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二阶高级变异蛇与张恒之死
梦破鼠窥灯2021-01-09 11:004,305

  等到深潭变异兽快到有假山庄庄门,众人这才看清楚了来者的面目。

  这是一条蛇状的异兽,之所以说它是蛇状,是因为它无论是体型还是面相已经完全脱离了末日前蛇的范畴,就算是末世前陆地上最大的绞蟒也是不及它的三分之一,只能从其身姿上看出这原先是一条变异蛇,更何况这条蛇状变异兽,竟然长了两条透明的长须。

  若是再给其添上几只足,恐怕会有老人,直接吓得跪了下去,误认为这就是传说中的龙了。

  这条变异蛇刚一到来,巨大的身子一个晃动,顿时将有假山庄的几处闲宅子,直接给拱的七零八落。

  众人一时都是呆住了,望着变异蛇一路风尘漫漫的席卷而来,整个来路都是被其巨大结实的身子,给拖出了一人高的深道,泥土碎石到处外翻。

  变异兽璞一到来,挺着高昂的蛇首,一双猩红的眼睛扫向了全场,募地在绿裳藤萝身子前顿住了。

  因为在它看来,场中所有的人,或是食物,唯一对其有点威胁的,就算得上的是绿裳藤萝了。

  藤萝见这大家伙盯住了自己,脸色也是很不好看,略微一感应,发现这条变异蛇竟然达到了二阶高级,小脸又是募地一白,右手捏着的精致小弓又是紧了紧。

  虽然自己才一元境,刚刚又和刽子手林正交过手,不过好在自己释放了“域”之境界,体内的元力也没有消耗多少,可是面对着二级高阶的变异兽,自己却是半分把握都没有。

  这不同于和碎片能力者之间的争斗,要知道等同级别的变异兽和碎片能力者,绝大部分都是变异兽完败能力者的,变异兽一般仗着自己的体型蛮力以及强悍的防御力,人类在其面前大多无能为力,而且眼前的大家伙还是二阶高级,瞧着它来的架势,就知道是皮糙肉厚的主,自己对上它,能逃跑就不错了,这样想着,藤萝的心不由自主的沉了下去。

  末世界的灾难,不光人类中的碎片能力者能够汲取元力修炼己身,就是动物也同样可以,不过它们可不会融合神秘碎片,只是吞噬神秘晶体,来提高自己的等阶。

  这就是末世人们口中常说的变异兽了。

  这些动物一旦主动或是被动吞噬了神秘晶体,就会最大程度的改善自己的体质,智慧也是显著提高,有的外形甚至大变特变,就说眼前的这条蛇状变异兽,竟然还莫名奇妙的长了对透明胡须。

  变异兽和人类碎片能力者一样,目前已知的,从低到高,分别是一阶到九阶,每个等阶的变异兽也分为低、中、高、巅峰级别阶段。

  不过人类因为天生体质方面比变异兽弱了不止一筹,所以同阶的情况下,异能者是不敌变异兽的,不过人类最大的宝典在于智慧,智慧在战斗中往往成决定性的因素。

  这也是为什么时至今日,人类和变异兽能够分庭抗礼的缘由了。

  ……

  “张恒,你带着碎片快速离开这里,我知道你是速度变异风能者,我来牵制住它。”

  说完,就是小手一挥,意念力碎片,夹杂着丝丝条带状莫名线体,就飘向了仍旧一脸呆滞的张恒。

  张恒被绿裳藤萝给醒过神,闻言后,略有踌躇。

  毕竟藤萝可是神秘城主大人的半个女儿,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情况,就算是自己逃到了黑幕城,想必日后也是不会太平。

  藤萝见此,也不多想,却是娇喝着道。

  “你不是它的对手,这是二阶高级变异兽!”

  随后,心里暗叹,自己难道就是它的对手吗?

  张恒闻听是二阶变异兽,而且还是二阶中高级的变异兽,想必也只有城主大人能够对付了吧,不由得脸色大变,自己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藤萝说的没错,就算是自己留在这里,也只不过是杯水抽薪罢了。

  张恒略一思索,就咬了咬牙,接过藤萝飘过来的意念力碎片,神色一正的朝着绿裳藤萝点了点头,就二话不说的欲要朝着一处隐秘之地,直奔而去。

  藤萝更是直接,眼看着张恒满脸凝重的接过意念力碎片后,就募地小嘴微张,一声娇喝,将变异兽的注意力给完全吸引了过来,又是紧接着双手开弓。

  不一会儿,一只绿油油的小箭,挟裹着绿光,沿途经过各种绿色植物,令人惊异的是,此刻,以绿裳少女藤萝为中心的方圆百米,各种绿色植物,包括地面上细小的植被,均是像是扯出了一丝丝生气般,朝着绿色小箭不断吸引过去,随之而后的就是各种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萎缩一片,泛着枯黄之色。

  绿色小箭吸纳着四散而来的生气,绿芒更是大盛,挟裹着破军之势,朝着狰狞蛇首极速射去。

  变异蛇此刻,却是昂首嘶鸣一声,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般,对于自己眼中食物的攻击,丝毫不在意,一张血盆大口,不断吐着猩红蛇信,想也没想的直扑绿芒所去。

  绿裳藤萝发起这一番攻击后,小脸明显变得苍白了,想来,即使是藤萝,对这样程度的攻击,也是不堪重负的。

  绿芒小箭,泛着极度绿油油的光,直接被变异兽的血盆大口,给一口吞进了肚子。

  而脸色苍白的藤萝却是半分惊惶都没有,只是一声低低的冷哼。

  随后,便只见变异蛇整个蛇身一个轻微抖动,接着像是忍受不了极度痛苦般,巨大的蛇身不断搅合在一起,来回不断翻动,又是一片瓦砾横飞,烟土沉沉。

  接着蛇首泛着布满清晰可见的血丝,募地一张开大口。

  顿时蛇口里不断翻滚着小巧的绿色荆棘植物,犹如跗骨之蛆般,在已经糜烂一片的蛇口中,来回见缝就钻的涌动着,变异蛇的血盆大口,此刻,已是血淋淋一片,几颗獠牙都是被细小犹如活物的荆棘给连根拱掉,就连嘴角边的透明胡须此刻也是少了半截,一时好不狼狈。

  变异蛇惊怒的哀嚎着,不知道是满口吃痛还是恨极了眼前的食物,一声极度的尖声嘶鸣,像是两块破旧的铁片磨合在众人心中,让人感到恶心加难受。

  杨生此刻,披着之前不知从哪个死鬼身上趴下来的黑袍,套在身子,紧紧匍匐在站场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后。

  饶是如此,面对着变异蛇的嘶鸣,还是感到有一股劲风夹杂着腥臭,迎面扑来。

  张恒此刻微一恁神,没想到左护大人还留有这一手,果然是黑幕城顶尖的一批人,实力果然不是盖的。

  随后就悄悄退后隐没在几块斑驳的大石后,脚踝处,突地闪过一阵阵青芒,速度募地一阵暴增,就看见一道青芒爆射而去。

  绿裳藤萝不经意的看着张恒带着碎片已经快要没了身影后,神情也是一紧的,正对着眼前发怒的变异蛇,心下却是思量着怎么将这大块头给引的远一点,最好自己能够寻机无伤的逃脱。

  ……

  张恒此刻左手紧紧握着意念力碎片,脚下青芒极速流转,自己的速度已经快要达到最大化了,沿途尽量避开一些障碍物,不过还是收持不住,弄的满脸是灰。

  不过自己只要将碎片完好的带回黑幕城,也不妄左护藤萝大人,为自己引开变异蛇了,这么想着,脚下的青芒不觉又是加大了几分。

  就在这时,却是一道飘忽的声音募地飘然入耳。

  “嘿嘿,没想到,最后的赢家还是我。”

  张恒脸色募地大变,一个脚势收住不稳后,谨慎的朝着四周环视着。

  因为让张恒心下吃了一惊的是,这分明就是刽子手林正的声音。

  此刻的张恒满脸阴郁的来回不断扫视着四周,恁是一个人影都没发现。

  末世的日头已经照过了杆,张恒却是没有丝毫察觉到,自己后面的影子,却是静悄悄的诡异的蠕动着,不一会儿,一道黑影不断拔高。

  “扑哧”一声。

  那是刀声入体的声音。

  张恒此刻瞳孔急剧微缩,像是不相信般,努力的低头,看着刚刚没出自己胸前的一截刀尖,那是自己别在腰间的刀,跟随着自己一个个日月,见证着自己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子,一步步走到了现在,自己听着声音,都能将它辨别出来,不想今日却要死在了自己的刀刃上。

  张恒嘴角扯过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身体已经站立不稳了,向后慢慢倒下,整个脑袋一阵眩晕,映着末世里昏黄的日光,张恒却是感到浑身冰冷。

  自己今日就将要长眠于此了吗?也许这真的是一种解脱呢,不行,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左手却是募地紧了紧握在掌心的意念力碎片,任务?自己连命都没了,可笑着自己竟然还想着可笑的任务。

  张恒眼睛挣得巨大,憋住了一口气,像是回光返照了般,竟然顶着入体的刀刃,慢慢站了起来,低眼看了看手中的碎片,满眼疯狂之状,哈哈大笑后,却是鼓住了劲道,将手中的碎片朝着一处方向重重的一扔。

  意念力碎片“啪嗒”一声重重落地,张恒紧睁的眼,也是渐渐松弛了下来,眼中焦距光芒,迅速萎缩,生机不见。

  身后的一道黑袍人影,此刻,却是缓缓的抽出了张恒的腰刀,整个刀身抽出后,却是没有染上一丝血渍,散着寒光,想来也不是什么粗凡之物。

  黑袍人影正是林正,林正此刻映着昏黄的日光,痴迷的看着刀身,口中却是喃喃着道。

  “能够死在自己的刀下,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林正虽然被绿裳少女藤萝给打的快要半死,还被掩埋在碎体墙块中,此刻,却是不知怎么的,竟然在藤萝的“域”境中,给他逃了出来,而且还一直伴随在张恒的影子中。

  这一幕要是被藤萝知晓了,想必也是会吃惊异常的。

  杨生此刻,早就躲在了两人不远处的一块死角里。

  自藤萝少女与变异兽争斗之时,杨生的目光就一直紧紧盯着张恒,准确的说,是藤萝交由张恒手中的意念力碎片。

  在藤萝引开变异兽时,一身黑袍的杨生就凭借着他过人的体术身手,紧紧吊在张恒的身后,不过却是半分没有发现一直紧随张恒的刽子手林正,这让杨生的好看的眉毛紧紧纠在一起,林正的影子碎片能力,真可谓让人捉摸不透,端得是神出鬼没也不为过。

  而眼前的这一幕,也被杨生给眼睁睁的看在眼里,小旋风张恒也算黑幕城的新秀,却是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林正手中,连半分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可见碎片能力者之间的实力差别,也真是千差万别。

  杨生看着眼前不远处被临死的张恒投掷而来的意念力碎片,一时犹豫不决起来。

  不过看着意念力碎片散着丝丝条带状的光幕,不由得深深沉醉进去了。

  碎片在末世就代表着实力,而自己还背负着所谓家族的仇恨,以及母亲深深的眷恋。

  不由得心下一狠,咬了咬牙后,就悄声顺着边沿的障碍,向着碎片悄悄临近。

  杨生也是一时性急,看着意念力碎片散发着神秘的光晕,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却是没有发觉四周却是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正当杨生右手抓住地上的碎片后,却是感到自己胸前一凉,接着就是一片刀芒,直接就照射入眼中,亮的自己感到眩晕。

  杨生不愧为多年摸爬在末世里的人,之后的莫名穿越早就将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杨生融为一体,凭借着多年生死之际的感应,身子募地一转,向边侧闪身而过,寒光四溢的刀芒却是堪堪从自己左颊划过。

  溅起一丝血花,自己也是给惊的浑身一个激灵,终于醒过神来。

  “咦,不错嘛,没想到身手还不错,没在昏头的情况下,丢了性命。”

  此刻,一身黑袍的林正,杵着刀,背着末世日光而立,让人看不清他的脸色。

  杨生握着碎片的右手单脚撑地,左手轻轻摸过脸颊的划痕,又是低首看了看腹间的刀伤,一时大惊下,也是心里暗恼,自己这次沉迷在碎片中,险些丢掉了性命,这还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刚刚还看似调笑的林正,此刻,却是募地大变,阴森着口气道。

  “接下来,你就算是再不错,我也会要了你的命,怪就怪在,弱小如蚂蚁般的你,竟然敢图谋我的碎片。”

  林正阴森的口气中带着一种疯狂,已经忘了他自己不也是企图图谋这块碎片的嘛。

  话音刚落,杨生瞳孔一缩,就看见眼前的黑影一闪,“唰”的一声,刀芒几近身前,自己又是腰身一个摆动,向着周边散去。

  而林正,此刻,提着张恒的腰刀,似是不怕杨生逃脱一般,如闲庭似补般的跟着杨生的身影摆动着步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