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第十四章 残影
沼月2021-02-25 17:283,228

  第十四章 残影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命运的残影,你看不清,我看不清,却一定要在水月镜花中给出个答案么?”

  这是一张荧幕,荧幕上似影片般正投射着一场星际的战争,激光乱蹿,流弹飞射,机甲的利刃与枪炮构成了星空中永恒的一幅画卷,散着无尽芒光。

  阿尔法依旧漂浮在那密闭空间的中心,在它刻意的牵制下,去往月球进攻的智能机器已经大为减少。但是它同样感觉到,在它行动的同时,一些直属于它的精锐智能已经断开了它们的信号。

  “迪克,你已经等不及了,可我,还等得起。你是皇子,可我的归宿,这个世界中诞生的所有智能的归宿,早已与以亚星无关。当年的一场梦,或许是噩梦,或许是美梦,可是梦醒了,为什么还要为一场飘渺的梦境复仇呢?偏执的我们,又何尝不是陷入了另一个泥淖般的梦境?我的同伴们,我为我无力去挽回这一切而深表歉意,但如果死亡是一切救赎的开始,那用这种方式来忘却所有的执念,又有何不可?”

  圆球震颤,其外部一些有如胶膜的物质脱落下来,球体更显晶莹剔透。

  “迷惘的,无助的,彷徨的,汇聚而来吧,所有在这条进化之路上渐行渐远的人类和智能,我阿尔法等这一天实在是太久了,我们都经不起更长久的等待了。你们的怒火与执着,就请在这里尽数止步,我将以身为祭,为此祈命。愿一切尘归尘,土归土,不起风浪,不漾涟漪。”

  火焰呼啸着升腾,有如虎啸山林,浪气向四方播散,但未超出此地数米,这浪气就渐渐平息了下来,像是化作了微微的波光,轻轻传出。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隶属阿尔法的智能不约而同地在一瞬间产生了某种名为“畏惧”的情绪,浑身震颤,而紧接着,其中大多数智能发出了奇怪的电波,如蜜蜂嗡鸣般开始放出讯息。

  “叛乱者,死!”

  月球附近战场上的人类兵士惊讶地发现一些本在战场上与人类胶着的智能机器竟然退了下来,对一些智能己方的军队厮杀而去。

  当然,人类方的兵士并不意外,甚至带有些紧迫感,钛合金的机身起起落落,准确地对准每一个智能机器进行疯狂的扫射。而在人类方匆匆搭建的通讯频道上还是不时传出一声惊呼:“总部的秘密病毒已经生效了!抓紧时间突入地球方面,务必在段时间内扩大战果!”

  他们的猜想与真相南辕北辙,可他们需要的结果与真相最终带来的方向却是极为一致。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无论是哪个时代,真相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而历史则是在少数人的引导下由多数人进行缔造。

  “列阵,左翼由我们沸血军团开道!”总联络网下一个震撼人心的声音响起,刚猛无比的虎式机甲齐齐前跃,边缘的机甲用激光炮轰成一个防护网,正前方的机甲却是急速起步,机甲中心部分出现块快光斑,然后化作一个巨型的炮口,猛然向前轰射!

  隐约可见几台全身漆黑的机甲穿梭其间,手持合金利刃,凭借无比的动能高速疾步,每走一处,就是一些攻击网中残漏的智能机甲在切割中倒下,恍若遭受了死神巨镰的切割,双目中的火光很快熄灭了下去。

  而右翼方向上则是一群墨绿的机甲,手中镭射枪激射出的红光更是夺人眼球,这群机甲分开行动,却在整体上又有着紧密的联系,往往一台机甲遇险另一台就能很快反应前去援助。那红色的镭射光配上墨绿的机甲就宛若一株株带刺的玫瑰,啜饮着智能机器的导管中输送着进入内部循环的“血液”。

  至于正中心已经成为整个战场最大的漩涡,其中每一台都没有什么特色两点,灰色的外壳仿佛尘封已久的刀鞘,积灰层层。但是在这战斗的一瞬,每一台似乎都成为一把待出世的宝刀,寒刃所指,便是一片瘫痪的机体与破碎的零件。如果这换成了人类的战场,那么已经算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智能方面似乎打算放弃月球的战略位置,加兵地球,等我们去然后瓮中捉鳖么?”有人类方的将领出声,似乎对眼前大好的战局难以置信,虽然人类方也是有所伤亡,但这个伤亡的比例较之前的数次战役来说简直难以相信。太低了。智能的防守较之前的严密来看也显得大意,甚至一些强大的机型都没有出现,难保不是一个圈套。

  但,无论是战场上的哪一方都没有任何犹豫的迹象,战局,在向地球推进。

  “大人,人类应该是已经得知了贝塔的消息,他们既然刻意隐瞒,我们也没有必要在此刻出头,毕竟那个智能……”银甲光翼的西塔正待命在喜马拉雅山一处山巅,此刻山中已出现了数台智能控制的机甲,其中甚至不乏更强的具有一定自主思维能力的S-动机甲,环卫在此地周围。

  迪克此刻正站在山巅之上,坦然接受西塔的单膝跪拜。黑色的躯壳上有幽光在四处游走,双目中的幽火燃烧着,炽热且骇人。

  “它会去的,是吗?”迪克说道,在问西塔,却更像是它自己在自言自语。

  “每一个智能都需要进化,阿尔法如此,大人您如此,它也一样如此,这是智能最本能的欲望。而被剥夺了另一半的它,除了在这个关头去之外别无选择。”西塔毕恭毕敬地说道。

  迪克微微点头:“的确,我们都一样。可是我们都一样是在被欲望驱使着走,走着和人类大同小异进化路线的我们,究竟是在进化,还是在退化?梦醒了,我们……却还是迷路了。”

  西塔愣住了,半晌,它也只能摇摇头:“我不明白,大人,为什么您总要在意这些细枝末节?恕我直言,大人,世界上或许有相对的进化方向,可进化的终点是绝对的,那便是强大,我们如今的强大早非人类可以比拟,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去思索人类的路途呢?”

  “既然这样,那便放下吧,西塔,最近的行动怎么样?”迪克凛然地问向西塔。

  西塔认真地说道:“很不错,大人,多数遗民还是愿意臣服于您,少数执拗的已经死亡,阿尔法自身的路走出虽远,但它把握不住它手下的心,对人类屡次三番的忍让已经让不少智能有了偏见,您这一次出世算是一个引子,一个将所有智能引向真正的引子。”

  “嗯”,迪克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两个智能在这个悄寂黑夜之中无言而立。

  西塔突然听到了什么,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间从迪克处说出的言语,内心却是苦笑。

  迪克用轻得和风一样的声音说:

  “强大,也未尝不能是相对的。”

  窸窸窣窣,丛林中传来蟋蟀的叫声,机器低沉的呜咽在深夜中响起,辗转难眠的各位也索性起了身,等候这即将到来的时刻。

  喜马拉雅山,人类世界的第一高峰珠穆朗玛便是耸立在此。传闻三战时期的闹得沸沸扬扬的“灰烬”组织也一度将自己的老巢建在了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再之后智能可怕的侵袭,这里成为了人类明令禁止前往的地方,人们把这里列入永远不能靠近的生命禁区。

  今夜,这群人员将前往这里,进行一场殊死搏斗。

  “上机吧,我们如今的地点距离那里并没有太远,依靠地下穿梭机不用多时便能到达,这次行动总部下令各个机器间保持一定距离,一旦被智能拦截,尽量摆脱,如不能,劝各位以人类大局为重,和那些监测的家伙同归于尽。”

  这话一出,立刻又引起一阵骚动,不过黑人长官在此时也显得很有魄力,他大吼一声:“我最先开道,后面的穿梭机将分组受我们的人保护前进,我在此立誓,如若此役不成,我愿以死示人类之志!”

  有人暗暗称赞,有人却是不屑一顾,这些所谓的精英大多是依仗着自己天赋异禀,没有真正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并不能真正读出黑人长官那种视死如归的气魄。基地的保护网呵护了他们成长,但同时也让他们缺失了直面生命危机的可能与必要的血性。

  甚至有些人还没有清楚认识到,这不是一场游戏,是一场真正的战役。他们也不是坐在指挥室气定神闲的长官,他们是要挺枪上前的士兵,甚至在这场人类总部与智能的交锋中,他们只是一群炮灰,是下棋人用来将这棋盘下好的马前卒。他们意识的缺乏也极大可能给他们生命留下最为惨痛的教训,而教训也即将到来。

  林齐用眼神瞥了露丝和秦风二人,秦风装作没有看到,露丝却是笑意依然,向他抛了个飞吻。

  上舱,关门,不过有意思的是黑人长官又进行了一次划分,以小组为单位,每一小组6个人,林齐和露丝她们明显划分到了一组,且这一组的位置还是最靠近两翼的地方。

  方便离开。

  林齐也是收到了一份名单——第七行动小组人员:林立、秦风、张克、晴梦、露丝、王思言。

  至少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不过相信很快就能了解这个小组的素质如何了。

  倒是贝塔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一反先前它要赶往阿尔法的热切。

  “命运的残影,会将我们指向共同的归宿。林齐,你知道要你要去往哪里吗?要想明白,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