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元力卡和夜变
梦破鼠窥灯2021-01-09 10:545,004

  末世的夜很快就降下来了,大大小小车辆边,均是升起了点点星火,夜晚的风冷冽,刮得人生疼,杨生和坦桑等人围着点点火苗坐在一起,吃着刚刚架在火上烧的干糊的面条,说起来杨生自出了黑幕城后,就一直没有进过食,肚子也一阵干瘪了下来,虽然这干糊的面条卖相不佳,份量又少,可吃在嘴里仍旧满口生津,又暖了胃。

  坦桑这一车人被分了三团,杨生跟着坦桑和那对母女一起围着薪火,耳钉青年却是和那对夫妇在一起,而开车的光头汉子此刻也架着腿,和那两个至始至终没发出一声的中年男子卖力的吃着。

  坦桑的车排在最前头,车头处,还架起了一盏老式的昏暗油灯,那个矮瘦的老汉还一脸油污的赶修着,瞧那满眼急迫的样子,好像黑汉武田还真没有让他吃饭。

  “桑哥,你们这一行是要去哪?”

  杨生摆弄着一块干树枝,捣腾着篝火道。

  坦桑闻言抹了一把嘴角,看着彤彤在篝火下,映照的通红小脸,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蛋,顿时惹来小女孩的一阵不满、嗔怪,模样可爱之极。

  “不知道,我们现在就像是耗子,哪有粮食往哪钻,不过,听武田说起过,我们距离东边的黑幕城较近,想必车队的队长应该是要领着我们去那儿吧。”

  “黑幕城吗?”杨生呢喃自语,那还真是赶巧了,也对,自己使用的空门卡等阶不高,想必就算是传送出去了,也不会距离黑幕城太远。

  坦桑看着杨生一脸沉思的样子,犹疑着道。

  “杨兄弟,你有什么想法?”

  “没啊,我其实也是要去黑幕城的,黑幕城在周边也是小有名气,城内虽说鱼龙混杂,不过总好过颠沛流离吧。”

  杨生刚刚却是想到了黑幕城刽子手林正之变,也不知道黑幕城有没有受到影响,褐发约翰他们怎么样了。

  坦桑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满眼兴趣的打探着。

  “杨兄弟,别怪我多嘴,我看你想必是世家之人吧。”

  杨生闻言一惊,没想到坦桑一副大大咧咧的粗豪样子,眼力劲还真不是盖的,竟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家世。

  一想起自己的家世,杨生就一阵黯然,旋即摆了摆脑袋,打趣着道。

  “嘿嘿,我的确出身一个小家族,不过现在不是了,只是一个流放者。”

  坦桑闻言所有所思,就算是家族内部,也不好过末世勾心斗角啊,似是看到杨生对自己很是讶异,坦桑粗爽的解释道。

  “哈哈,这也没什么,我见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不凡的身手,多半是一些世家的少爷之类。”

  杨生闻言也是哑然的笑了笑。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沿着边沿的篝火走了过来,映着微弱的火光,杨生看清了来人的脸,是一个中年人,板寸头,额间还有一道疤痕。

  “老坦,我来找你唠唠,这一天下来,你们折了多少人。”

  似是瞧见了蹲在一旁的杨生,中年板寸头向着杨生点了点头,笑着道。

  “这位就是新来的吧,老坦,你可真捡着宝了,听说傍晚你车里一个新人竟然将武田那个狗仗人势的东西教训了一顿,想必就是这位了吧,承蒙道上兄弟抬举,人叫我一声霹雳虎杨震,敢问小兄弟大名啊。”

  自报家门的板寸头杨震,一来就是按着前世道上的一套,让杨生一阵愕然后,又是倍感几分亲切,当下也是站起了身,略微抱拳。

  “大名不敢当,在下杨生,承蒙震哥抬举,叫我本名就行了。”

  杨震也是一怔,没想到还有人和自己一样,这么上道,当下不由得咧着嘴,拍着杨生的胳膊。

  “不敢当,不敢当,哈哈,不过小兄弟下午的那一手,可真大快人心啊,哈哈,大快人心。”

  杨生的伤其实在进入莫名空间后,就好了大半,神秘空间将自己和杨生绑在一起后,同时也反馈着杨生的身体,而现在杨生在其体内元力的作用下,身体内的暗伤,也早已排的干干净净。

  是以此刻杨震拍着杨生的肩膀,并没有让杨生感到不妥。

  霹雳虎杨震一阵笑声后,就一脸正经的转向了默默无语坐在地上的坦桑,也学着坦桑一样盘腿坐在一边,杨生紧跟着坐下后,又看了一眼杨震,暗道这个人却是没有那么简单。

  以杨生意念力碎片能力者身份,虽说自己不知道自己的等阶,可是意念力碎片专修精神力,自己分明的感应到了杨震体内的一股微弱的元力,虽被杨震隐瞒的很好,可还是被自己察觉到。

  如此,杨生暗地里留了一个心眼。

  “老坦,这么下去,我看我们走不到终点,咱们的人都快干净了。”

  “你是什么意思?”

  坦桑却是听出了杨震话里的几分苗头。

  “嘿嘿,我就说嘛,老坦你这个人,就是内秀,你这大大咧咧的样子,不知道欺骗了多少以貌取人的家伙。”

  坦桑对这半拍马屁半揭人的话,一点反应没有,只是紧紧盯着杨震。

  杨震被坦桑看的发毛,只好看了看周围,在杨生身上一个停留后,就看向了彤彤母女。

  俏脸少妇见此也是知趣的抱着彤彤,远远的离开了众人,杨震又看了看杨生。

  这时,坦桑却开口道。

  “行了,你就别支支吾吾了,都自己人。”

  杨震嘿嘿一笑后,就低声道。

  “我和那边那个女人都商量好了,就只等你这边一句话了。”

  坦桑闻言,脸色一变。

  “你们这就准备做了?”

  杨震却是一脸不愉道。

  “什么叫你们?叫我们好不好,咱们现在都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既然武田那个龟儿子和他的主子,将我们一路轮流做肉猪,咱们干脆直接抄他老底得了。”

  杨生这才听出了事情的大概,想来应该是这个车队的主事人,也就是坦桑口中那个没出面的能力者,将一路集合起来的其他车队都统统做了肉猪,以此引发了各个车队的不满,现在的情况是,杨震准备纠结一群人,直接反了那个能力者。

  可是让杨生感到不解的是,杨震为什么隐瞒了自己是能力者的身份,能力者都是能够相互感应的,杨生自己就凭借着精神系意念力能力,将自己给隐匿了起来,而杨震凭着其他手段也是如此,只不过他没发现杨生罢了。

  在杨震的一番炮轰下,坦桑一脸犹豫不决,好半响才开口道。

  “武田的主子,那个能力者怎么办?谁能对付的了?”

  就在坦桑犹疑不决时,杨震却是一声冷笑的快速掏出了三张闪着微光的卡片状东西。

  不一会儿就又隐没在其掌间。

  杨生不经意瞟了一眼,神色一怔,那分明就是元力卡。

  元力卡在能力者面前都是叫这个名字,在平常人面前,多叫异能卡。

  是由大师级元素系和精神、神秘系能力者才能够制成的,将自己异能的元力封印在空冥石内,让手持卡片者捏碎激发出去,等同于能力者本人施法,不过威力大多减半,饶是如此,也不是平常人能够抵挡的,就算是超人系体质增幅者,一个不察之下,也有着身陨的危险。

  不想杨震一出手,就是三张,杨生也没有看清,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元力卡了。

  坦桑见到卡片的一刹那,脸色蓦然大变,目瞪口呆的看向一脸笑意的杨震,从其眼神中就可以读出,他为什么会有异能卡,而且还是三张。

  杨震不经意瞄了一眼杨生,看其面部表情并没有起什么波澜,只道是杨生没有见识过,也没多想,单手嘘声横在唇前,示意坦桑不要说出来。

  坦桑一阵晃然后,也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

  过了好半响,坦桑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胸前内口袋里没出的卡片一角,心里一阵激动,又是彷徨。

  杨震早就走了,临走前还不经意朝杨生莫名的笑了笑,杨生却是能够感觉到其笑里的含义,怕是警告的成分居多,想来还是不怎么信任自己,而杨震和坦桑约定好的就是今夜午时,杨生瞧了瞧坦桑的口袋,看到了泛着红光的一角,心里大概猜测出了这是一张属于火元力的卡片。

  坦桑在一阵脸色变幻后,似是觉察到了杨生的目光,紧了紧外面的大衣,将内里口袋给遮得严严实实,憨厚着笑道。

  “杨兄弟,想必你也是认得的吧。”

  杨生对这句别人听上去莫名其妙的话,却是直接点了点,自己当然知晓,而且坦桑之前都猜出了自己的家世,一个小家族的少爷,对能力者圈内的元力卡,自然是了解的,要是装作不知道,反而不美,还容易起隔阂。

  “桑哥,原来你们并不是属于一个车队啊。”

  坦桑闻言,叹了口气。

  “哎,你别看我们这一路十几辆车,多数车队连带着里面的人,都一路轮流做肉猪,死了不知好几十个。这一路下来,武田和他的主子强迫路遇的其他车队加入,美其名为众志成城,其实只是为了遇上丧尸变异兽,能有几个替死鬼。”

  说着就悲愤的指向了自己的破车。

  “你看,今天就是轮到我,之前几次我也是差点死了,彤彤的爸爸是上周死在了一条变异狗之口,他救过我,临死前只是紧紧拽住我的袖子,将她们母女托我一路照应就咽了气。”

  杨生看着坦桑一脸落魄的样子,心里一动,转首看去,却是一脸乖巧的彤彤呆呆的站在两人背后,一双小手紧紧捏着发白的衣角,清瘦的身体微微颤动,乌黑的眼珠挣得老大,泪水在眼里打着旋。

  “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杨生和坦桑两个大男人,被弄的手足无措。

  “坦桑叔叔,你是个骗子,爸爸不是在前面准备了许多好吃的,等我和妈妈吗?为什么?爸爸,爸爸……”

  小女孩彤彤对着巨汉坦桑哽咽着道,又像是失了魂般,低声呓语了起来。

  女孩彤彤的哭声顿时就将刚刚还交头接耳低语的车队众人,给静了下来,多数汉子听着孩子清澈的哭声,一时默默的望着斑驳的地面,低头沉思了起来,少数的女人也都哭出了声,像是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和亲人。

  彤彤的母亲,那个少妇手里套着几件破旧的棉袄,这才从车上跑了过来,紧紧的将彤彤抱在怀里,自己也是声泪俱下。

  就在众人沉浸在一片哀伤中,却是想起了一道刺耳的声音。

  “MD,是谁?谁TMD在那哭?”

  却是黑汉子武田,武田出了一辆外表油光的房车后,环视了一圈,就骂骂咧咧的走向了彤彤母女,看着这对哭诉的母女,眉毛一皱,二话不说就欲踢上一脚。

  坦桑脸色一沉,没来及出手,眼看着黑汉一脚就要踢上彤彤母女了,很难想象这对柔弱的母女被恶汉武田踢上了,会是一个怎样的下场。

  众人见此,也均是没反应过来,胆小的女人们都是遮住了眼。

  就在这时,众人只听“嘭”的一声,接着就是一道哀嚎的声音,在地上打滚不断,捂着肚子痛吟了起来。

  却是刚刚欲踢的黑汉武田,武田此刻口吐白沫,泛着白眼,躺在地上像只死狗一般。

  坦桑瞳孔一阵急剧收缩,刚刚自己眼前只是闪过一道黑影,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一团黑从眼前划过,撞上了那个油光的房车,定睛一看,却是黑汉子武田。

  心里暗道,若是黑影对上的是自己,自己恐怕也如武田一样,几无丝毫还手之力。这样想着不由得看向了那道黑影,眼里又是布满了震惊。

  黑影自然就是杨生了,杨生此时此刻就像是地狱的魔神,满目阴沉的盯着快要死过去的武田,又向场中众人扫了一眼,被目光扫过的人,无一不是一个寒颤,颤颤的低下了头。

  这才转过身子,脸色瞬间就变得缓和起来,摸着女孩彤彤的脑袋,温声道。

  “彤彤乖,坦桑叔叔和我们怎么会骗可爱的彤彤呢,彤彤的爸爸就在前面等我们大家呢,彤彤可不许在哭了,哭坏了模样,爸爸就不喜欢了。”

  小女孩彤彤抬起挂满泪痕的小脸,眼里满是欣喜的道。

  “大哥哥说的是真的吗?爸爸没有离开彤彤?”

  说着又是扭着乖巧的小脑袋望向了俏脸少妇。

  “妈妈,爸爸没有离开我们对吗?”

  俏脸少妇这才微微擦拭了脸上泪花,像是摸花了脸般,强颜欢笑着捏着彤彤的小脸。

  “是啊,爸爸是永远不会离开彤彤和妈妈的,他一直都看着我们呢。”

  这一出剧幕就这样落下了,不过让众人在这炎凉的末世,至少找到了一丝如彤彤般的纯真温情。

  黑汉武田也被其手下的小喽啰给抬进了房车,至于伤的怎么样了,杨生却是不知,不过半个月下不了床是真的,自己刚刚含怒一击,换做常人,直接毙命都过了。

  坦桑看着母女无事后,才松了一口气,走向了杨生,杨生此刻表情早已缓和过来了,刚刚彤彤的声泪俱下,不由得让自己想起了前世,前世的自己从没有体会过父母的爱,也一直向往着,而彤彤触发了自己心里的那份痛,不想黑汉却是不长眼的走了过来,还要对母女不利,自己自然不会让他好过。

  “我还是小看了你。”

  坦桑一脸复杂的看着杨生,让杨生一阵尴尬,杨生摸了摸头后,心神微动下,却是朝着前面一处车辆望去。

  不远处,相隔几十米的地方,一辆改装过的吉普斜斜的停在路边,此刻,从车内下来了个一头紫发黑色连体装女子,许是着装的原因,黑色紧身连体装下,勾露出女子身材的劲爆,让人眼前一亮,而且该女子看上去和杨生相若,也就二十左右。

  紫发女子似是觉察到了杨生的目光,略微笑着向杨生点了点头,杨生一阵讶然后,也轻点了下颌,以示回应。

  坦桑循着杨生的目光也看向了紫发女子,看着女子竟然对着杨生点了点头,不觉满脸奇怪之色,随后又满脸暧昧的道。

  “杨兄弟,你可真行啊,这个女人就是之前杨震说的那个,我在入车队后,才见过她,不过连杨震都是不清楚这个女人的来历,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她平常多不出面,对任何人也是冷漠如冰,没想到竟然对你打了个眼神招呼,嘿嘿。”

  杨生看着汉子坦桑露出一副你懂的的表情,不觉一阵无语。

  就在这时,却是听到了一声凄惨的叫声,紧接着,连续几声哀嚎声,从各个方向传来,众人一惊后,均是朝来声四处望去。

  黑暗中,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就映入了众人眼前,像是荒野中的磷火,让人脊椎骨一阵发凉。

  杨生倒吸一口冷气,暗道一声坏了,不想却遇到了最是令人胆寒和难缠的变异狼,而且还是整群变异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