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尘埃落定
玖柒见2021-04-14 12:006,481

  Chapter 34 尘埃落定

  第二日一早,众人有条不紊的按照祁轩所吩咐的计划执行着。

  先是登报登网,发出声明表示J市重大未成年人死亡案件已经进行到最后的步骤,嫌疑人已锁定。负责此次案件的处长更是来到当地省立医院慰问案件中幸存下来的两个孩子。邻里之间更是传遍了案件的侦破细节,“听说是重案处的某位民警抓住了想要来实施凶杀案的罪犯,他们好像还是一个组织。不过小喽啰抓住了,幕后黑手肯定也会很快落网了吧!”

  其次,重案处派出了精兵干警,驻守省立医院,以免幸存下来的孩子再次遇难。

  最后,重启半月前死亡的钟小美案件,并对钟小美案件中所有的涉事人全面严查。

  只不过这样做却有一个最大的障碍,那就是J市的市长,李小勇的父亲,李忠民。他一定会为了某些原因,阻挡计划的实施。但时间不等人,计划只能在今天之内实施,越晚越容易造成挽回不了的局面。

  于是,山海境在创建以来,第一次主动要求联系了上面的人。

  还没到饭点的时间,J市甚至是其上的省份直接炸开了锅,上面竟直接派下了一整个监察组,美名其曰视察地方,但却是带着整治J市政风的命令下来的。那一整只监察组,别提多威风了,看来,有人要大祸临头咯!

  祁轩走过在树荫下下棋打牌的老年人们时,恰巧听到这段话。这样的结果还挺令他惊讶的,使他没想到的是,山海境竟然有这么大的权力。可这一帮不食人间烟火的妖怪神仙们,却在处长风晰的带领下,艰苦地“工作”着。直到昨天,祁轩参观办公的地方时,才发现,这些人竟还在手抄文件,以及翻阅典籍查找资料。就连重案处早就实行了技术办公,每人都要学习电脑技术不说,那冲浪速度一波高过一波,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放弃了修仙变成了5G人类呢?

  姜炎白绮虽是跟进时代,但耐不住上面有个抠抠搜搜的处长,就像姜炎所说,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一套完整的验尸设备,就连隔壁的宋慈都开始古今结合了,姜炎却还是拿着银针扎来扎去。

  祁轩摇了摇头,山海境能被吐槽的地方可多了去了,绝对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楚的。他只好慢慢悠悠地朝着省立医院的方向走去,等待着今晚的“守株待兔”。

  ………………………………

  又是一次夜幕降临,祁轩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装成被袭击过后的贾仁录,守在病床前的人赫然是警服装扮的姜炎、龙昊和打死不愿意换衣服,只好将自己气息隐藏的白泽,而风晰正躺在另一边病床上装成被袭击过的沙都兴。

  祁轩打了个哈欠,自从他躺到床上快过一个小时了,却还是没有一点动静,他只感觉再躺下去,自己真的要睡着了。

  就在他打第五个哈欠的时候,白泽突然一动,来到了他的面前,轻声道:“来了。”

  接着,众人便各司其职,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突然,一阵奇异的花香自门外传来,祁轩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眼皮沉重得几乎睁不开。白泽好似注意到他的不对劲,赶紧拿出了漪果放在他的鼻子边,祁轩这才清醒过来。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赶忙对着姜炎和龙昊说:“快点装晕,这个味道只对人类有用。”

  那二人点了点头,十分配合地晕了过去。

  祁轩闭着眼睛,只感觉病房的大门被轻轻地推开了,外面一片安静,如果他猜的没错,外面的人应该也都晕了过去才对。

  脚步声距离他越来越近,祁轩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这段时间的调查也好,受的伤也罢,今天也许就是一个结束的节点了。

  在被子被掀开的一瞬间,祁轩同样睁开了眼睛,可眼前出现的人果然不出他所料。

  “上次的小警官?怎么是你?”

  “严小姐,好久不见,或许该称呼您一声苏小姐才对。”

  女人的表情不自然起来,她笑着打趣道:“小警官记错人了不是,我不姓苏,我叫严丽草才……”

  “严丽草,上草下丽为苏字轮廓,妍是妍芷兰花的妍,苏妍小姐,我们在这里等您很久了。”

  “小警官,你在说什么……啊!”女人的一声尖叫过后,骑在她脖子上用鬼手遮挡住她面容的界中人瞬间被击飞了出来。祁轩看向站在身旁突然出手的白泽,轻轻点点头。

  界中人一离去,女人的真正面容便显露出来。祁轩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对方的面容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你的……脸,发生了什么?”

  眼前的女人虽然已经恢复到了苏妍的面容,但脸上遍布了疤痕,脸颊的烂肉一块接着一块地掉落。

  “不害怕吗?不止是脸,还有我的身体,我早就是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

  果然如苏妍所说,她的身体仿佛变成了畸形,脊柱凸起,使得脖子不得不向前伸出。手臂也像骨折了一般,自然垂落着,整个人恐怖的就像女版的钟楼怪人,只有那双丹凤眼和眼角的痣还在宣告着这个人的身份。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见到的你不是这样的?”

  “你见过我?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啊?我只是想替我的妹妹讨回公道,却被他们泼硫酸毁容,打到半身不遂的时候,怎么没见过你啊?”苏妍轻笑一声,接着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盯着祁轩,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却也没等祁轩回答,她轻启双唇,厚薄适中的唇中吐露出了怖人的话语,“算了算了,你是什么人不重要了,无论是谁,你今天都要死!”

  祁轩摇了摇头,“你杀不了我。”

  看着女人警惕带着几丝畏惧的眼神,也不知怎么的,祁轩突然升起了一丝怜悯之心,他好似在女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没有像原计划那般直接将苏妍强行带回山海境,而是轻声开了口,“你有想过钟小美的感受吗?”

  “你说什么?”

  “如果钟小美知道你为了她变成这副模样,她会怎么想?”祁轩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还不如从来都不认识你……”

  “闭嘴!闭嘴!闭嘴!”苏妍捂着脑袋尖叫起来,“她已经死了!她被那些畜生杀死了,对,她已经死了,我是在为她报仇!”

  “如果我说,你做的一切她都知道呢?她知道你为她在杀人,她知道你为了她终有一天会消失,所以她每次都会抢到你的前面,想阻止你,想先杀掉那些人,她不想让你消失!”祁轩的语气越来越激动,他按住苏妍的肩膀,喊道:“你知不知道啊苏妍,她只想让你好好活着!”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苏妍突然看向祁轩,带着祈求的语气,恳求道:“你和我一样对吗?你也失去了你的弟弟妹妹吗?我能感受到,你和我,一样的痛苦!我只想替她报仇,你让我走吧好不好?我杀死最后一个人,我就去自首,好不好,求求你!”

  祁轩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坚决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明明都是爹生父母养,为什么那些畜生可以对小美做出那种事,他们还能好好活着,但小美呢?她是个好孩子,她那么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他看着近乎疯癫的苏妍,叹了口气,我理解你,但是我也答应过钟小美,一定不会让你消失!

  “是你逼我的!你逼我的!”

  一时间,整件病房中狂风骤起,气氛变得十分不一样起来,风晰等人不知在什么时候来到了祁轩的身边,皆是眉头紧皱的模样。

  “发生了什么?”

  风晰盯着苏妍,解释道:“她在召唤界中人!应该说,她早就已经召唤成功了。而这个界中人的炁有些不一样……不对,这不是炁,是煞!快躲开!!!!!”

  话音刚落,白泽拎住祁轩的领子瞬间来到了窗外,病房的窗户被大风侵袭着,片刻,几声巨响,三层所有的玻璃全部碎裂。

  烟雾中,苏妍缓缓飘出……不对,祁轩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她是被一人抱着飞了出来,而那人正是……

  “小尤?!”

  看到姜尤的一瞬间,祁轩不顾一切地挣扎起来,突然一掌打到了他的脑袋上,慌乱的脑子也逐渐清醒过来,而动手的正是抱住他飞在半空中的白泽。

  只见白泽皱着眉头,低声道:“冷静点!”

  “那真的是你弟吗?”

  祁轩的情绪还是十分激动,盯着姜尤丝毫不敢放松,“是!虽然他死的时候只有七岁,但是他和小时候长得太像了,就连眼睛下面的胎记都是一模一样的!他是姜尤,我弟弟!!!”

  “但是他现在的状态很不正常……”

  “他记得我,他会记得我的,让我去把他叫醒,他是我弟!”

  只见祁轩的早已死去多年的弟弟姜尤满身乌青,自身散发出莫名的绿色光芒,仿佛失去了意识一般,侧歪着头颅,紧闭着双眼,腾于半空中。

  漩涡般的风环在他脚下汇聚,他们如同生命体,紧紧地支撑着姜尤的身体。突然,他睁开了双眼,瞳孔变成晶石一般的紫色,耀眼的紫色光芒如水流动着,却好似失了神一般,眼中毫无光亮存在。

  只见摊开手掌,手心上赫然出现两股奇怪的能量。骤然,狂风聚集在他的身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透明保护圈。他身后形成了上百道无形的风刃,一齐向众人飞去,所经之处,墙垣坍塌,树死根裂。

  白泽带着祁轩不停地躲避着,自他身后也出现了上百只白泽翎,与对方的风刃齐齐相撞。四人被白泽翎与风刃相撞所造成的风力击落,同时缓缓地落到地面,一瞬间,狂风消散而去,激起一阵阵尘土。

  祁轩慢慢地走向姜尤,脸上努力地撑起一抹微笑,可待他走近之后,却再也笑不出来,因为姜尤的胸前赫然开了一个大洞,但姜尤却好似感觉不到这个洞,感觉不到一点点的疼痛。

  “小尤,我是祁轩,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哥哥……”

  “轰”的一声巨响,祁轩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疼痛从身体各处传来,姜尤竟将他大半个身子拍进了地底。

  白泽瞬间睁大眼睛,怒气直接盖过了理智,刚想冲上前,却被一句虚弱的声音阻止了,“别,别过来!”

  祁轩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像个破布娃娃一般任由姜尤拎住他的后领,将他拎到半空中,却还不忘笑着看向白泽,轻声说着,“求你,别过来。”

  下一秒他的头直接被砸向了地面,祁轩疼的直想大喊出来,但却只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的口中鼻腔中早已被鲜血填满,而他的身下也已被鲜血覆盖……

  祁轩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和姜尤一起躺在大榆树下的草地上,云很轻,天很晴,一切还是过去的那样。

  可疼痛却不让他睡去,睁开眼睛时,近在咫尺的是姜尤乌青的面孔。

  祁轩努力咧出一个笑容,想像过去那样,捏住姜尤胖乎乎的脸颊,惹得姜尤生气大哭。但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而且他的小尤长大了,这些年过得肯定不好吧,瘦的都没肉了。

  他边吐着血沫边笑着看向姜尤,“小尤,我是祁轩,还记得我吗?我是哥……”

  他又挨了一拳,脑袋懵懵的,但他努力地再次看向姜尤,手指轻轻触碰姜尤的脸颊,“我们小尤……长大了,变帅了……也就比我差一点……”

  又是一拳,他的眼前变得开始模糊了,已经看不清姜尤的长相了,但还是不忘对着姜尤笑了笑。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的笑容有多丑,但他开心,即使意识快要消散,他还是很开心。

  姜尤面无表情地举起拳头,这是他的最后一拳,只要这一拳下去,对方肯定不会再醒过来了,但是却不知道怎么的,一想到这人不能再对他笑了,自己突然有点难过。

  但也没有过多犹豫,他举起拳头,朝着那人的脸狠狠地打去……

  对不起……

  姜尤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中,他看着身下人的眼神有些茫然,拳头却迟迟落不下去,听到这三个字的瞬间,他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了起来。

  “祁……祁……祁……轩……”

  “小尤,哥在呢……别怕,小尤,不怕了……”

  即使面前的人的身高已经高过自己,臂膀比自己还要壮硕,但在祁轩的眼里,姜尤还是小时候那副模样,会露出灿烂的笑容唤自己一声哥哥。

  一切好像都没有变,又好像变了。

  突然,姜尤痛苦地尖叫起来,他抱着脑袋满地打滚,祁轩急迫地想要看看他,却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挣脱开束缚,逃走了。

  祁轩看着姜尤离去的背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祁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山海境,而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而祁轩也在山海境的内居里昏迷了整整一周。

  他睁着眼睛看向内居的房梁,眼神中却毫无神采,好像失了神一样,一动不动。

  “醒了就起来吧,总是躺着对你身体不好。”

  “一周不见,你还会关心人了?”祁轩微微笑了出来,却并没看向对方。

  白泽放下古籍,端起桌上的药碗,递到祁轩面前,“喝了……有力气吵架,看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是啊是啊,姜炎的神丹妙药,怎么可能不好?就是难喝得要命!”

  屋内又恢复了一片寂静,许久,白泽轻轻开了口,“你怎么样?”

  祁轩出神地望着房梁,笑道:“我没事,还能出现总比人间蒸发要好。借你吉言,我倒是找到了一个活下去的意义。”

  “……”

  “不提我了,案子怎么样了?”

  “审完了,苏妍招供了一切,上交了玉章石简,正被关在山海境中。”

  “苏妍招供了什么?细节呢?”

  白泽看着祁轩好奇的眼神,有些无奈。在怀里掏出一本册子,但见祁轩脸色发黄的模样,还是叹了口气,备上了一杯水,还是开了口。

  “距离三月初三还有七天的时候,苏妍操控界中人杀死了李小勇,制造李小勇巨人观死亡现象,并使其假死,一是为了营造蠪侄杀人的假象,二是与钟小美的死亡案件牵扯上关系。三月初五,苏妍操控界中人准备杀贾仁录,却被你我制止。三月初七,界中人附身贾仁录。三月十四,界中人杀死沙都兴,三月十九,苏妍被捕归案。至此,案件结束。”

  “那这几个人到底和蠪侄有没有关系呢?”

  白泽叹了口气,“困的话就睡吧。”

  “我不困啊,我都睡了一周了,怎么可能……”

  “你困!”

  “我不!”

  “你们这屋可真是热闹……”只见内居的房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了两个人,正是拉着风晰袖子的钟小美和笑眯眯的风晰。“我只负责带人过来,想知道案件细节,让白泽给你说,要不等你好了自己看!”

  祁轩咂舌两声,只见钟小美走到他的面前,紧紧地抱住了他,“姐姐没有消失,姐姐没有消失!”

  小小的怀抱却有着巨大的力量,祁轩只感觉滴进脖颈里的泪水炙热滚烫,他轻轻摸了摸钟小美的脑袋,此时他就像抱住了小时候的姜尤,熟悉得让他想哭。

  过了一会,钟小美和风晰一同走出了屋子,又只剩下了祁轩二人。

  白泽看着祁轩的眼神,认命地叹了气,继续解释起了刚才的问题。“蠪侄的仇人并未曾转世,这些话不过是苏妍哄骗蠪侄做事的谎言罢了。”

  “她要让蠪侄做什么?”

  “解开……姜尤的封印。”

  祁轩握住了拳头,但在长舒了几口气后又松了手,继续问道:“那个姓蔡的小孩呢?还有李小勇和贾仁录的父亲?”

  “以你们人类的法惩戒了他们。”

  “蔡镇不是未满十四岁吗?”

  白泽抿了一口茶,慵懒地靠在床脚,轻声道:“在你熟睡的这一周里,据说你们人类改了法。前两天重案处的张陵来过,想告诉你这个消息,但见你睡着,便只好回去了。”

  祁轩点了点头,这个消息不错,他挑了挑眉,笑了。

  “那教会苏妍如何用石简的方法的人是谁?”

  白泽摇了摇头,“不知,只知他拥有时间的力量,并在第一次李小勇幻见时,曾出现在我面前,后又在贾仁录出事时,附在界中人身体中。”

  “果然,怪不得你当时的反应那么奇怪……”

  “没有问题,我走了。”

  祁轩赶忙伸手阻拦,“哎哎哎,最后一个!”

  “说。”

  “小尤……我是说姜尤,去哪里了?”

  白泽盯着祁轩看了许久,好似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一副怒气满满的样子,让祁轩不由得吞咽了一下。就在他以为自己听不到回答的时候,白泽开了口,“不知道,但是他已然是个界中人了,迟早会再次出现。”

  接着,白泽转身离开了房间,就在他关上房门的瞬间,突然从屋内传出了一声细微的声响。

  “谢谢。”

  白泽轻声笑了出来,许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表情是他从未有过的柔和与温柔。

  …………………………………………

  当天晚上,祁轩再次站在了山海境的天台上,沉思似地看着满轮的月亮。只是此时他并未出神,白泽一出现,他便感觉到了,转身笑这望向白泽。

  白泽被他的笑容打的有些不知所措,递出姜炎托他带过来的牛奶,便坐到了一边一言不发去了。

  “山海境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嗯?”

  祁轩捧着牛奶,笑了,“明明没有一个人类,却人情味十足。我听说了,苏妍为杀害李小勇和贾仁录付出了代价,她已经死了,成了界中人。等她在山海境刑满后,会永远地留在山海境,接受着山海境的庇佑。”

  “是吗?”

  “听说老城区的旧房子要提前进行改造了,新上任的市长很廉洁。你看我睡得这一周,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祁轩看着月亮,轻声道:“现在案子也结束了,我今天去跟风晰申请档案重启了,我应该很快就能看到我们家当年发生的事了……”

  “嗯。”

  “等看完卷宗之后,我……”

  “你要走?”

  “我想去找小尤,就像你说的,人类独居却渴望群居,总会有一天为了某个人或者某些人拥有活下去的信念,而我的信念已经找到了。”

  “嗯,好走,不送。”

  祁轩看着满轮的月光,始终没有转身看向白泽,就在白泽即将离开天台时,祁轩突然喊了他的名字。

  “白泽……”

  白泽应声转过了身,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他往后的岁月里久久不能忘记。那人举着杯子站在如辉的月光下,光亮星星点点地落到他的头发上,衣服上,太阳般耀眼的发色好似被月光染成了银白。

  那人举着杯子,笑着望向他。

  “敬生命,敬活着,敬你的次次搭救,敬……”

  敬我们的相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