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端木紫与邀斗
梦破鼠窥灯2021-01-09 11:353,193

  一路无话,杨生跟在端木槿风身后,俩人就很快徒步来到了一座大殿前。

  杨生看着眼前的石质大殿,许是常年山中烟雾缭绕,雨水较多,斑驳古朴的青石街道,布满了点点青绿苔痕,给人一种岁月流年之感,平添了一种哀伤。

  至于大殿的历史,端木槿风也是不知,只知道世家们都是世代恪守祖训,这些建筑倒也保留的十分完好。

  此刻,杨生抬眼看去,鎏金色的铜质虎咬环,狰狞虎口,让人顿生威严,不知名青绿大门门楣,镌刻着三个大字“木寻殿”,字体歪歪斜斜,却给人平生一股厚重之感。

  “站住!”

  “你是何人?”

  “木寻殿重地,外人止步!”

  端木槿风领着杨生就要入殿,不想却是被斜刺里窜出的一道厉喝声给止住了脚。

  杨生也是被这一处变故惊讶了半响,刚刚自己可没有发现还有人潜伏在边侧,虽然自己并没有冒昧的神识四开,可常年累月在末世里打滚,让自己对危险的感应,就像是闻了腥味的猫般。

  来人是个中年人,身着一身黑色玄服,面目冷峻,表情单一,杨生在其冷峻的眼神下,不自觉的挑了挑眉。

  这是一个与死神共舞的人,手里起码沾染过不少人的鲜血,不然,杨生不会平添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端木槿风抬眼看向挡住自己的来人,微微一笑,好似一切理所应当般,只是朝着来人微微一点头,就抛给对方一块木制令牌。

  杨生眼快的瞟了一眼,只见令牌一侧,有一个小巧精致的“紫”字,黑色玄服的中年人接过一看,冷峻的表情微微一变,将令牌交还后,接着就是躬身后退,黑影一闪就又消失不见了。

  杨生看着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端木兄,这个想必就是你们端木家的暗卫吧。”

  暗卫通常都是世家里供养的一批人,用以暗中守卫族内禁地、重地,一些是族内外招的,更有一些就是族内成员,这些人大多是刀口舔疤的人,否则没有一定的警觉和过人的灵敏,是不会委以重任的。

  “呵呵,杨兄慧眼,确是家族暗卫,让杨兄见笑了。”

  似乎是看出了杨生的不解,端木槿风又轻笑着道。

  “我们端木家族内商议的木寻殿,一般也没有什么闲杂人等冒入,是以族长就免去了殿门的守卫,只留下了一批暗卫。”

  杨生这才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二人推开木制殿门,很快就走了进去。

  大殿内又是一番景象,内里是一处宽敞的广场,隔着广场就是一座木制阁楼,阁楼倒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职守着一批守卫,这些守卫均是精神气十足,衣胸前还有一个“卫”字。

  这和外面生人不见的情况,截然不同,而且不时还有一些仆从打扮的人,从杨生二人面前低眉走过,手里还托着一些茶点之物。

  杨生虽说在末世也见过一些低声下气的人,毕竟强者到哪都受人恭敬,可从没有见过这些无论是动作还是表情,都始终如一的,就像是前世宫廷大戏里的仆从,看来这些世家一直还保持着旧时的规矩,并且威严深入人心,十分严厉。

  端木槿风对这些仆人,丝毫没有在意,径直领着杨生就大踏步入了楼阁。

  那些守卫倒是没有出言阻拦,因为进入内殿的人,大多都过了暗卫那道关了,若是来人这么不声不响的将暗卫都给干掉了,那自己等人怕也是阻拦不住。

  ……

  这是一处典型前世过去的阁楼布局,不过相较于华丽堂皇的廷阁,此处楼阁却是简单的多。

  杨生将视线稍稍环视了一圈,阁内占地不过几十方圆,上首高台位置摆放着三张木制黑色太师大椅,下方两侧各排列着几把交椅,椅摆之间均有着茶几,上面摆放着一些简单茶点。

  只见高台位上,三张太师椅并列,两张倒是空的,只有中间的一张正襟端坐着一位中年模样的儒雅文士,文士一袭灰衫,拇指上的一个青绿色扳指,十分惹眼。

  下首各位倒是稀稀落落静坐着几位头发斑白的老者,各种打扮均有,甚至有一个斑白老者还穿的花里胡哨,艳丽之极,让杨生倒是感觉其为老不尊起来。

  “爹爹。”

  端木槿风收起了一路的随意,面色郑重的向着高台中间位置的中年文士作了个辑,又向着两边的老者低身躬敬以示见礼。

  杨生倒是之前就揣测到端木槿风身份不低,可没想到却是直接唤那中年文士“爹爹”,那中年文士明显就是其族内手握权柄的大人物,虽然一副文人打扮,但眉宇间还是不乏常年上位者的气概和威严。

  杨生随之也是低声有模有样的学着端木槿风向众人见了礼,毕竟礼多人不怪,再加上入乡随俗,这些决计是不差的。

  那下首几个斑白老者见此,倒也微微点了点头,看向杨生的眼光也有了一丝打量之色。

  “紫儿,让你去接引你妹妹灵儿的救命恩人,没想到你又这番打扮,可有刁难这位小哥?”

  中年文士以手抚额,满口无奈的说道,像是对眼前的端木槿风也很没办法,不过眼里的慈爱之色却尽显开来。

  下首的斑白老者们闻声也是附声轻笑,不过看向端木槿风的眼光均是一副长辈对晚辈的那种关切之色。

  “爹爹,紫儿不就是喜欢这副打扮吗?哪里会有存心刁难杨兄的念头。”

  令杨生十分错愕的是,此刻的端木槿风却是向着高台上文士娇嗔了起来,那一抹撩人的风情,让杨生见了也是眼前恍然一亮。

  接着端木槿风在杨生面前,却是周身一阵光霞流转,就出落了一副女儿家的打扮。

  众人眼前陡然一亮,一袭火红连裙的少女映入眼前,少女一头紫发飘动,但见她清秀绝俗,五官精致,容色照人,实在是一个绝丽的美人,虽然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但身形婀娜,尽显窈窕娉婷之态,给这座简朴庄重的屋子都增添了一抹亮丽。

  “这、这、这、……”

  杨生看着眼前突然出落的水灵少女,不由得喉咙一阵滚动,一时怔在了那里。

  “杨兄?”

  过了好半响,杨生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眨巴着一双迷人大眼的火红少女,脸色微红,倒退了一步。

  “端木……额,紫儿小姐,不要取笑在下了,先前在下可不知紫儿小姐是女儿之身,若有怠慢之举,还请紫儿小姐不要多怪。”

  杨生险些仍旧端木兄脱口而出,不过此刻,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被这古灵精怪的火红少女给骗了,瞧着她那一头俊秀的紫发,简直和端木灵儿如出一辙,再加上之前种种,就知道了她的身份,正是端木家的紫灵双娇之一,端木紫。

  “哈哈,这位小哥,紫儿虽说平日里总喜欢女扮男装,但这也是性格使然,我都管她不住,族内拿她没辙的多得很呐,你也不必在意。”

  高台上的中年文士却是接过了话。

  杨生闻言故作一惊,向着高台躬身道了句,“见过伯父”

  既然中年文士是端木紫的父亲,自己刚刚又和端木紫称兄道弟,叫一声伯父,也是理所应当。

  中年文士也没在意,只是前前后后的打量杨生起来。

  突地,刚刚还打着哈哈的中年文士,却是蓦然脸色一变,威严暴起,杨生一下子便感觉到,一股威压降临全身,自己后背都是渗出了冷汗,不过这股压力来的迅速,去的也快。

  而杨生也是至始至终不卑不亢的静立一旁,倒是有着一股大家族子弟的出尘和气魄,这倒让这位手握权柄的中年文士,暗自点了点头。

  若是这个自己小女儿邀请过来的所谓俊杰,在自己不经意释放的威压下,都是不能够自持,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也没有商谈的必要了。

  场中一时过了杯茶功夫,高台上的文士,又恢复了之前一副儒雅的样子,可杨生却是知道,能够坐上大位的人,可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别看这中年文士面上一副好人微笑模样,就刚刚那股威压,可是没有丝毫讲究情面,不过让杨生纳闷的是,中年文士为什么要朝着自己释放威压,难道仅仅只是出自一种对后辈的考验?

  果然接下来一句话,杨生就有些明白了。

  “这位小哥,你是我端木极小女儿的救命恩人,我也不拐弯抹角,灵儿邀你来我族,可告诉过你是何原因了?”

  “在下不知,只是因着手下收了伤,灵儿小姐应允救治,又加上路中遇上的车队众人没有着落,这才来此打搅了一番。”

  杨生倒是老老实实的回答起来。

  “不错,你的手下,我已命过族人救治,那些普通人的着落,想必我端木家还是能够照应的过来,这些均是小事,不过,本人倒是有一事相求,就不知小哥同不同意了。”

  杨生闻言一惊,心里却是暗自悱恻起来,就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了,想起之前自己问过几次灵儿少女,对方都是一副回避之色,这番却是人家父亲亲自找上了自己,自己怕是推也推不掉的。

  “不知是何事,若是在下能够帮得上的,是不会推辞的。”

  杨生想了一会儿,还是没将话给堵死,模棱两可的道出了声。

  端木中年文士闻言哈哈一笑,也不在意杨生这句话里活笼着心思的意思。

  “我想邀请阁下加入我端木家的一场比斗,不知小哥意下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