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以亚星之陨(上)
沼月2021-02-25 17:223,210

  呜……呜……

  风吹过峡谷,陡然提速,渗人的寒气被裹挟着穿过黑暗的夜空,飘荡在这处大地上。荒芜,凄凉,生机断绝,草枯花零。沟壑纵横的大地上又裂开了数个大口,虬龙般歪斜在这枯寂的荒野上。

  没有生灵,这是一处本该死亡的星球,漫长的延续终将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从衰走向亡。

  在这凛冽的寒风中,走出一个浑身散着红光的机械生命,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它左边是一只站立着的野狼,皮毛乌黑,像人一样将前面两爪横放在胸前,眼中散发出凶光,令人生寒。右边则是一只趴在地上的火狐,毛发润泽,整个懒洋洋的样子,只是眼中偶尔也会出现那么一丝不应有的悲戚神情。

  十分怪异的组合。

  “希望,断了。以亚星文明的火光,正在黯淡……”

  火红的机械生命发出沉闷的语音。

  “阿尔法,迪克,你们有谁知道,那个传说背后真正的寓意?”

  那匹狼张开嘴,发出沙哑的声音:“在我看来,首先是故事的要素。渴求探索更高维度的创世神,有限时间的第一个神,无尽寿命的第二个神以及拥有一双神之眼的第三个神,四者是构成故事的主要素。”

  “第一个神乞求神力,便拥有了无尽的力量。一方面他的结果是凄凉的,他不甘心却又不得不接受他失去神力的事实,这是他的无奈。”

  “第二个神乞求无尽的寿命,也获得了无尽寿命,可是最终的结果是他不得不对寿命本身产生无助与失落,这是他的无奈。”

  “第三个神乞求一双眼睛,他的结果未尝得知,但是他与创世神有着共同的地方,他们都要求走向更广阔的天空,他向天一望的同时应该也是他走向毁灭的刹那。”

  “几者遭遇或许都是相同,被自己渴求的事物所牵累,追逐的不过是虚妄。正如第三个神对第一个神所说,他需要放下。其实三者都需要放下,若不是放不下,又怎会有如此的悲哀。”

  野狼仰头:“如果传说真的是我们当今处境唯一的指明的话,我想它应该是让我们放下,放下以亚星,在另一个星球重新续接文明的辉煌。”

  “嗯,可以”,机械生命像是一个老者,缓缓地点了点头:“那么你呢,阿尔法?”

  火狐摇了摇头。

  机械生命的头扭了过来,缓缓说道:“很久以前,这里是一处海洋,那是生命最早的标识……”

  很久很久以前……

  “”

  以亚星在无数纪元前是一片海洋,它本身是一个由水构成的星球,而在引力汇聚下形成的热核心让它并不具备诞生并繁衍生命的可能。

  可凡事皆有意外,以亚星也并未依照它固有的轨道永远地前行。如同神的意志降临,以亚星迎来了它诞生以来的一大变故,这个变故在至今的学术界仍有待探讨,但总之在某种外力的影响下,以亚星吸纳了外来的陨石碎屑,使得它具备了陆地产生的条件,在海洋中孕育了最为早期的生命。

  起初的生命微小,也只能依靠本能行动。后来在恒星的光下它们不断繁衍、演化,早期的植物、动物也渐渐出现。紧接着,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灾变,大灾变摧毁了旧的大部分,但同时也为新生物的诞生提供了充分的条件。

  以亚星人在演化中逐渐登上了生命的舞台。

  以亚星人由一种海洋生物演化而来,在大灾变之前就存在的一些残余生命成了后来以亚星发展的原本,大灾变之后更是加快了发展速度,成为了以亚星占据统治地位的智慧生命。

  它们有一部分液态的身体,也有一部分身体在为了适应大陆的环境开始向爬行类、两足类的形态蜕变。

  它们建立起了属于它们的文明,属于以亚星的以亚文明覆盖了整个以亚星。

  它们不断发展,建立城市,拓展疆土,孕育科学,直至向外太空发出了文明探索的需求。

  不幸的是,一个危险信号比以亚星之外文明的问候来得更快。

  那是,一个病毒!

  或许,有的以亚星人已经不认为那是一个病毒了。

  那个病毒让诸多以亚星人陷入了癫狂,它们开始混乱,不相信以亚文明真正存在过。它们否定以亚星的城市,否定以亚星人创造的奇迹。它们把一切归功于神迹,而它们中深陷病毒者甚至认为以亚文明的一切都只是一个谎言,世界的谎言。

  那些中了病毒的以亚星人也开始疯狂地破坏一切。

  所有的一切!它们要将这个文明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这个几乎毁灭了以亚文明的病毒,被以亚星人称为“赫尔”。

  “赫尔”病毒!

  一位当时生化实验的以亚星研究员在剖析这个病毒特性的时候不幸感染,自身也陷入了这个状况。虽然还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持清醒,但也是岌岌可危。为了保持自己的神智,他在自己身体里注入了另一种研究中的病毒,那是可怕生化实验的产物。

  “卸体”病毒。

  两种病毒的激烈碰撞刺激出新的物种。

  放弃自己的身体,强化脑域的开发,以抵抗外界的侵害。用机械载体来抵御生化的病毒,恰恰与赫尔病毒争锋相对。依靠机械载体而活,光球型的智脑成为核心的以亚星人就此出现了。

  很难说,那是不是以亚星人的劫数。但活下来的以亚星人也变得更加顽强,它们凭借机械的躯体与异化的灵魂走在了文明发展的前沿。

  当时,以亚星人中一位鼎鼎有名的智者用生命留下一个球形的智脑,将他毕生关于机械以亚星与原始以亚星的研究藏入其中。并且他提出机械以亚星的智脑需要契合原先以亚星发展等诸多观点,把握住了文明发展的动向。

  他的理论在数次实践中得到确认,最终更是被整个以亚文明推崇。

  唯一让所有以亚星人困惑的是一个代码,以及他遗留下来的一段看似不经推敲的传说。

  源代码,与以亚星起源的传说。

  前者至今罕有以亚星能获悉其中的意思,而后者虽然荒谬至极但很难说不是别有深意。

  这位以亚星人前辈曾这么说过,如果以亚星真的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那么他的理论应该能帮助整个文明豁免不幸。

  讽刺的是,当时这句被无数以亚星人嗤之以鼻的话成了后世不得不提的一句言语。

  这,成了以亚星人的希望。

  阿尔法与迪克,正是两个寄居于机器躯体的以亚星人。那匹眼泛凶光的狼形生物其实正是加载了狼性机器的迪克,而看似慵懒的火狐则是阿尔法加载的以亚星机械。只是两者外貌看上去真的与狼、火狐别无区别,仿真度之高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类瞠目结舌。

  中间站着散发红光的机械生命慢慢讲述着:“如今,以亚文明是真真正正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赫尔病毒的第二次爆发,却是直指我们发达的智脑。这次的赫尔病毒来自一颗天外的陨石,在我们同伴中产生幻象,让它们觉得它们并非以亚星人,而是一种两足生物。”

  “这种两足生物自称为人,而这次病毒带来幻象的同时也带来了病毒源头的信息。”

  “那是一个蔚蓝色的星球,处于一个名为银河的星系中,在一处以火红恒星——太阳为中心的太阳系中。”

  “现在,轮到我们做出一个抉择了。”

  “那个地方适宜我族的繁衍,我们到底是去选择征服,还是另外寻找解决的办法?阿尔法,迪克选择了去那里,你的抉择呢?关于可能解救我们的源代码以及那个传说,你又有什么不同的见解?”

  火狐阿尔法摇了摇头:“那个传说我没想明白,但让我来说的话,首先要注意的是三个神原本都只是各自世界的普通生命而已。不错,他们有各自的局限,但他们同样也拥有智慧生命所拥有的完整的一切。只是因为创世神这个意外的到来才有了改变。”

  “我想,这与如今不得不做出抉择的我们何其相似?”

  “神的力量、神的寿命、神的视角这些都是生命都所渴望的。但是他们三者中的第一个神他并没有认识到力量与欲望同样需要控制,第二个神他并没有意识到生命之所以渴望无限寿命,其实只是对生命自身终将死亡这一点产生了畏惧。而第三个神,他或许结局较两者较好,但他看见的世界与他世界外所在的世界又有多么遥远?他们三者都是成了这场意外的牺牲品。”

  “我们本可以不做出抉择,侵略未必是唯一的路径,但这……也只是我一时的观点。”

  火狐阿尔法淡淡地开口。

  “或许吧……”中间站立的机械生命语言听不出任何感情:“你和迪克的观点有众多相似之处,只是你们自己的情感有所差异。三个神都是这场意外的牺牲品,可你们两个却在同样的原因中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

  “阿尔法,有的时候我们无法做出抉择,或许情感有所偏向,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世界的残酷。以亚星当中的激进派已经表示要为这场病毒侵袭复仇,而一些理性派也认为我们需要一个让文明真正能够生根的地方。”

  “正式的计划会在合适的时候交到此次参与者的手上,你们两个被寄寓厚望,也应挑起以亚星延续的重担。”

  “是……”同样坚定的声音响起,只是有一声显得有些无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