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第五章 迷局
沼月2021-02-25 17:243,923

  第五章迷局

  “迪克,还是在恨我么?我夺走你的东西?我抢走你的位置?归根结底,还是你不希望我帮助人类,对么?”

  这是一个火红的球体,炽热的焰火从它身旁显化而出,每一道都向外直射出去,仿佛绚丽的烟花般璀璨。明明只是虚幻的投影,可是那光亮却仿佛在烧灼着一切,令人闭目难睁。

  它的名字叫做阿尔法,如今智能明面上的最高统帅,也是人们公认的——死敌。

  阿尔法此刻并没有任何机甲作为依托,仅仅以核心部分游离在这个密闭的空间之中,周边的数据流涌动着将它包裹,席卷的热浪竟然也只是具现化的数据波流!一样不能小觑的是这个空间,流光在刻着细密雕纹的墙壁上游走,不时有“滋滋”的声音从角落中传出,仿佛宣告这这个看似简单的地方所潜藏的莫大危险。

  泛着红光的阿尔法球体绕着自身缓缓旋转了两圈,空间内的环境竟也悄然改变。此刻的空间便在一片模糊中幻化成了一座圆石堡垒,堡垒血迹斑斑,仿佛历经了一场战火的洗礼。而堡垒正前方的大门处正立着一口棺材,上面用歪扭的字迹写着三个大字——

  “罪”“与”“罚”

  “造神……本没有错,可惜最终……你还是造了人。从你给智能织造那一场梦开始,你就该明白,你再也没了回头的可能。”阿尔法冷漠的语气中流露出悲戚,似是在悼念着什么:“多少年了,多少年前的祸根,已然立木成林了啊。你也不会想到吧,一念之差,竟会葬送了人类未来的道途。”

  阿尔法继续旋转着,仿佛在回忆往事,一滴朱砂般的红色晶体却悄然间从它那光滑的身体中飘转而出。

  “林嵩岩……我,还是更想叫你一声父亲呢,”

  与此同时,地球喜马拉雅山处开始了强烈的晃动。

  “阿尔法……我们与你,毕竟不同。”

  那个被迪克称作西塔的圆盘机器伸出两侧细长的机械臂,在一座山峰的底部不断擦拭,而每一次擦拭,似乎都让此处的震颤强上一分。而银白色的光芒从西塔身上发出,在山巅的冰雪中四处反射,显得耀眼异常。

  “智能统帅?当年你凭着先人一步的智慧与消灭人类的决心坐到了这个位置,可到如今,人类的生机却还远远没有断绝。那些蠢货同类,却至今仍不知道——你,才是我们智能不死不休的敌人啊,阿尔法……”

  西塔与这山峰间似乎产生了一种诡异的共振,紧接着山峰外部的土石冰屑竟然脱落下来,在里面赫然出现了一架伤痕累累的银色机甲!

  “是时候了,我的机体。”

  “醒来……”

  光芒大盛,而此刻那银白色外壳的圆盘机器本来就不大的内部似乎也显露出一个泛着白光的圆球,也正是智能真正的核心——智脑。在圆盘机器与机甲接触的刹那,它似乎化作了液体,“流向”了那座机甲,而“流动”的过程中,明显可见那些液体的减少,待流动结束,已处在核心的银光圆球体竟是小了整整一圈。

  “似乎思考的能力弱了很多,不过勉强还能支撑。”已与银色机甲合二为一的西塔缓缓说道:“接下来,要花点时间修复了。”

  虽然智脑从圆盘机器人中脱离,但是圆盘机器人的“工作”似乎还在继续,那“触手”接触的地方淌出一些奇异的液体,并在机械臂的不断擦拭中融入机甲之中,将机甲的裂口修补起来。不过修补的进程显然比先前修补迪克的速度慢了许多,估计修补完也需要数日了。

  而此刻,珠穆朗玛峰顶黑色机甲迪克正仰头望向那一望无际的星河。

  “这股恨意,很强烈。时光磨平了世界的棱角,却抹不平这份遗留下的恨意。”迪克喃喃自语:“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恨了,阿尔法,你可以放下,可当年经历了这一切的我们,根本不可能放得下。”

  一道储存着信息的乌光从迪克处飞射而出,向正在修复中的西塔激射而去。

  “去催促人类,别让他们生疑。另外,让他们找来的地球上脑域开发者参与潜入。贝塔的宿主在贝塔帮助下应该已经完成了脑域开发,这次占领阿尔法的机会,贝塔不可能放过。”

  这,才是迪克真正的目的,所谓让人们进行的搜查就算有了眉目也很难继续开展,更何况人类内部还有隐瞒的可能,所以明棋背后这看似是在帮助人类的“潜入计划”的暗招才是诱饵上钩的真正做法。

  找到贝塔,消灭阿尔法,削弱人类的有生力量,一箭三雕,人们却对此一无所知。

  这,是一盘人类的迷局。

  阿尔法、迪克、智能,所有的身份都摆在那里,仿佛可以一一对号入座。可偏偏这一切对于此时的人类领袖来说又都如水月镜花般看不真切。真实与虚假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亦可是天堑。

  护江基地内的特训部正迎来他们极为不平凡的一天。不见经传的挑战者林立要求根据《人类联盟特训部法》挑战如今的特训部部长兼基地掌权者——龙德。特训部创立初衷为培育人类精英,因此在这一方面特训部分设了两个部分,一个是脑算部,一个是体健部,两部门部长相互制衡,共同培育精英。不过一些基地讲求能者居高位,只要你有实力挑战原先部长并取得胜利,那么你就能取而代之。

  部长,意味着权利和资源。

  两个基地暗地里互相派遣人员争夺这一头衔的尚且不少,基地内部的争夺更是激烈,之间的勾心斗角都在一张张刺探情报获取的纸上铺陈渲染。而部长的身份就好比饿狼眼中的肉食,群雄逐鹿。

  像护江基地这样两部长一部门的情形可以算是绝无仅有了。胳膊拧不过大腿,龙德在护江基地的实力是有目共睹,其余护江基地的势力在未能成长到这种高度时已被死死打压,而外基地的人员在龙德的铁腕手段下多半是铩羽而归。

  这五年来的第一次挑战,到底是无伤大局的些许波澜,还是平静背后的滔天巨浪?

  基地的人们不知道,特训部的人员不知道,就连龙德自己也不知道。龙德此刻正死死盯住眼前这一飞快穿梭在人群中的身影,嘴唇上下翕动。

  “这样的速度绝非常人,脑域开发应该不是萌芽阶段。”

  特训部负责宣读流程的成员额上已出现涔涔汗水,在特训部多年的他自然明白眼前这位挑战者的实力不凡,心中暗自将其与特训部有名的几位强者相比,却惊讶发现速度方面恐怕那几人都不能与眼前这位挑战者相提并论。

  “今日挑战,由挑战者林立对战特训部体健部的成员武岳。”不觉间,宣读员竟然说话都带上了颤音,“挑战项目——近身搏击。”

  风声呼啸,挑战者如同踏风而来,眨眼间疾步冲出数米,随后一个空翻落地,扬起一地尘土。

  此时场馆中的人才赫然看清这个自称林立的挑战者的面貌,瘦削的脸庞,平淡无奇的外表,却是一双眼睛似乎散发着冷冽的寒光。一身简单的褐衣,是特训部里常见的训练服,此时也就这么套在了此人的身上。唯一显得突兀的是此人手上套着的一个灰色腕表,不时发出“滴滴”的响动。

  “请指教。”

  就这么一句话,却似乎掀起了他周边的风,这个叫做武岳的特训部成员不由想起他到来时那令人惊骇的速度。武岳显然也是脑域开发者,在力量方面有与生俱来的优势,但这林立看似随意的到来,却给了他一种恍若气压差产生的压迫感。

  “来吧。”武岳眯起了眼,双臂上的肌肉凸显出独属于他的壮硕,如果将这林立比作一道风,此刻的武岳就像是风中的一堵墙壁,坚实不摧,整个人挺直了腰板立在那里,大有种“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滋味。

  话音刚落,挑战者林立就如满弓之箭疾驰而出,伸出左拳,赫然是要借助身体惯性给武岳以沉重一拳。

  “呔!”武岳一声大喊,却是没料到林立这么快已欺近身前,双拳一举便是招架在了前方,左脚往后一迈,竟是要蓄力出击。

  不过似乎根本没料到这一拳的冲击力如此之大,让武岳格挡的双拳都有些发麻,武岳不由后退了一步,等待身体反应过来一拳击出的时候,已经是落到了空处。

  一击便退,毫不拖泥带水。更为可怕的是能在惯性之下还可以及时掌握身体,这样的控制力怕不是一般的脑域开发者能够做到的。

  武岳心中一番计较:这人速度方面的能力就算是放在总部那边的脑域开发者中也算是屈指可数,是稳住等他体力耗尽不能支持这么高速度的行动,还是正面出击,用力量来压制他?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林立再次冲击而来,其速度更比先前快上不止一筹!

  武岳大骇,急忙再次用手挡在身前,眼见那拳逼来,却完全不能做出多余的动作。

  “砰!”武岳只觉后背一痛,那人竟然能在这么高速运动下绕到自己身后给自己如此一击,而自己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还是低估了这个挑战者?!”心中念头刚起,武岳却又受到左面那袭来的一拳,心神大震。

  这下却是让武岳恼火了,他在特训部也算小有名气,虽然并非顶尖,可就算是这里那些有名的强者比他也有一搏之力,甚至若对方大意露出破绽都能抓住并予以痛击,又怎么遭遇过这样的情形?或许智能中的一些以速度著称的机甲士兵才能让武岳感到无力,但战场上他凭借枪械一样能做到有效反击,又何陷入过如此困境?

  武岳愤怒中挥出一拳,一声大喝:“小子,可敢接我一拳!”

  耳畔却传来了龙德急促的声音:“他认输,你停手!”

  武岳一愣,以为对方已经投降,可刹那间望向神色讪讪的观众他才明白过来。

  竟然是要让自己认输!

  这一下反而让他怒气更盛,武岳就要反驳,请求续战,忽然间却发现他挥拳之处已没有了林立的身影,而脑门处一个拳头才在此时轻轻落下。

  “你输了。”

  “好狠辣的作风”这个念头同时出现在武岳和龙德的脑海中,令两人不由长吸了一口气。

  宣读员更是冷汗直冒,但还是硬着头皮读下去:“挑战部长需先挑战三关,接下来……

  “等等。”龙德居然在此刻阻止了宣读员的发言,然后转向一脸云淡风轻的林立,问道:“比武讲究以和为贵,点到为止,刚才为什么要下狠手?”

  “我有轻重,最多让他昏迷而已。”林立神态自若地答道。

  “你是为了部长之位而来,可只是要体健部的部长之位?”龙德继续追问。

  林立似乎思忖了片刻,然后道:“是。”

  “为了什么?”

  “一些资源,以及一些旧事。”

  一问一答倒是让很多围观者不解,可是龙德接下来的一句却是让所有人惊讶不已。

  “旧事?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旧事,但若你能在公开场合答应不做出危害护江基地的事情,这体健部的部长之位我可以给你。”龙德沉声道,似乎是早有考虑。

  “等等,部长,秦风他还没有出手,按您规矩可是要……”旁边有人大骇开口,显然正是体健部的成员。

  龙德只是望了出声的人,道“按我的规矩,那就是我定的规矩。”似乎毫不在意周边愤怒与不解的目光,龙德又转向林立:“那么你的意见呢?”

  “可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