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血契之轴
梦破鼠窥灯2021-01-09 11:414,573

  “先生,您回来了?”

  日头已经照过了竿,周围雾气都通散了,在明晃晃日光照射下,让人觉得暖和和的。

  杨生一路心有所思,脚下磕磕绊绊,不久就会回到了起先居住的僻静小院,刚刚端木紫还征求过杨生的意见,可以搬到他们族内宅院,不过被杨生客气的婉拒了。

  就在杨生回想着端木紫所说的转灵之法,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稚嫩但响亮的呼声。

  杨生闻言身形一晃,停下了刚刚欲要跨进门栏的右脚,转过身子,这才瞧见了一手提着个大大木制饭盒,名字叫小幼的送饭小童,又抬头看了看天,微微一笑,不想已经日中了。

  “来,让我提着吧。”

  小幼身高不及杨生一半,看着这个还是小孩子的家伙,满是吃力的提着个饭盒,杨生心里一软,便主动伸手去拿,却料小幼激灵的身子一转,灵活的躲了过去,口中还嘻哈的笑着道。

  “不用了,先生,这是我的本分事,若是先生实在看不下去,还不如赏几块晶石吧。”

  小幼咧着嘴满脸奸笑,不过出现在这样一副稚嫩孩童的脸上,让人说不出的怪异,又滑稽。

  杨生一滞,半响说不出话,没想到这熊孩子还惦记着自己腰里的晶石,不过在琅月阁,端木紫倒是挺义气的分给了自己一部分赃款,当即,二话不说,一拍腰间储物袋,心思一转,手中就多了一块泛着赤色晶芒的晶体。

  “啊?你,你,你,怎么会有储物袋?”

  刚刚还调笑的小幼,两眼瞪大,直直看着杨生腰间黑质袋子,满脸吃惊状,张着嘴巴,口中竟然连连发出三个‘你’字,看也不看落在杨生手中亮晶晶的赤晶。

  “哦?你也认得?”

  杨生倒是吃惊了一下,自己好歹也是二级城市一个家族少爷,在第一次见到储物袋时,也十足恁了半响,没想到这世家中普通的杂役都知道储物袋。

  “恩,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在琅月坊市见过的,嘿嘿。”

  小幼回过神后,一脸笑嘻嘻的回道,不过眼睛却是抹了光的盯向了杨生手中的晶石。

  杨生一想也是,上次的《药草大全》想必就是其从琅月坊市弄出来的,不过端木紫说琅月坊市大多都是家族子弟才会允许出入,看来这小家伙年纪虽小,也是极有门道。

  “小幼,你怎么会想要晶石的,据我所知,端木家还没有奢侈到,用这些晶石作为硬通货吧。”

  杨生将小幼仔细看了个通透,也没发现其体内有端木紫说的元灵之气,一看就是个普通人,倒不知道小家伙拿晶石做些什么了,别万一被某些心思狠毒的人遇见,找上麻烦,那就得不偿失了,不由得一脸好奇的问道。

  小幼许是见杨生年纪不大,也没有见过末世中的隔阂和冷漠,也不怕杨生,一听杨生的询问,却是挺起了胸脯,骄傲的说道。

  “我妹妹小雯她是天生灵体,据蓝爷爷说,这可不多见的,还说十分稀少,万中无一呢。”

  “小雯可不比我们,她以后是可以进入上家培养的,以后决计会是个大人物。”

  小幼说着满脸兴奋,好似可以进入上家,获得端木家培养的是他自己一样。

  杨生从小家伙口中却是听出了自己不知道的讯息,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一种可以自行吸纳元灵之气的人。

  ……

  吃完了中饭,杨生一个人独自躺在木床上,两眼却是出神的看向院落中一颗雕饰的青松盆栽,心思却早已神游天外了。

  这端木家所说的机缘,什么转灵之法,自己以前可谓闻所未闻,而让自己获得转灵机会的,还是日后不久要为端木家完成一件隐秘,果然天下还是没有免费的午餐啊。

  杨生醒过神来,既在躲不掉,还是抓紧提高实力来的要紧,旋即也不多想,平整过身子,心神慢慢平静下来,沉入了神秘空间内。

  自己经过在体内神秘空间内修炼,隐隐有突破一元境中期瓶颈的趋势,昨天自己还为手头晶体的事而苦恼,今天端木紫就送了自己一份赃,这还真印证了瞌睡来了,就来人递了枕头,正好解决了晶体匮乏的窘境。

  ……

  杨生刚刚进入黑暗空间,正准备凝合精神运转体内灵力时,眼前却是突然出现了一道灵体。

  正是那个神秘老头,老头刚刚一出现,杨生还没惊讶过来,满脸一喜,正要开口询问,就被老头话声挡住了。

  “小家伙,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老头子我早就醒了,你也不要着急,我先问问你几个问题。”

  神秘老头此刻却是收起了以往的表情,面色十分郑重的看向了杨生。

  杨生也不知道老头此刻怎么换了一副表情,望着老头凝实不少的身影,透露出的一抹坚定,杨生却是慢慢拧起了眉头。

  “老家伙,你不说,我也是要找上你的。”

  对于这个莫名奇妙出现的神秘黑暗空间,和这个怪癖的老头,杨生说没有芥蒂是不可能的,虽然老头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天生谨慎的他,不可能任由着这种情形继续持续下去,他知道早晚会和老头有一次严肃的交锋,不过老家伙总是嬉皮笑脸,又加上这段时日自己也没有抽开身,俩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此刻,俩人均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倒是让本就黑暗寂寥无声的神秘空间,又添上了一丝诡异。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个谨慎的小家伙,不会这么放任着老头子不管的。”

  神秘老头却是首先打破了这一丝沉默,看了杨生半响,却是笑了起来。

  “老家伙,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这个空间的由来,就更不知道你有何企图,不过,我这个人一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嘿嘿,我想,若是我不在了的话,想必您老也不会独善其身的吧。”

  杨生一边说着,嘴角也露出了一丝邪笑,让对面的老头笑声一滞,就连灵体也是一阵轻微颤动。

  像是说中了老家伙心中的顾忌,老家伙满眼深意的又凝视了杨生半响,开口道。

  “小家伙,我就说白了吧,自从你融合了这一番空间,就可以说老头子我,已经和你绑到一处了,老头子我想,我们之间本就应该是利益的关系,你说是吧。”

  说完又顿了一顿。

  “老头子我,确实没有骗你,我也知你心思谨慎,就算我想蒙骗过关,怕也日后露出马脚,反而不美,索性就和你说了个清楚。”

  “哦?不知您老有什么要和我说的,我倒是洗耳恭听。”

  杨生见老家伙挑明了彼此的关系,心下也是一松,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果然没有到来,很显然,面对这么一个神秘莫测的灵体,除了有着和对方玉石俱焚的勇气外,自己可谓是拿他没有任何办法,而这也是自己极为不愿意见到的。

  “哈哈,小家伙,老夫缺失了一段记忆,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处空间飘荡了多少年,不过一些事情到还是记得,而我现在要问你的就是,你可知道苍生一瞬,我们追逐的到底是什么吗?”

  神秘老头面色一紧,顿时整个懒散形象在杨生的眼里大为改观,就像是一个得道高人,一副神仙道骨,让人心生膜拜。

  而这句话,也犹如一道晴天霹雳,仿佛在杨生心中炸开了一道春雷,在杨生耳畔边久久生息,难以消散。

  杨生虽说是莫名奇怪穿越而来,但是融合了这一世的灵魂,又加上家族变故,可谓也算得上的是命运多舛,在末世里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一些前世不可思议的事情,当然也或多或少遇到不少,单就以前最直白的生存问题,就像是悬在头顶三分处的一把利刃,让自己无暇顾忌其他。

  而现在,自己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杨生了,对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穿越,莫名的黑暗空间,和这个眼前虚幻的灵体,心里早就有了承受能力,若真是换了他人,恐怕不会像杨生这般看得开。

  这次自己来到隐世世家,对端木紫的变幻之术,以及琅月坊市,可以驱使柳叶状法器的青年俊杰,早就感觉司空见惯了,这个世界远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而自己也没有了之前的迷茫,反而这一切更像一个千古谜团,一步步的牵引着自己的好奇心,而自己也期待着解开那一层若隐若现的神秘面纱。

  “什么?”

  杨生双眼迷茫之色转瞬即逝,很快透出一抹坚定。

  “我不知道所谓的一生该追逐什么,但我知道,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追求力量,就是摧毁我想要摧毁的一切,来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

  杨生说完不由得紧了紧自己的拳头,脑海中却是闪过一幕幕,昔日平阳城,这座小城中的点点滴滴。

  自己的父亲杨临,在三伯杨森琅为了一己私利引狼入室后,一夜白头,看着自祖辈点点滴滴经营下来的产业,将要被外族侵蚀,也只有无奈的叹息,更是被三伯请来的外援,一掌击成重伤,体内经脉尽碎,不然也不会自此一蹶不振,连自保之力也没有,活活被关进了平阳城大监狱。

  而母亲田婉也是终日以泪洗面,自己和大哥杨天被流放那天,母亲眼里蓄满的酸泪,更是将杨生的无名怒火点燃了起来。

  虽然这只是一场末日上演的普通家族内部之间的争斗,但引发的却是杨生的亲情离散,这一切虽说平常不会显露出来,但一旦触发,杨生就感觉自己全身的经脉都在跳动,内里像是涨了一团浓浓烈火,无时无刻不在灼烧着自己的内心。

  “力量?哈哈,也对,我们修者修为,说白了就是追逐力量,即使逆了这天道也没什么了不起,

  大不了就换了它。”

  神秘老者一声长笑后,却是整个人顿生一股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极端霸道之状。

  “天道?”

  杨生疑惑的看向神秘老头,对这飘忽的词感到不解。

  “嘿嘿,小家伙,天道是什么,我们先不必说论,若是到了时候,你自会知晓,现在我倒要说说我们之前说好的协议了。”

  老头很快又变成了那个不正经,一脸懒散状的老家伙,倒是让杨生感到顺眼舒服了很多。

  “什么协议?若是伤及我自身,我可不会答应。”

  杨生闻言,心中一紧,对之前老家伙说的协议,有点好奇,也有点警惕。

  “其实也算不得协议,只是希望你日后能够助我脱困。”

  神秘老头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时垂头丧气起来。

  杨生心里松了一口气,助其脱困,这个就算老头不说,自己恐怕也是要去做的。

  “我想我们之间,仅仅是口头这般说道,以你这小家伙天生的谨慎,是不会真正放得开的。”

  “老夫倒是知晓一个契约之法,咱们就以此为证,以精血为媒,达成契约,若是两方中有一方存有歹意二心,此血契便会反噬双方,你不妨先实验一下,不过最好不是血契中所立的条约。”

  老头说完,顿时手中,晶芒初现,点点尘芒不一会儿便交织成了一块黑色卷轴,紧接着又是口中低呼一阵不知名口诀,再接着单手凌空竖写,食指划动间,黑色卷轴上就像融动了爬虫般,竟然慢慢凝合了一个个血红色的字迹。

  杨生看着老头递过来的血红字迹,上面清楚的写着几条泛着血芒的字眼,正是老头写上的条约,杨生看着,点了点头,倒是对条约内容没有异议,不过映着血红光芒,看起来很是诡异,让人心里慎得慌。

  “你是灵体,怎么会有精血?”

  杨生将血契递还给了老头,不禁生起了这个念头,看向老头也是有着一丝犹疑。

  “哈哈,到了我这个境界,虽然肉体不再,但是通过一些秘法,凝合精血还是可以的,这个你也不必怀疑,你还是先验证一下,老夫之前说的话吧。”

  杨生也不好说些什么,即使老头骗自己,自己一时恐怕也没法子,而且老家伙说的也对,若是自己和其不能一心,对两方都没有一丝好处。

  接着杨生干脆二话不说的,撩起袖口,运起丹田,手指在指尖微微一划,一滴泛着惊人妖异的血红,从指尖渗了出来,而杨生的脸色明显也是一白。

  老头见此,更是直接,当下两手交叉,口中咒语连连,做着诡异动作,又虚空连点,在其灵体胸口部位,慢慢的映出了一滴比杨生耀眼倍许的妖异红芒,红芒接着慢慢收敛,凝聚成了一滴平淡无奇的血滴,倒是和之前浩大的声势,来了个明显对比。

  两滴血,慢慢的融入黑色卷轴,很快像是被卷轴吞噬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杨生眉头微微一动,紧接着却是蓦地一口鲜血破口而出,当下第一个反应就是后退远远十步不止,将自己老头拉开了距离。

  当杨生面色仿若白纸一般,抬起头时,对面的老头灵体也是虚幻不已,在一阵虚幻抖动后,老头明显萎靡了不少,才把持好了身子,看向杨生的目光,也是充满了苦笑和无奈。

  杨生紧捂着胸口,脸色惨白,一副失魂落魄,刚刚自己心里念头一动,一股万针穿心的感觉顿时袭来,饶是自己心智坚韧,也不想再来第二次了,那种感觉像是印在灵魂深处。

  而对面老头的气息变得微弱也不似作假,这才心里安定了不少,至少老家伙没有欺骗自己,这样看来,两人之间才算得上是消除了一些顾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