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你好,快递1
凹凸侠2021-02-01 19:122,171

  生死关头间!秦小培“砰”的一声,变成了一只老鹰,在被巨石穿成串之前,生生止住了下坠的趋势。

  她努力挥动翅膀,贴着怪石嶙峋的石壁,往上飞去。

  “没想到起飞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秦小培一边往上飞,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两句歌词,“这是飞翔的感觉!就像自由的感觉!啊哈哈!”秦小培迎着风振翅高飞,长毛的鸟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这是秦小培十八年来,最激动的一天。

  这种飞翔带来的自由感,让她豁然开朗,在一片辽阔的天空中,感受到了飞翔的独特魅力。

  “哦豁——”秦小培冲破了石壁的高度,冲向了蓝天,朝着一朵棉花糖一样的云彩,忍不住发出一声兴奋的怪叫。

  “射!”随着一个古装打扮的陌生男子一声令下,无数只箭组成了箭雨,带着破空的“刷刷”声,直射向秦小培。

  秦小培大惊失色,在空中左躲右闪,十分狼狈。

  也不知道是不是秦小培飞得太高了,还是下面的人准头实在太差,一片箭雨之中,愣是伤不到她一根毛的。

  “停!”陌生男子一声大喝,“收箭!那是只鸟,不要浪费箭矢!继续监视悬崖下面!”

  箭雨停了,秦小培松了口气,抖了抖身上的羽毛,赶紧飞离了这里,往更深的树林中飞去。

  可恶的混蛋老板,居然直接把我扔到这里,又不说那个叫慕容凌风的在哪里,难道我又要到处跟人打听吗?要是又遇到坏人了怎么办!混蛋老板!

  秦小培在心里专注地骂着老板,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迫近。

  “啊!”秦小培的屁股突然一阵剧痛,她惨叫一声,颤抖着低下头一看,一根箭矢好死不死,正好穿透了她的身体。

  剧烈的疼痛所带来的恐惧,让她维持不了变身形态,身体在半空中几番变化,最后变回人形,直直地从高空中掉了下去。

  “啊——!”要死要死要死!

  秦小培尖叫着,惊恐地闭上了眼睛,脑海中甚至开始放人生的走马灯。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凉凉的时候,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在半空之中,稳稳接住了她,缓缓落地。

  在一片光晕之中,秦小培恍惚看到了一张非常英俊的脸,接着她头一歪,疼晕了过去。

  独孤诚看着怀中的秦小培,回忆起他看到弟弟独孤信射中的老鹰,在半空中突然变成女子的画面,常年像笼着一层寒冰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探究的神情。

  这里是独孤山庄的后山,山上的野物几乎全是独孤家豢养的,没想到这其中竟混入了一只妖精。

  独孤诚如此想到。

  “哒哒哒哒——”

  此时,独孤信带着手下,打马赶来。

  “哥哥!你可有看到弟弟猎下的老鹰?”

  “没有。”独孤诚孤身一人站着,抱着秦小培,脸不红气不喘,撒谎说到。

  “哥哥,莫不是因为弟弟射中了你猎区的鹰,心里不利索,想藏起来吧?”独孤信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棕褐色的眸子里深藏着对哥哥隐晦的嫉妒。

  意外被弟弟说中,独孤诚抱着秦小培的胳膊不自觉紧了紧,陷入一阵沉默。

  “咦?哥哥,你怎么抱了个姑娘?”独孤信这时候,像是才注意到似的,突然发问道。

  他的这个哥哥,万年不近女色,身边甚至没有一个女婢。

  自从母亲过世后,任何胆敢靠近哥哥的女人,哪怕是只母蚊子,哥哥都不会手下留情,提刀就斩。

  他几乎就要认为哥哥是个断袖了,结果这么个人物,怀里居然抱着个女人,他能不惊讶?

  如果哥哥是断袖,日后没有后代,即便哥哥再优秀,独孤山庄也早晚还是他的;可是现如今,哥哥却抱了个女子……

  独孤信想到这里,手里不由自主地握紧了缰绳。

  “我不慎伤了这姑娘,”独孤诚冷着脸继续撒谎,足尖一点,飞身上马,“先行一步。”说完也不等独孤信的反应,两腿一夹马腹,拍马溜了。

  独孤信看着哥哥绝尘而去,眯起了眼睛,摸了摸下巴。

  直觉告诉他,那个女人,恐怕留不得。

  另一边,独孤诚抱着一个姑娘回来的事情,像一阵飓风一样,席卷了整个山庄。

  山庄上下,一片震动!

  其中属独孤老庄主最为激动。

  他一生叱咤武林,纵横江湖,几乎没有不顺心的事情,唯有自己的大儿子,阿诚。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大儿子不喜欢女人,甚至天天晚上都给自己做心理建设:阿诚能有个媳妇就行,男儿女儿都一样!

  如今听到独孤诚带回了一个姑娘,这个哪怕是抖抖腿,江湖上都要抖三抖的老父亲,忍不住老泪纵横,恨不得学那妇人,去佛堂拜拜才好。

  独孤诚一路不允许任何小厮接手,一个人抱着秦小培进了自己房间,还放到了自己的床上,完全不在意秦小培一身的血污。

  一边陪着的仆从们,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独孤山庄自家供养多年的老大夫,毕竟年纪大了,心里边再惊涛骇浪,脸上也是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只是诊脉的手,微微颤抖,暴露了他真实的想法。

  等处理完秦小培一身的伤,独孤诚屏退左右,站到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秦小培苍白的小脸。

  眼前这个姑娘,身上不只是箭伤,还有大量的剐蹭伤。胳膊上,还留着五个奇怪的点状疤痕,就好像,是被人的手活生生抓穿过似的。

  独孤诚不知道秦小培经历过什么,但不妨碍他脑补。在他的脑补中,秦小培被面目狰狞的邪恶修士抓住,这样这样,又那样那样。

  独孤诚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躁,好似有火在烧。

  这种心情,他从来没有经历过,也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他只是清楚的知道一点,眼前这只鸟精,他想要牢牢的抓在手里,不想放开,也不想给任何人。

  秦小培幽幽转醒的时候,一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张英俊的冰块脸。

  “……”独孤诚嘴巴动了动,最终看着秦小培的脸,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要是平时这么被一个帅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秦小培还是有点飘飘然的。

  可现在她的屁股正一阵阵发出狰狞的嘶吼,时刻提醒着秦小培此刻的囧竟。

  尤其是她感觉到,自己在被子下面的半边腿是光溜溜的。

  她感觉自己是个未完成版的木乃伊。

  这让她实在是开心不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每天都想老板去死一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每天都想老板去死一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