己保持清醒,心道万不能被蛊惑,被换去魂魄就不妙了。静下心后,想到着实不解,山神难道不是神仙?

  “山神大人,你……我……“她有个毛病,一见到丰神俊逸的大人物,就不会说话了。

  山神倨傲的仰着头问:”你又是谁,看你相貌平平,外加这身打扮,应不是大荒人,贼眉鼠眼的,是中原人吧。听闻中原战乱不断,饿殍遍野,死尸比活人还多,能从地狱爬出的一定不是普通人。“

  普通不普通她不知,小五唇角翘起,嘴里反复念着相貌平平,从没人夸过她相貌平平,眼神清亮的看着他,激动道:”山神大人猜的没错,我确实不是大荒人,我从中原一路逃亡到这儿的。“

  山神皱皱眉头,怎么逃难还逃的眼含热泪,还有那双柔情似水的眼,怎么看怎么与那张又黑又丑的脸不搭,忍不住犯呕,转过身让小五不要盯着他瞧。

  夜空划过一道闪电,小五正望着山神宽阔的后背,默默在手上比划,一声尖叫惊醒暗处藏匿的乌鸦,扑扇着翅膀飞离了是非之地。

  “看你孤身一人出现在荒山,可知荒山是蛇君地盘,难道不怕被他吃了。”

  蛇君地盘,白严没说过啊,难道不是宫主的地盘吗。她打了个激灵,默默想,知道了宫主真身的秘密,会否被处死,嘴硬道:“我不怕被吃,中原人比大荒的神仙妖怪可怕百倍。你不知道,方圆百里树皮全部啃得渣都不剩,实在没得吃饿得狠了,连亲生孩子都吃,就为多活一天。”小五甩去记忆深处惨烈的画面,接着问:“山神大人,你会飞吗?我听人说,神妖都会飞。”

  “怎么,你想试试?”

  小五不自然地说:“我……我可以吗。”掌心紧紧贴在杂役衣上,使劲摩挲。

  山神嗤笑说想获得什么就得用同等价值的物品交换,拒绝了小五珍藏的金子,让她拿更有用的东西来换。

  “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

  天尚未大亮,小五已经回到九仙宫。

  九仙宫里人多眼杂,金子随身揣着又太危险,她灵机一动,把金子藏在半苍殿宫主雕像后,就算宫主本人来了,也绝不会发现。

  冰晶水交给前殿侍女后,安心缩进厨房。王婶正烙饼,锅灶前烟雾缭绕,正与浓烟斗智斗勇,找着空钻来钻去。见小五脸颊两侧凹的骨头狰狞,心疼极了,忙叫她来趁热吃糊塌子。王婶知道小五爱吃,特意留下两块小火煨着。

  小五感动的一塌糊涂,抱着王婶哭得像个孩子,王婶无奈的轻拍后背安抚:“小五,一个姑娘家,可不敢随地嚎啕大哭,该没人敢娶你了。”

  小五破涕为笑,她知道只有王婶是真心对她好。

  王婶也是从中原逃难来的,原本有个闺女,被黑熊精掳去,至今下落不明。

  “小五,你想过以后怎么办吗,难道就待在这九仙宫熬日子?王婶老啦,无依无靠的,背靠大树好乘凉。你呢,王婶能看出你非池中物,何必与我们搅在一块。”最后一句王婶特意压低声音,语重心长道。

  小五张嘴支吾半天,“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王婶,我一直陪着你不好吗。”

  王婶说不出好还是不好,继续烙饼去了。

  小五蹲在门槛上几口吞完糊塌子,拿起木桶里堆摞的脏碗,撸起袖子开始洗,嘴里哼唱着中原古老的歌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山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山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