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兵分两路
玖柒见2021-01-22 18:007,974

  Chapter12兵分两路

  姜炎焦虑地走来走去,回头看见悠闲地坐在树下乘凉的风晰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十足十的力气踢了他一脚。

  这一脚把风晰彻底踢懵了,他揉着疼到发木的大腿问道:“干,干嘛啊?”

  “脚痒!”

  风晰气得眼皮直跳,骂也不能骂,打也不能打,只得深深地呼出了口气,心里劝慰自己道:“他有病,我不跟他一般见识!”

  想着,继续闭目养神去了,可还没一会儿,姜炎又走上前踹了他一脚……

  “你到底想干什么?想打架直说!”风晰这气,伸出袖子勾住姜炎的大腿,防止他直接飞起一脚踢到自己脸上。

  看到风晰生气,姜炎反而不那么焦虑了,白了他一眼,摇摇头叹气道:“幼稚!”

  “到底谁幼稚啊?”

  风晰好不容易的困意全被姜炎几脚踢没了,他正想发火,就见姜炎独自站在一边,眉头紧锁。他咂舌一声,勾住姜炎的脖子把他拉到了一边。

  眼看姜炎就要跳脚,风晰开口问道:“你急什么?”

  “我有点担心他们……这毕竟是他们第一次幻见。”

  “我说,到底是我傻了还是你傻了?”风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白泽失忆了就不说什么了,难道你也忘了?他不是曾经和人皇共同经历过一次幻见吗?”

  姜炎突然睁大了眼睛,像是终于想起了这件事,点了点头,终于放心地长舒了口气,走到一旁的树荫下闭目养神去了,没一会便睡了过去。

  风晰愣了一下,跑到姜炎身边,使劲地晃着他“姜炎,你把我折腾醒了,你别想再睡了。”

  不同于此处的安稳,另一边却是迷雾重重。

  祁轩放下电话的瞬间,便来到了另外一处场景中。

  此时已不再是黄昏时分,房间内的灯光让他的眼睛有些发涩,他看向四周,富丽堂皇的装饰和大到有些夸张的房子,让他眼前一亮。

  “哇,白泽,这房子好大,这是别墅吧!”

  白泽嫌弃地摇了摇头,叼着祁轩的衣领,不顾他还想要再参观参观其他房间的意愿,朝着声音处走了过去。

  刚一到走廊尽头的房门前,二人便听见里面传来的怒骂声。

  “我生你这个废物做什么?什么都不会,净会给我惹事!我养你还不如养条狗!校园称霸,打人我就不说什么了,竟然给我闹出了人命?当初,我还不如让你和那老太婆死在破出租楼里!”

  “那你当初让我回来干什么?你连你妈都不管,你还管我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恨不得你死,我恨不得你去死!!!”

  “好啊,让老子死,你也别想活!”

  祁轩一愣,这声音,是李小勇的声音?不过好像正处于变声期,嗓音有些沙哑。他走上前,透过门缝向里望去,小心翼翼的模样直让白泽摇头——太蠢了。

  只见白泽推开门走到了屋内,可把同行之人吓得睁大了眼睛。

  “你干什么啊?”

  “你在干什么?这是幻见,并非现实。”

  这句话突然点醒了他,他看了看自己小心翼翼像做贼一样的动作,又看了看站在屋内作透明状的白泽,立马干咳了两声,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屋内的视野明朗,祁轩扫视了一圈,只看见中年人正拿着一根藤条狠狠地抽向李小勇,拿藤条抽还不过瘾,掰过李小勇的正脸,使劲抽了他两巴掌,打掉了几颗牙,鼻血狂流,脸颊也瞬间肿了起来,接着便又换回了藤条,仿佛是不把他抽死,誓不罢休。

  总归李小勇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几藤条下去,李小勇的惨叫声哭闹声一声高过一声。

  祁轩皱了皱眉,听他们父子俩的对话,李小勇应该做了什么伤害别人生命的事情,但这个父亲,他摇了摇头,也绝不是什么好人。

  “我们去下一个幻象吧。”

  白泽疑惑地看向祁轩,却也没有问什么,点了点头,随他去了。

  别墅里幻象气息最强的地方竟是这栋房子的大门,祁轩通过这三次幻象,心里突然有了隐隐约约的念头,也许李小勇的死亡并非蠪侄复仇那么简单。这样思虑着,他便和白泽一同推开了别墅的大门,来到了另外一个场景里。

  祁轩进入这条甬道的时候,竟一时觉得有些熟悉,他走到巷子尽头向外探了探头,便知道了此地是实验小学对面的那条小巷子,穿过这条小巷,再走两条街,便到了他居住的幸福苑小区。

  几句小声嘟囔引起了他的注意,寂静无比的巷子中断断续续地传来了几个男孩的对话,祁轩屏住呼吸认真地听着。

  “小勇,我害怕……”

  “贾仁录你又来了。害怕?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杀了个人吗。你们放心好了,老不死的已经打点好一切了。那个秃顶班主任又不是没有摸过班上的小女生,他怕这种事情暴露出去影响他的声誉,怕他自己丢了工作,而且都收了我们家里那么多钱了,他不会说的。哦对了,还有那个老头,校长,怕影响他的财路,你觉得他会管吗?你怕什么,你看看小蔡,所有事情都是他做的,你见他害怕了吗?”

  那个被称作小蔡的男生足有一米七,长相憨厚,肥胖的身材活像是个成年人。只见他看着李小勇笑了,那笑容看得祁轩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仿佛是看见了什么恶心的场面。

  “咱们才十四岁,还是未成年,那些警察还能怀疑到咱们身上?”

  “勇哥说的对!都听勇哥的!”

  话音刚落,眼前的场景又是一转,祁轩和白泽同时愣了一下,他们对视了一眼。自从进入幻象后,还没有遇见过一重幻象中竟会出现这么多场景,只得提起精神,看着新场景又会出现什么事情。

  此时的场景又变成了距离刚才小巷子不远处的实验小学,祁轩曾有一次作为S大学生与实验小学进行一次课外讲习时曾经来过这里,所以他对此处的场景分外熟悉。

  时间又莫名的从晚上变成了白天。

  实验小学不大的操场上应该是正在上体育课,他与白泽穿过操场,想要寻找李小勇的踪影时,没想到他竟出现在了楼道拐角处。

  他神神秘秘地向外看去,见老师并没有关注他,又抬头望了望拐角处的监控,偷偷挪远了些,到了监控的死角中,才安心地招了招手,将刚才与他说话的四人召了过去。

  “最近那个四眼历史老师,我看他不顺眼,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吗?”

  “路上打他一顿!我上次揍了班上的小矮子一拳,哪知道那小矮子这么不禁打,竟然还流了鼻血,你们都没看见,超好笑。不过那四眼竟然要为此叫我爸妈来,不就把人打了吗?我家有的是钱,我就算把他打残废了,我妈也能赔给他。不过那四眼竟然敢告密,我要把他的嘴撕烂!”

  李小勇摇了摇头,说:“杀了他吧!比较快,他手上有块表,我很喜欢。”

  “杀了他!杀了他!”

  另外两个男生一起附和着李小勇的话,祁轩眯起了眼睛,眼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寒意——这些小孩到底知不知道生死是什么,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松地说出杀人这些话,他们把生命当成什么了?

  白泽看了眼身旁的祁轩,只觉他的脸色有些发白,问道:“没事吧?”

  “我没事,突然有些头疼而已,抱歉。”

  “我不是担心你,我是怕……你会拖后腿。”白泽停顿了一下,将祁轩卷起放到自己的背上,道:“坐好,别乱跑。”

  祁轩轻轻笑了笑,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头看向面前的四个小孩,皱了皱眉头。

  很快,四人商讨完后便四散而去。

  “跟着他们去看看。”

  白泽二话没说,跟上了李小勇。可没想到,一转过拐角,竟又换了一处场景。

  眼前这处场景让祁轩愣住了,他走了足足三年的学校,他自然认得,此地便是S大。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拍白泽,说道:“这是李小勇死之前的景象,快点,我们要找到他。”

  “坐稳。”

  话音刚落,白泽奔跑起来,很快,便找到了要举行毕业典礼的李小勇等人。

  此时的李小勇和刚才那几处场景中狂妄的他完全不同,他带着大大的兜帽,瑟缩在树荫下面,浑身发颤,一靠近还有一股浓郁的臭味飘过来。

  祁轩皱着眉掩住了鼻子,还不忘在口袋里拿出卫生纸,卷成条塞进白泽的鼻子中。这股臭味浓郁四射,仿佛像是咸鱼晾晒久了发出的味道,闻多了祁轩竟被呛得不停咳嗽起来,只好拿出身侧的漪果,暂时性的充当起氧气罐。

  “气味有毒,肉体凡胎还是不要多闻。”

  吸着漪果,他听话地点了头。

  祁轩看向坐在李小勇身旁的男孩,他认得那孩子,正是刚才说过将人嘴撕烂的那位。

  突然男孩走向了李小勇,只见男孩一把掀开了李小勇的兜帽,正想嘲笑几句,可还没等他笑出声,李小勇却像疯了一样大哭大闹起来,不停地用指甲划着自己的脸,划到脸部鲜血淋漓,能将皮肉撕下的程度才停了手。他一脸恍惚,缓缓笑出了声,转身跑远了。

  “他要去哪里?”

  话音未落,白泽飞快地跟上了李小勇。

  李小勇边喊着:“小美,你不要跑啊,你等等我啊!”边朝着一处空无一人的地方跑去,直至他跑到了榆树林那条撞鬼的小道旁,才真正停了下来。

  他满脸伤痕,笑容诡异,说道:“小美,你怎么不跑了?累了吗?和我们玩个游戏吧,很好玩的!小美,小美……”

  说着,李小勇双手捏住嘴角,用力一扯,将嘴角彻底咧到了耳根处。他仿佛不知道疼痛,竟还在笑着。接下来,他左手捏住右手,从手腕处将其掰折,然后是手肘,肩膀,使劲一锤,便晃悠了几下。他好似又可以感觉到疼痛一般,明明还在笑着,但紧咬着的牙齿,额头上密密麻麻渗出的汗珠,无一不暴露着他还在疼痛,但却始终在笑。

  他又用同样的办法敲碎了左右两腿,接下来,左手犹如有人操控一般,竟发出了清脆的声音,自动地掰折了自己的左手。往后的一幕更是让祁轩惊讶不已,只见李小勇张着下巴都要掉到胸下的口,任凭脸部的鲜血直流,也毫不在意,竟开始大口吃起了泥土和石子。

  边嚼,嘴角边流着血,祁轩甚至都能听见牙齿碎裂的声音。但他只是笑着,明明眼睛里已经开始流着血泪了,但那模样却还是在笑,他不曾把口中吃掉的东西吐出来,一粒都不剩的咽了下去,再张嘴时,嘴里已经没有了牙齿,恐怕是牙齿连着石子一起吞了下去。

  祁轩看得都要吐了出来,他都不敢去看白泽的反应了,白泽此时还可以屹立不稳地站在原地,已经算是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了。

  就在他们以为已经结束的时候,突然从榆树林里传来了一丝丝甜腻的笑声,那笑声由远及近,飘忽不定,仿佛下一秒已经到达二人的眼前。那笑声“咯咯咯咯”地笑个不停,声音十分尖锐,就要将祁轩的耳膜刺破时,那笑声的主人才缓缓开了口。

  “轮到你了,轮到你了!贾仁录,轮到你了!!!”

  “坐稳!”

  还没等祁轩惊讶,白泽竟突然狂奔起来。此时他才注意到随着喊叫的消失,整个场景如同一副剥落燃尽的七彩壁画,成片地掉落着原本的色彩。

  “发生什么事了?!”

  四周的崩塌让祁轩不得不大声喊出来,白泽却一句话都没说,只顾闷头向前跑去,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只得紧紧地抓着白泽的毛发,不让自己掉下去。

  “遮耳!”

  祁轩听从得赶忙捂住了耳朵,只听一声震天般的怒吼响彻了整座魂境。即使他捂住了耳朵,却还能感受到声音震慑得他心跳加快,眼前一黑,差点没昏了过去。

  不过这一声效果极好,竟将他们前面所见的所有幻象全部震了出来,一举开辟了好几条路。但坏消息也随之而来,在之前的幻象中出现的所有人,竟都举起了刀,站在幻象门口,眼神空洞地看向二人。四条幻象,足有上百号人,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得祁轩不禁打了个寒颤。

  “啧,麻烦。抓稳,别乱动!”

  话音刚落,白泽冲向了其中一条幻象,上百号人速度却更快地向他们冲来。白泽的一爪一个,但那群人却如同幻觉一般,被尖锐的爪子刺到便会消失不见,但又成倍地出现在各个角落中。他无奈只得将除祁轩范围之外的所有毛发全部变为白泽翎,但也只能抵挡一阵,他也不知为何,明明近在咫尺的幻象大门,竟怎么跑也跑不到。他渐渐开始力不从心起来,疲倦使他左支右绌,他甚至来不及分辨这些幻影中哪一个是真实的,便又有数不尽的身影齐齐向他攻来。

  就在上百号人攻击速度愈发剧烈,白泽身形愈发慌乱时,一道铃音在他的耳边突然出现。

  他晃了晃神,眼前出现的人数竟少了许多,还没等他惊讶,身后的人突然开了口。

  “果然,这都是幻觉,刚刚我们彻底陷进去了。”祁轩深呼了口气,说道:“白泽,你愿意相信我吗?”

  “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祁轩笑了“好!现在我要你什么也不管,听着我的指令,冲过去,绝对不能停。直到我说可以,无论你的眼前出现什么,出现谁,杀了他!”

  “好!”

  祁轩看着四条幻象气息最浓郁的那处,长舒了一口气,大喊道:“跑!”

  听到指令,白泽毫不犹豫地冲了起来。眼前飞速地转变着景象,众人举着大刀劈向他,他毫不闪躲,闷头向前跑去,果然,大刀在触及到白泽的一瞬间,如烟雾般消失不见。

  祁轩瞥了眼不远处的角落,心里默数着“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五米……三米……白泽,就是这里!”

  白泽一举跃起,亮出爪子,狠狠地劈向了祁轩所说的地方。一爪下去,魂境犹如被撕裂的布帛,一道刺眼的光芒从缝隙中照进,照到他们眼前,周围熟悉的环境与迎上前的人,让二人不由得松了口气,这趟未知的幻见之旅,他们……回来了!

  ………………

  “发生了什么?”风晰问道。

  祁轩见一言不发变回人形的白泽,走到一旁闭目养神,只得老老实实地做个讲解员,开口解释道:“我们在李小勇的魂境中见到了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权情力梦’四处幻象,也见到了他身边的三个人,如果李小勇真是杀害蠪侄四人的转世之一,在他幻象中出现的那三人或许也是其余的转世。”

  他一字不差地将自己与白泽在幻象中所见所闻全部说给了风晰与姜炎,只是省略了自己那段沙漠中白泽死亡的幻觉。

  “你有什么想法?”

  “李小勇的死因或许没有我们调查和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祁轩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在最后一重变换场景最多的幻象中,他让我们见识了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力’。他当别人的生命如儿戏,杀人、随意欺辱,不只是他,身边出现的另外三人都是如此。”

  “还有呢?”

  “在最后一重幻象的最后一处场景中,我们见到了他死前的画面。他腹里的泥土石子都是自己吃进去的,连四肢也是自己掰折的,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就像被鬼操控了一样……”

  “不是鬼,界中人。”

  一直未曾开口的白泽打断了祁轩的话,风晰二人愣了一下,齐齐转头看向他。只见他解释道:“他身体中的气息并非来自鬼族,而是界中人,就连最后的声音,同样是界中人。”

  “最后的声音?”风晰二人转身看向祁轩。

  只听祁轩解释道:“最后,出现了一个很尖锐的女孩的声音,那声音说‘轮到你了,轮到你了!贾仁录,轮到你了’然后,整座魂境便崩塌了。”

  “同样因为界中人的力量,魂境承受不住,便崩塌了。”白泽补充道。

  祁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么问题就来了,蠪侄应该不是界中人吧?他应该是山海境的一员才对吧?可为何在李小勇死之前,出现的不是蠪侄却是界中人呢?所以我才怀疑,李小勇的案子是否与蠪侄并无关系,一切的联系都只是巧合?”

  “但如果一切都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些吧?”

  “为何太巧?”

  “如果说死因与死亡现象都能解释得通,那么李小勇应该死于水系的界中人或是水系能力者手中,但如若不是死于蠪侄手中,那他手臂内侧的玉章石简的印记又作何解释?”

  祁轩沉默了,的确,这一点他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的。

  他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你们有没有听过前段时间的未成年人死亡案?死者是个小姑娘,只有九、十岁的样子,就读于实验小学三年级的学生。死亡现象呈巨人观现象,口鼻腹中各有大量的泥土和石子,死亡地点就是在此处……与李小勇同样的地方!”

  “结合在幻象中李小勇透露出来的信息,包括在‘梦’幻象的最后打出的那一通电话,电话中也说将小姑娘尸体处理到了隔壁公安局范围内,管辖那处的正是重案处,也就是我家附近的那处公安局,山海境的楼顶。所以我才怀疑李小勇的案子是否与小女孩的案子有什么关系?”

  风晰沉默了一下,对着祁轩说道:“刚才重案处已经派人来将尸体拉走,明天你和白泽一同去重案处,将你说的什么小女孩的案子调出来,按照你的猜测调查一下,并且要收集好死者身边朋友的信息,不管凶手是否为蠪侄,那三个人很有可能也有危险,无论他们是死是活,全给我找出来,他们会是关键线索。”

  “你们呢?”

  “我们?”风晰与蠪侄对视了一眼,笑道:“既然这个案子有那么多关于界中人的消息,我们自然要去界中好好调查一番。”

  祁轩沉吟半晌,想起了在幻象中见过的如真的一般的白泽的尸体,还是开口说道:“我作为一个新人,经验还不充足……”

  “没事,有白泽呢!”风晰笑道。

  祁轩也不放弃“但我并不会山海境调查案子的套路,不会封印,也不会结界,我可能只能按照普通人的方式,走访调查之类的……”

  “没事,有白泽呢!”风晰继续笑道,连笑容的幅度都未曾改变。

  祁轩彻底连第三个回合也不想再坚持了,他甚至都能猜到风晰会笑着说:“没事,有白泽呢!”祁轩叹了口气,只好败下阵来,再另想方法躲避开白泽。

  他实在分不清那场幻觉究竟是假的,还是真的要发生的事情。

  同样,此时白泽有些闲暇,他便也开始回忆起幻象中,男孩的本体曾说过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皱着眉想起山海境中有间藏书阁,里面有大量的关于人皇的记载,在他的记忆中,人皇明明已经飞升成仙,又是怎么会被他所杀?人皇又与祁轩有什么关系,为何要将他们三人联系在一起?白泽叹了口气,回到山海境后,藏书阁将会是他必去之地了。

  风晰看了看祁轩和白泽二人的态度,皱了皱眉,语气强硬地说道:“我不管你们二人究竟有何矛盾,到了我山海境,成为搭档,就给我好好地负起搭档的责任。在山海境中,谁都可以不信任,唯有搭档不可以!谁都可以陷害你,唯有搭档不可以!否则我把你们的工资通通扣光!”

  “我们是?”

  “搭档?”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他们要真成了搭档,不待哪天白泽被他害死,他提前就会被白泽气死了。

  “不可。”他还要去追回自己的记忆,数千年来,他一直未有搭档,便是他追回记忆的便利点,怎么突然在今天多出了一个劳什子的搭档。

  “反对无效,抗议无效。”风晰笑了笑,说:“要想反对或者抗议,提前上交一篇三万字申请给姜副处,他同意了你们才能更换搭档!否则……啧啧啧,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做搭档做到死吧!”

  二人同时转头看向姜炎,只见对方挂着一抹完美毫无破绽的笑容推了推眼镜,也不知为何,祁轩竟感觉姜炎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冷光,他与白泽同时打了个寒颤,只好放弃了更换搭档的想法。

  毕竟,在山海境中,姜炎可是比风晰还要恐怖的存在……

  “白泽,回去将《山海集录》中关于境与界的内容抄写一千遍,三日后交于我,不许用法术,我能看出来。”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祁轩愣了一下,他看向风晰,好奇为何要罚白泽抄书,难道是刚才白泽为他说的那句“不可”?但是他也说了,为什么不罚他?

  他刚想上前辩解,却被白泽一步挡在面前,向风晰微微躬身,道:“是。”

  “你别挡着我,我给你说……”

  “你不说话,我差点把你忘了,你也抄,抄一遍就好……”风晰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祁轩,笑着提醒道:“整本书!也可助你提升一下对于山海境的了解,你与白泽互相监督即可,如果看见谁用法术了,告诉我,我罚不死他!”

  突然他好似听见了面前那人笑了一声,好奇望去时,白泽已经回到了一副淡漠的模样,只是眼中还有些许笑意,让祁轩不由得内心有些发毛。

  他拉扯了一下白泽的袖子,问道:“整本书……很厚吗?”

  只见白泽伸手抽出被他扯住的衣袖,摇了摇头,眼神中尽是怜悯之意,竟冲他微微一拱手,道:“保重!”

  “啊?很多吗?整本书有多少啊?喂,你别走啊?我三天能抄的完吗?我不是来打工的吗?为什么还要抄书啊!!!抄书给不给工资啊?我要辞职啊!!!”

  ………………

  当夜,祁轩站在山海境的阁楼上向远处看时,才发现此地竟是这般美好。经历了一整天的危险,他竟有些恍惚。此时究竟只是自己的一场梦,闹铃一响,还会回归到正途,还是真的发生了这些事?

  他用力地拧了拧自己的脸颊,结果下手过于狠了,疼的自己嗷了好几声,才缓和回来。只听身后传来了一声不易察觉的笑意,祁轩立马怒气冲冲地回过了头。

  “你在这干什么呢?”

  “你又在作甚?”

  “看风景不行啊?你别告诉我你也在此地看风景啊,要不然我怀疑你暗恋我!”

  白泽嗤笑一声,道:“巧了,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的?干什么啊?我可不好那口啊!”

  白泽的嘴角抽了几下,终还是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找你抄书。”

  这四个字一出,瞬间让祁轩想起了今日看到的《山海集录》,那本书厚的程度,犹如一座十本牛津字典叠起来那么厚,他抱着回来时,都有些走不稳路。那本书绝对不能用页数来轮他的厚度,应该用斤数才对。他都有些疑惑这到底是谁这么闲,编写出来的内容。翻开目录一看,作者那栏赫然写着风晰二字,那密密麻麻的字差点让他眼前一黑,直接躺过去。——这要抄多久,才能抄完啊!!!

  但是正在他准备想要晕过去的时候,白泽发了话:“你要是敢装晕,我就告诉师父,让你抄两遍。”

  “白泽,你公报私仇啊!幼稚幼稚幼稚幼稚!!!”

  “这叫寻找乐趣,若想三日之内抄完,还是不要睡觉比较好!”

  “啊!!!妈妈我上了贼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