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第八章 身世
沼月2021-02-25 17:253,767

  第八章 身世

  “你真的不打算讲讲你的故事嘛?当然,不用太过在意,这只是一位研究员对于自身事业固有的好奇心而已。”龙德看着林齐,眼中流露出强烈的希冀。

  林齐撒撒手:“算了,你还是说,你需要我做什么吧。”

  他的身世本就是一个自己都懂不明白的谜团,又如何说给他人来听?

  二十年前,某秘密研究所。

  “孩子醒了。”

  “4号晶体管碎裂,培养液溢出太多了。”

  “容器经不起损坏了,必须保证载体的安全。”

  神色慌张的实验人员,散发着诡异气息的混合液体,以及狭小得容不下第二个生命的空间——“白色,液体,玻璃”这三个名词成了世界给新生的他庆生的礼物。

  他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就看见了,无数的数据从他黑色的眼珠中穿梭而过,不用高深的思考他便能读到它们各自的注释。然后他又闭上眼睛,检索了在大脑中的信息网络,综合起来,给他所在的环境下了一个定义。

  “囚笼。”

  笼中,他是被豢养的野兽。

  和他连接一起的是数条管道,通往另一个被白色的砖石阻挡了的世界。各种像乳胶一样的液体会从管道中涌进来,将他死死包裹。而每一丝液体的注入都会让他感到加倍的疲乏——困了,却无法沉沉睡去。似乎那液体在改造这身体的同时还强行支撑了这个身体的运作,使得他一直陷在这种无力的淤泥之中,混混沌沌。

  他想,再过一百年,应该就可以死亡了。

  但他没有等到死,也没有等到亡。那液体灌铅似的注入他的体内,本身也只是为了将他改造成另一个生命的载体而已。按计划,他应该会有一个超越所有人类的精密大脑,然后配合着墙壁那端和他一样被监禁的生命来组成一个新的个体。

  他没有灭亡,因为一场意外。

  4号晶体管意外破裂,电路出现故障,似乎有什么与他紧紧相连的东西断开了。然后是嘈杂的人声,惊惶的面孔,伴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这个实验室与它的实验开始走向尾声。他看见一个人,也是穿着白色大褂捣鼓着古怪仪器的那样,站在这场焚烧一切的大火里,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玻璃管,愤然砸下,任由那带有腐蚀性的液体从中淌出,侵蚀着原有的地面。

  墙壁倒塌了,他第一次看见另一个房间中被“豢养”的“同类”。

  烧灼的世界,火红的球体,他隔着一层玻璃和他的“同类”对望,它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没有嘴巴,没有那些在他面前奔走的生命应有的一切,但它明显是有灵智的。它看见他的眼神,善意地发出一道流光,光打在已经半损坏的机器电路上,产生了强烈的晃动。

  “啪……嗒”

  似乎发生了什么,围绕他的液体开始急剧流失,突然间他感到困了,前所未有的倦意涌上心头。依稀间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明晃晃的光点,在混沌的黑暗中开始照亮他整个世界。

  泛着红光。

  大火依旧在燃烧,不断有东西从头顶的梁架上掉落下来。一切都在燃烧中震荡。

  他是死了么?

  蓝天、绿草,这是他大脑中曾有过的讯息,但他从未如此真实地目睹过。

  他再次睁眼时,他看到一个满脸胡子茬的男人,男人低下头亲吻了他的额头,道了声早安。他回瞪了一眼那个男人,开始焦躁起来,挣扎地要爬起想要寻找他的“同类”。可似乎弱小的身体承载不了他这份沉甸甸的执念,他一滑,整个人又瘫在了木制的摇篮里。

  男人身旁走来一个女人,似乎是他的妻子,女人慈爱地看了看他,问男人:“他在找什么?”

  男人笑笑:“亲爱的,他在找太阳。”

  女人又问:“那为什么不把他搬出去,到太阳底下?”

  男人摇摇头,望着孩子,带着溺爱的微笑:“因为外面的太阳太刺眼,刺眼得会让他找不到太阳。”

  女人觉得男人是在无理取闹,然后把孩子抱起,抱到了树荫底下,那里有不刺眼的阳光,足够温暖。可是孩子已经睡着了,他太累了,他感觉自己第一次要为自己的“生命”而活,他要休息,沐浴在阳光底下,是与之前实验室里截然不同的味道。

  女人把一条晒过的小被子盖在他身上,他隐隐感觉很温暖,但脑海里突然冒出一段奇怪的字符,编织在一起,似乎是说微生物在太阳下会因紫外线影响进而蛋白质合成困难导致死亡。他同样回想起了那乳白色的液体,很难受。混杂在一起,似乎编织成了一张液态的网。

  男人把他抱了过来,在他耳垂边轻轻吹气,说:“晚安。”

  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想不到,男人话音落下,他这一次是真的睡了。

  男人拍着他,竟然哼起了儿歌。他睡了,可是却记得清清楚楚:男人那粗犷的嗓音、古怪的音调以及最后的慨叹。

  他记得男人抱着他,轻轻拍着,对他小声念叨:“知道吗?爸爸很久很久以前有过一个女儿,给她起名叫做琪。你姐姐跟你妈姓,名字好像叫陈琪,这样,我给你起名叫林齐,好么?”

  一片模糊,他儿时的记忆似乎在这里戛然而止,然后他开始记得,他的名字叫林齐。

  他不知道他那名义上的“爸爸”是谁,那可能是“妈妈”的女人是谁,他只知道自己在经历了一次死而复生之后有过了一个短暂的家庭,可是再之后呢?记忆似乎止于那一场睡眠,而睁开眼再次续接记忆的已经是一个崭新的时代。

  他有了名字,叫做林齐。也有了一个新的抚养人,一个老头。

  林齐不知道老头的名字,老头也说自己记不得了,于是林齐管他叫老头,一直就这么叫着,仿佛老头的名字就是老头了。

  林齐曾经问老头,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时代?他又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这是新智能时代,智能阿尔法展开了对全人类的报复。你们是可怜的孩子,要在阿尔法的控制下挣扎着学会承担人类的使命。”

  所有人都这么说,养大他的那个老头也这么说,这是个与众不同的时代,是人类最大的悲哀。你出生在这个时代,是你的不幸。老头还说,如果他能早一点睁开眼,他应该还来得及看看人类世界最后的安宁。

  原来,他的身份和儿时那些拘禁他的生命一样,是人类,他所在的种族曾有过统治整个星球的辉煌。他了解到老一辈的人习惯把时代依照阿尔法的的反叛为中心,划分为“智能时代”和“新智能时代”。前者是智能服务于人类,后者是人类屈服于智能。

  不过年轻人常常将老一辈口中的“新智能时代”称为“智能时代”,因为,这是智能统治整个世界的时代。

  他这次醒来是他五岁的时候,但他的思维能力却已经能比得上青年,每当人们提起智能,他脑海里就会出现那火红得如同太阳一般的光球——他原来眼中的“同类”。他会想:“你有父母吗?你有家庭吗?你有……名字吗?”

  一定很可怜吧,只有那球形的你。

  老头常年戴着一件灰色的腕表,似乎是智能型的东西,通话、信息搜集、GPS定位似乎都不在话下,一副不受外界那些智能干扰的样子,弄得林齐十分羡慕。所以老头子偶尔还拿出来炫耀,对林齐说:“什么时候你有本事了,这表老头子就留给你了。”

  “有本事”在老头眼里是能正面杀死十个A动智能机甲,顺便把机甲上的东西通通扒下来孝敬老头。

  开始林齐是正面杀死A动智能机甲的能力没有具备,后来林齐是把机甲上的东西孝敬老头的能力没有具备(毕竟十个A动智能机甲的材料足以去联邦换取更好的设备了),总之按理来说林齐是永远不会继承这个看似发达的机械产品的。但事事难料,老头子突然感了风寒,自觉不过几日就要驾鹤西去,千叮咛万嘱咐一脸郑重其事地把表交给了林齐,说:“这个表,关乎他自身一个天大的秘密。”

  “偶感风寒”的老头活了几个月依旧精气十足,没感风寒林齐却开始陷入了困惑。他不知道老头的身份如何,但他对自己的来历记得一清二楚,实验室的记忆已深深烙刻在了林齐的脑海深处。虽然他的记忆力与理解力始终异于常人,但是自5岁醒来且莫名其妙地被这个老头收养的时候开始,林齐就发现儿时那种诡异的感觉消失了,他不再会看到一个事物就突兀地联想到这个事物的相关知识,尽管他对这一事物一无所知。

  他知道,他自己就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他想起了实验室那场突兀的大火,似乎觉记得那晶体管前常常有一个晃动的身影。

  他想起了自实验室离开后那个自称是他父亲的人,隐约间感到他的身影与实验室中那恍若癫狂的研究员身影重叠到了一起。

  他想起了那个火红的球体,记得他见到这位“同伴”的瞬间,那禁锢“同伴”的玻璃已经豁开了一个口子,看那样子似乎是人为用利器从外部进行了切割。

  他想起自己5岁以前消失的记忆,想起几次询问老头自己来历时老头欲盖弥彰的表态。

  他盯着眼前这个形状怪异的灰色腕表,仿佛有什么在他眼前显化开来,而随着他注意力的高度集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飞速旋转着的灰色球体,像当年那个火红色的“同类”!

  他耳边听到了一个模糊的声音,粗犷而又沉闷。

  “贝塔,希望你……不是下一个。”

  然后是一声清响,发出“沙沙”的电子音。

  “您明白,这无关乎忠诚。”

  一声轻叹,然后便是“咔咔”的响动。

  林齐晃过神来,哪还望得见之前戴在手腕上的灰色手表?他此时竟然置身在了一处灰色大厅之中,四处是空荡荡的灰色墙壁,而灰色调的沙石构成的墙壁上唯有一幅肖相画显得格外刺眼——是那个多年前抱着他,口口声声称自己为他爸爸的那个人的画像!

  画面上是那个男人,身穿白色大褂,眼神坚定地看向前方。而他的周围,竟是数个浮空的光球,有的火红,有的透蓝,有的墨黑,有的澄黄……

  “很惊讶是不?这幅图,可是这个空间仅有的珍藏。”

  声音从背后响起,林齐转过头,正看见一个灰色的光球,浮在空中,绕着自身不断旋转。

  林齐的眼中诡异地闪过一道白光,细看的话会发现那是一串由0、1构成的数据在他眼中不断排列的表现。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他的脚边竟然隐隐发出气流碰撞的声音。

  “你……是智能?”

  “当然”,声音仿佛不是从圆球那里发出,在灰球自身的旋转中,整个空间隐隐都与它产生了共鸣。

  灰色的球体想要接近林齐,但球体周边似乎有什么气体抗拒着它进一步的行动。

  它只好作罢,发出清脆的电子音:

  “欢迎来到我的智脑空间,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称我为……贝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