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一元境中期和域之觉醒
梦破鼠窥灯2021-01-09 11:114,305

  杨生此刻由内而外,说不出的舒畅痛快,体内仿佛是焕发了生机般,自己感觉就像寒冷冬季蜷缩在一角的孩童,突然一下子躺在无边无际的麦场,感受着骄阳的温暖照拂。

  不仅如此,杨生还感觉体内无论是元力还是雄浑程度,已经不是之前一元境后期可比的,而是达到了之前燕青刚刚出现时的一元境巅峰,甚至自己隐隐感觉元力已经达到了极端饱和之态,怕是快要冲破那最后衡越在二元境的屏障。

  刚刚就在燕青二元境威压肆无忌惮的倾泻下,杨生感觉体内最后一丝元力已经快要被自己给压榨干净了,正准备用精神力传唤神秘老头出来救急时,突然感觉自己的神识海内,一阵疯狂翻涌,接着神识海内像是有了源头活水般,脑海中轰鸣一声,神识海内无论是延伸范围还是汹涌程度都比之前涨幅了几倍,又蓦地感觉自己周身一清,恰好燕青此刻像是已经吃定了众人般,收回了对杨生的压力。

  此刻,燕青非但没有感觉到自己刚刚的举动,却是将杨生一元境初期瓶颈给打破了,要是其知道自己不但没有将杨生镇压,还无端给了杨生天大的好处,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口吐鲜血。

  杨生像是得到新生般,扬起头,对着黑色不见星星点点的夜空,深深吸了一口寒冷的空气,寒气入体,压下了自己那颗燥热的心。

  杨生纤细修长的手指微微攒动着,感觉到自己体内蓬勃旺盛的活力,现在真有一股大肆发泄的念头,旋即手指微微一缩,收起拳头,向前蓦地一窜。

  “燕青,你若是只有这点本事,我看你还是留下吧。”

  话音刚刚落地,还不待场中众人反应过来,燕青此刻就感觉后背中心处,一股钻心的痛疼迅速弥漫全身,接着自己就像是一块破布般,被人给掀翻出去,径直砸烂了一辆吉普车的防护玻璃,又是一口热血狂吐,口中七零八落的内脏碎块都吐了出来,溅在碎屑玻璃上显得格外的妖异。

  杨震落地狼狈的斑斓巨虎,一阵黄芒四溢后,径直幻化了人形,满眼震惊的叫出了声。

  “在战斗中突破了?”

  紫发端木灵儿,见到杨生以一种极为霸道的姿态,将刚刚跋扈嚣张的燕青给击倒在地,第一反应就是心中不自觉的舒了一口气,刚刚还替他担心了一阵,接着看着燕青如同死狗一样,横躺在地,才小口掩唇的,瞪着一双好看杏眸,眼里满是吃惊之状,竟然在战斗中突破了。

  在战斗中突破的例子不是没有,而是极为难得和不易,换做谁也不想借着生死之际的对手战,来当作突破的契机,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两方的实力差距还是极为不对等的情况,若是没有突破,那岂不是身死当场,况且战斗中突破也是相当于一种顿悟,若是强行这般,起不到突破瓶颈的作用不说,还会起反效果。

  杨生这次突破也是纯属运气,自己本来就是一元境初期巅峰,堪堪快要跨入中期的趋势,趁此机会,正好一举两得罢了。

  燕青躺在破烂吉普车边,面色苍白闭着眼,若是细微观察下,就可以发现其纤细干瘪的手指,微微颤动着,已经退出了刃化状态,似乎面对杨生这一次出其不意的攻击,很不好受,不过在场中谁也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燕青轻合的眼眸,却是闪过一丝阴毒。

  “主人,您没事吧?”

  开车的光头汉子架着满脸苍白,右手已经一片焦黄泛黑的坦桑,来到了杨生的面前,与坦桑表情不同的是,光头汉子却是眼里光芒更盛,看向杨生的目光,不知为什么,让杨生天生一种反感,像是一种看待宝物般的眼神,使得杨生心里一阵不适。

  “我没事。”

  杨生又看了看坦桑快要烧得焦黑的右手,眉头一蹙,旋即看向一旁重归人形的杨震,不自觉的暗哼一声。

  杨震像是没有从杨生突破中回过神,又或是入戏功夫实在太深,竟然面上没有丝毫愧疚之色,也没有丝毫察觉到杨生的不满,怕是在他心中,普通人的生命都没有将之视为一回事的必要。

  “小心”

  就在杨生扭过头来,准备好好安抚一下巨汉坦桑时,另一旁的紫发端木少女,却是直接惊呼出口,声音里的焦急和担心之色让人听得真切。

  此刻,刚刚还倒地不起的燕青,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起,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接着众人耳畔中就是一阵“哗哗”的声响。

  不一会儿,车队场中本就不多的明暗篝火,在一阵阵阴风声中,均是飘摇一会,全都如数熄灭,顿时场中变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起来。

  能力者还好,毕竟通过神秘元力改善过,五感已经不是普通人可比的,就算是通过元力的感应,达不到视若通明的程度,也是能够在黑暗中摸索一阵。

  人类本就天生对未知恐惧,又加上寒冷漆黑的夜晚,少了篝火的照明,均都是抱在一起尖叫起来,少数硬气过人的汉子,一阵呆立片刻后,都扯着嗓子。

  “快,点火把”

  “对,大家围成一片。”

  “将火把点起来。”

  就在众人一片熙熙攘攘之中。

  杨生却是嘴角扯出一丝讥讽,冷笑一声。

  “终于察觉出来了吗?看来你还并不蠢。”

  这句话刚脱口,杨生就感觉到身边缭绕的模糊黑影频率更是加剧了,似乎是对杨生的嘲讽相当不满和愤恨。

  想来,燕青也是发现了,之前杨生可以轻易辨别到他诡异身法的出处,并不是杨生眼力已经高到一个层次,亦不是杨生元力远远超过自己,五感敏锐的惊人,只不过是借着夜晚的篝火,将自己费力施展的身法给识破了。

  “桀桀,小子,任你油嘴滑舌,我看你这次怎么捕捉我的身影,机会可只有一次哦,要是捕捉不到,那你就去死吧!”

  燕青发出这一声若隐若无的声音,其间不难听出噬人的愤恨,他,燕青,堂堂二元境的强者,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眼前的小子耍弄着,换谁也是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可是眼前这个让人生厌的家伙,才不过一元境初期,就堪比后期的元力雄浑程度,现在竟然在自己的威压逼迫下,竟是直接跨过了瓶颈,达到了中期,一想到这,燕青差点背过气,又是一阵晃悠,险些收持不住诡异的身法,

  杨生可不知道燕青的心中,已经将自己恨得啖肉饮血的地步了,燕青飘忽的声音刚随风消逝,就蓦然感觉周身各处一紧,简直是八面方向全都笼罩在燕青的寒芒四溢中,让人心里发寒。

  镇山虎杨震,透着其过人的感应,将这一切看得也是朦朦胧胧,不过却是感觉到燕青似乎是真正发狠了,将杨生完全是恨在了心中,只要杨生一死,自己和那个端木灵恐怕也不好过,不由得面色焦急起来。

  端木灵儿,此时,白嫩小手交缠一起,立刻在身体周边布了青色植盾,将自己要害部位防护起来,因为其只不过是中期境界,可不像杨震能够看得模糊,完全是两眼一抹黑,不过娇俏的小脸仍旧一副担忧之状。

  “嘭”

  黑夜中,众人只听见一道轰声大响,地面似乎也是发出一阵嗡嗡震动,接着就一阵寂静无声了。

  杨震一张粗糙大脸此刻,闻声后,面色一白,低声叹了口气,心中仿佛已经将杨生的悲惨命运穿过黑夜看了个透。

  好不容易场中出现了一位世家大族的试炼弟子,自己还没和其好好联手对付燕青,命运就可见一斑了,这么想着,心中又不免起了一阵兔死狐悲之感。

  端木灵儿虽然不知场中如何,可是燕青诡异的身法,之前也是见过的,刚刚又听着燕青那一句飘忽无踪的话,略一思量,也是俏脸惨白,心里却又是突然浮现了一幕,之前杨生为了小女孩彤彤教训了黑汉的画面,不由得又是一阵神伤。

  “快”

  “点火把”

  “大哥,咱们还是趁夜黑,逃命去吧。”

  “怎么逃?人多都逃不掉,还两眼一抹黑的逃?”

  场中一时静悄悄的响起了几个硬气汉子的对话。

  “哗啦”“轰”

  不知是谁,竟然一把火,将一辆侧翻在过道旁的吉普,连着漏油的一路痕迹,“轰”的一声,点着了,大火竟然一路顺势烧了起来,照亮了整个夜幕,又是“轰隆”一声,整个吉普爆裂而开,零丁星火散落一地,出奇的竟然没有一个人伤亡。

  一阵“轰隆”巨响后,众人这才从刚刚匍匐在地的姿态中爬起,口中还诅咒着是哪个挨天杀的,竟然将整个车给点着了,还好没有出现伤亡。

  不过经过这戏剧性的一幕,车队场中好歹是亮堂了起来,借着那辆倒霉吉普的熊熊大火,场中众人都是一阵目瞪口呆。

  杨震此刻,一双大眼瞪得如铜铃般大,过了好一会儿,才堪堪缓过神来,不过看向杨生的目光充满了忌惮,不自不觉的竟然悄声拉开了距离。

  端木灵儿,也是俏脸大变,一张诱人小口轻轻微张着,满是娇俏可爱的目瞪口呆状。

  场中像是被什么巨力给击打了般,以杨生为中心,竟然出现了一个圆弧土幕。燕青整个人儿,只能看见横在外面的双腿,以及落在外面一角的刃化手臂,因为周边土面竟然已经下沉了一个身位!

  杨生此刻,面无表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化了位形,身体稍偏,单手紧握成拳,正中燕青的腹部。

  而燕青满眼惊骇欲绝,横躺在地的身子轻轻颤动不已,口中还不断涌现着大块血渍,内脏胆水什么的,怕是涌出不少,令人感到一阵悲戚。

  “你、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燕青口中喃喃续续的低声问着,眼里除了痛楚外就是一副化不开的难以置信。

  杨生缓缓直起了单薄的身子,收起了拳头,眼睛略微瞟了一眼倒地不起的燕青。

  “将死之人,又何需知晓的这么清楚。”

  燕青仿佛是极度不甘,努力的睁大着双眼,眼里除了难以置信外,还有着一些无端莫名的东西,好半响才满脸化为凄楚苦笑的低声道。

  “我、我死的不亏,你已经觉醒了传闻中“域”……”

  杨生闻言眉头一皱,对于这个名词,刚刚就在杨生突破到一元境中期时,神识海内出现一番变化后,体内神秘黑暗空间内的老头,就莫名其妙传音了一句。

  “小家伙,接下来你能够自己应付了,好好感悟“域”之一境吧,老家伙我就睡觉去了哦。”

  接着任凭杨生怎么召唤传音,老头就像是石沉大海般,消失不见了。

  杨生潜意识里感觉到自己像是达到了某种空明的境界,这和元力修炼境界大不一样,这种空明的境界极为实用,在战斗中更是得心应手。

  自己先前在神识海发生变化后,就蓦地感觉到自己触摸到了什么,不过当时情况紧急,又加上体内黑暗空间那个老头,说完一句轻飘飘的话后,就消失不见了,自己也没去在意。

  不过,就在刚刚自己准备趁着元力大涨,好好和燕青激斗一番后,发现之前燕青在众人中施展的诡异身法,自己感觉就是一个三、四岁的孩童在自己身前瞎折腾一般,燕青不管怎么掩饰,在自己面前反而无处遁形,自己只是借准时机,很容易的就发现了燕青的全身弱点,暴起一拳,竟然直接将燕青给伤成这样。

  燕青作为一介散人,起初只是运气好的捡到了一枚碎片,所以他的体术并没有什么让人称道的地方,更直白的说,简直就是没有丝毫体术的底子,施展的诡异身法也是一个倒霉大族弟子手里的残本,之前和杨震交手,也只不过是凭借着自己浑厚的元力罢了。

  杨生在燕青还没说出“域”后,就单手凌空一摆,神识海内立即聚发一片无形刀芒,“唰”的一声,燕青凄楚不甘的脑袋就应声而落。

  本着在场鱼龙混杂,尤其是杨震也在场,杨生不想将那个所谓的“域”境给暴露出来,不过饶是如此,杨震在一番面色变幻后,还是若有所思之状。

  杨生并不是嗜杀之人,在将燕青的脑袋割掉后,并没有丝毫心里不适之感,刚刚燕青还对自己不死不休,自己杀了他,又怎么不是顺理成章呢。

  场中一时,均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杨生也不在意,看着燕青的尸首,心神微动,却是想起了杨震他们这一行来此的目的,不觉心里一阵喜悦起来,虽说自己不屑于干杀人夺宝的事,可是杀人者人恒杀之,对于即将到手的宝物,想必谁也不会拒绝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