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出发
栀小暖2021-09-18 13:032,840

  叶风明书房。

  叶镜桐站在叶风明面前,低着头,叶风明背着双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良久,在叶镜桐面前站定,低声问道:“你想好了?”

  叶镜桐重重地一点头:“想好了。”

  叶风明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去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况?或许会有性命之忧也说不定。”

  叶镜桐语气柔和了下来:“我知道,可是爹,我想赌一赌。”

  叶风明一挑眉,示意他说下去。

  叶镜桐看到叶风明语气变缓,赶紧接着说:“如果按照爹您的计划,我接下来可能会娶妻生子,然后帮您打理生意,就这样在云岚城碌碌无为一辈子,那我学这一身功夫又有何用?可是如果我跟着月哥哥去了京城,虽然吉凶参半,可是一旦成功,那可是大富大贵啊,难道爹您不想我们叶家再重现当年祖父的荣耀了吗?”

  叶风明心里狠狠一震,说实话,虽然他叶风明经商有道,在云岚城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可那毕竟只限于云岚城,想当年父亲可是天下人皆知的镇西大元帅啊,说没有遗憾是假的。可是如果让叶镜桐进京,那么风险肯定很大,万一有个不测,那么叶家……

  门一响,李婉清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盆银耳莲子羹,轻轻地放在桌上,微笑着说道:“都坐下说,父子俩干嘛弄得那么紧张。”

  叶镜桐不敢坐,偷偷看了一眼叶风明,叶风明朝一旁的椅子点了点头,叶镜桐才坐了下来。

  李婉清盛了一碗汤羹递给叶风明,说道:“你呀,樱儿都是要做母亲的人了,你还不让桐儿出门,孩子大了,该出去的时候就放手吧。”

  接着又递给叶镜桐一碗,温柔的说:“桐儿,以后什么事都要靠自己了,实在不行就回家来,爹娘在家里等着你。”

  叶镜桐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这么多年来,他的父母,始终都没有要求过他做什么,为了他们姐弟也是操碎了心,自己在泉州七年,刚回来没多久又要阗都,家里只剩下爹娘,让他也着实放心不下。

  几个人正说着话,忽听得有人扣门,叶镜桐开门,是沈溪月。

  见沈溪月进门来,李婉清忙要拜见,被沈溪月一把拦住,轻声说道:“伯母,万万不可。”沈溪月看了一眼叶镜桐,后退一步,面对叶风明和李婉清深施一礼,正色道:“月儿向伯父伯母保证,此番进京,定护得阿桐周全,不会让他受到半分伤害。”

  说完,又深施一礼。

  叶风明夫妇不再说什么,看向眼前的两个孩子,心里知道未来等待他们的将是怎样的风雨,可是是雄鹰早晚要搏击长空,不可能永远躲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 ★ ★

  准备了两天以后,第三天早晨一行四人出发了,叶镜桐和韩纪骑马,沈溪月依旧坐马车,晨旭驾车。

  此去阗都路途遥远,几个人准备了足够的盘缠,天快擦黑的时候,来到了云岚城外的一个小镇子外。

  叶镜桐不知怎么了,竟然不肯再骑马了,吵嚷着腰酸,非要去跟沈溪月挤马车,于是车厢里就变得拥挤起来,只是可怜了韩纪,自己骑着马,还要牵着追影。

  车厢里还算宽敞,只是叶镜桐一上来,一屁股就坐在了正中间,沈溪月只有努力往边上靠,谁知他越躲,叶镜桐越挤。沈溪月实在嫌热,撩开了车厢一侧的帘子,头伸出去看风景。被叶镜桐一把拽了回来,说道:“你还是少在人前露你这张脸,会有危险的。”

  “有什么危险?”沈溪月被挤得心里烦躁,没好气的回他。

  叶镜桐扳过他的头,上下看了几遍,啧啧了两声,说:“你这个模样,出去怕不知得迷死多少女孩子,我可不想你年纪轻轻就背上人命官司。”

  “油嘴滑舌!”沈溪月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这时只听晨旭喊道:“主子,天黑了,今儿要不要住下,明儿再走?”

  晨旭是土生土长的阗都人,说话语速极快,每句里都带着儿化音,给人一种亲和随便的感觉,沈溪月没少笑他,说他说话没有威严,管制不了下属。

  叶镜桐撩开帘子,看到天确实已经黑了下来,于是吩咐韩纪,去前面镇子停下,找客栈住一晚。

  凤栖北镇是一个不大的镇子,人口虽不多,但因为离云岚城比较近,老百姓生活还是很富足。再加上位于进出云岚城的交通要道,酒馆客栈更是比比皆是。据说这个地方原来不叫凤栖镇,只因为不知道哪个朝代的一位皇后回家省亲,在这个小镇停留过,所以才改名凤栖。

  叶镜桐和沈溪月也下了车,几个人走进镇子,因为天黑,所以沈溪月也没有戴斗笠,两个人都是生的身材颀长,容貌俊美,一路上惹来不少年轻姑娘的目光。

  叶镜桐很是得意,手搭在沈溪月的肩上,悄悄说道:“看来我不比溪儿人缘差哦。”

  沈溪月斜了他一眼,不去看他,酸溜溜的说道:“是,你人缘好,赶紧去看看有没有相中的姑娘,也省的整天缠着我。”

  叶镜桐哈哈一笑,手上力道收紧,另一只手却捏住沈溪月的下巴,转头凑过去,笑眼弯弯的说:“让我看看,我们溪儿吃醋时是什么样子。”

  身旁经过的人投来惊奇的目光,被叶镜桐一一瞪了回去,韩纪和晨旭跟在后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一路走着看着,几个人来到了一座酒楼前,叶镜桐抬头望去,这座酒楼有三层高,大门上方一块牌匾,上面有“凤栖楼”三个大字,虽比不上云岚城的豪华,但在这个小镇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当时天色已黑,楼里面灯火通明,站在门外就可以听得到里面的喧哗,时有猜拳行令声传来,好不热闹。

  几个人当即决定就在这住了。进的大门,店小二迎了上来,满脸堆笑:“几位爷,打尖还是住店?”

  晨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店小二惊诧地望着他,不解的问道:“这位小爷,我说错话了吗?”

  晨旭一字一字的说:“是打尖儿不是打尖。”

  云岚城隶属江浙,当地人本就不会阗都的口音,偏偏各地都爱学京城的流行话,可是这个打尖儿还真是难为了他们。

  沈溪月瞪了一眼晨旭,笑着说:“店家,别理他,我们住店。”

  “好嘞您呐,四位爷,住店!”店小二朝着柜台里面大声喊道。

  一声“好嘞您呐”,又让晨旭笑得直不起腰来。

  柜台有伙计马上应了,拿着一串钥匙领着几个人上了二楼。边走边说:“我们凤栖楼是镇上最大的酒楼了,几位爷真是有眼光,我们这一共三层,一楼吃饭,二楼三楼住宿,有上房,中房,下房和通铺,四位爷想要什么样的房间?”

  “两间上房。”“三间上房。”叶镜桐和沈溪月几乎同时说到。

  叶镜桐扭头看了一眼沈溪月说道:“溪儿,出门在外,要懂得节俭,我们四个大男人,两人一间不正好吗?”

  沈溪月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伙计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们的上房有两张单人床和一张双人床的,客官想要什么样的?”

  “一张双人床的和两张单人床的各一间。”叶镜桐快速的说道。

  沈溪月笑着摇了摇头,在韩纪晨旭和伙计青红不定的脸色中跟着上了楼。

  房间很快选好了,共两间,一间双人大床,一间两张单人小床。叶镜桐把韩纪和晨旭赶到小床的房间,两个人很识趣,走的时候把房门给带上了,留下叶镜桐和沈溪月在房间里。

  叶镜桐脱下外衣往床上一躺,对站在门口发呆的沈溪月招了招手,说道:“过来。”

  沈溪月突然有种想逗逗他的想法,于是一边向叶镜桐走去,一边顺便脱掉了自己的外袍,坐在他身旁,用手指慢慢地滑过叶镜桐的脸,轻飘飘的说道:“娘子是想为夫了吗?”

  叶镜桐起身,一把捞过他,压在身子底下,狠声说道:“想了,你个妖精。”

  沈溪月于是真像个妖精一样的笑了,眼角弯起,眼波流转,舌头伸出来在嘴唇上轻轻地舔了一下。

  叶镜桐眼中欲/火大炽,他逮住沈溪月的舌,吸进口中,沈溪月就像一条蛇一样在他口中探索起来。

  “沈溪月,你挺会啊!”叶镜桐含糊的说道。

  “比你强。”沈溪月眼中魅惑更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梧桐花落月初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梧桐花落月初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