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第二章 月球会议
沼月2021-02-25 17:253,701

  第二章月球会议

  月球地域,一个崭新的世界正在取代它曾经千疮百孔的面貌。

  高楼林立的都市,固若金汤的城池,半圆状的防护罩下是人类一个崭新时代的见证。从登月到移居,昔日的幻想终成现状。而在月球某处隐蔽的处所里,一场关乎人类生死的会议正在召开。

  在座之人,都是人类联盟月球所属区域最具威望的领袖。总军团长威廉、沸血军团的军团长罗德、棘林军团的军团长莉娜、计划行动主设定者霍夫曼、程序修复主持者弗斯、仓储管理总长贾尔思、影行斥候部总部长安德烈。

  “脑域二级的开发者洛克,已经死亡,幸存的脑域开发者还剩下多少?想来下一刻他们就会成为智能用来进化的工具,他们的大脑会被用于进一步研究,智能会比我们更快找到人体的秘密,然后彻底摧毁人类。”白袍老人缓缓地说道。

  “我们,已经输了啊。”他无力地倚靠在了座椅上,显得十分颓废。

  大厅中间正式一个圆桌,除了老人之外还有七个人同样坐在这里。连同老人在内的八个人身上都穿着军服,佩戴着各样的勋章。这场景,像极了古代欧洲的圆桌会议。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他们是人类曾经的最高决策者,然而随着智能的反扑,他们被封锁在了改造后的月球上,彻底失去了返回地球并进行有效组织的可能。

  艰难地取得一些地球上的指挥权,可是最后却是这样一种近乎绝境的情况。

  一个满脸胡子茬的壮汉紧紧地握住了桌上一瓶葡萄酒,撬开瓶盖,一口灌了下去。他的脸涨得通红,但依旧自顾自的喝着,仿佛希望就此永远醉下去,不去理会任何的事情。

  “罗德”,一个颇有绅士气度的中年人摇了摇头,正是程序修复主持者弗斯,他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一时语塞,索性也拿起一瓶葡萄酒给自己灌了下去:“脑域开发者必定不会就此全部消失,应该还有,这么多个基地我们还无法联络,我相信人类能存到今天,活下来的才是我们真正能用于反击的强者!”

  “那么,下一步,我们该……”一个身形矮小的家伙想试着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干咳了几声,是仓储管理总长贾尔思。

  “下一步,我们还有下一步吗?”另一个老人苦涩地说道,他似乎并非几位领袖之一,只是代他人前来。

  这个老人的前方和其他人一样立着标注身份的牌子。牌子上刻着红色漆成的英文,译来便是”利刃“的意思,而这文字配合创作者极其遒劲的笔力,显得格外渗人,仿佛要滴出血来,与此刻的气氛全然不相协调。

  老人似乎显得极为颓废,一脸哭丧:“月球这边的防护罩也支撑不了多久,我们自己都是瓮中之鳖啊!人类完蛋了,完蛋了,没有希望了,没有了。”

  这时,圆桌上一个人猛的站了起来。颇为失望地看了一眼几个颓废的领袖,向着一旁走去。这是一个面容沧桑的中年人,此前的他一直在一旁抽着雪茄,看着众人谈论。

  “还没有结束。”他吐出一口烟雾。

  众人一愣,看向他。

  “但我们的确输了。”他说道。

  “什么意思?威廉。”一旁坐着的女人问道,“还有希望么?”

  威廉没有理会她,大步跨向了安置在不远处的小型军事布局图,“我,威廉·米切尔自参与联盟军事行动以来,共进行过大大小小战役数万次。无论是智能的机甲军团,战舰侵袭还是克隆军队,生化虫兽都没有让我败过,我一生鲜有败绩,若说有,那么只有一次,就是在今天,在这个会议上,我败了,因为我的战友都没有战斗的决心了,我不得不败,没有胜利之心的人永远也不会有希望!”

  “鲜有败绩,哼”,座中最后那个人颇为嘲弄地笑道,“你早就败了,威廉,这么多次行动你害我们损失了多少兵力?现在被困在这里,我们就是最大的败仗,你还敢说你鲜有败绩?”

  威廉淡淡地开口:“我活着,并且相信我能继续活着。这,就是我最大的成功。”

  “我之所以说一切还没有结束,并不是空谈。尽管智能已经发展到一个很高的高度,但是别忘了它们是由我们人类创造出来的。而它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们渴望进一步进化,这种渴望远超过要摧毁人类的渴望,我们只要利用这个因素加以控制,那就还有可能。”

  “造神计划”造就了至强智能阿尔法,作为智能中最高智慧的体现,控制了它,就等于控制了大部分的智能。”威廉继续说道。

  “怎么控制?它早已经失控了,仓促的造神计划后续并未能将一切引向和平,然而那场叛乱却是终结了一切。你说呢,威廉,它已经脱离了太久。”白衣老人霍夫曼突然口,不知为何,他在听到威廉言语时,似乎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

  “自然是利用它的欲望!”威廉指着布局图上地球区域的一个光点,说道,“让它失控的因素也正是我们唯一能利用来反制它的办法——它需要成长,比起那些智能,人类有它们难以企及的潜能,走着不一样发展道路的人类也是在吸引着他们。智能派系中蓄养派出现也是基于这一点,我们只要把握得当,让他们给地面上的人类更多的生存时间和发展空间。另一方面,让现在仅存的脑域开发者联合起来,配合军队的力量,然后进入阿尔法外围区域,借机用病毒……”

  “用病毒,摧毁它!”威廉说得铿锵有力,挟着一股一往无前的威势。

  但很显然,座中的其他人并不看好他的想法。白袍老人依旧紧锁眉头,一言不发。壮汉罗德则是将手中还有半瓶葡萄酒的酒瓶狠狠向外一扔,倚在座位上,不满地嘟哝着,却又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颇有绅士气度的男子放下酒杯,看着威廉,又望望其余众人,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身形矮小的贾尔思和那个代人前来的老人本想开口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有发话。只有威廉座旁的女子本想出言支持,看到这场面,竟也沉默起来。

  “哼,荒谬。”之前讥讽威廉的那个人不屑地开口,“威廉·米切尔,我承认你在军事指挥上有杰出的才能,也不否认你在军事布局上的卓越见解,但这不是你的战争游戏,别把那些可笑的想法显露出来。”

  他艰难地站起来,拄着在他的座椅旁放着的一对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到威廉的面前,“用病毒?阿尔法集结了三战前几代杰出科学家的智慧?自三战后真正诞生以来更是由全世界数位各领域的大师合力对其防护系统进行了数次升级处理,什么样的病毒能有这样的破坏力?别说彻底控制阿尔法,就算是掌控阿尔法的一个分部,有谁能做得到?!”

  “至于进入阿尔法,哼!说得轻巧!”说到激动处,他索性把手中的拐杖往下一扔,“我安德烈自参与联盟斥候总部以来,每一天都是在刀尖上游走,你这所谓的还有一线生机的决策背后是多少执行员九死无生的抉择!威廉,为了人类的使命,我连人类基本的生存的尊严的失去了,可你呢,你能否告诉我最后我们到底获得了什么?!”

  到了最后,安德烈几乎是用嘶哑的声音对着威廉咆哮,他的情绪遏制不住地宣泄出来。不难看出,他对威廉有很大的成见。

  “安德烈,我们知道你付出了多少,但是……”威廉旁坐着的那个女人忙站起来,开口道。

  “但是已经过去了?所以你们就能心安理得地的拿着一个个部下的生命去开玩笑?”安德烈指着他那白皙的脸庞上一道浅淡的疤痕冷笑道:“我还活着可不是因为我他妈的对你们充满什么狗屁信心,这是智能的施舍,就好比我今天看到一只蚂蚁想捏死,但是懒得去捏死一样。顺便我还能把这只可怜的小蚂蚁关在一个瓶子里,逗弄它,让它不断尝试着玩命地逃跑。”

  “瞧,多么有趣的游戏,等到我玩得没兴致了我还随时可以把瓶子打开把这只蚂蚁一把捏死。”安德烈的言语中讥讽之意愈加浓厚。

  “我是那只蚂蚁,但别忘了,你们也是!”安德烈拄起了他的拐杖,头也不回地穿过门口一道撑起的光幕,离开了会场。

  在安德烈发泄的时间里,威廉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安德烈离开之后他才一把掐息了雪茄,叹了口气。接着,向安德烈离去的方向缓缓地鞠了一躬。

  “懦夫,一次失败就足以将他彻底击溃。威廉,你又何必向懦夫表示你的歉意?!”突然间,阵阵黑芒从门口的光幕处传散开来,伴随着一股傲然不羁的气势,一个浑身漆黑的机甲出现在了议会中的众人面前。

  黑衣机甲,迪克!

  “智能?!”白袍老人率先惊愕地站起来,按下了桌上一个泛着红光的按钮。紧接着壮汉罗德也猛然清醒过来,抽出配在自己身旁的粒子枪开始向这莫名出现的机甲发起连射。

  然而预料之中的防卫措施并没有生效,粒子枪似乎也并没有对迪克产生多大的影响。他铁臂一挥,一片乌黑的光幕便横在了他的面前。

  此时的迪克身形显得有些模糊,高度也不过三米。比起先前八十多米高的庞大身躯显得异常矮小,似乎成了原先矗立在雪峰顶时的袖珍版本。

  “人类的领袖就是这般颓废?真是令人失望。”迪克轻蔑地看着座上的几位领袖,嘲笑道,“连我是虚拟的投影都分不清,能在阿尔法的进攻下苟活到现在还真是不易啊。”

  白袍老人沉声道:“这里并不欢迎任何智能,哪怕只是投影。不管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你都应该清楚哪怕人类只是穷途末路,也绝不会投降。”说罢,他又按下了桌上一个泛着蓝光的按钮,刹那间迪克的身影就变得更加模糊了。

  “哼,自以为是的人类。”迪克嗤笑道,“阻断掉信息的传播,受害的只是你们罢了。穷途末路?穷途末路都是你们人类咎由自取!”

  在迪克即将消失前的刹那,一股波流从外冲击而来,转瞬间乌光大振,迪克的身影反而变得愈发高大起来。空间一阵扭曲,一股黑色的气流冲撞而入,而处于墨色气团中心的迪克转瞬间便已有了四五米高,流体般的墨色光线在它身上不断游走,如同条条吐芯的毒蛇,让人阵阵胆寒。

  “我不会是你们的朋友,当然,你们也未必有资格成为我的敌人。”

  漆黑的机甲壳上蹿出几缕电光,滋滋地发出响声。

  迪克倨傲地扬起头,

  “威廉所说的致命病毒就在我的身上,你们确定不要与我进行这场交易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